57年全国最小的17岁大学生右派

【新唐人2013年1月28日讯】中国1957年发动的反右派运动中,最小年龄的右派是17岁,而且是一个极有天才的物理系的少年大学生,居然是据说很有政策水准的吉林大学匡亚明校长的杰作!本来57年反右一年级新生是不参加的,结果却把这个一年级“右派”学生处分奇重:开除,送原籍强迫劳动!当地统战部门都十分不理解。5年后予以摘帽,重新高考,分数是当地第一名,招生办极力说情,吉林大学仍然不予录取。这样一个天才就被无情地扼杀了。下边是这个最小年龄右派的文章:

不堪回首鸣放宫

王安琪



调寄浪淘沙

99秋去秋。物理系57级百人约会长春。好多人少小离别,老大聚首,能不感慨万端!有人幽了黑色一默,称此为“活体告别”,有人苦笑,有人唏嘘。座中泣下谁最多?锦州小吏T衫湿。于我而言,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而今又秋,感时生情,遂凑成打油一首,记事述怀。

河汉觅星踪,心潮难平。不堪回首鸣放宫,最忆少年伤心事,燃萁煮琪!

流年苦匆匆,真善难穷。旧友故人幽梦中,秋风秋雨今又是,敢言重逢?

后记:近日余表弟张玢(亦校友)相告网上出现几篇关于我的文章,并简述内容,闻之颇感意外,颇为感慨,颇为感动。时隔近半个世纪,还在为我“招魂”的,必是当年同学,而且又是“生前友好”。我能猜出是谁,但又不能确定,请勿琵琶半遮面,速现庐山真面目。

王安琪 2001.7.19

我是王安琪

1957年9月,我考入东北人大物理系。作物理学家是起自儿时的梦想。当年最心仪的是莫斯科大学,其次是北大。我所毕业的锦州高中为省重点,每年都有留苏名额,每年考取北大清华者都不少二十人。按成绩我无论留苏还是进北大都绰绰有余,但政审是难以跨越的门槛,最终只能进入东北人大物理系。这里教授阵容很强,所以虽不无遗憾,但还可以接受,于是我的物理学家之梦便由此开始。

进入新学年,学校反右运动的高潮逐渐过去,教学秩序日趋正常,新生班除每周安排三个半天搞正面教育外,上课和实验够按部就班的进行。处入大学的我如鱼得水,贪婪地汲取知识的精华,如饥似渴,不知满足,不觉疲倦。每天第一个敲开图书馆大门的是我,深夜最后一个被赶走的也是我。除了必修课,还常去外系旁听,到图书馆读期刊文献,我立志不仅作专才,还要成通才。我打算五年本科毕业后,再读三年研究生。一个花季少年,在1957年秋天,在大学校园里为自己编织著斑斓绚丽的梦想。然而他太天真,只看到远处绿草茵茵,却不知脚下就有陷井!一场灭顶之灾从天而降,无情地击碎了我地美梦。

58年元旦一过,学校突然发动了对我的批判斗争,并取消期末考试。其来势之凶,规模之大,调子之高为运动以来所仅见,这也预示著结局的凶险。大难临头,我不屈服,不低头,我选择了抵抗。尽管我明白,实力相差悬殊,结局已定,抵抗非但图劳,反倒会刺激对手更加疯狂,我还是不计后果,做了异常顽强惨烈地抗争,直至最后一刻。这在全校所有被批斗者中鲜有另例,我的表现震惊了所有人–左派,右派,中间派,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记忆,以至在以后的几十年中,我在吉林大学一直保有较高的知度名。由于我拒不投降,学校只好延期放假,直到2月23日春节临近,斗争宣告结束,组织上没有从我这里得到设想中的完胜,结局是我被定为极右,开除学籍,谴送回乡,劳动改造。此时,我的17岁生日刚刚过去半年。

叶永烈在“反右派始末”中批露,全国龄最小的右派为20岁,某大学学生。看来他还是孤陋寡闻,竟然不知在匡亚明、陈静波、温希凡们的盛宴上,有一道大菜:烤乳猪!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