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国企”灭国

【新唐人2012年1月7日讯】“国有经济”将毁灭国家

迄今为止,中共权威没能给“共产党”与“社会主义”做出科学或明确定义。“计划经济”的“国营”与“国有”,发源于无知而发达于无耻。公有或全民所有“共产”为“党有”,“国企”成为中共提款机、人民绞肉机。

“国有企业”(含国有银行),经过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各三十年历程。资本主义奶汁与劳苦大众血肉养大“国企”,同时养大反专制经济社会能量,中共因而猛踩刹车并铤而左转:“国进民退”。官僚资本垄断资源与市场,以确保中共“党的利益至上”。宪法规定,国有资产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人民所有。而从一九九三年以来,据官方粗略统计,逾十二万亿国有资产流入中共官僚资产阶级私人腰包。经济专制支撑政治专制,中共天敌于WTO等普世价值与世界进步潮流。“计划经济”之“国有企业”复辟,将毁灭国家并殃及世界。

党内民主否定人民民主,贪官民主包办党内民主,最终集权于寡头大佬。“国企”通过“改革开放”,放大原罪与腐败基因并恶性膨胀起来,黑色GDP败坏家园。人民不但没从自己的资产中分到丝毫红利,且背上越来越沉重的大山。“国企”成为专制中共经济基础,党、政、军、企连体,国资就等于党产,而“国企”即政府经商;强权下海、公权欺民,老百姓永远为特权新贵的贪婪与腐败买单。

中国制造,无核心技术

真相远比现象与想像残酷。“六十年辉煌”──没有一家“国企”能够向人民交账。若按国际环保等技术标准组织生产或接受考核,“国企”竞争力将丧失殆尽,甚至无利可言。其经济结构低级化、产品低端化、管理惰性化;经营巨亏与昧心挥霍却没有责任人,成本畸高而失去正常财务结构与创新能力;严重腐化与分化,无核心技术与品牌亮点……。若非西方电子控制系统与数控机床,中国电子行业与机械制造业几乎不能独立生产飞机、汽车、电网控制、家用电器,甚至一只优质齿轮与螺丝钉、一把车刀与钻头。“国企”只是西方组装车间,仿造、伪造、滥造;百姓生活中所有MADEINCHINA工业产品,其高值含量与核心技术全是别人的,中国因技术壁垒每年损失三千多亿;汽车发动机、冰箱压缩机、手机芯片等关键要素,几乎全靠进口。计划出市场,特权欺行霸市,民间资本哀鸿遍野、民营企业倒闭如潮,热钱疯狂外逃──经济社会基础坍塌并加剧人文祸患。“天宫一号”那点雕虫小技,人家美苏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了──真正的技术创新,且带动了全球工业变革。

市场经济乃民主经济

政府与军队不能经商是文明社会的准则或底线。市场经济不允许国企赚钱,它的利润以损失社会效率为代价,垄断利润越高则社会成本越高,政府越富则平民越穷,这就扭曲了政府行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堵死百姓发家致富路。政府垄断投资与利益渠道,打压私人资本,封锁民间企业发展空间(民企均寿二点九年而美国为四十年),倒金字塔利益结构立得住监守自盗体制吗?民选政府以担当社会责任为首要,把盈利国企与项目让予老百姓,把无利可图的硬骨头或经济社会成本当包袱背起来。“国企”却相反,与民争利甚至抢利;坏账与黑洞转嫁全社会,老百姓惨遭金融剥削与通胀吞噬。从经济到人文,只有高楼大厦没有中国心。自娱自乐,中共社科院蓝皮书称:中国产业竞争力居全球榜首!如同朝鲜向世界发布人民幸福指数报告:中国第一,朝鲜第二。

市场经济乃民主经济,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依靠国有垄断实现过现代化的。与此相反,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斯大林,虽然通过国家垄断实现过暂时性超高速经济增长,但他们没有因而步入现代化行列,反而给人民带来巨大灾祸。事实证明,现代化国家都是拥有强大的竞争性私人企业。美国在高科技和军工等国计民生重大领域中的私营企业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由民富而国强,正常国家概莫能外。

国企沦为政治权力中心

“国企”沦为政治权力中心,俨然独立王国,或“军阀割据”。国资管理层层失控、乌七八糟,没一家“国企”有干净财务。

经济无核,实体虚心,泡沫喧腾。看几个众目睽睽之“国企”典范:一,著名“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共和国的长子”花天酒地。二○一○年社会慈善捐款总额仅八点九八亿,而民营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家族捐赠到账总额为十点二八亿。二,政企合一铁道部──“共和国的脊梁”钜额国资六万八千多亿,只赚了一千五百亿。三,祸国殃民三峡工程,人民永远为饕餮黑洞埋单,灾难可持续性延伸,自毁国家脊梁与民族血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却体现为集中力量办大坏事。四,中共核工业的豆腐渣与腐败,就不单是中国灾难了,环境污染殃及普世,其隐患与恶果,直接威胁世界安全。五,国有银行──融资总额逼近十八万亿,超过GDP三分之一!对外贷款超过世界银行。以全球经济百分之十点七的GDP分量,消耗掉超全球一半的水泥、百分之四十七的煤炭、百分之四十八的铁矿……。产能严重过剩,豆腐渣公路、高铁、房地产,钢筋混凝土支撑空中楼阁。政权篡改商业,暗箱操作、监守自盗,金融管制与银业内部环环失控;负利率推动疯狂投机活动,“财富管理”包装大量“有毒财产”;影子银行猖獗,无形贷款暴增,信贷泛滥致经济高烧并严重通胀;错配资源,金融崩盘将爆出资产恶化飓风,腐败从经济核心溃散。过剩经济下的民众反要忍受垄断高物价,涉农价格下跌预兆更大灾难。政企败绩累累却贪得无厌。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六倍(世界平均值为二倍),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九十八倍(世界平均值为五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百分之三千(世界平均值为百分之七十)。石油、电力、烟草等行业职工数不到全国职工总数百分之八,而工资超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百分之六十。垄断国企与相关利益群体的灰色收益更是无底黑洞。维权与维稳对冲,天怒人怨,够艰难的!

经济多元化要求政治多元化

台湾经济政治成功转型举世公认,堪当民族财富与复兴典范。当初蒋介石的“公营”或“国营”企业,除应付战争几无益处;公营经济腐烂不堪令党国与人民深受其害,成为败于中共的重要原因。退守台岛之后痛定思痛,断臂求生,厉行“天下为公”宗旨。国退民进,草根蓬勃,以竞争性私人企业为主导。在经济成功转型基础上推进政党与政治民主化转型,终于成就“三民主义”辉煌,以“亚洲四小龙”之尊赢得世界声誉,从真实开辟未来。

经济多元化要求政治多元化,经济民主需要政治民主。中共政府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垄断地产商与企业主,“国家资本主义”偏离市场经济正轨。中共利用WTO谋私却不履行世贸成员国责任,以对内的傲慢与野蛮,败坏国际经济法治环境,向全球出口贿赂、假货与“豆腐渣”,践踏并冲撞世界秩序,导致越来越多的外部冲突与对抗。

“专制国愈强,其民愈苦”

“国企”灭国,不用深刻论证,只要正视现实的真话。市场经济摧枯拉朽,金融与资本压碎专制与腐败,民主法制才能联合大众构建和谐。

方圆失矩,无限政府一把兜著央行、财政与“国企”──中共成为全球最大垄断资产阶级,二○一一年暴敛九万多亿税款、外加罚款收费二点二万亿,财政收入超十万亿,当上世界首富。人民却隐忍在“国有”名义下,以残血余力供养著世上最腐朽的政党、最沉重的政府、最败坏的“国企”,以金融腐烂为核心的经济与社会崩溃在即。没有公益,只有公权、公害与公愤──“国企”不破产,国民必破产。苟延于末日疯狂,孙中山早就说了:“专制国愈强,其民愈苦”。缰绳朽坏,破车还在狂跑。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411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