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延安日记(25)

【新唐人2011年5月26日讯】《延安日记》作者彼得•巴菲诺维奇•弗拉基米洛夫,苏联人,1942年至1945年,以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记者身份,在延安工作。作者以日记形式,根据他的观点,记述了延安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等各方面的问题。全书以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与苏共的关系为背景,记述了中共的整风运动、中共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对中共与当时驻延安的美国军事观察组织的接触以及中共与国民党的关系等问题,均有评述。

1942年11月4日

我们在电台值夜班时,阿列耶夫又愤愤地发泄了一通。

“我们大家都受到监视,”他说,管家和翻译都是康生的耳目。在家里他们暗中监视我们,上街,他们盯梢。

“我们来延安之后,他们对我们一直持一种屈尊相待的态度,如今则敌视起我们来了。当初,还有一层彬彬有礼的面纱掩盖着;现在,则公然对我们无礼。康生从中插了手:大家都怕他,都想讨好他。

“我们刚来时,他们还不敢怠慢我们。因为中共领导一心想得到苏联的最新式武器和其他装备。后来,伟大的卫国战争爆发了。我们红军自己的武器都不够。关系马上冷淡下来,当我们在军事上失利后,他们就公开敌对,蛮不讲理。”

1942年11月8日

斯大林格勒!全世界的广播电台都在赞扬它的坚不可摧。

美国人在北非登陆了。可是通往柏林的路还长着呢。

关东军蠢蠢欲动。想想,在这样的时刻,红军战士都要一个顶一个,而我们好些基干师却都给拖住了。

1942年11月11日

整风已经从几篇表面看来无害的意识形态方面的发言,发展为激烈的政治运动。整风的目的说是反对“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和“党八股”,实际上,毛泽东派利用整风来压制中共领导内一切不同意他们政策的那些人。

现在,在“整顿三风”运动之外加上了一个“学习党史”的运动,毛泽东打击的主要对象是“莫斯科派”。

凡属在莫斯科工作和学习过的人,特别是同共产国际有过联系的人,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工作环境越来越复杂。有许多次,人们不愿同我们谈话,看到我们掉头就走,把我们看作是瘟神。

康生拿假情报来愚弄我们。

1942年11月12日

我又花了几个小时在延安转转。四周黄濛濛的,刮着风,尘土飞扬。各个山头上,宝塔的轮廓模糊不清,但城墙附近小山上的主塔,远远望去,清晰可见。这座塔共有十层,每层目周都砌有优美的飞檐。

在古代,延安是敌人啃不动的硬骨头。这不仅有传说为凭。这个城市隐蔽在难以攀越的群山之中,座落在一个十分陡峭的山谷里,周围筑有坚固的城墙。通往城墙的许多小路都被山涧切断,城周围地势平坦。

树木稀少,只有以前属于当地富户的几处地方有小果园。

农民满足了我的好奇心,自愿让我看了看他们的少得可怜的家当。这里的人普遍信佛。几乎每家都供有简隔的神龛。在种各样的佛像中,我看到了主佛释加牟尼的许多小铜像,做得极为精致。我爱不释手,就买了一个。

中共领导的所在地杨家岭,过去是延安附近的一个偏僻的村庄,现在村子外貌依然如故。
长征后的头几年,毛泽东常在杨家岭一带露面,但现在他是深居简出了。(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