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人士张林举牌抗议 出狱民主党成员处境艰难

【新唐人2010年7月2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导)因发表文章而被当局劳教及多次被传唤的安徽民运人士张林,星期二到蚌埠市蚌山区政府门前,拄著双拐,举起抗议牌子,抗议当局禁止他发表文章,剥夺了他生存权利。据浙江民主人士告诉本台,出狱的异议人士及子女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权利。

去年8月出狱的安徽民主人士及独立作家张林偕妻子芳草和两个女儿,星期二到蚌山区政府请愿,抗议有关当局曲解“剥夺政治权利”的法律条文,禁止他写稿为生,从照片看到,张林和家人及朋友在政府门前举著写有“抗议剥夺生存权、13年监禁、30年政治迫害”的牌子。本台周三致电张林时,他称,因受到当局的警告不方便接受采访,但证实,当天上午曾向民政部门请愿。“他们有人接待,进行了交谈,短暂的交谈,他们说会反映这个问题,然后让我回家等候他们的解决办法。”

记者:他们给您低保(公民应有的保障待遇)了吗?
张林:没有,一点补偿都没有,全国都有,但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官员,安徽的官员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双腿残疾的张林说,他出狱后,当局提出了很多限制,其中“剥夺政治权利”,包括不准挣稿费,致使张林一家的生活陷入严重困境。他说:“我出狱后一开始还写了几篇,后来他们(公安)把我抓进去了,一再向我重申,不许接受记者采访、不许写稿、不许到外地去旅行、不许出国看病等等,违反的话行政拘留,而且说两次拘留以后,对我实行劳动教养,所以我比较害怕,因为我以前两次被劳教,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张林自1980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参加校园民主运动之后,30年来一直遭到政治迫害,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先后四次入狱,累计被拘禁13年,长期受虐待,因此患有腿部肌肉萎缩、骨关节老化、脊椎变形疼痛等多种疾病。而每年的六四周年,均被公安传唤,住所的宽带网几乎每天都被掐断几个小时。

中国有关当局对异议作家的打压,一直是不遗余力。6月获“保外就医”的浙江作家力虹,患运动神经元疾病,目前仍在抢救。他的妻子董敏周三告诉记者,医院告诉她,力虹难以康复:“医疗费这几天两千元不到(每天),情况也都差不多,就是呼吸机摘不下来。”

记者:医院有什么说法?
董敏:这个病是不可逆转的,不会好的。

董敏说,难以负担力虹每天两千元的医疗费:“靠亲戚朋友,有一些好心人啊,就这样。”

记者:要求医保的事跟政府提出来了吗?
董敏:医保大概9月1号可以,可能要到8月份才能知道。

52岁的力虹,也是著名诗人。曾因参与89民运,被当局以“在六四期间犯有反革命煽动罪”处劳动教养两年。2006年3月他创办的《爱琴海》网站,被当局查封。第二年,宁波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6年。当局在其病危命悬一线之际,才将其“保外”。

因参与筹备浙江民主党,1999年被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2007年再被判刑两年的朱虞夫告诉记者,即使出狱,当地很多人仍受到打压。“我们 每一位因为组党受难的人,在遭到打压以前,我们有单位、有收入,家庭境况都很不错,被打压以后,一落千丈,都非常凄惨。”

朱虞夫举例说,他的儿子非常聪明:“1999年他高考分数超过重点大学(录取分)一百多分,报了浙江大学物理系材料物理(专业),(从事)比较敏感的工作,他毕业了,因为政审有这么一个老爸还在监狱,是政治犯,他失业了,他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他获全国的数学奖,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华罗庚金杯奖、都是全国的一等奖、 二等奖、三等奖(得主)”。

朱虞夫认为,当局虽然出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不能将异议人士判处死刑:“可是其实把我们盯得死死的,置于死地而后快,所以我心里非常非常的忧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