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生命最重要的日子

【新唐人2010年5月13日讯】【世事关心】生命最重要的日子:今年5月13日是第11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今年5月13日是第十一届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天,是法轮大法开传18周年的纪念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59岁的华诞。

出生于中国吉林省公主岭市的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13日在长春市开办首期的法轮功学习班,第一次向社会公开传授法轮功。李先生传法时的点点滴滴、神奇事迹,被法轮功学员视为“珍贵的回忆”。

虽然法轮功十多年来遭受中共的无端打压,李先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已被翻译成38种语言,并传遍世界114个国家,深受各个民族的喜爱。

5.13“世界法轮大法日”,也因此成了世界性的节日,世界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都会利用这一天,表达他们对李洪志先生的感恩与祝褔。

1995年3月,李洪志先生前往法国巴黎,首度在海外传授法轮大法,法轮功也就此在法国生根萌芽。现在每一年的5月13日,法国的法轮功学员,都会汇聚在巴黎埃菲尔铁塔前的人权广场上,用音乐演奏、舞蹈和功法展示,向法国民众传递“真、善、忍”的美好。到底法轮大法拥有什么样的神奇力量呢?

1995年的3月13日,李洪志先生应中国驻法大使馆的的邀请,与当时中共驻法大使等官员进行了小范围会面,并在使馆文化处举办了一场报告会,法轮大法就此正式走向海外。

燕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们有一个在中国大使馆里面做二等秘书的朋友(他知道我们找气功修炼方法)跟我讲,你是不是想学习学习气功?现在呢,有一位真正的气功师从大陆出来的,你有没有兴趣?我说那好啊,通过她的介绍,我就参加了在中国大使馆主办的气功报告会。”

陈燕萍十多年前从上海来到巴黎,巴黎这个城市为她实现了一个成为时装师的梦想,从一个学生到如今是多家著名成衣品牌公司的时装设计师,陈燕萍手里不知道打造出了多少件晚礼服。

黄嘉明逃离柬埔寨到巴黎时,已是两手空空,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他在巴黎这个城市里,已经拥有了几家珠宝行。

嘉明:“之前受了从中国来的两家气功的当,一看就知道都是来骗钱的,所以那时候对中国来的气功不感兴趣,当时的同事,过后也跟我们一起学炼法轮功的学员,那时候他就跟我说了一句‘既然来了,咱们就去吧。’想一想,好吧,去就去吧,第二天我们就去了。”

这两个看起来没有交集的人,却共同把5月13日,看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纪念日。

陈燕萍说,法轮功性命双修的特点,让她在学习以“真、善、忍”准则做好人的同时,身体也达到了健康的状态。

燕萍:“我的鼻子产生过敏问题,经常流鼻涕,在法国单位上班每年必须经过一次身体检查,他们会记下来所有的身体状况,几年以后他发现我老是有这种过敏状态,医生就跟我说去找一家专门医院去检查一下,去了医院通过检查结果表明我对这个空间的所有的东西都过敏,过了一年多以后医院就打电话给我说她们可能找到了药方,然后问我能不能过去一趟,那我就告诉他我已经不过敏了,已经好了,他问我,你是怎么好的,你还没有治疗,你怎么会变好,我就告诉他我有一种炼功方法,一炼之后就变好了。”

嘉明:“我呢,不是袪病健身的角度走进这个大法修炼,我是从一开始就真正这个被师父法理,宇宙大法——真、善、忍这个法理所震撼了,我想每一位大法弟子一开始袪病健身也好,或者是像我一样也好,真正地学了下去,他都会被这个美好的宇宙大法中震撼心里的,是为了真理而修炼的。”

黄嘉民和陈燕萍修炼后的奇迹和体悟,同样展现在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上。法轮大法强调精神修炼、道德提升,李先生提出的“真、善、忍”原则,对净化人类的心灵起著巨大的作用。

嘉明:“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我代表法国全体大法弟子,祝师父生日快乐,感谢师父的慈悲就度,谢谢师父,感谢师父。”

燕萍:“师父为弟子付出太多太多,我从师父那里得到的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在师父生日之际向师父表达由衷的祝愿师父生日快乐,谢谢师父。”

台湾可以说是中国大陆之外,拥有最多华人法轮功修炼者的地方。在现今道德价值观日渐衰微的社会,许多法轮功学员相信,唯有“真、善、忍”的法理才能改变人心。于是,由法轮功学员开办的“明慧学校”由此而生,他们希望,把“真、善、忍”的信念,扎根在孩子们的心里;为下一代的社会,开创希望和光明。

五月的清晨,台湾的天气还是有点凉意,张玉方一如往常的拿出横幅,不急不徐的挂了起来,今年是高雄明慧学校成立的第五个年头了。

张玉方是一位国小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常常思考如何改变学生的行为,如何让孩子们不依赖外在因素而拥有时时刻刻的自省能力,她寻寻觅觅找方法,困惑多年,还是不得其解。直到十年前遇到了法轮大法,深深折服于《转法轮》这部书,她明白了唯有让孩子们了解书中的法理,才能发自内心的转变。

学生宋育兴:“我来到明慧之后,学到了“真、善、忍”的法理,之后再跟同学啊朋友之间的互动就更容易,不会因为他们对我有什么不好,所以我就会很生气,很不理智的对他们。”

张方玉老师:“在教学的现场,我通常都会跟孩子讲,我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一棵“真、善、忍”的种子,所以在明慧学校,我们的教学理念就是“真、善、忍”三个字做为非常明确的目标,在所有的行为和学习上呢,我们都以这三个字为我们努力的方向,那孩子也可以在生活中,或是在向内找反省的方面,确实的去提醒自己。”

高雄明慧学校给小同修开辟一个集体学法和交流的环境,通过互相帮助,互相促进来带动更多的小朋友学法炼功。

我们这里似乎很自然的没有负责人,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每个人都在这里共同成就这件事。

张方玉老师:“从自己得法以来呢,都用“真、善、忍”来陪伴每一班的孩子,我发现他们在生命里找到了他们自己的春天,那我希望能透过明慧学校,让每一个孩子他有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然后能够徜徉在像蓝天一样的那个天地里面,快乐的学习。”

每周安排一个历史故事,让孩子认识中华传统文化的相关文学,课堂上小朋友讨论剧中人物的心情,也会分享自己的心得,在这里教学的方昭月告诉我们,虽然她也是国小老师,但天真善良的本性,似乎跟随着岁月流逝,慢慢忘记了。自从参与明慧学校的教学,在真、善、忍的环境下,找回曾经拥有的纯真。

方昭月老师:“譬如你抛了一个问题,然后他们会回应,很多不同属于他们小孩子的看法,那事实上那些或许我们小时候曾经有过,但是到长大之后,这些东西好像在忙乱的生活当中,已经慢慢地不见了,或者隐藏起来了,可是从小朋友的身上,又找回来这些很纯真的东西。”

方昭月老师:“在教室里,如果有孩子用了不好听的言语,就会有人从旁纠正:‘要修口!不说不好听的话喔!’经过别人的教室,就会有人提醒:‘小声一点,要替别人着想。’在孩子的心中,已经有了一把尺,衡量著自己与周遭所遇到的事物。”

方昭月老师:“这个场里面,他慢慢的,可能小孩子就在这潜移默化当中,慢慢的在改变。”

孩子们的这种发自内心,真正的由内而外行为的改变,不正是所有教育工作者的期盼吗?而这种向上的正念之心,源自于对一本书中法理的认识。

当然,让这群教育工作者对孩子们的行为不再烦心,取而代之的是小朋友点滴的改变让他们惊讶、让他们动容。

家长:“从品格教育去教育小孩子,教育他们要说真话,心存善念,互相忍让,小朋友来这边变化其实是很大的。”

家长:“因为我的小朋友医生诊断是过动(症),你会发现他在这边跟学校表现是不一样的,我发现在这边上课,小孩子是坐得住的,那他也会很专心听老师上课。”

家长宋德喜:“第一就是爱物惜物这部分,第二就是对自己课业上负责任的态度,还有就是自律性很高。”

家长亨利:“有没有变得比较乖?”

小朋友:“有”。

家长亨利:“心性有没有得到提高?”

小朋友:“有。”

家长亨利:“知道怎么做人吗?”

小朋友:“我知道。”

家长:“这是很难得的地方,能够学习如何做人处事,如何待人处事的一个好的环境。”

家长马秀蓉:“小孩子还没之前,在学校还蛮会跟人家,争斗吧,还有妒嫉心蛮重的,所以来了之后,发现小孩有在转变,回到家里,会自己翻经书,她会跟我讲她在明慧学校老师教他们“真、善、忍”。”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上有一亿人因为受到了大法的教育改变了人生的态度与观念。如今这群老师们因认识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自身也有所改善。他们在用教育的角度证实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教导孩子待人“真诚、慈悲、善良”,涵养孩子生命的深度,提升孩子的道德水准,把一生受用的善种子埋入孩子的心中。

小朋友在学法后纯净心灵,画出一幅幅色彩缤纷的卡片。他们要在这特别的日子里,献上最纯真的祝福,祝福师父生日快乐,与此同时,在全球各地的法轮大法小弟子,也齐声祝福。

李洪志先生1998年初在美国定居,成为美国永久居民。在美国这块土地上,也有不少西方人士,深受法轮功的吸引,进而成为了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艾伦.埃得勒(AlanAdler)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法轮功的信仰伴随着他走过了13年,在这背后,又有什么样动人的故事呢?

艾伦‧埃得勒是一位事业有成的犹太商人,家住新泽西的他,和太太育有三个子女,都已长大成人,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忙碌的生活中,埃得勒仍经常前往首都华盛顿DC,和国会议员见面讲述法轮大法受迫害的情况,几年不曾停歇。因为对这位出生在美国的犹太人来说,法轮功带给他的影响无以伦比。在这之前,埃得勒曾经练习太极长达25年,和中国传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

埃得勒:“我是在60、70年代长大的。那个时代,在学生中风行各种另类的思想和文化,像是披头士乐队啊,玛哈仙人,玛哈瑜珈等等。就是说,有许多不同的东西在流行。我花了不少时间去了解、体验这些不同的东西。那时候也正是尼克松开始和中国建交的年代。中国文化在纽约也很兴盛,在中国城有一个很大的华人社区。当然,中国菜也很好吃。我试了各种东西,也练过空手道等等,我那时候很年轻嘛,但还是那个动中有静的太极拳吸引了我。后来我在纽约遇到一位很好的太极拳老师,我就开始练太极拳,从中受益良多。”

埃得勒在练太极的过程中,深受启蒙,他阅读了许多关于修炼和长生不老的故事,而这些促使他相信,世界上一定还存在着更高深的东西。

埃得勒:“1997年,李大师来纽约。我采购货物回来后,去看我的太极拳老师。他告诉我说:他终于找到了!就是这个。他说,有一个九天班,你来看一看怎么样。于是我就参加了(法轮功的)九天班。”

在看完李洪志先生的传法录像之后,埃得勒也深信,法轮功就是他所追求的“更高深的法理”,在行为上,他有了非常明确的道德准则,也更明白了为什么要那么做。

埃得勒:“《转法轮》里解释了许多我从来不理解的东西,比如人的来源,史前文化等等。读这本书,让我对人生,对所有的东西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埃得勒:“太极拳像是幼儿园,而法轮功则是大学了。我从小受的教育和法轮功讲述的道德准则相比也是一样。我以前也受过道德教育,但《转法轮》里讲的东西,能使我坚信这些法理。他给你解释出来,教给你,让你理解,你按照真、善、忍去做,就会得到实实在在的结果,看得见、摸得着的结果。就像中国人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是同样的道理。

二年的修炼时光让埃得勒对真理的追求更加坚定,但是在1999年,一件让埃得勒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了。那一年,中共政权正式宣布打压法轮功。

作为一个西方人,埃得勒经历了一个从震惊到不解到坚持不懈的过程。

埃得勒:“1999年7月镇压开始后,我非常吃惊。但我仍然觉得,是不是什么东西搞错了,怎么会出这种事?这也是我去华盛顿的原因之一:我要让美国政府的人知道,这是个误会,它造成一些麻烦,一旦中国政府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这一切问题都会解决,不必惊慌。我也试图让他们了解什么是法轮功。

但是,随着镇压一直在持续,我开始慢慢的了解到了共产党的由来,共产主义是怎么回事。我开始意识到,这场镇压是它周期性的邪恶发作,每过一段时间,它就要针对一群人来迫害。这是严酷的现实,而且可能会成为一场长期的群体迫害。到今天为止,已经快12年了,它还在继续。只是比以前更隐蔽了,但同样的严酷。”

慢慢地,为结束这场镇压而做出努力,成了埃得勒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会一年多次前往华盛顿,和国会议员见面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联合国的人权会议上也经常看得到埃得勒的身影;同时他又是非营利组织“法轮功之友”的执行主席。

埃得勒:“他们(国会议员)有很多疑问。他们所听到的都是法轮功是“异教”啊,法轮功是这个啊,法轮功是那个啊。他们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他们想见一见法轮功学员,问他们一些问题,观察他们的所做所为,亲身了解情况。在这过程中,中共的镇压在不断升级,比如天安门自焚等等。总是有新的情况,需要我们去华盛顿,去讲话,去揭露中共镇压的真相。因为中国根本没有法轮功的声音能够传出来。”

作为一名公司老板,一个丈夫,三个子女的父亲,同时又是法轮功的维权人士,集这么多身份于一身,埃得勒说,要将这么多方方面面的事都做要尽量做好,真的不容易。但是无论再如何辛苦,始终没有动摇过埃得勒的信念。

埃得勒:“这是一个充满波折的过程,很不容易。我的太太和孩子也都付出了很多,因为许多本来以前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我都去为法轮功奔走了。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意也受些影响,因为那也是需要我全力投入的。这三者之间如何平衡好实在不易。但总的来说,还好,算是顺利,我的家人理解我,他们不仅知道法轮功对我多重要,而且他们自己也理解法轮功问题的重要。他们很关注法轮功,知道我所做的是好事,他们支持我。至于说我的生意,我不介意牺牲一点,来做这种回馈社会的事。”

“我不介意牺牲一点,来做这种回馈社会的事”。这是埃得勒的心声,也是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的心声。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圣洁;他们目睹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正直和慈祥,而这一切,促使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面对中共十多年来的强悍打压,他们四处散播著真相,呼唤着人的良知和道义。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今天,“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存在,不仅对法轮功学员意义重大,也象征着即便经过了多少年的岁月风霜,终究验证了“强权压不倒真理”,“正义永存人心”的事实。

谢师恩

愚迷红尘不知晓。
师赐天机方悟道。
真觉渐启迷中醒,
助师正法在今朝。

漫天风霜尽。
浩瀚苍穹法光照。
春来到,啊 春来到,
仙乐飘飘,
随师归处高。

众生罪业独自消。
天上人间苦操劳。
慈悲浩荡难尽颂,
新宇美妙众生笑。

弟子谢师恩。
每念师尊泪如涛。
齐声颂,啊 齐声颂,
师父您好,
法轮大法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