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09年4月23日讯】昨天的禁头人物里,我们介绍了有关高智晟律师故事的上半部分,今天还将延续这个故事,让观众清楚了解他的境遇。

已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高智晟律师,敢言直谏中共高层,为无辜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上访人士伸张正义,但同时,他也成为中共暴政底下被迫害的对像之一。中共如何对待高智晟律师的维权抗暴?下面请看“中国的良心 高智晟(下集)”。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秘密拘捕,四个多月后(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缓刑而被中共严密软禁家中的高智晟向好友胡佳透露:“我总共被关押的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

2007年9月22号,高智晟再次神秘失踪,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他被警察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进行了近2个月残酷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

知情人士:“一个最卑鄙的做法就是…他们(警察)有一天晚上给高智晟吃了一些药,然后把高智晟的衣服都剥光了,然后就给他们录像、拍照,用这个去威胁高智晟,高智晟的夫人曾经…也是自杀过,因为对她的迫害手段,对全家、对孩子,都是很厉害的。”

两年多来,被迫断绝与外界一切联系的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状况,令外界担忧。2009年2月8号,高律师在2007年底完成的一篇文章,终于冲破高压,公诸于世。高律师详细描述他被当局抓走后遭受的非人折磨。

全身上下被扒光,惨遭四只电警棍同时电击﹔每到清醒时,才惊觉身上全部被撒上尿水﹔若想不被饿死,每次需要歌唱一遍赞扬共产党的歌曲,才能获得一个馒头吃…。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今天,高智晟律师亲身经历的50多天黑暗。

这篇标题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文章一开头就开宗明义写道:“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

文章中描述那期间去看过他的中共官员,要求他运用写作技巧“骂骂法轮功”,但高智晟回复,“这不只是一个纯技术问题,这是一个困难的伦理问题”。高智晟律师在法轮功问题上坚持不妥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智晟友人,提供了一段珍贵录音,高智晟与友人谈到被酷刑虐待的50天非人遭遇。其中,他谈到中共的邪恶:

高智晟:“我当时我身上一条线都不挂,我说你看看我身上现在的颜色。我身上皮肤哪还有一点人的颜色。他当时也站起来说,这个令人震惊,他说。但是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一模一样的话语。我说这太邪恶了。我说如果这样认识能作为你们接受邪恶的理由的话,我说你们和施暴者没有任何区别。我说现在你还怀疑我第一、第二封和第三封公开信谈到对法轮功群体的这种虐待,你还相信那是假的么?(中共官员)不说话了。其实他对法轮功受害者的折磨那更残酷,更残酷。因为他持续的时间长。”

高智晟在谈话中还提到,一辈子到临死前,他都忘不了那50天的经历。
高智晟:“我倒是不是说邪恶过程对我刺激多大,我最惦记的就是这样的过程能在中国明目张胆的存在。而且是那些说代表中国的人,是代表我们政府的人,是代表我们的人。代表我们行使权利的人干的,这是最可怕的。”

今年2月4日,离“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文章发表前几天,被迫离开北京回陕西老家过年的高智晟律师,再度被警方带走,高律师将再次面临什么样的处境?设于美国的“高智晟之友会”正在奔走呼吁,希望外界关注高智晟的安危。

“你晓得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出了个高智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