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农村”贫富悬殊严重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报导)从2007年,中国开始推动新农村建设,上海是其中的重点和试点之一。不过有当地居民在海外网站上发表文章称,上海的新农村建设,导致了更加严重的贫富悬殊

这篇发表在海外博讯网上的文章称,上海新农村建设成果显著,但上海市政府对东部和西部投入不公平,上海西部一些农村被政府遗忘,农村成员之间的经济差距拉得相当可怕,邻里矛盾和社会治安都趋于恶化。

这篇文章还称,一些没有遇到拆迁、没有镇保、没有房屋出租收入的农民,只是依靠农田生活,生活艰苦,而不公平事件多,社会矛盾严重,有可能导致大规模群体事件发生。

在上海6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中,上海市区面积大约只有1/10,周围是郊区农村。上海新农村建设计划,被涵盖在上海市十一五计划当中。这个被称为“1966”上海的城乡规划,计划完成后上海形成1个中心城区,9个新城,60个新市镇,和600个中心村的新上海。

上海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目前除了崇明县之外,上海已经全面城市化。

官员:“上海以前有10个区跟10个县,现在除了崇明以外所有的县都变为区了,已经城市化了。”

上海的城市化建设,面临大量征用土地和拆迁问题。根据一般的发展惯例,地区经济开始起飞之后,城市郊区居民获得的收益极大。这在亚洲四小龙,以及广东的广州市和深圳市都是如此。美国的《当代中国问题研究》期刊主编,经济学者程晓农表示,但上海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程晓农:“80年代早期开发的时候,土地圈地现象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猖狂,所以好处都在当地农民手里。上海开发比较晚,所以广东的这种情况就不存在了。90年代,上海开始开发房地产,但这时候的好处已经落不到农民手里了,并没有给当地农民带来多少好处。”

程晓农分析说,即便如此,被拆迁以及土地被征用的村民,可能确实有了比其他农民更高的收入,因此出现了贫富悬殊的迅速扩大。

程晓农:“所谓拆迁户就是地被征占了土地的农民,有一些可能还是得到了一定的补偿。在那些仍然辛辛苦苦种地的人眼里,这些人过得已经是很不错了。”

根据上海郊区松江区政府的数据,该区农民2007年上半年的收入,出外打工的工资占百分之七十多,包括出租和转让土地的收入,占百分之二十多,而种植收入只占百分之四。发表在博讯网的文章所说的农村贫困居民,正是土地没有被征用,房屋没有被拆迁,而又不能出外打工挣钱的农村居民。

美国中文的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表示,上海是中国新农村建设的重点和试点,但至今为止,并没有看到任何完整的新农村建设计划。

伍凡:“它要搞所谓‘新农村’,但新的政策都还没有公开,至于怎么搞法大概是有几个地点,一个是重庆、一个是上海。但现在还没有什么成果,还没有任何消息出来,仅仅是几个名词。”

他认为,新农村计划必须全面,从行政规划到经济规划,还包括教育、医疗、失业和退休养老等各个方面的内容,不能简单地把农民土地收走,这其间的过程,难免引起很多的矛盾和波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