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中国股市为什么大涨大跌

【新唐人2008年4月5日】热点互动直播(234)中国股市为什么大涨大跌:中国的股市如同赌场。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从2005年到2007年10月,中国股市最重要的指标,上证指数从800多点上升到6100多点,而从2007年10月到今年的3月底,又骤降到3400点,这使很多的股民的股值骤然缩水。

而且这次引人注目的是不单散户受到了很大损失,就连金融大户也受到很大的打击,甚至有专家预言到2008年,中国的股市将崩盘。

在奥运前,很多中国股民预计将要有股市大涨的时候,为什么股市会暴跌?政府在中间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另外中国的股市被制约有什么样的因素?中国经济深层的问题,还有法律的监控对股市有什么样的影响?中国的股市今后会怎么样的发展?

请观众朋友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发表你的高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

首先介绍一下今天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一位是本台特约评论员杰森先生,这一位是李凡先生,他是华尔街风险问题专家。另外在线上我们还有草庵居士,他是经济时政评论家。首先我想问一下在中国很多的股民都预计奥运之前股市一定要大涨的时候,它为什么会大跌呢?

杰森:确实有奥运概念在,事实上奥运概念在2007年之前是被炒的很火的,很多很多股涨疯了,涨的都是奥运概念,但是股市确实是有涨就有落。整个来说2007年,就像刚才你开始说的,从2005年上证指数从800多点一直冲到2007年的6000多点,整个已经暴涨了6、7倍了。

所以它就有跌的一个潜在因素在了,再加上后期,特别是从2007年10月以后,中石油上市,紧接着又有中国平安的再融资,还有其它的一些利空消息。

在过去5个月里头一下子就把股市砸下来了,砸下来以后这个奥运概念好像就彻底不工作了,不管怎么说8月份奥运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奥运概念就一直没有把股市再冲上来,当然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就希望政府会给股市救市,但是整个目前来看,中国政府好像还没有举措。

主持人:李凡先生,这次大跌您认为对中国的股民有什么影响呢?

李凡:首先当然是经济上的损失了,除了这以外,从心理上可能对中国经济的信心、金融体制的信心都会有很大的冲击。

主持人:想问一下草庵先生,很多人说这一次股市的暴跌和国际的热钱,还有次贷风暴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您怎么看呢?

草庵居士:从国际看,中国大陆股市跟热钱是有相当的关系,但是跟美国的次贷风波几乎是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有关系的话也是影响非常的少。

毕竟中国大陆在次贷方面购买的损失相对只有几百亿美元,不是很大的,所以在这一点我们很明显的看到中国大陆的股市由于人民币的升值受到热钱的影响,但是受美国次贷风波影响是非常少的。

主持人:那这次还有很多的人谈到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平安保险,还有中石油,那您觉得他们是不是罪魁祸首呢?

杰森:刚才我说的就是拐点,真正你要是看整个上证指数走势曲线,拐点出现在2007年的10月左右,那时候什么事发生呢?中石油返回内陆,回到上海市场去集资了,它大概一下子就拿走了几百亿,虽然数量不是很大,因为它只拿了它股份的百分之二点几、三点几这样的比例。

这百分之二点几、三点几的股份就集了几百亿人民币的资,一下子当时就创造了一个世界轰动的新闻,就是说中石油变成世界市场价值最大的一个公司,实际上这个消息本身的轰动效应是最大的。

因为什么呢?就是中石油按当时的市场价值,创造的中石油整个价值是美国埃克森石油(Exxon Mobile)的两倍,但是你要看到中石油的利润只有埃克森石油的一半,中石油的一年销售额只有埃克森石油的四分之一,中石油的运作效率只有埃克森石油的八分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消息一出来以后,事实上对股民来说是个巨大的冲击,对于中国股市泡沫化的程度一下就显露出来了,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了,而且你也可以看到同样一个公司,当时内地的中石油的股票价值已经是香港同样的中石油公司的两到三倍了。

所以说整个来看,中石油的上市从资产上、从市场上拿走了几百亿,但是同时从心理上对这个市场的打击非常大,让大家不可能不再面对中国当时那种股市泡沫化的程度了。

当然这一下从这个拐点,整个股市就逐渐往下走,走到一定程度股市就进入让人坐立不安的程度,这时候中国平安又搞了一个“融资门”,很多人都觉得股市最后一把了,都想捞一把,很多都来融资。但是中国平安就做的太过分了,它一下子要融1,200亿,这个一下子就把人吓死了。

很多人就说这个市场本来就这么疲软了,你再从这市场抽走1,500亿资产,很多人吓的,一下子就开始抛售中国平安,一下子就带动大盘往下走,整个股市就一蹶不振,所以这两个国资、央企某种意义上来讲是这次整个市场下滑的前后动因。

主持人:那还有说这一次的未流通股的抛出也对股市大跌有很大的影响,您这么看吗?

李凡:对,这些都是会和其它的股票竞争资金,而且现在未流通股票就是到底有多少,现在它放出到市场上还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还没有放出来还得要继续的往外放,所以我想这都是其中的因素。

主持人:问一下草庵居士,我们看在国际上没有说流通股还有非流通股、或者是未流通股,为什么在中国就有这个东西?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草庵居士:中国的流通股和非流通股的存在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当初中国建立股市的时候,它是害怕别人控制国有企业的资产,害怕别人控制它,但是又想骗钱、又想为国有企业募集钱,怎么办呢?它建立股市的时候它就规定了拿出5%、10%,最多不超过30%的股份来融资,其它的股票是不允许融资的,是由共产党自己控制的。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每次上市公司上市的时候,它只有大约资产的10%到30%之间是允许给上市的,所以这一部分钱就形成了叫流通股,而没有流通的股份大部分还放在共产党所控制的政府手里头。

但是在海外公司上市,就是整体上市,不可能说有什么政府控制的股、什么流通股、法人股、什么非流通股,这些通通都没有,每个股东应该是同股同价、同等对待的,是平等的。

在中国大陆,流通股是百姓用高的价钱去买到手的,而这个非流通股它是不允许流通,但是它是很低的价值,同时控制很大的股权,这是中共当时骗钱用的手段。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种非流通股的存在它对股市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和潜在的风险呢?

草庵居士:因为中国大陆现在它开始是卖地,卖了地之后就卖国有资产,卖了国有资产之后现在钱还不够用,怎么办?它就要把国有资产中的这些非流通股卖掉,卖掉了就是骗钱嘛!

因为股票价值原来当初一块钱、两块钱、几毛钱一股的股票,现在就涨到几十块、几百块,它只要一卖出就翻了上百倍的利润,至少还有50倍以上的利润。

所以中共就要把大量的股票放到市场去来换取百姓手中的现金,当然这种情况是属于一种掠夺的手段,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一点就是,在目前中国股市的价值只有20几万亿,大致上是跟GDP相等的。

但是非流通股如果全部流通的话,它的价值多少呢?大约要50万亿到60万亿,所以说是3倍于现在GDP的价值,而实际上中国大陆百姓手里头储蓄款只有大约18万亿左右,所以你要想一想,他要是把这个全部流通股都放出去的话,这时候它所控制中国百姓手中的现金,全部都购买的它都不够的。

主持人:那如果它全部放出去,是不是中国的股市也就“崩盘”了?

草庵居士:它目前不会放出去,它放了一半的话,股市就要崩盘了。

主持人:那好,谢谢草庵居士。因为我们看这次股市大跌,不但散户赔钱小户赔钱,即使是金融大户他们也在赔钱,那我们看到在国外一般的话,政府它就会有“救市”的行为,为什么到现在就是说中共政府现在好像还没有任何举动?

杰森:这是中国股民一直在纳闷的事。股民整个在这过程中有很多的股民非常的期望中国政府来“救市”,特别是3月底整个是大狂跌后,中国股市居然反弹了,因为很多人都在说政府可能要救了,都跌到这个份上,跌破了3500点。

这时候很实际上多人都在讨论印花税的概念,印花税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中共说股市太火了,所以说我要把印花税提高,提高从千分之一变成千分之三,单单这一项中共去年就已经从股市拿走了2千亿的做为它的财政收入了。

那么今年老百姓说好,去年火的时候你收我们3倍的钱,那今年股市跌停板成为这样,你总得把这个印花税降一降,甚至给我们输点钱进来吧!所以有很多人已经觉得是上个礼拜就应该降的,但是莫名其妙的中国政府并没有这样的举措。

很多时候你会看到中国一些的官方媒体,甚至于中国人民日报有评论文章给中共开脱,是因为在此时此刻印花税就是在降了,股市也不可能反弹的很多,只能反弹到4千点。

在我看来的话,事实上中共还是不舍得出钱,因为所有钱进了中共腰包以后,再叫它拿出来不管是说让它降低税收或返还股市等等都是非常难的,因为中共系统本身耗资很大,那么多官员要贪污,要坐小汽车,要有好的福利待遇,它没有钱是不行。所以说一旦这一笔进入了财政预算明年就不可能再跌了。

去年从股市拿了2千亿,今年股市不这么火了,它也舍不得再降一降。整个在我看来,不是中共政府它不愿意“救市”。第一它是不舍得去救市,第二个中国整个市场目前的情况比如它所说的,如果不舍本的话,它难做出一个立马有效果的救市,有股民就是这么说,也许股市人心已经散到现在,它出点小钱,出点小的信息,放点小的利好信息都不一定能救的程度了。

主持人:李先生,你对西方的股市比较了解,像这种情况下如果股市大跌的话,一般的政府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救市”呢?

李凡:说实在的如果在西方的话,一般是避免政府干预的。“救市”这个词实际上在西方比较忌讳,一般不会采取这种行为。因为你一旦政府干预的话,那么这个点是多少?就是说你政府要投入多少资金,才能把这个股市给稳定住。

而且一旦百姓知道你在试图稳定这个股市的时候,百姓就会逆其道而行之,等于是利用你政府的行为就从中牟利,那么这种情况下,比如中共在奥运之前,有政治目的而做一些干预的话,那么你这个股票什么样的价格才是合理的价格,在什么点数上你要入市,入市以后你要投多少钱,因为你一旦投钱的话,市场就会逆其道而行之,就会造成你买我就卖。

那么这样的话你砸多少钱进去可能都是无底洞的,况且中国现在的这个财政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很严峻的,比如说它拿钱一方面要这个维持各种各样的开支,贪污腐化等等。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多余的美元也要人民币来买,这笔钱从哪来呢?一方面是中央银行发行人民币,另外一方面还要从民间集资,比如抽走了1,500亿的人民币,那么诸多的这个开支都是使它有很大的压力,基本上我觉得“入市”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杰森您有什么话要讲的?

杰森:对。我自己的感觉是这样子的,国外是个自由市场,政府在过程中起的作用只是一个多元化因素中的一元,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对政府“救市”的期望值不会那么高。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确实在因为人心恐慌造成的短时间的恐慌抛售的时候救市,其实不管是美国政府、欧洲政府、日本政府,那几天都出现在市场助资,平稳恐慌的状态。

当然也有潜在的现象导致整个金融系统可能会崩溃,像前一段时间贝尔斯登出现这样的事,也有可能会这样子,政府也在积极的稳定市场。

但是中国就比这个更进一步了,我觉得中国老百姓期望政府“救市”,是有正当理由的。因为什么呢?因为中国股市本身就是一个政策市,中国政府在中国股市是一个最大的因素。

它的政策、它的决策、它的官员的一些意念,整个是决定这个股市一切走向的。而且它对于股市的下走起著关键作用,不管是印花税的作用还是党产,像中石油、中石化,还有中国平安这些党产,整个在这个股市起的作用都是最关键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可以想像,如果说老百姓希望这个股市能上走,他只有靠中国政府。所以在中国百姓期望政府“救市”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是正当的。因为中共本身在裹胁这个市场,你裹胁这个市场的时候,老百姓在这个时候希望你不要裹胁的那么厉害,给市场一个生机。我觉得中国老百姓还应该有这样的一个正当理由要求。

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去年有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说过,中国社会现在信用度已经不够了,信用度已经透支了。我是觉得政治和经济是不可分割的,意思就是有政治才有经济,有经济才有政治,所以它们是一体的。

这个股市的崩盘说明了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已经达到了低谷。咱们说到这个中石油,它明明是赚了,它硬说是赔了,然后荒唐的是这个政府还赔给它,所以在这一点上百姓对股市没有信心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我是个散户,我也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抛,我也不会等到奥运之前再抛,那已经太晚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杨先生。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甘肃省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请讲。

王先生:你好!我想说共产党就像国民党的党产一样,共产党把大多数的企业垄断,比如说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电信,还有中国联通公司等等,我想它长期垄断这些企业,对这个股市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我不知道嘉宾对中国的这些官员子弟,或者是政府这些人把企业长期垄断有什么看法?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明尼苏达州刘先生的电话,刘先生请讲。

刘先生:现在中国多数股民是在去年秋天股市涨到5000点以后买的股票,到2008年4月2日,股市降到了3300点,可以说现在90%以上的股民都是亏的,其中一个原因刚刚杰森已经谈到,就是共产党收的印花税。

2007年是2千亿人民币印花税,平均到一亿股民身上,就是每位股民2007年给它交了2千人民币的印花税,不管自己亏得一塌糊涂。

另外一个中国股市下降的原因是中国环境污染加剧等因素,造成中国企业的营利在下降。这次股市大跌的现象说明,股市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圈钱的场所,又一次说明了这个情况。共产党的媒体告诉民众进它的股市有发达的机会,进它的学校有发达的机会,实际上都是骗老百姓钱的。

中共媒体的股评家说,共产党政府可能在半年内去救市,他们在08年3月的时候说的。我看中共政府根本不会去救市,也就是说到08年9月之前,它是不会去救市的,9月份以后也不一定,我就讲到这里。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股市为什么大涨大跌”,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高见,热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

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说了他们的看法,您有什么样的回应?尤其是甘肃的王先生他说到,中国共产党长期垄断国家企业对股市的影响。

杰森:他就谈到中石油、中石化对石油能源的垄断,谈到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对于通讯业的垄断,还有其它的一些。事实上整个来说这些企业本身是国企,几乎完全垄断了这个行业,垄断这个行业的本身就造成了多方的弊端。

一方弊端就是整个价格完全是由它们操控的,它们的利润就可以在没有竞争的时候极限大。就比如说,我们知道中石油已经是全亚洲第一赚钱的公司了。

另外再有一个,因为没有竞争,这些企业它本身效率就非常低。我们知道中石油刚才我谈到了,中石油的利润只有埃克森石油(Exxon Mobile)的一半,但是它的员工人数是埃克森石油的八倍,它的整个公司运作、整个巨大的运作成本,造成了它未来的发展前景会不好。

这也就是在中国股市面前一个很大的问题。事实上靠初期政府扶植给它们垄断的这种地位,使这些企业进入这种疯狂赚钱的阶段,有一个极限;达到这个极限以后,以后的增长率要靠自己的增加效率、增加企业的管理运行的能力来进一步开拓、进一步提高利润的空间。

而这些企业因为它太过于优势了,整个我不愁市场、不愁来源,我什么都不愁,国家都包了。这样的过程中,整个来说对这个企业的发展,事实上某种意义来讲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事实上它是一种安逸的、不健康的。

所以中国股市在这些大企业很多时候,比如说中国电信今年的利润率就已经明显比去年差了,而其它的像中石油事实上也有人说逐渐进入低潮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股民,这些企业未来的前景不好,对中国股市也有很多的负面影响。

另外纽约杨先生谈到另外一点,中国网民今年最大的笑话之一,中国石油是亚洲第一赚钱的公司,结果到了年底还向中国政府申请补助,说我亏了!

它是怎么说?它底下比如说很多很多各个小企业,它说好嘛,我虽然整个公司是赚了,全亚洲最赚钱的,但是这个企业亏了,所以你要给我这个企业补。结果居然政府还拨款给它补。在2006年,中国石化政府就真的拿出来50亿给它补了。

从这个过程你就可以看出,中共对它的党产简直就是不惜血本,既让你赚够了钱,而稍有哪个部门亏了,我还补你。所以这非常不公平,对中国老百姓来讲,非常不公平。

主持人:请问一下草庵居士,刚才有一位观众刘先生谈到,现在中国环境的污染使企业的盈利下降,也是一个原因。另外他还谈到,他认为中共不会去救市,尤其在奥运之前不会去救市。

我们也知道,因为现在中共这种对人权的迫害行为,受到了国际上很多国家的各级政府官员、团体还有个人的对奥运的杯葛,那您觉得对中共来说,奥运是一个最大的面子工程, 它能够忍心让它跌下去一点也不管吗?

草庵居士:这个问题您要怎么看。我想大家可能觉得现在中共不救市,其实现在中共不救市那是一种预期的。中共对股市担心是什么?担心是再一直涨上去到奥运会开会期间它“砰”就跌下来了。那时候它就面子很难看了。

所以在奥运会之前就让股市跌,跌到底之后,然后它慢慢的救市,让股市反弹,这个股市反弹到奥运会期间就会涨得很高,那个外人一看中国股市天天在涨,跟那个爬楼梯越爬越高。

等奥运会开完之后,当然这个股市在跌的时候,国际影响已经出现了,觉得中国经济真的很好。所以中共这种预期是我们可以预期到,目前中国政府是不会救市,但是再一个月左右时间它就会救市去了。

当然百姓预期股市总是在涨的,但是这些机构跟那些专门炒作基金的机构,它们认为只有在股市大跌时才会有大涨才能赚钱,要逢低买进,总要在上面涨的时候买,大家不会赚到钱。

所以中共现在是跟那些机构,事实上想法是一样的。它们都有共同的想法就是大概在奥运会之前,把这个压低,这在基本上的预期是按照中共的预期在3、4月份把它压低,当然在4月下旬的时候我相信它会股市会猛涨起来,而且这个涨是非常的快,突飞猛进。

涨了之后,大概到8月份的时候到顶了,“砰”就跌下来了。但是这个情况其实跟中国百姓都有心理预期。百姓也知道奥运会之前也涨,涨上去赚了钱就赶紧跑。

包括中石油、平安保险它们圈钱都是为了预期到奥运会之后,中国经济会出大问题,所以它们在抢先圈钱。像平安保险的老总,人们问他你募资1千4百亿要干什么呢?你们现在本身不缺钱!他说,我们经过考虑目前募资会比较好,换句话说这句话就是说跟娶媳妇一样,不管那个媳妇愿不愿意,但是我说我娶媳妇总比不娶媳妇好,这话是一样的道理。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是说现在股市的大跌实际上是有政府和这些大户的炒作的因素是吗?

草庵居士:是。这是他们预期的效果。

主持人:谢谢。那杰森您怎看呢?

杰森:我对这个事情很矛盾。也有人分析说,中国平安大喊:我要集1千2百亿、1千4百亿。结果把股市砸成这样子,结果一看砸成这样子了,然后就说好了,我现在真不集了,我不集了。好像搞成一个闹剧,它很愚蠢的发一个消息,把股市砸成这个样子,它又说我现在先不搞了,而且它还说对不起,把大家搞的很乱,自己又一分钱都没得到。

所以整个事情是不是它有意搞,股民也在分析说是不是它真的有意在折腾股市,就是说把股市搞低了,将来它能低价买进,这个也是中国庄家的一个手腕。

但是就我看来的话,这次股市跌的程度,把很多股民真的跌怕了、跌伤心了。而且再有一个,你刚才谈到了中国股市非流动股的现象,就是大小非的问题。

“大小非解禁”(小,即小部分。 非,即限售。 小非,即小部分禁止上市流通的股票。反之叫大非。 解禁,即解除禁止。 小非解禁,就是部分限售股票解除禁止,允许上市流通。)特别是8月份“大小非解禁”进入今年的高潮。

事实上大小非解禁意谓著当时几乎是白给我的股票,五毛钱、一块钱买了一个股。解禁哪怕你现在股市就是说稍微反弹一下子,涨到10块钱,那我都是将近20倍的赚,我干嘛不抛呢?万一明天再跌了呢。

所以说我感觉现在股民担心的就是大小非解禁这个事情,整个中国股市罩上一个巨大的阴影,如果股市一旦反弹,只要有一个高起来,就可能有一个大量新的股票进入市场,把你这个钱冲淡了,那么股市就上不去了。

如果股市真的努力往上冲,冲不上去跌下来,这么几个来回,股民就彻底惨了,丧失信心了。所以我自己感觉整个来说可能像草庵分析的情况,但是因为有“大小非解禁”一个巨大利空的消息,我觉得上涨空间受到的压力非常的大。

主持人:我觉得这次感觉给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给人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最近有人给我发了一个股民的议论,说这个中央电视台虽然是中央的喉舌,但终于有一回站在人民的一边,他说它重磅砰击证券会在印花税上撒谎,说证券会不作为。但是之后经济半小时、经济信息连播、证券时间三个节目就被停播,我想问您一下,您觉得这给您什么样的一种信息呢?

李凡:首先肯定是它的评论员自己说的,不是中央电视台自己的人在讲这样的话,那评论员多少是讲了真话,恐怕也不代表中央电视台的意见,中央电视台本来并不想去冒犯这个政府,但是它控制不住,一下子说溜嘴了。

主持人:说不定这些人也受了损失。

李凡:因为它也控制不了评论员,马上手腕上就是抽起鞭子打几下,就说你这节目也不让你播了,那样就好像一种闹剧的样子,好像显得政府很没有肚量,几句话马上就受不了了。

主持人:请问草庵居士,您觉得中国的股市和国际的股市有什么根本不同的特点?

草庵居士:国际股市基本是透明的,首先是审查的时候并不是由政府来审查,而是由上市公司的营业所去审查,比如说在纽约就由美国的证交所去审查。

而中国大陆不是,中国大陆是中央政府审查,谁能上市谁不能上市,由中央政府拍板来订,这是其一。第二是法律上的不透明,中国的法律跟美国的法律方面的证券法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在美国的话,你如果有欺诈的话,那要进监狱的,而且你所有的会计师、律师,包括老总都要进监狱的。

而在中国你可以看到上市公司的骗子做假账是没有人管的,而且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不假怎么上市呢?所以它在造假,公开造假在骗。

而中国政府根本没有人在管,所以可以看到在中国,你如果骗了一百块钱可能要进监狱,但是你要是骗了几百亿的钱,那你是英雄,是国家的财富,国家的宝贝,你是上市公司的老总,所以这个区别是非常的大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您说到这个法律监控的问题,那我们看温家宝在3月30日去老沃访问的时候,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中国经济的深层问题得到改善之后,完善的法律监控让股市在公正条件下进行,中国股市才会走向良性。

这对股民影响也很大,刚才正好谈到这个法律监控问题,您认为温总理所说的中国法律监控的问题,他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草庵居士:在这点上,就等于温家宝在告诉大家一点,就中国经济问题不解决,政治问题、法律问题都不能解决。而经济问题怎么解决?经济问题要在政治透明的情况下,在新闻自由情况下、在有监督的情况下才能解决。

所以他当时讲这话,我看了讲了一句,这就是在告诉大家,中国问题无解,没有办法解决。他想要经济一切都良好的情况下,才能谈解决法律及政治问题,这不可能,这做梦!只有在公平社会才有出现良好的政治、经济环境。

主持人:好,谢谢草庵先生。那杰森您怎么看呢?

杰森:对,我基本上跟草庵的观念是一样的。其实这个话是温家宝在海外说的,没在国内说,然后国内也没把这个原话按原文来报导。

因为至少温家宝这句话,说出了两点他的看法,一是中国的经济有深层的问题,不是一个表面的问题,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是一个深层的问题,不是一个表面的问题,不是个简简单单立刻能解决,是个深层的,深层问题就事实上有点伤筋动骨的问题。那么再一个中国的股市现在至少是没有正常的法律监控。

主持人:是不公平的。

杰森:是不公正的场所。是一个大户屠宰小户,庄家屠宰小户,就是任意宰割,割肉的地方。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经济问题非常困难我们先放一边,你谈这个法治问题。事实上我们知道在中国股民几乎已经用大户操纵股市,大户就是庄家,事实上这个是赌场的名词。

庄家拿了股以后就是把股市往下砸,砸低以后买,低位震荡以后买,买下来以后迅速抬高,抬高以后高价卖出。整个操纵股市,股民全都是明明白白的,股民能做的只是跟风。

主持人:您所说的股民是指散户的股民。

杰森:散户。整个来说这种大户做庄收集筹码然后最后再……

主持人:我觉得有点像赌博一样。

杰森:完全这个词只有中国这么用,什么庄家、什么筹码,这些全都来自于赌场,但是中国股民非常严肃的用这个词来描述中国股市的现象。换句话说中国股民本身都不把股市当成一个正常的长投资场所。他都看成是短期投资或短期赌博的一个概念,而且甚至允许像庄家这样子不合法的因素在。

你在美国你要说谁是庄家,FBI已经去抓你了。但是在中国那个非常明显,很多大的机构事实上都在做一个庄家,今年我们机构连锁就在吵这个,把它打下去拿到筹码以后再抛。整个一下子必赚无疑。

整个过程中,中共全是睁只眼、闭只眼,这个过程连股民,小股民都能看见整个股市的曲线,所以说这个事情对中国股民非常非常不合理的,但是法律却是放任不管的,这就是跟中国法律系统不独立有非常大的关系。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大家好,刚才说到这个几个问题一个就是温家宝、一个就是股市,然后就是CCTV。温家宝也知道经济改革到了一定程度非得搞政治改革不可,但是他又没有那个本事、又没那个能力,所以他只能就是跟着贪官污吏跑,让他往东他不能往西,让他往西他不能往东。他也是有怨言,但是又不敢大声的发出来。

说到中国的股市,中国的股市和世界上的股市都不同。中国的股市又不像股市又不像赌场,人家的股市都是往长远的几十年、几百年的发展,它们这个发展就是在奥运之前,奥运之后中国也就没股市了。

另外CCTV自从314它报导了这个布什的有关西藏的这个事件以后,它就改名叫做《遭殃电视台》,不是《中央电视台》它说什么都没有人再信了。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一下中国北京于先生的电话,于先生请讲。于先生请问您在线上吗?您请讲。

于先生:我说中国股市在07年春节到530这段时间是前所未有的最好的时候。大家都说那次就是进股市就是弯腰捡钱,街坊四邻都是这样的兴高采烈的。

然后财政部给大伙框了一家伙,结果股市530半夜鸡叫,一下子快刀子下来给大伙强给宰怕了。朱镕基的时候大家管那个股市叫“猪市”就相对于牛市、熊市,这个中国总理姓朱,所以叫“猪市”。

现在中国总理姓温,大伙管那个股市叫“瘟市”,我觉得大家都知道中国股市是政府圈钱的工具,也知道老鼠仓,这个政监会根本就不监管,都是这些情况。但是老百姓他没有投资的渠道,他把钱搁在银行里,这眼瞅著就贬值,这怎么办呢?中国股民是耗子给猫当三陪,要钱不要命,所以他也得去。

温家宝讲的中国经济深层次的问题,他是故弄玄虚,什么深层次的问题?你就这个问题,你在那故弄玄虚什么深层次问题,所以大家都知道,中国股市就是一个赌场。

再有中国人天性就是好赌,大伙都知道这就是赌场咱们就是赌,所以现在就是赌奥运这一票,看谁把谁给玩了,所以中国股市就是在你国家整个的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走上正轨,中国股市依然是个赌场。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于先生。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股市为什么暴涨暴跌”。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高见。热线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

主持人:刚才两位观众朋友谈到尤其是北京那位于先生,他说到就是中国百姓他并不是不知道中国股市不是一个很健康的股市,他把它当成一个赌场就去赌,因为他们也没有投资渠道。那您对这二位观众朋友所说的,有什么要回应的吗?

李凡:这个一方面是投资渠道的问题,另外一方面还有一个泡沫经济的因素在里面,就是过多的热钱找不到出路,所以必然就是追捧有限的投资渠道,使得股票疯涨。实际上530以前,刚才有一位朋友说到就是530以前股市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期。

主持人:弯腰捡钱的。

李凡:对,弯腰捡钱。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时期。实际上如果处处都在谈股票的时候,就是已经很危险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泡沫经济的表现。在这个过程中不但是股民在赌,连公司自己也在赌。

它为什么要上市筹资呢?实际上筹集资金也不是为了因为需要资金用,而是它自己就觉得好像现在股票这么高可以捞一把的时候,就是公司自己也知道,它就说我发行股票这么捞一把,实际上它知道它的股票和市场的股票的价格应该是同等的。

这样它自己就知道我发行不发行股票既不亏也不赚,但是如果这个公司自己知道了,我现在发行股票这个价格比这个价值要高,那么我发行股票我就可能赚了,实际上它自己也参与这个赌博了,在这种时候它就给市场发放了一个信息,就是说现在你股票买低了。

实际上在西方看到的是相反的一个现象。在西方经常看到公司“回购股票”,就是它知道我公司的股票价值,从它的盈利、从它自己的账面上这个资产的情况是比市场上的价格要高,所以它回购,回购了以后,就能增强现有持股人的这个利益。但是中国现在的作法往往是相反,它就是赌一把的这样做,实际上这么做这也是一种不健康的做法。

(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