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八百五十二期】4.25事件的来龙去脉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1999年4月25日,几万人聚集在中南海之前向政府和平上访,要求他们给予一个和平炼功的环境。这个团体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法轮功

但是在他们和平上访之后,仅仅三个月,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对很多人来说,4.25是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在今天,八年后的4.25,我们请本台特约评论员元庆跟我们来一起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他所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主持人:元庆,欢迎来到我们节目中。

元庆: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当时99年4.25事件出来以后,因为各种媒体的报导,对很多人来说都很震惊,因为以前没有想到法轮功会这么…,好像一下有几万人这么强大的一种力量的展示。那你能跟我们观众分析一下,法轮功这个团体有什么特点?为什么这个力量会这么快的聚集起来呢?

元庆:法轮功基本上是一个修炼,他又称为“法轮大法”,以前叫做“法轮修持大法”或者“法轮修炼大法”。他里面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修”,修心性,他有一套…像《转法轮》啊,他有一套理论基础在那里;那么另外一个部分就是“炼”,炼功、炼动作。

我觉得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把他传出来,他所使用的这种…我们讲“修”的部分,他所用的口语、所用的文字都是非常浅显易懂的,所以老妪能解,不管你是农家的,你是大学教授,不分社会阶层,他只看一个“人心”,有没有这个想修炼的心,他就可以来修炼。所以在大陆上,短短从92年到99年之间发展了七千万人到一亿人之间。

法轮功要求的就是“真、善、忍”,你最基本从一个好人开始做起,要重德、行善。所以他对于社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来修的人就非常的多,都是靠口耳相传,你没有看到法轮功有作任何的广告,可是来修的人非常多。另外一个呢,他对于人的身体健康方面有非常非常显著的效果。

主持人:那么按照你刚才的分析,他那么蓬勃发展,那为什么4.25的时候他们要去中央上访呢?他们有什么样的冤屈?

元庆:法轮功从92年传出来一直都是非常蓬勃发展,可是到了96年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一些事情发生。包括96年在《光明日报》上面有一些诋毁法轮功的文章,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不好,陆续的发表了一些文章。

那么96年的时候呢,国家新闻出版署用“传播迷信”这个理由把法轮功很多著作都禁掉了。我们知道法轮功推出来以后,相关的书籍《转法轮》等等,连续获得北京畅销书排行榜,北京《青年报》也把他列为十大排行榜之一。

到了96年,除了把书籍禁掉以外,另外,公安部从97年开始就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对他们集体活动的干涉,造成了很多炼功上的不方便。

这个事情再接着发展下去,到了1999年的4月份,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期刊上面发表了一篇文章,对于法轮功修炼他有一些负面的说法,讲了一些毁谤的话。

当时在天津就有很多学员看到了以后,觉得这个不对啊!他们修炼这么久,这个东西讲的根本跟事实完全不符合。所以当时就有很多天津的学员跑去出版社跟他们讲,告诉他们要改正这个事实。

那么从18号到22号之间就有很多学员陆陆续续过去。刚开始的时候,出版社的态度也不错,他们也接受这个意见,表示愿意更正等等。可是后来到了一个时间以后,他们的态度忽然开始转变了,也就是不承认,觉得他们没有错。

然后,22号开始有武装警察抓了人,23号的时候;武装警察再出动,发生了一些肢体上的…比如打学员啊、抓学员啊,抓了四十五个人。当时有更多的学员去那边告知他们说,希望他们能够把这些学员给释放。但是那些人告诉他们说,他们没有办法处理这个事情,因为天津是直辖市,所以要求他们到中央去。

后来呢,25号的时候,就有很多学员大清早就赶到了中南海去上访。要求三件事情:第一个,把之前非法停止发行的法轮功书籍再恢复发行;第二个,要给法轮功在各地的炼功人、炼功点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第三个,就是把这些非法抓起来的、因天津事件而抓起来的这些法轮功学员释放。

主持人:这三个要求也算很合理的。

元庆:非常合理的要求。

主持人:很多人听了政府的宣传以后,一直觉得这4.25事件是官方觉得的围攻中南海的事件,那按照你的分析,这要求似乎很合理,不是围攻是不是?

元庆:完全不是围攻!不管是中共或其他地方,你都可以找出相关的影片来看。围攻啊?你哪有看过这样的?你看看他们当时去的人,上万人,甚至说有几万人,每个人都规规矩矩在那边站着,然后警察有的在那边抽烟聊天。如果这是围攻的话,警察能够那么安稳的在那边站着吗?不可能!

那么另外还有一个,根据参加的那些法轮功朋友们后来的描述,他们一大早就陆陆续续从各地赶来,大家都不认得。很多人到了,然后就有一些公安警察带领他们,你这些人到这个地方去,那些人到城西、那些人到什么地方去,把他们都带到相关的地方去。大家也不以为意,就跟着,因为他们都很守规矩的,就跟着这些警察的指示到各地去。

你从照片上看,的确是有很多人把中南海挤的水泄不通,但是你不能说人多就是去围攻。第一、他们去那边没有带任何武器、任何的凶器,他们在那边很和平没有叫嚣。所以这何攻之有?对不对?

我们从电视上可以看到,他们大部分都是在那边静静的看书,甚至他们走的时候还把地上清得很干净,把警察抽的烟头都收起来,我说这么样和平的一个团体!而且我们从当时到现在这八年来看,法轮功所有的这种集会,不管是以前的请愿、抗议等等,从来都是非常和平理性的,所以所谓的围攻是根本不成立的。

主持人:我记得99年4.25事件发生之后的一些媒体报导也都非常正面肯定这样一个和平的举动,包括肯定朱镕基的和平解决。那么为什么这个事情会成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借口?

元庆:97年公安局展开调查之后,有很多的公安部门他们根本找不到法轮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要讲不合法了,他们想找一些不对的地方也都找不出任何毛病。甚至有很多来调查的公安人员、警察人员,因为了解了法轮功以后,他们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这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那么另外呢,当时就有很多的所谓老干部,还有一些公安部门、红军的部门、解放部门这些老干部,他们给当时的朱镕基总理写了信,告诉朱镕基,你这么做来影响法轮功的正常修炼,其实是不对的。

那么朱镕基对这个事情也有很好的回应,他其实有写了一些所谓的批示,但是这个信并没有下达下来,也就是要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合法的练功环境,这个事情不知道在哪个环节被挡掉了。

同时对于中南海事件的那三点要求,其实朱镕基那边都有很好的回应。可是在4.25当天晚上,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就是江泽民,他以他这个身份给政治局常委还有当时各领导人发了一封信,把4.25这件事情定性为后面有高人在指点的一个政治事件。

那么从他对这个事情开始出手以后, 6月7号他又在政治局的一个会议上讲到,他说法轮功有很深的政治背景,很复杂国际背景,是从1989年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所以他在各种不同的环境里面都把法轮功定位成政治事件。

因为他要打压所以他一步步往这边走,即使当时这些政治局常委还有其他的领导人都不赞成对法轮功进行镇压或是做一些压制的手段,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还是一意孤行。

那么三天以后,6月10号他们就成立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李岚清当组长、罗干当副组长,也就是后来恶名昭彰的610办公室,因为是6月10号成立的,从这个以后到7.20的时候,全国就展开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切,其实中共内部当时有很多人都不赞成这么做,但是中共里面就是有少数的一批人,他们执意要这么做,而且也有一些人附和,把这个事情就这样促成了,说起来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那么对于很多民众来说,他也会觉得由于4.25事件,法轮功在公众面前或者说在中央政府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让人觉得这是没必要的一种展示,也好像变成参与了政治。原来法轮功是一种和平的练功团体,好像经过这个事件就变成了一个政治团体,你觉得是不是一个参与政治的问题,你怎么看?

元庆: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从两方面来看,第一个,法轮功像我们刚刚讲的,他是修练,其实你可以从他里面的很多经书、李先生的各种著作里面都可以看到,他所提到的,他也劝诫、也告诉这些修练的学员们,绝对不要参与政治。

那么今天去做中南海这个事情,其实对修练人来讲,我感觉到他们就是秉著自己的良知。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练了法轮功以后受了益了,不管在身体上或是在他的心性各方面,他觉得受了很大的益,那么今天在法轮功遭到诬蔑的情况之下,他觉得他有义务要出来把这个事情讲出来,就是这样,没有计到什么后果。

那么他们也不是一个群众性,说我们今天联络了各地,你今天这个地方派五仟人那个地方派三仟人来,不是这么样的,都是各个学员各地学员自发而来的,

所以这个东西纯粹谈不上是政治事件。

就因为各地知道这种事情以后,有这么多人愿意来,一下子就聚集了几万人,你不能说人多,其实也不算多吧,法轮功如果以一亿来讲的话,一万人、两三万人也是不算多,你不能够以一个数字来定一件事情的性质,说这个事情人多他就是政治事件,你不能这么讲。

主持人:那换一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法轮功学员刚才提的三个要求,听起来也就是基本公民的信仰自由或者言论自由方面的一个合情合理的政治权利嘛!对不对?那就算法轮功学员当时上访是提出了政治要求,就算是政治事件,那也不能算是一个镇压的借口呀!

元庆:的确没有错,这个在各国的政府里面,其实对人民都有这种保障,你必需让人民有能够集会的自由。今天是因为中国大陆在共产党的高压统治下,人们没有力量来表达,但是中国的宪法41条给了人民信访,就是去上访的权利,在宪法里面有这样的规定。

可是实际上当这些法轮功的朋友们,他们有几万人,这么多人要去实行上访的权利时,中共却以国家的力量来制止这件事情,这个东西合理吗?这是宪法里面规定的,你自己规定的,但是你却以你的方式把他给禁止了,这个东西是个笑话!

主持人:那你说到信访,我觉得法轮功学员这几万人的上访,最后换来的结果好像是三个月后的全面镇压。那是不是这种做法,政府实际上等于告诉中国的百姓,上访制度根本没有用,因为这可以说最大团体的集体上访,你一般的上访只不过个人上访,更不可能像法轮功这样,有这样一个实力。

元庆:没有错,我想主持人讲的这一点是绝对绝对的…,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看到很多百姓在受到各种不平等待遇的时候,他没有地方去申诉,所以他跑到中央去上访,可是我们看看上访的结果是怎么样?流落街头!

还有很多人上访,还有些上访村,这些上访的人没有地方去了,收集到上访村跟难民营一样,这是什么样的上访制度?我觉得中共就是摆了这么一个上访门面在那里,让人觉得说,你看,你们如果有冤屈还可以来上访,给老百姓画了这么一个大饼在那边,让人家对中共还产生这么一个幻觉,其实那是没有用的。

主持人:那么元庆,这个4.25事件之后呢,法轮功遭到了镇压,那很多人也觉得后面这几年法轮功似乎转入地下,法轮功的发展受到了抑制,你觉得整体发展是这样一种趋势吗?

元庆:我想不能说法轮功转入地下,因为在形势上,如果你在公开场合你还是坚持你的信仰去练功的话,那么中共就用强制手段把你捉起来,把你关起来,没有必要这么做。所以,法轮功学员还是持续对他们的信仰在坚持着。

他们的方法是,譬如他们原来做上访,要跟他们所相信的政府去讲真相,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但是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没有关系,今天在中国大陆里面的法轮功的朋友,他们就把消息传到海外来,由海外的法轮功朋友去帮他们把这些消息传布给世人,让世人知道这场镇压在进行着,这种不对的事情还在进行着。

主持人:元庆,因为时间关系,今天只能谈到这,谢谢你对整个事件做了一个系统的分析,谢谢,谢谢。好,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集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集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