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杰地灵】穿越生死(5)真理撒遍世间道

【新唐人2006年8月10日】【人杰地灵】穿越生死–王玉芝(5)真理撒遍世间道:在这么苦的环境中,生的欲望反而更强烈。

王玉芝第五集

真理撒遍世间道

有一天一个医院的护士呢给我拿来一个镜子,这个镜子让我照,我自从被关压到劳教所里以后我就没有照镜子她拿镜子让我照,我一看呢,这哪是我呀,我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发都白了,简直就像一个老太太,她就问我你看你都什么样子了,你就吃饭吧,吃饭了以后写个保证回家吧,你就是死了又能怎么样呢?就跟我讲,你看六四怎么样?天安门血流成了河!你们还想平反,没得平反,你看你拿镜子照照你都什么样子了,你不赶紧的保你自己的命回家,你家的大人孩子都在家等着你。

我照照镜子我看着我自己真的是很可怜,我自己想我即使这样,我已经走到今天了,我就要走到底!我想啊人都是想要生,人在绝食这么长时间,这么苦的环境当中走,反而我觉得我生的欲望更加强烈!如果呢我真的向中国当权者妥协了,我向他们写个保证,我觉得我的生命就结束了!我活着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

有一天那是在我临放的头一天,万家劳教所的所长到我们那个房间去了,我们有一个学员被抓进去了,所长他就跟所有的管教人员说,一定要把他转化那个女学员到一个房间里头,她说我一定不能转化,我既然已经修炼了,如果我转化了,我的家人都不能饶了我,她说因为她开始的时候瘫痪在床上,生活都不能自理,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呢,能够工作了,而且家里生活条件也好了,一切都好了。这个劳教所的所长就亲自把这法轮功学员给她带到大队里去,几个人轮番的进行打骂,上刑,酷刑。到了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把她送到医院里了,送到医院里去以后。她自己就说:我屈服了,我转化了,然后她就跟我说我不是真心的,如果你要能出去的话呢?你帮我写一个悔过书,她说你帮着我写,你把他们在这里怎么迫害的我,这个你帮着我写出来。我答应她我说我会帮你的,我说你一定要坚持。

第二天我、早晨起来,黑龙江省610来了两个员警到我的房间来,他们一开这个房间的门就把鼻子捂上了,因为这个房间整年整天关着这个门不见阳光,�是白�,全都都长的黑的那种毒素,象毛似的那种东西,然后他们就捂著鼻子不进这屋里头他说你自己出来吧,你自己出来,让我出来,我也没有力气出来,那时候都已经绝食都一百多天了,我就躺在床上,后来他们就找人,把我拖出去,我就一边靠着墙我一边走当时我的眼睛和鼻子都流血流脓的他们怕外人看见我在我临死的时候呢,我被折磨得这样,他们给我拿墨镜戴在我的眼睛上,让监控器都看不着我,这个人就竟是什么样子,然后我出去以后,提审我,还让我继续的交代,我说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想要我交代,我就把眼镜摘下来了,我说你们看一看都把我迫害到什么样的程度了。后来我说:你们要立即放了我!

这两个员警二话没说就走了,就出去了,他们就把我送回了房间,过了十分钟以后他们院里很多人就喊我说把她放了,我就打上包,很多犯人还有我们法轮功学员一听说放了我都特别特别的高兴,整个医院里的房间里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犯人全部拥到我的房间里,就抱着我呀,就说王玉芝啊你可回家啦,就抱着我的身体呀,你在这里边算熬出来了,你坚持到底啦!然后一些犯人啊,还有一些我们法轮功学员啊,都给我写,在里边写一些被迫害的信,每个人都有很多迫害的经历,然后都给了我,之后我走到楼下的时候,我走出很远的时候,那个窗户打开了,那个所有的手都伸向房外,就向我招手啊!哎呀,我真的希望,我今天回想起来,我还是幸福的,我能够逃到国外,能够自由的在这一片国土当中,能够向更多的人去讲述我们千千万万法轮功受迫害的残酷的经历喔,我觉得我还是幸运的,相比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我还是幸运者!

我将要离开中国,因为我的家属,我的母亲都在阿联酋,他们知道我已经出狱,我的家人就非常希望我能尽快离开中国。我于2002年的6月1日乘飞机离开中国到了香港。这是我第三次到香港,在1999年年末的时候,我得到了加拿大一个访问签证,那时打压刚开始,我的先生就给我办到了加拿大移民。那个时候想要我通过香港直接上加拿大进行考察。当时中国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有很多学员被关押,有很多学员被迫害致死,我在国外,在香港的时候就看到很多这样的报导。我只住了七天,我自己就问我自己,我就这样离开了中国吗?我就这样的走了吗?中国有这么多跟我们一样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在受迫害。我想我不能离开中国,我还要回去,我想到北京上访这样我就回到了中国。回到中国以后我就上访,被关押。2001年4月份,那个时候我被通缉的时候,我有机会,又去了香港,到了香港以后,我就到了阿联酋。家属就想如果有这个机会,能够办移民,办到加拿大,透过这个管道离开中国,我们家里人也非常高兴让我去。可是我没有得到加拿大移民的通知,我在那个地方只待了一个多月,我觉得很寂寞,也很难受。我看到电视上经常广播中国政府的造谣宣传,关于法轮功学员自杀、自焚,还有傅怡彬自杀,一系列的这个宣传报导都是假的。

我想,我在中东一些国家我看到了,在香港我也看到了,因为它广播是全球性的嘛,中国政府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把这个宣传的机器开播到全世界各地,我想,我哪儿也不去了,我还想回中国去。这样,有一天我就跟家属说,我还要回中国,我继续去讲真相。我的家属,我的孩子,我的姐姐当时都跟我闹翻了,说什么也不让我走,把我的护照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放起来。后来我跟他们讲,我说,你给我放起来我也要走,我没有护照我也要回中国,我回中国目的就是要向中国政府讲真相。我就是要去把这些自焚、自杀等造谣的谣言,我去洗清,去讲明真相。后来我的家属看也说服不了我,就这样我就离开了阿联酋又飞到香港,到了香港正赶上江泽民在香港开一次经济会议,一些民运人士就在香港大街上示威游行,还有部分法轮功学员也在参与,但是我那些天没有参加,我想我还是去找一些光碟。因为在中国迫害法轮功以来,所有大批量的光碟都被官方给控制住,我想,我从香港就拉它五万张的空的空白光碟回去。我找了十几家经销商,有一个老板就替我装上了汽车,我想我这次一定回中国去,我要把这个真相,要所有的弥天大谎,要所有的民众都知道,我就拉了这一大车的这个光碟我就回到了中国。

没有想到回到中国几个月以后我又被关押,而且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我才又逃出来了。

这次我到香港待了三天以后,又到了阿联酋。到了阿联酋,我在家里头很快的学法练功。我的身体、我的眼睛就恢复了,我也能看着东西了。不长时间我就出去,我就去找华人的地方,因为在中国我受到了这种残忍的迫害,很多国外的华人,他们都不知道。我就到处走,印刷传单,我还去讲真相。

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一个中国的公安人员,他曾经在中国参与迫害法轮功。他说,你知不知道我是曾经参与抓捕你们法轮功的员警,现在在国外作生意。他说,虽然我们抓你,听说劳教所对法轮功还挺好的,经常给你们吃鱼、吃肉,他们像父母一样对待你,你没看看电视都广播吗?我听了很吃惊,我说,你听谁说的,你看到了吗?你知不知道我就在劳教所里头,我最后一次被关押了九个月,什么时间我说吃过鱼肉啊?电视说的这话都是假话,没有一句是属实的。听我这么一说他说,这些我不知道,反正我参与过,抓过你们。现在到国外了,我就不参与这件事情了。

有一个大的超市是中国政府投资盖的,足有一千多米,我记得,它刚开业的第一天,我听说很多中国人都去了。我正好拿着真相资料,真相资料当中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反面是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正面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和一些法轮功在国外炼功,世界上有五十多个国家民众在修炼法轮功。我就把真相资料到处去发。超市里人很多很多,我就放到各个店主的柜台上,很快他们都拿着看。等到过去一个多小时以后,中国领事馆就派人去了,就到超市的主管办公室就跟他们讲,下面有一个从中国来的女子在那发真相材料,你们把她给我抓起来。

我一看,中国政府的黑手,已经伸到海外来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就把传单放到办公室,赶紧逃。逃出后门,我就撘个车回去了。回去之后我就想,这领事馆的人到处都有,可能是在国外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特务。

在阿联酋有许多华人,有八万多的华人吧!它那个地方人口流量非常大。我想我既然在这了,我又不能到加拿大,因为我在第三次被关押的时候,正赶上七月十六日我被关押,关押的时候我得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纸,由于我关押了九个月移民纸也就作废了。作废,我到了阿联酋我才知道,所以我只能在阿联酋这个国家长期居住。我每个月必须得到阿联酋的一个签证处去续签,那个地方有五家飞机场,飞机场就是华人你签证坐飞机不出国再落地,就给你发一个签证,你可以在这个国家停留。

我就是每天几乎就去找有这样的华人地方,我都是早晨起来,很早我就起来了,我把真相资料印完了,然后我就搭著计程车,顺着一个飞机场一个飞机场,我就去找,因为只有在那个地方华人聚堆嘛。我记得有一天我正拿着两大包真相资料,我自己就搭著计程车,我就到了一个叫做迪拜的飞机场。那一天的华人特别多,能有三百多人,就是准备去签证的人。传单发完以后我就到楼上去,我在楼上一看,那椅子上坐的都是华人,他们都非常愿意看。因为没有华人报纸,每一个人都在那看我发的真相资料。这功夫我看就有中国的官员l还有阿联酋移民局的人就在楼下看,中国领事馆的一个代办员就说,你让她过来,你问问她是干啥的?然后一个移民官就把我叫去了。

他就问,你在发什么?我说,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我在发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一些传单。然后他说我接到通知,不允许你在这里边发这样的资料,后来,中国领事馆的一个代办人员就过来,跟阿联酋的移民官说我是一个危险的罪犯。说我是本拉登这样危险的人物,发这种反动的传单。因为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我只是从他的表情和他有的说的话当中,我就说他,你在给我翻译什么呢?

他说,我在给他翻译你发的东西我说,你要按我传单的内容去给我翻译,不要给我乱翻译当时,他就把所有的传单放到桌子上之后,他说,我是受中国领事馆的委托,让我来当翻译。后来我说,你没有权力来给我当翻译,你给我翻译不是真实的。后来,这个移民官和那里的员警、保安人员,看到我和领事馆代办人员有争议,两人说的话不一样后来他就给我找了一个翻译,给我翻译传单什么内容。警察局的人员看了以后,就跟我说,你到警察局去吧,我们要查你的身份。去了以后l他们就开始查,我就坐在那炼功,我说,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我在中国被关押了三次,我是一个受害者,我逃到这边来的。

后来,警察局说,我们同意你炼功,但是你要把你的护照拿来我们看一下。我说,我的护照在家里,我没犯任何罪和错,我没有必要给你看。后来他说,你要不给我看,我就不能让你走,你要给我看我就让你走。

我就给我的家属打电话,我说,现在已经把我带到警察局,你把我的护照影本给我传真过来,我说,你们不用害怕,如果今天晚上不放我回家,你得不到消息的话,你通过我的笔记本,找到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你告诉他我已经被抓了,希望他能够通过国际机构和法轮功学员营救我。

这样他们把影本拿来了,他们对上了我的名字,当时他们就说把我带走,把我关到一个黑黑的一个地下室里头。我没有什么可以表达的,我似乎从镇压开始,就跟绝食结上缘,我只有不吃不喝来抗议对我的这种无理的迫害。我就开始绝食,整整的在警察局绝食了四天。第二天我的妹妹和我的哥哥就知道了我被关押,然后就让我到那个视窗给我五分钟到十分钟的家属的接见。我的哥哥和妹妹流着眼泪跟我说,你这次被抓,中国政府要把你遣返国。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呢?他说,昨天你被抓,我们就去警察局去要人,他们不接待我们。后来我的哥哥找到律师一起到警察局,警察局的局长说,你们无论找任何人我们都不处理这件事情。这个人要交到中国政府,中国领事馆,给她带到阿布达比首都,然后从那边遣返回中国。我的家属就非常的着急我的哥哥说,你在这不吃不喝也不是办法你能不能装出说你有精神,这样也能够有个缓解,不能把你遣返中国。我跟他们讲,我说:住嘴,我没有精神病,我的精神是很正常的。我没有做任何错事,我不会向当权者,向这些邪恶妥协我以这种方式偷生!我的家属流着眼泪,在视窗求我,问我怎么办?我说你们回去,给加拿大政府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只有他们能够把我救出来。

到了第三天,他们把我带到警察局,准备通过阿布达比首都然后遣返我回中国,就在这个时候,法轮功学员、加拿大的一些政府发了大量的邮件、传真,往加拿大驻阿联酋的领事馆,讲述我在中国被迫害的经历,以及中国政府的黑手伸向海外妄图遣返我回中国的种种罪恶的手段。警察局并没有把我带到阿布达比首都交给中国政府。他们把我送回监狱。第二天一大早晨起来,他们就把我放了。

我的律师和警察局当时也说了,你回去只能在这个国家停留五天,给你五天的时间,如果超过这五天,你还有可能被遣返回国。我想我到哪里去啊?我没有地方去了啦!正在这为难的时刻,我接了到一个电话,加拿大领事馆给我来的电话,让我明天到加拿大领事馆去一趟。我到那以后,他们很热情的接待了我,问了我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我在中国被三次关押的所有经历,他们都一一记录。我讲述完了,他们就跟我讲,:你今天回家,哪里也不要去,明天你会得到一个好消息,我会把你的事情跟我们的上级汇报。第二天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我去了以后,他们就给我发了一个特许的签证。他说你是一个幸运者,你可以自由的回到你向往的加拿大这个国土去,你会有一个幸福和美满的家园。他就这么讲的。

我获得了自由,是因为全世界有许许多多善良的人们,他们支持法轮功,他们赞同人权、他们是信仰、自由的捍卫者,我的生命才能够获得新生。与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相比,我是幸运者。我能够活着来到了加拿大,这个和平友好的国家。我时刻都在想念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尽管在中国我失去了很多,我的生意,我的一切都没有了。但是我在国外却感觉到我的精神、我的一切都很充实。我的生命,我活的很有价值,很有意义。我也同时希望受过中国迫害的所有民众们能够起来,共同来揭穿中国这种独裁暴政。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谎言终究会被揭露揭穿,所有善良的人们,坚持信仰自由,坚持正义精神,都将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希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