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杰地灵】穿越生死(2)意志金刚

【新唐人2006年7月19日】【人杰地灵】穿越生死–王玉芝(2)意志金刚:金刚意志不弃修炼,抬头挺胸走出监狱。

我记的不长时间呀,我到公园去练功早上起来,就发生一件事情,我的功友跟我说呢,你知不知道天津公安局把几十个弟子都抓起来了,你说因为什么呢?他们说因为何祚庥在一本杂志上攻击法轮功,法轮功呢就跟他们去讲,就把人抓了,我说怎么能这样抓人呢,第二天给我的朋友打电话往天津,天津这个练法轮功说是有这么回事,现在还在公安局抓着呢,后来我回来之后我就跟同修讲那不行我们一起就到北京去吧,都被抓了我们也得去上访,去讲讲去,把我们这几年修炼法轮功真实的情况跟政府反映一下。

我记得在当时呢我练功的时候就有七千多人万在练法轮功,电视台,报纸上都登的。我记得4.25那天呢我就到了北京,我们都往天安门那边走,人挺多的,走到中南海那个附近,警察就把我们给拦住了。我记得那时候 我们在外面站着的时候,地上都有纸, 有掉的一些食物我们都把它捡起来,捡起来我们没有把它扔了就放在我们的兜里头。那不长时间呢从里边出来人说,你们回去吧,这事情都解决了,人都放了,说可以练功了回去。 我说那挺好呀,我们就都回去吧,就都回各地了。回到各地以后呢我就感觉到我们那个练功的地方就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练功的时候打开录音机的时候。记得在哈尔滨的儿童公园能有五、六百人在那儿练功,就是排的队都是整整齐齐的。别的功法呢,都是人站的姿势啊形状都不一样,炼法轮功的人都在一个地方,草棚都靠边儿,整整齐齐的,一打开录音机整个那个公园象,很悠悦那个声音呀还有很多人都在看,大家心里都很舒服的在那儿练功。打4.25以后呢就经常有一些公安人员呀,还有一些你都知道他是干啥的,就站在我们练功队伍,问问你的情况,疑神疑鬼的就问我们,我们也想,统既然你问啥,我们就给你答复啥,我记得有一天呀,有一个挺高挺胖的女的到我家,进屋呢她就要练功,要学法,我说那学就学吧,大家都坐在一起,这个功法我们练功、学法都是自愿的,教功也不收钱,随便嘛,那她就去练,她到我家不练功,也不跟着我们一起学法,她就这屋瞅瞅,那屋看看,就问问张三,问问李四,那我们也觉得挺奇怪这种人,7.20以后我才知道这个人是我们办事处的一个负责人,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早都就行摸底,就是用那种手段去调查。后来凡次我被抓的时候呢都是这些人知道我家的地点呀,进行侦察呀,甚至我们一些学员功友家都知道。

我记得呢后来 我们练功人4.25以后就很多了,一个公园里从几百人就上升到五、六百人,我就不在那家儿童公园里练功, 就到了我家门前的一个公园练功。我家住在呢南岗区花园街150号的,就是在黑龙江省省政府的后面。我家的门前有一个大花园,花园�开始呢有五、六十人练功,后来呢就逐渐逐渐的增加,就是上一二百人练功。我记得呢有一天呀,我们公园里的辅导员就跟我说,今天呀我们在这儿练功明天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是吗? 她说昨天晚上我们辅导站的站长还有南岗区的辅导员这些人无非就是在公园里教功、练功的人。有一些不认字的老人学看这个书,他们也就是帮助教一教,帮助服务一下吧。 没想到人就被抓了,因为啥抓呢?不知道,就被抓走了。 抓走了呢那我们说那咱们去找地方,去找地方问都没地方问, 后来第二天早上起来所有的练功点的学员我们就想我们一起到黑龙江省省政府去。到了黑龙江省政府,那个地方叫,那条街叫中山路。中山路在哈尔滨是最大的那个路。那么宽的路我们衹能在道牙子上走,其实这些人无非就是到省政府那个地方去,跟他们讲一下,希望他们能够把我们的辅导员放了,我们能够有一个还像原来那个环境去练功,正常去练功吧。

我们没有想到呢公安局开了四、五辆大卡车,卡车上拉的都是民警,公安人员。 他们手里拿着枪,还插上这个刺刀,头上钢盔,开始在那里喊哨子,就说你们这些法轮功练习者,不允许你们在这里边,说我们在这边骚扰。他们把那个街道整个就给拦上了,那么宽的路其实我们在即使我们在道边上都不影响这个老百姓正常的车辆的流通,他竟意的把那个路拦上,拦住,我们一看都是有意这样做的,我们也没说影响伪正常的社会秩序呀,大路拦上之后人家老百姓怎么上班呀。然后他们就开始呀练兵,省政府那个练兵场插上刺刀,限我们五分钟离开这个地方。当时我们一想,这政府也不是个政府,我们现在说话都没有人听了,那我们衹能在那站着吧,我们站在道边上,站着练功。我想我们都是好人,都是亲身受益者,政府应该理解我们,不应该这样,限我们五分钟就要离开。

后来不长时间呢他们就把我们一个一个的往车上装,他们把整个哈尔滨市的10路汽车截住了。他们开始拽人,一个一个往车上拉,一边拉一边打:你们这些人,放着工作不干,上这儿来捣乱。说我们捣乱。 当时我们说你们警察无辜的抓人,你们不抓人,我们干啥上这儿来呀?我们都有一份工作,我们来了无非是跟你们讲理,讨回个公道来,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呢。然后把我们抓到个大操场上,场上夏天都很热呀。让在操场上坐着晒,阳光特别足嘛曝晒我们。然后他们拿出好几箱复印的那个东西。让我们写,名字,家庭住址,那年练的法轮功,让我们填这个表。我们一想,我们当时是要求你们/放人来的,你干嘛让我填这个表呀,当时所有上万人,能有上万的人在那个地方坐着 都不填,说我们要求的是放人,我们不能给你提供这个。法轮功没有组织,我们几年练功都没有名册。你怎么今天开始登我们名册了呢,我们没有名字都是修练法轮功的人。 这样呢到了晚上以后呢,许多学员都被抓了。那我呢从那个汽车上逃下来了,把我拉到一家看守所跟前儿,我一看不好,我就从车逃下来了。我回到家以后呢我打开电视才看着了。说修炼法轮功不让吃药,都是说这些人有的练法轮功得了精神病。我当时看那个电视呀,我真的感觉到,都不可思议,怎么编出来这么多东西。我们修炼法轮功有的从92年开始我记的。几次在这个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我们的师父在那里, 都被授予为明星功派,今天电视上广播的完全都是颠倒黑白。 你想一想我们都是亲身 受益者,这些人都给国家节省了很多医疗费。像我这样呢,身体那么不好,突然间几个月就变好了。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呀,家庭环境呀,我所追求的东西,我觉得我这本书呢让我看了之后呢我很充实,起码呢让我做一个好人,最好的人,我们的心底善良呀,我们做什么事情能够做到不跟人家发生矛盾,做到最大的善良和忍耐。 这电视一广播,整个人对我们的看法都变了,我的周围环境人看到我们就觉得我们很奇怪了,有的劝我们你们别 练了,

以后镇压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镇压,使得我们千千万万法轮功的修炼者呢一夜之间就被打到非法组织,当时作为就我来讲呢,我感觉非常不公平,这也太不公平了。我们从身体上的受益,我们的身心受益,感觉这种功法我们是不能放弃的。那政府又不让我们出去炼,到省政府也没有人接待,那我想呢只有到北京去了,天安门去上访,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愿。 那在2000年的春节期间,我想就是到北京去上访,那当时上访的人很多,只要去上访呢很多学员就被当地的公安局员抓来了,那我在临走的时候我的家属、还有我的朋友他们说,如果你要去呢你家的生意就没人做了,政府要是把你抓了之后你家的生意,包括你自己你还都得被劳教,你这样值得吗?我想当时修练法轮功不仅仅是我ㄧ个人,而且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都受到伤害,而且不仅是损害我们的利益而且损害的是国家的利益,这样我在第二天的一大早晨起来,我就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以后,我看到天安门前有很多的警察,警察都拿着电棍还有一些警车。我绕过了警车之后我直接就奔著北京上访的地方,上访的地方看到门外没有牌子也没有什么上访的标志。我就听说门外围观的人说,这里是上访办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里面,就是都在上访,但是进去的人很少有人出来都被抓走了。那我想这个地方也不是能够讨回公道的地方,也没有地方说话,没有地方伸冤。这样我就回头我就走到天安门了,当我看到天安门广场有一些老年的人还有一些年轻的人,还有一些穿着军装的人,他们就是隔一段时间就出来一俩个打着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

我看到很多的警察呢抓法轮功的学员,我当时被抓的时候呢他们拽着我的头发,拽着我的脖子领子地下按,然后拳打脚踢的呢把我推到那个警车上。在车上警察也问你为什么要到天安门去啊?我说那我没有地方讲理啊,天安门是人民的广场,我实际上那一刻当中感觉心里非常敞亮。我就被关押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安局的铁笼子里。铁笼子非常小里面也就能装着几百个人,那装着紧紧的人都在那里头。那到了晚上以后呢,我们黑龙江省的公安局的人就到派出所去就把我认出来。他们当时拿手铐子铐着我的手,把我铐在火车上,就在我没到哈尔滨之前这些警察已经都通报我的家属,一下火车我的孩子我的丈夫还有我的亲属全部都到火车站去了,他们就看着我,就在求我,希望我能够妥协,不再去修练法轮功,到了派出所他们就把我铐在派出所的暖气管子上。然后这些家属就开始了,把我们家属推里头让我的家属做工作,你别修练法轮功啦,你回家咱们好好生活。就是他都教给你家属怎么讲,你把她转化了,你好好作生意我们也不会去找你,说得特别好。之后呢我的家属就劝,你看这警察多好都是为了咱们好,他们就用各种手段,他是为了你好,他没有想到这些人这么多人修练法轮功给取惕了,人心都给歪了,给整拧曲了,这对老百姓太不公平,他不去那么讲。这个 派出所的公安人员看我的家属也说不了,之后就拿一个表叫我们签字,让我签名子,签上字就行了,签上字就等于说你不练了。 我说这些事情你不要让我写,我不可能写。 然后吉普车开来了,然后就把我拉到第二看守所。我就进去之后,马上就把你扒了衣服,搜身,然后吃的都是粗杂粮。之后呢我们每天一个姿势坐在地上,要你两手这样背着,腰必须得直著,的前方有一个大电视,这电视上广播的东西全 是中国当权者编造出来的假的新闻,天天让你看,让你转变你的思想,然后转化你让你写个保证,每天那个管教轮著来找你,今天来找你谈话明天来找你谈话,表面对你特别好,你要照顾你的家,你的生意那么好,你干嘛修练法轮功啊,你好好的在家看孩子作生意,你干嘛练法轮功呢? 现在政府都取惕了你练啥不好啊你非练这个?就是给你灌输一些那个,就是误导你让你把这个功法放弃了。就是他们采用各种手段,这个管教人员转化一个法轮功他都得奖金,所以他们很卖力气的。 我们这一个房间,十五平方米的房间里,里面能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坐得满满的。 他们折腾我七天,最后一天他们给我提审,就是当时哈尔滨市公安局两个科长。 今天我跟你郑重的提出来: 把你法轮功取惕了,让你炼你就得炼,不让你炼你就不能炼。然后我说我没得说,我还得炼,你不让我炼,我说不行,我得接着炼,后来他看我是不可能我是不会炼了,最后那个女科长说你可以炼,但是你回家炼你别上访,你也别去找去别的法轮功学员一块炼,然后还接着到北京去上访去。你写个保证不上北京,不上访,我说那不行,上访是人民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这个权利和义务去讲。 我说这个我还是做不到。 最后来这两个科长说啥,你知不知道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六四怎么样。我说:当天我都知道,六四的时候,有很多人被屠杀,天安门都是流血成河。我知道,我明白。后来,他说:那你不怕死?我说不怕,我没有想到,我们想的生,没有想到去死。 后来,他看我这样子呢,他就让我的丈夫、我的家属过来,来劝我,我的丈夫呢,从跟我结婚他也没跟我流过眼泪,那天他当着我的面,还有我的公公、我的婆婆就劝我呀,你不能再去,再这么接着炼了,如果炼了,我们家就家破人亡了,咱们家生意都不能做了,咱们辛辛苦苦的干这么多年这就完了。我们家人就求我呀,就说,你就服了吧,你不能这样,说我太强、太倔了,我就跟公安人员说,你不要让我的家人来找我,我也不可能你让我放弃让我不去说不去讲,那做不到,后来他说那你如果到天安门去,你要死了那儿怎么办,就问我,我说没啥呀我说当年张志新那个时候她喉咙割断了,她还张口说话呢。后来他说 哎呀, 你还,她说那意思是,你不怕死,你的家属怎么办你的孩子谁管?你真是那样的话。 我说那也没啥呀,当年张志新被枪毙了以后,我说她的家属当时虽然是很痛苦呀,就是很苦恼很痛苦,我说那后来以后他们感到有这样的一个母亲,她的孩子有这样的母亲,她感到荣幸。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她就笑了,她就说你真行啊,你真有钢?还转化不了你呢,没见过你这样的,我这一天提审你上午也没有个结果,行了让她回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这个女的和他们科长来把我又叫去了,我当时想他还是接着提审我,提就提审吧,出来的时候管教说你收拾东西给你换房间。他放你他都不敢说,不敢当着法轮功或者是犯人面说放你,他觉得丢人没能给你转化了。 然后他说放了你吧。 我才知道我被放了,那个提审我的那人跟我说,我们科长和我必须得把你放了,不放了你,你给我在监狱里头,那意思是别人还得受你的影响,赶紧走。

后来她走路的时候,给我放到门口的时候她就问我,说我想跟你联系联系,我想问问你,你修炼法轮功,像你这种的条件,你这种身份的人,你怎么能够这么坚定啊,这么固执的坚持到底呢,我想跟你聊聊,他单独找我就说,我想跟你聊聊怎么个情况啊。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挺后悔的,因为到国外了嘛,我后来就没找,我就没有机会再找他去谈去,后来我就想我应该找他,把我们为什么这么坚定,不能放弃这个功法的修炼。后来阴差阳错的呢她也找不到我我也找不到她,当时走的时候她说:“你战胜了我,我很佩服你们这样的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