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吴国光:回归后的香港 (下)

【新唐人2003年12月2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报道)在上次《透视中国》的《热门话题》栏目中,原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的吴国光先生谈了他对香港回归六年来变化的看法。在这次节目中吴国光先生将继续与我们探讨为什么香港会发生这些变化?

吴国光:其实香港的舆论也有各种各样探讨,那麽一般比较挺董的人士,他们就说:这个不能怨董建华,这个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 。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的时候正好亚洲也发生了金融危机 ,那麽这个冲击造成的这样一个结果。那麽我想这个也不是完全可以否认,就是说不存在这个因素,就是说外围的这样一个经济因素的冲击一定是起作用。但是第一呢,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中没有被冲垮,挺住了。朱熔基来也表扬香港,温家宝来也表扬香港,这个是公认的。当时没有冲垮,那麽说明虽然有影响,但是不是最严重的影响。那麽第二个就是,我刚才提到,很多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很重的这样一个影响,像泰国,像印度尼西亚,像东南亚这些国家最近几年也开始在复苏,但是香港是完全看不到复苏的苗头,还在继续下降。再一个就是说,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中国的经济是相当强劲,特别是香港的经济腹地就是广东这一带,珠江三角洲,这是中国经济最好的一块地区。过去香港在九七以前是依赖外国因素。因为香港自己又没有资源,又没有东西,完全是靠周围的这个因素,香港善于利用发达起来了。那现在这些因素都很好,那香港在干什么呢?香港为什么还是这样一个劲往下掉呢在经济上?所以我想这个经济因素只能说是其中一个不主要的因素。那再有就是说一般的来说认为香港问题的原因在于经济的,他们都是所谓“左派”,要支援二十三条立法。那我就要问他们:既然是经济问题,你为什么要搞二十三条立法呢?二十三条立法能解决经济问题吗?所以我想这个经济的问题只是一个逃避的借口。
点击进入透视中国》Youtube 频道 观看视频

那麽再有一个解释就是说,英国人留下了烂摊子。那我刚才提到,英国人留的不是一个烂摊子。英国人留的是一个法制完备的、廉洁的、有效率的、有基本自由的,也有强大经济实力的这样一个香港。

再一个就是说是董建华了。香港的特首是怎么来的?董建华在香港的报纸上有一个外号叫作“江握手”。因为江泽民众里寻他千百度给他握了一下手,香港的那些去参加会见江泽民的政治经济精英们马上就说:噢,这是江主席看中的人,我们就选他了。那麽现任特首非常的刚愎自用而又无能,我想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多数香港人的认同。你看七月一号上街游行很多人也是既反二十三条,也要倒董。但是这个说法呢,我想这不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我的看法更悲观,就是说你把董建华换下去,也不见得会好。为什么呢? 那我第一就是问说董建华这么无能,他把香港搞的很糟糕,如果是九七年他当选,无论是大圈子,还是小圈子都可以有理由,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无能嘛,也没有人知道他会把香港搞的这么糟。那为什么到了二零零二年,他五年任期届满的时候,他五年前还有三个竞争对手出来和他选,到了五年以后根本没有人出来和他竞争,他就是老天爷的独生子,完全的真命天子,这不是很奇怪嘛。那是什么样的机制使得董建华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还可以连任特首? 使的香港要陷入很多香港人讲的十年浩劫还不是五年。 我想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所以我想董建华当然是过去六年香港急剧衰落的一个直接的一个原因,但是董建华又是其他原因的一个结果。

我自己是研究政治学的,当然我是从政治这个角度来分析。董建华当然也是一个政治因素,那麽我刚才讲了更重要的政治因素不是这样一个个体的这样一个层面的因素,那麽我想还是一个制度层面的因素。香港的制度的特点叫作“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十二个字。那麽我对这十二个字一直是赞成的,如果没有“一国两制”这样一个设计,我想在一九八零年代的中期,当香港回归中国的这个问题提上日程的话,那时候可能香港就要出乱子了。那麽为什么邓小平要提一个“一国两制”来接收香港呢?很简单香港人也好,国际社会也好,不接受中国的那套制度。 邓小平心里应该也会觉著说香港的制度有它的优点。这我刚才讲到为什么邓小平要在香港临近的地方搞深圳呀? 这些东西他都是看到了香港制度的这样一个优势。那麽这种“一国两制”这两制,这两个制比较起来,总有一个是优势的,总有一个是劣势的,总有一个是先进的,总有一个是落后的。那麽显然呢,如果中国的那套制度是先进的,是有优势的,我想邓小平不会搞什么“一国两制”。 邓小平会说,你回来吧。你暂时不理解没有关系,你闹一闹也没有关系,我把你压住了,然后过几年你会发现还是我是老总。最后你不是全世界都要实现共产主义,为什么香港不首先也溶入到共产主义的中国去呢?那我相信他是承认香港的制度比大陆的制度好。那麽这就带来第二个问题,既然香港的制度比大陆的制度好,你还搞什么“一国两制”呢?你把大陆的制度也改成香港制度不就好了吗?难道你不想让我们中国人也过好日子吗?所以我觉著一国两制这个东西我是不太能理解其实。当然过去它是一个权宜之计,就是说你香港的制度虽然好,但是我大陆也不是一天能够像你那样,你要给我时间,这个时间是五十年,所以邓小平讲说五十年不变。 香港人当时问他说:那五十年以后呢?邓小平的回答是说:五十年以后也就不需要变了。那麽这个意思并不是说五十年以后你香港的制度那时候要变成和我大陆一样,因为那时候你可以接受了,而是说你不需要变了。这话里有话,这有深意呀,这个话是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里可以查到。那麽我想邓小平的意思就是说,五十年以后我也和你一样了,你还变什么呢?我也“一国一制”了。那麽如果邓小平这个后一个意思是对的,那我就要讲回归六年来,无论是香港特区政府也好,还是北京中央政府也好,没有执行邓小平路线。那你现在还要在香港搞“二十三条”立法这不就更明显了吗?你没有让香港的制度生存下去,保持下去,然后让大陆的制度向香港靠近,你现在是把香港的制度给它弄的这一制变得越来越靠近大陆那一制,那当然是违背邓小平的原意。

第二句话就是“港人治港”。我刚才其实讲到了,如果北京没有干涉,那麽港人治港就是彻底失败, 说明香港人没有能力治理好香港。 但是当然这句话是需要解释的,因为北京所讲的“港人治港”是有问题的。什么叫“港人治港”?难道说一个具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人当选特首这就叫“港人治港”? 那如果这样的话,现在回归已经六年了,香港的法律是,你在香港连续居住满七年就可以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也就是说你就有资格当特首,那你当了特首也就是“港人治港”。如果北京在一九九六年往香港派一批官员,那麽明年他们都可以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了。 然后再过四年到下一届特首的时候他出来当了特首,那你也说那也是“港人治港“啦? 这个“港人治港”还有什么意思,那和北京派人有什么区别?那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说北京派的这个人有没有在香港住满七年。 所以我觉著这样来定义“港人治港”是没有办法定义的。这又不像在美国要美国出生的人才能当总统。那麽我讲这个的意思就是说,“港人治港”是每一个香港人都来参加治港,这个叫“港人治港”。不是说治理香港的那个人必须是香港人,这个完全是两个含义。那麽我相信“港人治港”的本意是,所有的香港人共同来治理香港,而不是说当选特首的人是香港人就可以了。那麽如果是这样的话,香港就要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就要实行直接选举,就要实行全民普选。 现在有人讲说,“二十三条”怎么能不立法呢?因为这是基本法规定的。那我就要问你,基本法也规定了要实行选举,你为什么不搞呢?你显然就是违犯基本法吗。所以我觉着呢,就是说“一国两制”这个制度设计有问题,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拯救,那麽“港人治港”他们完全走偏了。其实呢,如果真的实现了“港人治港”都不需要搞“一国两制” 了,就是港人自己选择要搞什么制度就搞什么制度。对不对,全体香港人通过民主参与决定说我们要搞共产主义制度,那就搞共产主义制度吧。我们要搞现在中国大陆那套,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那就干嘛。你根本就不需要搞什么“一国两制”,因为自主权在香港人手里,香港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不就落实了吗。

然后当然还有第三句叫做“高度自治”。其实我就讲两个字就够了,就是自治。也不用什么高度,也不用什么低度。真正的“港人治港”就是自治。由香港人通过法律规定的程式实行民主参与。选举议员也好,选举特首也好,制定法律也好,这样来治理香港,这就是自治了。只要把“港人治港”这一条落实了,是真正的“港人治港”了,因此也就是真正的自治了。那麽也不需要“一国两制”,也不需要担心北京干涉,也不需要担心选一个无能的特首,那都没关系的。选一个无能的特首五年大家就换了,大家觉得五年太长,全体港人公决从五年改成四年 ,从四年改成三年都可以的。当这一制和那一制遇到矛盾的时候怎么办?那是由“港人治港”高度自主的原则来解决呢?还是由一国,北京主权为大这个原则来解决?

在政治学当中我们都知道自由,法制和民主是共生的。香港是一个历史上很特殊的例子,过去的香港的法制和自由虽然香港没有民主,但是英国作为宗主国的民主制度保证了香港的法制和自由可以正常的运作。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的法制和自由还在,但是由于香港的宗主国中国没有民主,因此香港的法制和自由受到了那些要秉承北京意志的香港的那些官员,还有资本家,还有各种各样人的不断的想方设法的这样一个侵蚀,所以它的基石就破坏了。

温家宝也讲的很好,要保持香港的原有的优势,那麽香港的原有优势是什么?香港的原有的优势既不是香港的地理位置,也不是香港的气候条件,也不是香港的人口组成,也不是香港的经济基础。香港的原有的优势就是法制,就是自由,就是独立高效廉洁的公务员体系,是那样一套制度的层面。这也是“一国两制”原意所在。那你现在不仅没有按著这个方向做,一边讲需要保持香港的优势,一方面实际做的事情都在消弱香港的优势,在取消香港的优势,而且把它变成负面的东西。你看那个七月一号,几十万人上街他们就表达了这个意思啦,就是“还政于民”。香港人对民主其实过去不是太积极的,大家都忙着挣钱谁有工夫去投票。那麽现在发现没有那个东西难以保证挣钱的环境,自由的环境,法制的环境。所以我觉着呢什么叫民主?民主就是让老百姓把他们意见表达出来。那麽因此就要回到政治学的基本面,没有民主是不可能保障香港的法制和自由的,要回到这个基本面,那麽回到这个基本面我想香港的问题才能够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法。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香港特首董建华宣布撤回《国家安全条例草案》即“二十三条立法草案”,重新检讨有关立法工作,承诺要向香港社会各界作充分咨询,并表示目前没有立法时间表。董建华强调:特区政府、各阶层市民和工商界把精力集中在发展经济、增加就业。香港社会各界纷纷表示欢迎。在经历了立法风暴的洗礼后,我们期待着香港这颗曾经灿烂夺目的东方之珠,重新放射出光彩。

点击进入《透视中国》Youtube 频道 观看视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