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洞庭湖決堤危及第二道防線 官方封口 民間質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7月08日訊】7月5日,湖南嶽陽市華容縣洞庭湖團洲垸一線堤防決堤,附近村莊被淹沒,村民連夜逃離。7月6日洪水已經危及第二道防線。官方隨後封鎖消息,截至記者發稿,還沒有最新消息是否已經破防。

連日來的暴雨,造成洞庭湖水位上漲。當地時間7月5日下午4點左右,湖南省華容縣團洲垸洞庭湖一線堤防發生管湧。

當地政府匆忙組織人員進行緊急封堵,但現場見不到沙包、石籠等必備物資,只有拋散沙的打砂船和裝載散沙的卡車,根本無濟於事。下午5點48分,決堤已成事實,大量湖水傾瀉而出。

網傳視頻顯示,湖水急速湧入、淹沒附近村莊,村民連夜緊急逃難,許多電器、大件物品被丟棄在路上。由於道路擁堵,還發生了車禍。

當地政府對搶險的準備不足和混亂應對引來網民一片質疑與批評:「用散沙堵缺口,沒搞錯吧?」「沙袋沒有準備,大石頭沒有準備。30號還在吹噓防汛準備充足,現在看就準備了橫幅。」

湖南陳先生:「應該是要準備有大量的防汛材料。這些防汛材料就包括至少這些成袋的沙袋。這些東西是最起碼的。用河沙去堵決堤,我看這還是破天荒的一個『創舉』吧。」

湖南陳先生表示,但凡有一點常識的人,都不會用散沙或者用卡車裝散沙去封堵堤壩。對於大的水勢,沙袋都不一定有效,得用大的水泥塊、石塊用鋼絲做成石籠才行。

陳先生:「你像在那個潰堤的這個情況之下,你就是一輛車在那裡頭,它這個車的話,因為它體積大,體積大的話,但是重量又不大,所以它會被水就給推到無影無蹤。」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問題專家王維洛則分析表示,洞庭湖水位快速上升、引起水災有多個原因。

首先,湖南四條大河上的水庫都在泄洪。此外,三峽水庫也加大了下泄流量,洞庭湖水難以流入長江。

旅居德國著名水利問題專家王維洛:「第三個原因就是,洞庭湖已經被開墾得支離破碎,加上泥沙的問題,它的存蓄洪水的能力就大大地降低了。」

到6日11點,決堤面已經長達226米。當地官媒稱,要全力「保障第二道防線安全」,也就是離決口2公里、位於團洲垸和錢糧湖垸之間的錢團間堤。6日中午,錢團間堤擋水面越來越大,滲漏等險情已經陸續出現。

湖南省官方6日下午3點通報稱,洞庭湖決堤後,緊急撤離民眾5755人,未發現人員傷亡。

不過,民間輿論對官方通告持懷疑態度,認為當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在潰堤後的第一時間,華容縣就發出《關於全縣公職人員取消休假和禁止個人對外發布信息的通知》,並發布《告全縣父老鄉親書》,要求所謂:「不信謠、不傳謠,不要在微信、微博、抖音等網路平台發布虛假信息。」

對此,王維洛表示,封控信息實際上已經成為中共的一個主要「防洪」手段。比如,去年全國多地發生重大洪災,人民生命財產損失嚴重,但中共依然宣稱「取得重大勝利」,並一味進行嚴厲信息封控。

王維洛:「特別是當武警、當部隊進去之後,有關災情、人員死傷和財產損失的消息就很難出來了,真相很難出來了。出來的大多數都是一些所謂『正能量』的消息。中共就是通過控制信息來『防洪』的。」

大陸媒體報導,6日下午1點左右。團洲垸決堤處的內外水位已經基本持平,水流速度相對平緩,具備了封堵決口的初步條件。

7日,記者聯繫當地官員,詢問情況,官員表示,目前當地正在封堵缺口。

當地官員:「目前我們轉移了接近六千人出來了。缺口正在填,就是鄉下人員都正在堵缺口。」

據報導,截至7日下午2點,團洲垸決口雙向封堵了84米,不過,後續封堵的難度將會加大。

編輯/李謙 採訪/駱亞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
新版即將上線。評論功能暫時關閉。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