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見證者:退出邪黨 撫慰無辜的受害靈魂

陳月秀

「八九• 六四期間,我曾經在北京部隊工作,目睹了中共軍隊屠殺學生的冰山一角:軍隊用坦克碾壓了不肯離開天安門廣場的示威學生後,廣場地面上到處是學生屍體和學生的遺物;軍人用帆布把那些遺物兜走;用直升機把學生遺體運走;然後幾十輛消防車過來沖洗天安門廣場,掩蓋血腥;不准任何人講出實情,否則軍法嚴懲(讓你消音、消失,什麼都乾的出來)。」

這篇是遼寧省民眾胡舒悅、王紫苑、張精華三人的三退聲明,他們克服了恐懼說出這段深埋在內心的痛苦經歷。

胡舒悅表示:「我現在退休退伍幾十年了,今天才敢跟法輪大法弟子講出一點點真話。我相信她的話,聽她的勸告,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作廢我曾經宣過的毒誓,願上天保佑我們生命平安,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六四見證者:揮之不去的惡夢

中共的殘暴屠殺,對許多親眼目睹或親身參與六四的人,就像一場揮之不去的惡夢,被恐嚇驚嚇得不敢出聲。因此這歷史的冤案,在時隔35年的現在,還是有許多中國百姓被埋在鼓裡。在可自由發聲的三退平台上,也有三退者對六四現場的描述,雖然還難以拼湊出這場悲劇的全貌,但這些六四的見證卻彌足珍貴。

中國民眾仲侉佬在退黨聲明中表示:「1989年在北京當兵,我當時是個士兵,根據命令只在鄧家周圍值班,換崗後下班幾個人一起到天安門那邊看熱鬧,才目睹了坦克碾壓學生的情形,還有拿鐵鍬鏟水泥地上屍體碎片和肉餅的。那個殘暴和悲慘的情形一輩子都在腦子裡,雖然幾十年過去了,但還是揮之不去,經常做噩夢。」

仲侉佬接著說:「 90年入匪黨,現在是企業家,現徹底明白了匪黨的邪惡,決定退出邪黨,以撫慰無辜的那些靈魂。」

住在黑龍江省佳木斯的良心聲明三退:「我是佳木斯市電視台退休的記者。聯想到六四,我們台裡一位同事的弟弟被殺的往事。他的弟弟是一位採購員。六四凌晨騎自行車在天安門南面的公路上被打死。他從北京認屍回來,到我們台裡說,其弟弟的屍體是在天安門附近的人防工程裡找到的。」

良心難過的轉述當時的慘狀:「裡面有很多等待辨認的屍體。找了幾個小時才找到他弟弟的屍體,可見屍體之多。裡面還有許多醫生流著眼淚搶救傷者,不時傳來傷者呻吟聲,喊叫聲,慘不忍睹。這是我心中揮之不去的傷痛,是人民的悲哀,祖國的悲哀。」

此外,他還披露中共利用媒體欺騙人民的黑幕,他說:「民間流傳著新聞聯播,滿嘴胡說;人民日報,胡說八道;地方媒體何嘗不是胡說八道。我當記者時,也是滿嘴胡說。中共總是用謊言欺騙人民,掩蓋其暴政。中共製造了太多的人間悲劇,邪惡至極。我聲明退出中共團,隊組織;我的良心與惡黨本來不是同類。」

湖北武漢市民劉洋洋聲明三退:「我母親經歷過北京天安門大屠殺,少年時期就跟我講述過共產黨在八九年六四大屠殺的內幕!當年邪黨就使用媒體造謠來欺騙中國人!劉洋洋申明退出少先隊及與邪黨相關的一切組織,不與邪惡的共產黨為伍!」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民徐玉蓮在三退聲明中說:「我參加過六四學潮,我同學就有在那次學潮被慘招殺害的。我深知惡黨的殘暴和社會的腐敗。我做國際貿易,和私企辦事都很順利;和國企辦事很難,當權者千方百計中飽私囊,怎麼反腐也沒用。我說這個體制就是擴散的惡性腫瘤,沒救了。我聲明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

住在河北省北京市的老黨員王天福說:「我是三十八軍的一個團級幹部,親身經歷了八九年共產黨在天安門的大屠殺,一場轟轟烈烈的反腐敗、反官僚的民主運動被鎮壓下去了。我也是隨著老軍長拒絕進京屠殺人民而受到惡黨的嚴厲處分,因拒不認錯被貶低到地方的一個炮兵旅,降級處分。」

王天福表示:「深知共產黨的敗壞及邪惡獨裁暴政,多年來也沒給他交黨費。共黨一天不亡國將無寧日、民無安日,百姓永遠是欺壓宰割的對象。為了儘快滅掉這個禍害中華民族歷史的共產邪教魔鬼,早日解體它,順應天意,堅決退出邪惡魔教中共的一切黨團隊組織,盡一點良知。」

住在山西省的老黨員老華也聲明三退:「我八十五了。退休前是某單位的邪黨書記,年輕時當過邪黨的團委書記。我親眼見證了六四,當時我給他們(學生)送水送吃的。好樣的,都是好樣的。」

可是想起當年中共屠殺學生的殘暴,老華憤慨的表示:「毛澤東把中國人都搞瘋了!把中國人的思想搞亂了!沒救了!快給我退了!這個黨徹底完了!快滅!快滅!」

六四的見證者馬愛中在三退聲明中說:「我是一名八九•六四時期的大學生,親眼見證了邪黨的罪惡,大批的武警打扮成學生,在學生內部製造混亂,並打死很多學生,在此特聲明退出這個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聲明退出中共團隊的上海市民吳真南說:「父親於八九六四間中槍,至今還未平反。中共逼迫每一個人從小加入團隊組織,歷來洗腦、欺瞞、誆騙、迫害人民。反人類的政府必倒台,惡魔將會被審判。我熱愛中國這片土地、熱愛民主、熱愛自由、熱愛平等。希望民主自由在不久的將來終會蒞臨我們腳下的祖國。」

安徽省民眾李玉、胡江明、翁明揚 等 68人聲明三退:「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至今,慘遭殺戮的學生和市民依然不能得到安息,其家人及親友不能得到安慰。執政者不處理這件事,那就是殺戮者的同謀同夥。」

「中共政權至今不懲治下令六四期間鎮壓屠殺的主謀,這個政權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合法性可言。天懲在即,天滅中共。我們退出黨團隊一切惡黨的組織,希望被蒙蔽的人趕快與惡黨決裂自救。」

六四血腥屠殺場景  仍然歷歷在目

六四運動發生至今已35年,世界各地陸續舉辦六四紀念活動。對主辦活動的流亡海外民運人士或親歷六四的見證者,當年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

六四期間遭公安陷害而流亡海外的中胡演奏家辛修祿,還清晰記得半夜聽到的喊聲:「全體市民快下來看了,共產黨開槍了。」

目睹六四大屠殺的慘狀,辛修祿描述:「一個六歲的孩子身上中了12顆子彈。當時北京三院(北京醫科大學三院)的停屍房,有二十幾個停屍間,都滿了。有一個被坦克車壓成肉餅的大學生。一看就絕對是坦克車的履帶壓的。左腳,到左腿,一直到左邊的胸,三份之一的地方,一直壓到腦袋,左邊的腦袋給壓扁了,右邊的腦袋擠成一個大鼓包。」

親歷六四的唐愷:「6月3號晚上,我是在紀念碑上面,我是在第三層。我是親眼看到呢,是解放軍,當時是排成一隊一隊的,一隊一隊的去趕那個廣場上的人,我就看到那些解放軍呢,就對著有些人開槍,是明顯看到他們倒地的。」

六四親歷者肖亮:「6月4日凌晨,當時軍車從那兒過去的時候,就往路邊大樓,包括路邊兩邊的叫柏樹林掃射。我的印象最深,在我旁邊的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我們都同時趴在柏樹林看的時候,他腦袋中槍,咚,就倒在地下了。」

在六四屠殺當天,美國攝影記者凱瑟琳·鮑克奈特(Catherine Bauknight),親眼目睹並記錄了中共的殘殺罪行。

原美國攝影記者Catherine Bauknight:「 6月3日晚,我在天安門廣場待了整晚,直到6月4日凌晨,槍聲都沒有停過,BBC英國廣播電台報道,光是那天晚上廣場上有1萬人被殺,當時約有10萬人在天安門廣場。我記得很多人被射殺,非常令人痛心,但天安門廣場上的人幫助我穿越隧道,他們拽著我,方便我就拍攝不同區域的情況,以數百計的人,用手臂支撐我穿越通道。」

揭開六四大學生失蹤之迷

在六四天安門屠殺中,有一些大學生失蹤了。他們在哪裡?一位大陸民眾披露了他和一個武警退伍軍人的聊天,曝光了至今仍鮮為人知的黑幕。

武警退伍軍人說:「當時正在北京武警部隊服役,所在部隊參加了鎮壓學生的行動。在鎮壓前他們被告知,學生是暴徒,打死了一名少尉軍官。在談到坦克壓人時,他說這是真事,一些坦克手是些即將退伍的士兵,開坦克追著壓人時肆無忌憚。」

「我也參加了天安門清場後抓捕學生的行動,事先確定好所要抓捕的人員和地點,然後身著便衣,五人一組,頭套黑色布罩實施抓捕。抓來後把人直接裝入麻袋紮上口,用直昇飛機運到黃河口上空,從空中把人拋入水中淹死。他伸出一個手指說:我覺得有一千人用這種方式處死了。那些失蹤的學生就是這樣失蹤的,永遠的失蹤了。」

六四大屠殺親歷者 選擇三退

大陸民眾金山聲明退黨:「我曾經加入過中共的黨組織,八九年親眼看到了共產黨屠殺大學生,對曾經抱有希望的共產黨徹底失望,中國不指望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邪黨了,在此聲明退出黨組織及一切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

署名百事順的大陸民眾說:「以前在國企的時候,單位要求優秀的員工都要加入共產黨,我也稀裡胡塗隨大流加入了共產黨,成為了一名黨員。但是後來親眼目睹共產黨的軍隊在北京1989年6月4日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我當時震驚了,也徹底對這個政黨失望了,就從國企辭職了。」

「現在知道了有這個退黨運動,太好了,在這裡聲明退掉共產黨,聲明當初發的入黨誓言作廢。」

親身經歷六四的鴻展公在退黨聲明中說「:本人還在淪陷區,親歷六四,六四後學校組織學習,要求每個學生必須寫入黨申請書,否則不予畢業。工作後,在威逼利誘下入黨,心裡從來不認可這個邪惡組織,只是身在這個強權體制下,為了生存不得不低頭苟且的活著。但告誡自己要出淤泥而不染,不與之同流合污。」

鴻展公意外的發現:「偶然機會知道有這麼個平台可以吐露真正的心聲,在這裡本人鄭重聲明退黨,願民主早日到來,中國人能自由的說話,自由的信仰!」

北京市民文長蘇鄭重聲明三退,他說:「我是搞歷史的,想通過歷史來喚醒今天的人,但是在中共的統治下,近現代歷史都不可能以真實面目示人,這是很可悲的,我感覺自己能做的事太少,沒有發揮應有的價值。現在想想,可能最應該被喚醒的是我自己。」

「六四期間我去過六部口,親眼看過荷槍實彈的軍人,那時候很多人不敢出門。作為親歷者,我對那些呼喚人民覺醒、為中國人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工人領袖有過崇敬和嚮往,但是終究沒有挺身而出,還是選擇了沉默。我不希望孩子到我這個年紀也像我這樣遺憾,更不想小孫子還繼續生活在這種被洗腦的、沒有言論自由的不正常社會。」

「這次瘟疫,也讓我看到了中共的末日瘋狂——謊言隱瞞、發國難財、甩鍋誣陷、新聞叫罵,很符合歷史上王朝滅亡前喪心病狂的絕響。成全自己、成全孩子,我徹底拋棄幻想,在這個體制內,即使不助紂為虐,也不可能發揮任何價值。」

「我,在此鄭重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黨團隊組織。歷史、人民,甚至全世界都會對中共進行正義大審判。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貢獻自己的力量,矯正被中共歪曲的歷史,還後人以真實。」

見證六四民運的張江溢聲明三退,他說:「我曾經做為一個大學教師,親歷了八九六四民運,見證了中共的血腥屠殺,當年就聲明退出共產黨。今天看了有關法輪大法被栽贓陷害的真相視頻,更加了解到中共的邪惡。由於中共顛倒黑白的宣傳,使自己對法輪功誤解多年。我痛恨共產黨及其頭子江澤民,現在正式向大紀元聲明退出共產黨邪教組織!」

大陸民眾吉順聲明退出共青團,他說:「當年6.4發生時,我在北京,親眼看到軍人開坦克碾壓學生。在6.4周年的日子,退出邪黨共青團組織。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還原歷史的真相  六四不能被遺忘

如今「六四」已成為中港兩地禁語,可是全球紀念六四活動卻繼續遍地開花,參與活動者呼籲:「要繼續大聲講,申訴極權的打壓,聲援在囚的抗爭者,還原歷史的真相,六四不能被遺忘。」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先生指出:「故人遠去,在中共極權的政治環境下,年輕人對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歷史,了解得越來越少。海外沒有信息封鎖,人們容易獲得大陸的真實情況,所以看得通透。相對而言,國內人因為被中共洗腦,很多表現出麻木、躺平。」

民主人士浦志強表示:「六四不能被遺忘、不能走進歷史,否則歷史就會重演。」

六四親歷者唐愷說:「主要是靠大部分人的覺醒,認識中共這個邪惡的本質,包括中共內部自己的人。」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認為:「結束中共統治,是需要一個全民的覺醒,當然也需要一個對真相的了解,那麼尤其年輕世代我覺得要挺身而出。」

綜合上述,真相不能被遺忘,全民要覺醒,認清中共的邪惡,中國才有希望。而退出共產黨組織正是邁向自由民主中國最關鍵的一步。截至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數已有4億3117萬5千多人。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
新版即將上線。評論功能暫時關閉。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