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金掃描】親歷「六四」見證地獄戰場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6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金掃描》。我是金然。我們需要您的支持,請訂閲我們的頻道,您的點讚和留言都可以幫到我們,如果喜歡就轉發推薦給您的親朋好友,當然要是能看完節目中出現的廣告就更加感謝。

今天焦點:金然「六四」時猛喝酒,親眼見證地獄戰場;0.64元紅包發不出,空中比劃一下也被抓;美領館的全樓燭火,英使館創意短片秒刪;普京突說「軟話」,俄烏戰場大變。

本來想上來先聊又有驚人動向的俄烏戰爭,但腦海裡怎麼也排不去「六四」的聲音。雖然已是35年前發生的事,在我看來6.4是中國人永遠也抹不掉的印記。

中國人永遠也抹不掉的印記

很多中國的年輕人現在都不知道「六四」到底是個什麼事兒。這張圖可以讓人在兩分鐘內了解當時的來龍去脈。

一開始的起因是1989年的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去世,引發全國範圍的悼念,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的學生藉著在天安門廣場悼念的機會開始呼籲政治改革和反腐敗,之後在大規模的學生集會中,出現了要求「新聞自由」「遊行示威自由」等口號。

這新聞真的一自由可不得了,中共的無數醜惡之事都得被揭露出來,等於是在動中共統治的根本,於是4月26號黨的喉舌《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等於是把學生和民眾的和平而且合理的訴求定性為「動亂」。

《人民日報》的這個社論激怒了當時的大學生們,因此就有了4月27日北京幾十萬學生和市民的大遊行。這是一個大的轉折,然後,就有了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的絕食抗議,要求和中共領導人直接對話,這中間有個插曲:就是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訪問北京,造成全球的目光都因此更關注天安門廣場的抗議了。

5月19日出現了另一個插曲:就是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同情學生,去天安門廣場看望抗議的學生們,當時趙紫陽已經知道自己會被鄧小平等中共元老拿下台,並且會對廣場上的學生下手了。所以當時在他的講話裡已經在暗示這些,只是當時的學生還聼不懂或者是不願意相信這些弦外之音。

果然,第二天,5月20日,北京市政府就公開宣布戒嚴了,中共開始調動軍隊入京。從這天開始等於又是一個大轉折,也就是說當時中共已經決定對學生和老百姓武力鎮壓了。再之後,軍隊幾次試圖進入天安門廣場,但都被成千上萬的學生和老百姓在長安街等不同路段阻擋回去了。

最後就到了現在人們紀念的89年6月4日凌晨,鄧小平等中共元老命令部隊開槍,用坦克和機槍在長安街上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老百姓打出一條血路,最終把中國歷史上的一次和平轉型的機遇用槍彈扼殺了。

這就是當年「8964」的來龍去脈。有人可能會説,你這也是道聽途説的吧?

親歷「六四」木樨地猶如戰場

本人是當年「六四」的親歷者,從「427」大遊行到天安門廣場的抗議都參加了,那麼當時的我們是個什麼樣子呢?有當時的外媒記者拍攝了一段大學生騎自行車去參加遊行的視頻,可以看到35年前的北京大學生的風貌。

給大家講一段我自己的經歷:在部分學生開始絕食後,因為會出現生命危險,需要隨時送醫,而天安門廣場當時人山人海,所以就出現了由學生手牽手拉出的「生命線」,可以讓救護車暢通無阻。

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穿著短褲短袖的衣服在正對著「人民大會堂」正門的「生命線」上通宵守護,當時的情況是白天熱得不行,可到了晚上,特別是凌晨,天氣一下會變得很冷,人凍得都縮成一團了,正在我難熬的時候,有附近的居民送來了一些衣服,我記得當時我拿了兩件襯衫,一件穿身上,一件就纏在腿上,但還是冷得發抖。

這個時候,從生命線一邊傳過來一瓶二鍋頭(是北京很有名的一種高度數的白酒,我記得大概是60度或65度),大家都是接過來喝一口,我也是一口酒灌下去,當時覺得是一股熱流從嗓子眼兒貫通到腳底,真是第一次感到了白酒的威力。我記得當時到了凌晨的時候,還有絕食的學生被呼叫著的救護車拉走。

如今,當人們談起當年的「六四」會有很多疑問,其中就會有:當年那麼多的學生和民眾參與其中,到底是為什麼?每個人在重要的歷史時刻都會有不同的想法和目的,但當年的兩張照片也許是很多人的心聲。

這是當時大遊行中打出的一個橫幅:「跪久了,站起來活動活動」;如果說有什麼具體訴求,就是這塊板子上寫的本來就是在憲法中寫著的人民應有的權力: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

説起來,35年前中國人沒有的,35年後中國人仍然沒有,35年前曾經試著站起來一次的中國人,35年後的今天大多數中國人還是在跪著,而且已經習慣了,甚至還有跪得趾高氣昂的「戰狼」和跪得自得其樂的「小粉紅」和「五毛」大軍。

而對於六四慘案中,中共到底開沒開槍以及打死多少學生和民眾,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作為北京居民6月3號晚上,我聽到了爆豆般的槍聲。而6月4號一早,我出門看到從長安街方向騎過來的平板三輪上躺著渾身鮮血的年輕人。

一週後,當我騎車去長安街一側的木樨地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側高樓墻上密密麻麻的彈孔,還有柏油路中間的鉄護欄全被坦克壓折壓彎,而寬闊的柏油路居然被坦克弄成像犁地一樣的波浪形狀,完全是一副戰場的模樣。大家可以看看這張照片上有多少輛坦克在長安街上。

之後,我當時所上的大學內部貼出了兩張訃告:說兩名學生不幸去世,但卻不寫任何去世的原因。而這兩名學生都是從南方城市考來北京的大一學生。當時官方的説法是64當天死了四百多人,而學生們的估計至少有五六千人。

「六四」之際 美歐等聲明緬懷抗爭的中國人

今天,做為中國大陸的參照物、海峽對岸中華民國的總統賴清德,在六四前夕發出帖文,寫道:「一個真正令人尊敬的國家,是可以讓人民大聲説話。紀念六四,不只是為了六四。唯有民主自由,才能真正保護人民。」

六四雖然已經過去了35年,但每年這一天號稱自己「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次次都會如臨大敵,甚至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有網友測試,六四這天,在QQ發送0.64元的紅包發不出去,但改為0.63元就暢通無阻了。6月3日晚上,有外媒記者在天安門西側的木樨地車站附近,看到幾百名攜帶對講機的便衣警察,警察還對路邊的行人進行拍照。到了6月4日清晨,天安門周邊已經全部交通管制,當天天安門城樓全天關閉。

不僅中國大陸在六四期間嚴防死守,連實施了國安法的香港也變得和大陸如出一轍。6月4日晚,香港警察滿街都是,他們攔住一名打開手機閃光燈的女子,懷疑她在紀念六四,問她要去哪裡。而女子的回答令人哭笑不得:她說自己是去銅鑼灣吃拉麵。

而六四前夕,香港行為藝術家「三木」陳式森,不發一言,只是在銅鑼灣用手在空中比劃出「八九六四」,居然就被警方逮捕,曾經的東方明珠香港已經淪落至此。

在六四到來之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加拿大外交部長、歐盟等都紛紛發言,紀念天安門事件三十五周年,緬懷數以萬計遭到殘酷鎮壓的曾為捍衛自由人權抗爭的中國人。

六四當天,美國駐港澳總領館在對外的所有窗口上都放上一排排點燃的蠟燭,紀念35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那場血腥鎮壓。

而在我看來,最具創意的要算英國駐華大使館6月4日,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條紀念六四的短視頻,展現了一張當年64當天的《人民日報》變成白紙的過程。而這段視頻只存在了短短十幾分鍾,就被微博刪除了。

普京突然腰板放軟

你們能想到,不可一世的要1小時22分鐘拿下基輔的普京,最近突然説了一句軟話,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普京6月2號表示:俄烏衝突是不懷好意者挑起來的。這難道就是俄式甩鍋的節奏嗎?不是宣稱是「特別軍事行動」嗎?不是「大義凜然」地前去消滅納粹嗎?這是去了以後發現也不是那麼「特別」啊?還是到了人家家裡發現好像自己更像「納粹」?我甚至覺得普京的下一句話就是:責任全在美方!

看來沒事兒少去中國,特別是少和中共官員交流,真得會被帶歪的。原來普京的形象是光著上身騎著頭熊的感覺,現在怎麼越來越有在大媽堆裡的廣場舞大爺,倚老賣老的範兒呢。

普京最近又是拋出停戰協議,又是突然腰板放軟是有原因的。先是美國和北約大量軍援到位,然後是北約各國紛紛承諾軍援的武器可以打擊俄羅斯本土,現在連美國也正式授權美製武器有限打擊俄羅斯本土了。

俄烏戰場最新變化:俄軍已經停滯不前

俄烏戰場最新變化是,之前對哈爾科夫展開戰略進攻的俄軍已經停滯不前,用俄羅斯軍事博主科茨的話説就是:敵人不再缺乏炮彈了。烏克蘭正在準備向哈爾科夫方向發起反擊。

尤其是在哈爾科夫附近的沃夫昌斯克北部和利普奇附近,俄軍正在被擊潰。俄軍第1009步兵團第5連的士兵安德烈耶夫稱:他們在沃夫昌斯克一晚上100人就只剩下12人,但上司仍然不允許他們撤退。

而烏軍獲得許可使用西方武器打擊俄本土後開始取得第一批戰果。烏軍用美國製海瑪斯襲擊了俄國別爾哥羅德地區的S-300/400防空系統。

俄軍漸漸失去的還不只是前線的攻擊事態,經過了兩年多的戰爭,雙方普通民眾對這場戰爭的態度已經開始有明顯的差異。近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一位陣亡的烏克蘭軍人的送葬隊伍所到之處,人們紛紛停下汽車並走出來,向他們心目中的衛國英雄下跪。

於此同時,一群俄羅斯婦女集體下跪,請求普京讓他們的丈夫從前線回家。

6月2號,澤連斯基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上首次直接抨擊中共,表示:中國支持俄羅斯是戰略錯誤。中共不能一邊說要求尊重主權、支持領土完整,卻同時支持霸權者對別國發動侵略。全程演講不看小本本的澤連斯基甚至諷刺到:俄羅斯把中國的外交官玩弄於股掌之中,一個自認重要的獨立國家,竟然成為普京手中的玩偶。

好了,這次的《時事金掃描》就聊到這兒。我們需要您的支持,點讚留言都可以幫到我們,如果喜歡就轉發推薦給您的親朋好友,當然別忘了訂閲我們的頻道。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jinsaomiao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dr1livvlu2gQAfvU2nJXR3H17m0c

新唐人《時事金掃描》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
新版即將上線。評論功能暫時關閉。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