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不滅:剛生下就能開口說話的「前世娘」

德惠

明朝時,宣府都指揮胡縉有位小妾死後不久,在八十里外一戶普通百姓家中誕生了一個女嬰。這裡先解釋下名詞,「宣府」是明初設立的九邊鎮之一,管轄從居庸關至山西長一千多裡的軍事防務,治所在今張家口市宣化區。「都指揮」是明朝地方最高軍事領導機構。

這個女嬰一出生就能講話,她說:我是胡指揮的二夫人。女嬰的家人將此事告知胡縉府上。胡縉聽後不信,就派倆個家僕前往探望,豈料女嬰見了家僕就直呼其名,並說:你們來了有什麼用,快請胡老爺親自來。聽了家僕的回話,胡縉依舊不大相信,於是他又派了倆個婢女前往探查,女嬰見了婢女依舊說要請胡縉親自過來才行。

胡縉這才半信半疑的過來了。女嬰一見胡縉就非常高興,說了很多前生之事,胡縉這才完全相信,把女嬰摟抱在懷裡。女嬰又附在胡縉耳邊,對胡縉說起了悄悄話,都是生前的舊事,胡縉聽的不覺落淚,「頓足悲傷」,倆人間說了更多的話。女嬰又說她前世在家裡某處埋藏了些財物,胡縉就決定把女嬰帶回去撫養。女嬰回到前世的故宅,高興的喊來前世的兒女等眾位家人,對他們一一勸慰,教導。她又指出埋財物的地方,一挖開。果真有她說的那些財物,分毫不差。她前世的兒女都尊敬的叫她「前世娘」。她曾說:「幽冥間與世所傳無異」,陰曹地府裡的情形,真的就如世人所傳說的那樣,而且轉生前都要喝迷魂湯,我剛要喝時,恰巧被一隻狗撞了,碗裡的湯都灑了,於是沒喝湯就矇混過去了,所以我才能不忘前世。

這則記載可靠性也很高,當事人之一的胡縉原本不信,先後兩次派人查驗真假,自己又親自前往驗證,才最後確認女嬰是自己小妾轉世投胎。這個女嬰出生於普通家庭,而胡縉是負責防務的高級官員,實在看不出他有何利益驅動宣稱女嬰是自己小妾轉世。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此事千真萬確。此事也說明了人的元神才是真實的生命實質,肉身不過像一件衣服,轉生的時候穿上罷了。而且據她說「幽冥間與世所傳無異」,民間傳說的閻王、因果報應等等都是真的,可見人死不會如燈滅,人死後其元神根據其生前善惡有其去向。那麼共產黨所宣揚的無神論,不就是讓人不信神、不怕報應,可以為了利益而行惡,從而讓人的元神、人的真實生命墮入惡報的深淵嗎?那麼共產黨不就是一個害人的邪黨嗎?

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不信神的共產黨,不僅宣揚無神論,幾十年來發動各種運動迫害人民,改革開放後又貪腐無比,現在借著疫情極端防控,處處與民為敵。邪黨如此作惡,因果報應的法則絕不會饒過它,神也絕不會寬恕它,未來必有針對其而來的大災大難。屆時要想不被中共邪黨牽連,唯一的辦法就是儘快表態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如此方能保平安。因為你都不是中共組織成員了,與中共徹底切割了,那麼針對中共邪黨而來的災難自然就避開你去找中共算帳了。

資料來源:《座右編》
原文:宣府都指揮胡縉有妾死後,八十里外民產一女,生便言我胡指揮二室也。其家來告,胡不信,令二仆往。女見仆遽呼名曰:「汝輩來何用?請主翁來。」仆返命,胡猶不信,更命二婢往,亦然,胡乃自往。女見胡喜,言前生事,胡即抱女於懷;女附耳戚戚密言舊事,胡不覺淚下,頓足悲傷,與敘委曲。女又言家有某物瘞某地,胡遂取女歸,女益呼諸子諸婦家人,一一慰諭。從而發地,悉得其貨,因呼之為前世娘。女言幽冥間與世所傳無異。又言死者須飲迷魂湯,我方飲時,為一犬過,踣而失湯,遂不飲而過,是以記臆了了。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