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習近平怨特魯多 洩中共「功利外交」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1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6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訓話」特魯多,習近平為何有恃無恐?川普宣布參選,兩個數據背後隱藏惡戰;美媒爆料:習近平晤拜登一問題超激動;導彈襲波蘭真相大反轉!

川普參選有惡戰

一夜過去,很多熱門的新聞又扎堆來了。首先是美國中期選舉終於塵埃落定,共和黨終於撞線,拿到了218席,至少在明面上奪回了眾議院的控制權。為什麼說這只是明面上的,就是因為我們此前說過,每次法案表決的時候,總是會有那麼幾個共和黨的議員去支持民主黨的議程。這裡面可能有建制派左傾的因素,也可能有一些共和黨議員投票的時候比較以政策為導向。

這其實是正常的,因為議員嚴格說就是應當以政策本身是否對國家有利,對國民有利為導向。但在民主黨一邊就幾乎看不到這樣的現象,不能說絕對沒有,但非常的稀少,這背後實際上凸顯的就是黨派立場優先於政策利益。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共和黨需要拿到至少220席以上才可以說大體掌控了眾議院。我在之前的節目中和大家預測過,我說共和黨可能會在眾議院拿到控制權但只有微弱優勢,現在看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態勢。

眾院塵埃落定的同一天,川普也正式宣布了他要參加2024年的總統大選角逐。川普的參選,最大的影響是將大幅改變美國政壇生態,客觀地說,不但將加深左右派之間的對立,也可能促成共和黨出現重大調整,這背後最大的因素當然就是佛州州長德桑蒂斯。

民調:德桑蒂斯在多個州都領先川普

中期選舉過後,一家偏保守派的名叫「增長俱樂部」(Club for Growth)的機構率先公布了首輪民調備忘錄,結果顯示德桑蒂斯在多個州都領先川普。尤其是在共和黨初選通常最開始的兩個戰場——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德桑蒂斯都居於領先地位。知名民調機構YouGov的結果也顯示,德桑蒂斯在中期選舉後以42%支持度在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民調中領先川普的35%。

德桑蒂斯可以說是川普主義最成功的一個範例,甚至某種程度上已經可以說他代表了新川普主義。佛州從一個傳統的搖擺州徹底翻紅成為保守派堅固堡壘,德桑蒂斯恰恰就是在基層選舉機構到民生這兩個方面都下了不少功夫,堵住了很多漏洞。

川普如果想要問鼎2024年,在重要的搖擺州如果沒有類似佛州這樣的基礎,恐怕很難擊敗民主黨,無論他的對手是頻發痴呆的拜登還是類似費德曼這樣中風了理智不清的病人。現在美國選舉的要害,已經不在於候選人的政綱和身體狀態如何,而在於對選舉系統的掌控力,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了。

最關鍵的搖擺州 州長州務卿大多民主黨拿下

所以,客觀地說,除非美國發生意料之外的巨大變化,否則如果延續目前的狀態,我對川普參選的前景並不看好。我們可以簡單看一組數據。

本次中期選舉,川普一共背書了254人,成功率82%。這個數據相當出色,但其中絕大多數都來自深紅州,所以贏得選舉並不出奇。而在最關鍵的搖擺州、尤其是監督美國大選的關鍵職位州長和州務卿的選舉中,川普背書的候選人幾乎是一無所獲。要知道,對未來的總統大選來說,這兩個職位可以說是比參眾兩院的控制權更加重要的。

本次中期選舉中,川普在亞利桑那、密歇根、明尼蘇達、內華達和喬治亞5個關鍵搖擺州背書了5位州務卿候選人,這5位都曾經公開否認拜登在2020年勝選,如果他們當選州務卿,必然將對2024年大選計票工作產生最直接、關鍵的影響。

但結果是這關鍵5州中4州被民主黨拿下,共和黨唯一拿下的是喬治亞州州務卿,但這個人是反川普的共和黨人拉芬斯伯格獲得連任。

而相對於州務卿所負責的計票工作,州長所承擔的則是可以更直接影響大選結果的工作:審核選舉人團票。

根據本次中期選舉以及我們預判兩年後的總統大選,仍然極大概率是6個關鍵搖擺州決定最終勝負,它們分別是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外加內華達州。在2020年大選中,拜登靠最終統計的數字贏得了這全部6個州。這次中選的州長競爭中,民主黨拿下了其中4個州,共和黨拿下的喬治亞州州長,依然是被反川普的坎普連任,川普真正唯一的勝利就是共和黨候選人喬‧隆巴多拿下了內華達州州長。

這種關鍵州完全一邊倒的狀況是怎麼出現的?是否公平合法?這個過程我們不在這裡詳細討論,但目前的客觀結果就是這樣。

所以,大家看清楚這個形勢了吧,為什麼我對川普角逐2024年總統大位並不樂觀,原因就在這裡。這就是我說的地毯式轟炸變成了精確打擊。投票固然重要,但確保計票每個環節公正透明更重要。從這次中期選舉來看,共和黨在後者取得的進展相當有限,這背後需要大量的資金和工作投入,而從這次中期選舉的公開數據看,民主黨在這方面的投入遠遠超過共和黨。我們退一萬步說,即便共和黨最終推出德桑蒂斯參加終極對決,恐怕也將面臨極其艱難的惡戰。

習近平抱怨特魯多 成媒體大新聞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和大家來聊聊剛剛在G20發生的習近平訓話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一幕。

這條新聞實際上是一個短視頻,畫面顯示今天在G20峰會的間隙,習近平與特魯多在一種相對隨意的氛圍下碰面,然後二者進行了簡短交談。這個畫面被一位加拿大記者完整拍了下來,現在已經成為幾乎所有媒體的大頭條,原因很簡單,習近平頗有點「頤使氣指」地對特魯多進行了一番教育,用中共官方慣用的說法,就是為中加關係的未來指明了方向。

根據視頻畫面顯示,習近平很不滿地對特魯多說:「我們交談的一切都洩漏給了報紙去了,不合適呀,而且我們也不是這樣進行的。」然後習近平接著來了一句頗有威脅意味的話,說「如果有誠心,咱們就應相互尊重的態度進行很好的溝通,否則這個結果就不好說了。」

比較有意思的是,在習近平訓話的時候,特魯多不管聽懂沒聽懂,一直在不斷點頭。習近平說完後,特魯多回應了一句話,說「在加拿大,我們信奉自由、公開及坦率的對話」,然後習近平就簡短地指明了一下方向,說「創造條件,創造條件。」說完就握握手轉身走開。

習近平這裡提到被洩露給報紙的話,其實是指昨天,特魯多也是在G20峰會現場與習近平進行了一次簡短的臨時交談,大約有十分鐘。事後根據加拿大政府發布的新聞稿,公開了這次被習近平稱為「私下對話」的內容,主要是特魯多在交談中就中共干預加拿大聯邦選舉表達了「嚴重關切」,同時還討論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問題。

特魯多「嚴重關切」的干預選舉問題,實際上指的是加拿大情報機構經過調查發現,中共通過駐多倫多總領館對11位特定候選人提供資助和支持,干預了加拿大2019年的聯邦選舉。特魯多在上個星期已經對此事公開表達過關切。

與此同時,加拿大本週一逮捕了一名名叫王躍生的中共間諜,他涉嫌在為魁北克水電公司工作期間,為中共政府盜取與電動汽車、儲能系統相關的電池材料的商業機密,觸犯了間諜罪。這個案子也是引發特魯多對習近平表達「嚴重關切」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段畫面為何這麼火?透露中共「功利外交」

說實話,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習近平在不念稿的非正式場合是怎麼和其他國家領導人打交道聊天的。這段畫面為什麼這麼火,其實主要也是這個原因,大家都有一種:「原來是這個做派」的感覺。

什麼做派呢?

首先,我們可以觀察到習近平對民主制度、新聞自由、透明度這些最基本的概念是完全沒概念的,他甚至理所當然地把中共那套慣於暗箱操作的方式搬到了國際社會,這其實從一個側面告訴了我們習近平為什麼對與國際社會接軌不感興趣的原因:他完全生活在另一個系統中,中共這套系統近百年來就是在不斷複製這樣的人,而且習近平釋放的信號就是:想跟我打交道就得按照我們的規矩來,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脅迫性外交。

其次,這是我看到習近平最本色的一次外交。此前習近平在聖彼得堡翻查小本本那次也挺本色的,但那時候他多少還帶著自嘲的笑容謙虛了一把。這一次習近平非常清楚地知道記者就在普遍攝像,但他依然居高臨下地對特魯多訓話,毫不掩飾他內心的不滿。也就是說,坐穩了權力巔峰的習近平除了對美國總統還多少給點面子,禮讓三分,其他國家領導人已經基本上不在他的眼中。

我這不是想當然亂說,這次G20峰會上,習近平與拜登會面,雖然以東道主姿態提前占位等待了拜登5秒鐘,但與拜登合影時他站的其實是客位,拜登才是主位。自來對「外交無小事」奉為圭臬的中共外交系統,不可能對這點基本的概念都忽略,所以這應當是習近平有意對拜登表示了一點低姿態。

簡單對比一下,德國總理舒爾茨千里迢迢上門給習近平抬轎,他連手都不握,「總理閣下」的基本尊稱都沒有,一上來就是簡單的「欸,你好」而已。在G20峰會期間他和韓國總統尹錫悅會面,前後也就20多分鐘,而對澳大利亞總理的會面,就有半個多小時。

我們可以看到這種外交方式基本上是嚴格按照中共認為的重要性劃分等級來進行的。這也是為什麼中共會戰狼橫行,很多中共外交官敢於對所在國政府頻頻頤指氣使的根本原因。過去的中共從周恩來時代起還裝一裝「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門面,還玩玩價值觀外交的把戲,現在已經完全脫掉了偽裝,成為一種赤裸裸的功利外交。

第三,習近平在訓話的時候,明顯表現出了一種有恃無恐的心態,一種壓根就不擔心加拿大總理舒服不舒服、中加關係是否會受影響的態度。完了對特魯多要求對話的提議還勉為其難地重複兩遍「創造條件」。說難聽點就是要求特魯多你先跪下或低頭了再來和我說話的意思。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加拿大對中國貿易的依賴度正在不斷加大。

2021年,加拿大對中國的出口環比增長了14%,這是2018年以來最大的漲幅,而且加拿大對中國出口的總價值超過了2018年創下的上一個紀錄。今年4月,在美國等國家與中共脫鉤的呼聲不斷的時候,加拿大外交部長趙美蘭卻反道而行,公開聲稱在孟晚舟事件得到解決後,加拿大的目標是確保與中共重新建立關係。

從某種程度上說,特魯多其實有點自取其辱。我們對比看看立陶宛在受到中共經濟威脅的時候是怎麼做的,就會發現有時候「小國」和「大國」這個概念往往與其國土面積大小並不一致,有時候甚至是相反的。

拜登這次與習近平的會晤也受到批評,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小步跑向習近平,滿臉堆笑。當然我們不能僅僅憑這一點就下結論拜登在服軟下跪,但這種肢體動作非常明顯地表達了拜登依然有對習近平有所求的一面。他想求什麼?他自己毫不隱諱反覆公開說過,不尋求和中共爆發衝突,要極力避免衝突。

這顯得非常的不明智,我們都知道外交就是要講究虛虛實實,尤其面對的還是最大對手的時候。即便拜登真的怕和中共開戰,也是不適合這麼直白表露出來的,因為這一定會被對方抓住軟肋,反過來用威脅開戰進行訛詐,就像普京發動核訛詐是一個道理。

習近平為何特別激動?美踩中共紅線

就在今天,《華爾街日報》發表了獨家報導,披露了此次拜習會的一些內幕。報導最引人注目的部分,就是披露說習近平在會晤前花了數小時研究關於台灣問題的談話要點,甚至還對這些談話要點親自進行了修改,以便更好地反映他對台灣問題的想法。

報導還說,習近平在會晤中談到台灣問題時特別激動,甚至花費了大量時間向拜登詳細介紹了台灣和大陸的歷史敘事。

習近平為什麼特別激動?在我看來原因很簡單,美國近期一系列踩中共紅線的動作的確擊中了中共的軟肋,解決台灣問題是習近平連任的基礎,是他給黨內提出的交換條件,美台關係越升溫,習近平的壓力越大日子越難過。

這次拜習會,在習近平最關切的台灣問題上,嚴格說習近平並沒有討到便宜。也許,這也是習近平將一把無名火發洩到正好也來表達抗議的特魯多頭上的原因之一:我奈何不了美國,難道還奈何不了你一個土豆?

導彈襲擊波蘭事件

好的,最後的時間我們接著昨天的話題和大家跟進一下導彈襲擊波蘭事件。

這個事件在今天基本得到了結果,而且是一個意外反轉的結果:這枚導彈很有可能不是俄羅斯發射的,而是烏克蘭。

今天上午,美聯社就發表報導引述了美國官員的說法稱,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擊中波蘭的導彈是烏克蘭軍隊向來襲的俄羅斯導彈發射的防空攔截導彈。與此同時,推特上也有專業人士根據波蘭方面公布的導彈殘骸照片分析認定,該導彈是配備48D6發動機的5V55系列防空導彈,是俄制S-300 AD系統發射的,這是一個烏克蘭的導彈發射系統。

對此,波蘭總統杜達也在今天公開表態說,有許多跡象表明,這是一枚防空導彈,不幸落在了波蘭境內,而沒有跡象表明這是對波蘭的蓄意攻擊。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也在今天的新聞發布會表示,「這不是烏克蘭的錯」,並指「俄羅斯應承擔最終責任,因為它繼續對烏克蘭進行非法戰爭」。

也就是說,這個導彈事件是烏克蘭的俄制防空導彈未能攔截俄羅斯的攻擊,失去目標後墜落到了波蘭邊境地區。事件雖然得出了結論,但其帶來的後續影響並不可忽視,因為這等於提醒了所有人:戰爭打到現在已經開始真正出現了北約可能被捲入的風險,哪怕原因只是一枚精度不高的導彈誤擊。所以,儘快升級烏克蘭的防空系統甚至儘快結束烏克蘭戰爭可能會成為優先項,普京的麻煩並沒有因此而減少。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