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誰接替王岐山?河南富士康怎麼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02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點:國務院正副總理全體出局!還誰懂經濟?李克強有一作用,李強比不了;王岐山鮮為人知的故事,他卸任副主席,兩個熱門接班人選;富士康萬人集體出走,嚴重內幕或被掩藏。

【人大常委會閉幕 李強未獲副總理之職 李克強班底全出局】

中共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在10月30日閉幕,這場會議,外界有一個預期。就是現在名列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前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可能會被任命為副總理,作為他接下去接任總理的過度。但是,在剛剛結束的這場人大常委會上,並沒有任何相關的任命。

並且,原本的國務院高層,包括總理李克強,還有四個副總理,分別是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這些人都沒有進入新一屆的中共政治局。如果明年3月,李強正式接手國務院,擔任總理一職時,將是真正的「空降」。他本人沒有副總理經驗,而且因為原來四個副總理都沒進政治局,那今後在李強手下的四個副總理,也會是沒有相關經驗的「新手」。這是極為罕見的情況,國務院總理與副總理,沒有任何過度。他們可能在私下裡進行各種交接工作,但至少從表面上,給外界展現的是這樣一個情況。特別是李強,此前就連親共媒體都在說,李強會先接任副總理,在這個位置上鍛鍊幾個月,實習一下,到明年3月再接總理,可是連這個過程都沒有。

【高層沒人懂經濟 李強也不「實習」 外商憂心中國經濟前景】

而李強不止沒有副總理經驗,連在中央工作的經驗也沒有。這讓外商也看得心驚膽顫,而且放眼新的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也都沒有很懂經濟的人。就像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在10月29日對美國之音說的,30多年來,從沒見過一個總理在上任前,沒有跟著前任歷練的經驗,首次有隻有地方經驗的人,一下子就要接手總理的位置,那個丁薛祥還可能出任副總理,這個人也沒有管理經濟的經驗,最讓伍德克覺得不解的是,從現在到明年3月李強接手之間,中共國務院高層,沒有任何人會續任,說明在這近半年的時間裡,這個國務院很多事將只是做樣子,缺乏應有的駕馭事務的能力。這些情況,都讓伍德克等外商,對本已下行的中國經濟,更感悲觀。

李強其人能夠一步登天,進入中共權力頂層,甚至是排位第二的常委,比留任的趙樂際和王滬寧更靠前,在外界看來,這主要是因為他是習近平的舊部和親信。要說經濟經驗呢,李強也不是一點沒有,他出身浙江溫州下轄的瑞安市,有工商管理碩士的學位,先前政治主要是在東南沿海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不過這都是地方經驗,而且評價不一,到了總理一級,就是另外一番景象。因為這一點,在輿論中,李強受習近平蔭庇、被直接拿上高位的色彩,更加明顯。

【中南海的「南北院」之爭 李克強有李強沒有的作用】

不過,國務院的角色本身,其職能在近年來也越來越受抑制。北京中南海裡有南北院之分,北院就是國務院,南院就是習近平所在的所謂「中共中央」,最近這些年,南院「欺負」北院的事一直在發生著,或者說,「兩院之爭」的傳言,一直存在著。

不過在李克強時代,國務院還有個作用,就是一旦發生什麼事了,可以幫南院的習近平,背背鍋、擋擋箭。因為在一些人看來,李與習被認為屬於不同派系,什麼事往李身上推,習近平們會覺得與己無關,身上「乾淨」。比如,2020年武漢瘟疫爆發後,在剛剛封城後的1月27日,李克強就去了武漢當地考察,這場共產黨官員的親民秀,未必是李克強自願前往,可能是受習之派遣,但是轉而第二天,1月28日,習近平在會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譚書記」的時候,就宣稱防疫是自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在外界看來,疫情擴散嚴重、武漢封城中爭議此起彼伏,如此糟糕的情況,還說自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無疑是一著臭棋,等於自己背了責任。但是習近平顯然沒有意識到這點,他實在認為這是一種誇獎,而去了武漢現場的李克強,在他眼中是實實在在的「二百五」,你去衝鋒陷陣,老子坐享美名,但是李克強也別無選擇。而習近平本人是在武漢封城後的2020年3月11日,情形稍微穩定之後,才去的武漢。

類似的例子,還有2021年10月,中國多省市鬧「電荒」,事情在海內外都產生很大影響,中共當局又一次在世界面前獻醜。然而,中共當局突然在2021年10月25日高調宣布,免去一個叫「石剛」的人的「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的職務,當時媒體議論紛紛,認為這個石剛被免職,就是因為「電荒」。初看上去,石剛的那個職務,看起來好像沒李克強什麼事,但是稍微仔細翻一下石剛的履歷,我們就會發現,他是李克強總理辦公室的主任,是李克強的大祕!所以這一做法,也被解讀為,「電荒」這口鍋,也得李克強來背。這倒不是說李克強就是什麼好人了,只是說,他對習近平來說,有這麼一個作用。

但是,今後李強接了總理,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就是習近平的人,恨不得在身上刻著「習近平」三個字,因為他給外界的這種觀感是如此強烈,他去當總理,就好像是習近平自己去當總理是一樣的。中共國務院未來的「決策職能」可能越來越弱,會變成習近平的另一個「辦事機構」而已。

【共產黨官員的共有「特色」 王岐山鮮為人知的故事】

但說到這,我們要明白一點,其實不管是原本的高層,還是現在的高層,都是共產黨的官員。如果今天上來的不是李強,是別人,它的底色,它的總體風格,都是不會變的。

那共產黨的高官都是什麼樣呢?我們就說說王岐山,外界對這個人的評價眾口不一,有人覺得他有能力、有人覺得他特立獨行,也有人,把他貶得很厲害,但不管什麼評價,他是一個共產黨官員,具備著很多共產黨官員身上都有的「特色」,上到習近平和他,下到中共基層官吏,都是如此。

一位名叫「吳二雄」的作者,在他曾出版的一部介紹王岐山的著作中,把這個共產黨官員身上都有的「特色」,總結得非常好,特別對大家了解當今中共高層的心態,很有幫助。他在書中提到一段話,說有一個友人曾對他說,習王等等這些人,就是現在這些中共高層,是經歷文革的紅二代,喝狼血長大,對道德、法治的認識,有著與生俱來的缺陷,甚至是鄙視,他們無法無天,只認「勝者為王」的鬥爭哲學,一旦掌權,必是「獸性」治黨治國。

並且,現在中共高層的這批人,面對歐美國家,缺乏在現實中從沒有過的勝利感,內心近乎偏執地、自大地渴望著想能俯視西方國家,但自己對權力又缺乏科學的使用,具有強烈的排他和壟斷性,根本不容別人說自己有任何不好,這與他們要達到的目標所須具備的基本素質,又是背道而馳。

王岐山還曾對海外資深學者說,老子的《道德經》很難理解,中國缺乏研究,海外有研究。也說過中國不可能司法獨立,必須黨管司法。並且同樣喊過性質如「西方也有蒼蠅臭蟲老鼠」等等的戰狼式的狡辯口號。諸如此類談話,激起過極大反感,讓人們對共產黨官員的認識,繼續刷新底線、刷新認知。中國對《道德經》的研究,幾千年來汗牛充棟。而中國不能司法獨立、西方也有蒼蠅的這類論調,與其他中共官員別無二致。借用介紹這些講話的書籍作者原本的一句評價:這些話都「不經意間展示了王和習近平所共有的那種太子黨作派,不學無術、志大才疏,說話不怕離譜,假充內行,總是自我感覺良好」。

還有這樣一個例子,已經身處高位的王岐山,曾去河南一個縣城考察,當地政府的一個小小辦公室主任,發揮起中共官場裡阿諛奉承的那套本事,在縣政府招待王岐山一行的酒宴上,雙膝跪地,頭上頂著一個酒杯,要王岐山一定喝下他敬的這杯酒,不喝就不起來。可王根本就不屑一顧,說你喜歡跪就跪著吧,然後自己就跟別人繼續吃喝說笑,完全不理會那個人,別人給打圓場,說替王岐山把酒喝了,也被王制止。但是大家應該沒有忘記,在2021年4月,海南舉辦的一場博鰲亞洲論壇上,被大會主辦方安排在習近平前面發言的王岐山,戰戰兢兢,畢恭畢敬的,在那樣一個國際場合,張口不說正事,而是先卑微地對人們說,自己是習近平的報幕員。這與那個頭頂酒杯跪敬王岐山的中共基層小官,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呢?在中共官場,不是誰有性格、誰腰板子硬,比的就是誰烏紗帽大、誰拳頭硬。

以上這些事例評價,實際上是中共官場、共產黨那些黨徒們的「通病」。不管每個人自己是什麼特徵,以上這些「特色」,是中共黨官們普遍具有的。

如今,王岐山的舊部、老友,一個個的不是被抓就是被調查中,按照中共「剪裙邊」的整人邏輯,他本人也很危險。這又是中共官場的一個特色,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沒有什麼恩義情懷,只有權力崇拜。

【王岐山卸任副主席 接替有至少兩個熱門人選】

二十大後,王岐山就要卸任中共國家副主席,他的卸任,與李克強、汪洋等人的裸退,一樣都是黯淡冰冷的,中共體制與習當局現在的統治,共同烘託了他們的淒涼。但中共這部政治絞肉機,一直在轉著,只要不脫離開這個體制,難保如今得意洋洋的,不會是下一個。

然而,王岐山留下的副主席一職,會由誰擔任呢。過去,中共副主席,要麼是未來一把手的接班人做,要麼就是具有實權的常委或政治局委員兼任,要麼就是像王岐山這樣,沒有任何實際黨內職務,掛個相當於是個「名譽頭銜」、禮儀性的角色。

對現在的習近平來說,親信陳敏爾沒入常,但是政治局委員,如果想重用培養,他是一個人選,或者是已經退休的親信栗戰書,接手副主席位置,充當類似王岐山當初的那種「禮儀性」的角色。這兩個人,都可能接得副主席一職的人選,也不排除其他的人員選項。栗戰書對習來說,相對比較理想,陳敏爾是外界盛傳的習近平接班人,習近平要對其相當信任、且不避諱,才有可能讓陳敏爾接這樣一個職務。

【鄭州富士康員工萬人集體出走 嚴重內幕或被掩藏】

但不管高層這盤人事棋怎麼擺,有一點是不變的,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講,他們只不過是習近平的傳聲筒、政策執行者而已。如我們預判的一樣,清零政策並沒有隨著二十大的落幕收聲,習的這一招牌政策,伴隨著在上海搞無情清零的李強的上台,必會受到那些各地要對習當局表忠的官員們的熱捧。河南省的富士康工廠,是美國蘋果公司在中國最大的iPhone組裝廠,而近日,這裡的工人上演集體「出逃」,在高速路上穿行,跨國田野、村莊,畫面傳遍海內外。還一些好心人,在社交媒體上看到這一情況後,還在沿途擺上了吃喝的東西,供這些徒步「出逃」的人取用。因為人數太多,路線複雜,當局想半路攔截,應該難度也很大。那麼,這裡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場面呢?

按官方的訊息顯示,鄭州當地疫情升溫,很多區域開始實施封控,上一週的確診病例,又增加了160多例,同比增加近兩倍!而鄭州富士康這座擁有二十多萬員工的巨無霸廠區,早在10月19日就受到波及,全廠食堂關閉,工人必須宿舍內用餐,但同時,還得繼續工作,維持「產能」。

但事情很快發生惡化,眾多員工被封閉在宿舍,不能自由出入,食水和醫藥都很缺乏,有的人被封在宿舍,在網上發影片求助,說自己發燒發得厲害,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從上週開始,就富士康員工「衝破」攔截,紛紛「逃生」,相關「出逃」畫面不斷出現,在中國國內都受到了很大的關注。因為防疫政策,很多人無法乘坐交通工具,只能靠徒步行走。

富士康官方給出的解釋是,在給廠區封控的員工提供所謂照護的同時,針對「部分」有返鄉意願的員工,還組織了人員和車輛,送他們返鄉。實際上,這完全違背中共例行的「清零」政策。

這份官方聲明,與員工逃離的現實情況尚有出入。現在相關的傳言錯綜複雜,有說廠區不斷有員工逃離的,為此當局甚至派出三萬九千軍警,在相關區域把守,也有說廠區內有高達2萬人確診,因此引爆「逃亡」潮,但是在台灣的「鴻海」對此進行了「闢謠」,也有傳說,富士康員工在10月9日之後的「暴走」出現高潮,與廠內的726宿舍,8個人全部死亡,有很大關係,引發了恐慌。

但在中共治下,這些很可能涵蓋真相的消息,會通通被當局的言論審查過濾掉,甚至在發端、還沒來得及傳出來的時候,就被打壓。

好,那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歡迎您關注我在新平台「乾淨世界」上的另一個頻道,鏈接我會在今天節目留言區置頂。

那麼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也歡迎您訂閱我們的這個YouTube頻道,還可以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

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