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中共】被中共下套劫財 「中國船王」自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01日訊】1949年中共顛覆中華民國前夕,許多精英人才選擇留在中國大陸,指望跟中共一起「建設新中國」。但後來,中共接連發動政治運動,這些精英人才,幾乎都挨過整,許多人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盧作孚,就是最早被整死的民營企業家之一。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今天,根據盧作孚生前好友黃炎培的日記等記載,我跟大家說說盧作孚投奔中共鑄大錯的往事。

盧作孚自殺身亡

1952年2月8日晚,中國著名實業家、平民教育家、社會活動家,曾經對「新中國」寄予無限希望、準備為「建設新中國」大顯身手的一代英才盧作孚,在重慶民國路20號的住所,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年僅59歲。

盧作孚為什麼自殺?他的自殺對今天的中國民營企業家有什麼啟示?要回答這些問題,讓我們先來看一看盧作孚曾經走過的路。

一生輝煌在民國

1893年,盧作孚出生在重慶合川,因家境貧寒,他剛上完小學就輟學了,後來自學成才,做過教師、記者、報社社長、總編輯,加入過孫中山創辦的同盟會,參加過四川保路運動等。他一生最重要的三大成就,都是在中華民國時代取得的。

第一個成就,是創辦中國最大民營航運企業。

1925年,盧作孚白手起家,創辦民生公司。公司成立時,只有一艘小客輪。但他從一開始就以市場化的管理方式運營,為公司訂立的宗旨是:安全、迅速、舒適、清潔。

在管理上,他採取了三大舉措:一是廢除買辦制,實行經理負責制;二是改善客貨服務,提高運輸質量;三是健全工薪、獎勵、福利制度。由於經營理念好,而且切合實際,民生公司很快走上正軌。

在民生公司只有三艘小船時,盧作孚便提出了一統長江航運的大膽設想,並將這個「天方夜譚」變成了現實:他先是以公道的價格兼併長江中上游的華商航運公司;然後憑著與軍閥的交情,兼併四川軍閥的輪船公司;最後兼併在長江上游的外國航運公司。

到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前,民生公司已經擁有46艘輪船,職工3,991人,資產1,215萬元,掌握了長江上游70%的航運業務,且將航線延伸到上海,成為中國最大的民營航運企業。盧作孚也成了名副其實的「中國船王」。

盧作孚的第二個成就,是為抗日戰爭作出巨大貢獻。

戰爭爆發後,1938年秋,武漢失守,大量後撤重慶的人員和遷往四川的近10萬噸物資,屯集在湖北宜昌無法運走,不斷遭到日機轟炸。

盧作孚集中全部船隻和大部分業務人員,採取分段運輸的辦法,晝夜兼程搶運,經過40天奮戰,終於在宜昌失陷前,將全部人員和物資搶運到四川。這次搶運行動,舉世矚目,被譽為中國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抗戰8年間,民生公司共搶運各類人員150多萬、物資100多萬噸、遭日機炸毀船隻16艘、犧牲職工100多人。

盧作孚的第三個成就,是打造中國最大民企集團。

抗戰勝利後,他把長江航線的重點移至上海,以此作為向沿海、遠洋發展的基地,增闢南洋航線、北洋航線,並在台灣、廣州、香港等地設立民生分公司。同時,他向金城銀行集資100萬美元,創辦太平洋輪船公司,購入海輪3艘,把航線延伸到越南、泰國、菲律賓、新加坡和日本。

除航運外,盧作孚還興辦了大量實業:建成四川第一條鐵路——北川鐵路;組建四川最大的煤礦企業——天府煤礦;創建西南最大的紡織染廠——三峽織布廠;創辦中國最大的民辦科研機構——中國西部科學院;在四川率先建成鄉村電話網絡;建成被譽為「重慶北戴河」的北溫泉公園;創建抗日大後方最大的機器製造廠——民生機器廠;並向78個企、事業進行了大量投資。

到1949年,民生公司成為當時中國最大、最有影響的民營企業集團。

投奔中共鑄大錯

1949年中共顛覆中華民國前夕,身在香港的盧作孚,成了中共和民國爭奪的焦點。民國政府多次遊說他去台灣繼續航運事業,中共則垂涎民生公司的財產,動員他北上。

盧作孚面臨著人生最重要的選擇:他可以去台灣,可以投奔中共,也可以應老朋友晏陽初的力邀去美國,或者留在香港。

最終,他選擇了中共。外界分析,他投共的原因可能有三個:一是他認為中共在國共內戰中是勝利的一方;二是他被蠱惑,對中共「建立自由、民主、富強新中國」的宣傳信以為真;三是他真心想以發展實業報效大陸。

1950年6月10日,盧作孚帶著滯留在香港的民生公司全部船隻,踏上了北上之路。他因此成了全國政協委員、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受到毛澤東等的接見,一時間風風光光,被奉為座上賓。

但好景不長。接下來發生的事,像一記記重拳,把盧作孚打得暈頭轉向。

1950年,毛澤東發動「鎮壓反革命運動」。據《黃炎培與盧作孚之死》一文,運動開始後,民生公司一批重要管理人員被抓捕,被關押,甚至被冤殺。比如,民生董事石榮廷,曾積極投身抗戰,也掩護過共產黨,但鎮反中被捕,當眾被處以酷刑致死。這件事,對盧作孚的刺激很大。

同一年,盧作孚向中共提出公私合營。他的本意是:希望中共入股,幫民生渡過債務難關,公股代表只參加董事會,不參與公司行政管理。但中共的想法是,公股代表不僅參加董事會,而且要起領導作用,徹底改革民生公司。

據《盧作孚追思錄》,中共入股後施加巨大壓力,跟隨盧作孚幾十年的民生元老鄭璧成、陶建中被撤職、停薪;民生高級管理人才鄧華益,被以「年老體弱」為由遣散;公司管理人員周吾達等被清洗。

1951年11月,盧作孚被召到北京。中共總理周恩來對他說,已經給他在北京備好寓所,希望他遷居北京,在交通部任職。其實,這是調他離開民生,為中共全面接管做準備。

11月24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發出所謂「對民生公司實行民主改革」的通知。同年12月,西南財經委制定了更加細化的民生公司民主改革方案。12月4日,《重慶日報》發表文章,公開指責民生公司民主改革「極不徹底」,矛頭直指盧作孚。

頻繁的政治運動,嚴重衝擊民生公司正常的業務秩序,導致安全事故高發。據《民生公司史》統計,1950年至1952年8月,公司發生海損事故502件,死亡232人,比戰爭時期的損失還大。1952年2月5日,公司的「民鐸」輪在豐都附近水域觸礁沉沒。當時有傳言說,這個事故是潛伏特務在搞破壞,盧作孚身邊潛伏著十幾個特務組織,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當時,公司的財務也已經陷入嚴重困境,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了;而重慶的「三反」、「五反」運動,卻正進入高潮。

據《盧作孚的檢討》記載,1952年2月6日上午,在民生公司資方代理人學習小組會上,盧作孚被迫第一次當眾作檢討。他一再申訴說:「我自問不是想當資本家來搞企業的」,「我一生沒有土地,沒有私人投資,私人沒有銀行往來,沒有回扣,沒有受禮物」。中間,他兩次落淚,其中一次「泣不成聲」。

中國現代人文學者、原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錢理群在著作《1949—1976:歲月滄桑》中說:「最讓盧作孚不能忍受的,自然是他所受到的人格侮辱。這也是毛澤東的目的:他就是要在公眾面前把資產階級『整得灰溜溜、臭哄哄』,以防止群眾『倒向資產階級方面去』。用這樣的方式來『爭取群眾』,自然是盧作孚無法想像與接受的。」

1952年2月8日,盧作孚的生命走到最後一天。

這天上午,民生公司召開「三反」動員大會,揭發「資方腐蝕國家幹部」。一生潔身自好的盧作孚,竟被批判有「貪污」行為,「賄賂」公方代表等。這些侮辱人格尊嚴的說法,給早已身心疲憊的他最後一擊。當晚,盧作孚毅然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結語

中華民國時代,盧作孚白手起家,克己奉公,通過二十多年努力,成為全國最大民營企業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僅三年,民生公司被中共折騰到瀕臨破產,盧作孚也走投無路,只好一死了之。

直到今天,七十多年過去了,中國民營企業家仍是中共眼中的「大韭菜」,隨時面臨著被「收割」的風險。他們,再次站到了抉擇的關鍵時刻。或許盧作孚當年錯誤選擇的代價,會對他們有所啟發。

好了,今天就說到這兒,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