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二十大後數月的人事尷尬

中共新一屆政治局產生後,黨媒稱他們是新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故意混淆「黨」和「國家」的概念,掩蓋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然而,他們中的大多數只是中共「黨」的領導人,還不是「國家領導人」。2023年3月的中共人大、政協會議後,他們中的一些人才能戴上「國家領導人」的頭銜。剛剛從政治局卸任的人,不再是「黨」的領導人,卻還算「國家領導人」。這樣的尷尬,大約要持續四個多月。

李克強還是總理 李強最多能暫任副總理

李克強被出局,也可能主動出局,不再享有黨內二號人物的地位,也不再是中央委員,但仍然以普通黨員的身分擔任中共國務院總理,繼續擁有「國家領導人」的地位。

10月24日,新華社報導,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黨組會議,學習二十大精神。報導的核心當然是「堅決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但報導也稱,會議強調「深入落實穩經濟一攬子政策措施」,「著力穩就業穩物價」,「保障交通物流暢通和能源穩定供應」。

可見,李克強仍然在行使總理職權。這次會議繼續像之前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一樣,既無圖片也無視頻,可能還在執行防疫規定,召開了視頻會議。這對習陣營來說應該不算壞事,李克強的新聞不得不繼續報導,他不露面的低調再好不過了。

沒有露面的還包括副總理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他們都只是普通黨員了,但還是「國家領導人」。

10月25日,新華社又報導,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促進個體工商戶發展條例》,自2022年11月1日起施行。

胡錦濤事件後,習陣營應該巴不得李克強早點讓出總理的位置,但不得不等到2023年的中共人大會議。屆時,李克強按慣例還要做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可能還有機會再強調一次「改革開放」,但不會再在記者會亮相了。

2021年的中共人大會議修改了人事任免規定,人大閉會期間,人大常委會就可以任免國務院副總理等。李強剛剛成為黨內二號人物,但還得先回上海。栗戰書即將主持人大常委會議,習陣營有可能立即增補李強為國務院副總理,讓李強趕快進京,也補上副總理的資歷。上海市委書記的接替人選大概已經定好了,原來傳聞是陳敏爾,現在恐怕又有變數了。

若丁薛祥準備接任韓正的第一副總理職位,也有可能被增補為副總理,李強和丁薛祥將比其他政治局新人更早成為「國家領導人」,但職務上還在李克強之下,四個月裡不知會有多尷尬。2013年李克強接替溫家寶時,已經做了5年副總理和5年政治局常委,順理成章。2003年溫家寶接替朱鎔基時,也做了5年副總理。

若李強和丁薛祥很快成為副總理,中共國務院就有了一個總理、六個副總理,可謂一大奇觀,不知該如何分工。人大常委會也可以很快罷免胡春華的副總理職務,但會引發更大負面效應。

栗戰書還是人大委員長 趙樂際暫無官職

栗戰書現在也只有普通黨員身分,但還是中共人大委員長,將繼續主持人大常委會議,直到2023年的中共人大會議。他是習近平的鐵桿,能按照習近平的要求,儘快操作相關的人事安排。2023年3月,栗戰書不再會是人大委員長,但可能接替王岐山成為中共國家副主席。中共人大會議將複製中共代表大會的做法,主席台決定一切,中共政治局常委堂而皇之地坐到主席台的第一排。

趙樂際留任政治局常委,並上升到黨內第三位,但卸任中紀委書記後,目前已經沒有公開的官職,屬於「黨」的光桿領導人。他只能等到2023年3月,才能接替栗戰書的人大委員長職位,估計習陣營的人會擔任第一副委員長等,隨時看著趙樂際。

趙樂際過去五年也被黨媒稱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實際上只是「黨」的領導人,不是「國家領導人」,中紀委書記只是一個黨內職務。

2018年,中共人大會議修改憲法,增設了國家監察委員會,給中紀委加了一塊國家監察機關的牌子。中紀委以黨的名義,非法妄為、任意執法,終於有了一塊遮羞布,但仍然類似納粹的蓋世太保,按照中共領導人的指令,隨時查辦、拘禁、審訊各級官員,也很像中國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東廠、西廠。

被查的中共官員被移送司法時,在審判前已經被定下罪名,多是貪污、受賄、瀆職,甚至顛覆政權等。中紀委羅織的「妄議中央」、「團團伙夥」、「不知敬畏」等罪名,沒法按照法律條文處理。

楊曉渡不再是中紀委副書記,也不是中紀委委員,但仍然以普通黨員的身分,擔任國家監察委主任。李希成為中紀委書記,也只是「黨」的領導人,不是「國家領導人」。預計中紀委的一個副書記會在2023年成為國家監察委主任,但應該還不夠「國家領導人」的級別。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之前沒有政府職務,只能算「黨」的領導人,如今升任政治局常委,仍然沒有政府職務,還是「黨」的領導人,不是「國家領導人」。政治局委員中不少人也是如此。

汪洋還是政協主席 王滬寧暫無官職

10月24日,新華社報導,政協主席汪洋主持政協黨組開會,當然還是擁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

汪洋現在也只是普通黨員,但繼續擔任政協主席,儘管政協並無實權,但他仍然是「國家領導人」。

王滬寧留任政治局常委,但已經不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也沒有了黨內大的官職,暫時也只是「黨」的光桿領導人。王滬寧預計將在2023年3月接替汪洋的政協主席位置,習陣營的人應該也會擔任政協副主席,監視王滬寧的舉動。

政協之下的中共統戰部,尤權仍然以普通黨員身分擔任統戰部長。10月25日,新華社報導,尤權受中共中央委託,向黨外人士通報中共二十大精神,暗示所謂的黨外人士同樣擁護習核心。

不過,中共中央委託一個普通黨員向黨外人士通報中共的二十大,顯得份量太輕,看上去根本沒把黨外人士放在眼裡,用中共的話語說,應該算「不夠嚴肅」。

黨媒宣傳香港各界也在學習二十大精神,但香港特首、各部官員、立法會成員們,卻不敢公開稱擁護習近平是黨的核心,否則地下黨員的身分就暴露了。「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但香港官員們還得假裝與中共無關,與中共二十大無關,相當尷尬、滑稽。

軍委猴急 「人民軍隊」的稱號又露餡

10月23日,習近平與新一屆政治局常委亮相。10月24日,習近平參加的第一個公開活動就是出席軍隊領導幹部會議,以展示軍權。

新華社報導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何衛東出席,許其亮也出席並講話。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中央軍委委員李尚福、劉振立、苗華、張昇民,以及李作成出席會議。

許其亮已經卸任中共軍委副主席,但還沒有卸任國家軍委副主席,雖然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但許其亮在2023年人大會議上卸任前,仍然算軍隊領導人,甚至「國家領導人」。

魏鳳和、李作成仍然是國家軍委委員,魏鳳和還是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對外繼續宣稱是中國軍隊的代表。何衛東目前只是中共軍委副主席,還不是國家軍委副主席,但看起來已經按耐不住了。

10月25日,新華社報導,中央軍委召開學習宣傳二十大精神工作部署會,張又俠講話, 何衛東主持了會議。報導稱,何衛東「圍繞提高政治站位」等,對學習宣傳貫徹二十大精神提出了要求。

中共軍隊被稱作「人民解放軍」,並以「人民軍隊」自居,中共人大還沒有確認何衛東的國家軍委副主席職位,他就提前上任了。中共軍隊從來都是黨衛軍,是中共領導人的個人衛隊,以保衛中共領導人安全為第一要務,也是中共領導人最在意的權柄標誌。

中共軍隊根本不是「人民軍隊」,只要中共領導人下令,「人民軍隊」會隨時把槍口對準人民、鎮壓人民。「六四」屠城的歷史不會被抹去,軍隊帶頭大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也一定會被清算。

中共軍隊若在台海開戰,等於抗日戰爭中的縮頭烏龜再次發動內戰,進攻曾經的抗日英雄部隊。中共若不吸取朝鮮戰爭的教訓,又與美國對戰,損失將更大,對台灣同胞的殺戮在歷史上不會算作戰功,更不可能算英雄。

政治局第一次會議不談國事

10月25日,中共新一屆政治局召開第一次會議,新華社的報導中沒有人們普遍關心的經濟問題,也沒有談到下一步如何對待「清零」防疫,而是審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和《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實施細則》。

報導稱,會議指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全黨全國的首要政治任務」是學習宣傳貫徹二十大精神;要「組織開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宣傳教育活動」;「中央宣講團要發揮好示範作用」,「各地區各部門要抽調骨幹力量組建宣講隊伍」。

中共為了二十大,已經折騰了一年半以上,上下為了權力的爭奪,始終沒在幹正事。如今,一場政治秀總算結束了,中共高層仍然沒有把精力放在國家大事上,還在忙於鞏固權力、宣傳造勢。這些所謂「黨」的領導人,也以「國家領導人」自居,卻沒有在做「國家領導人」該做的事,估計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黨媒報導稱,政治局會議還研究了其它事項,估計是進一步的人事操作,儘量避免尷尬。

中共二十大的喧囂沒有結束,中共的尷尬越來越多,中共為了保黨、保個人權威的遊戲還在繼續。外界幾乎沒人看好中共的保黨新班子,對中國的未來感到更加不確定,大多數中國人應該也感受到自己和後代的前途無望,相信更多人會越來越覺醒。中共早日成為歷史的塵埃,中華民族新的一頁才會早點展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