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武漢封控區爆衝突 中共疫情暴政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2020年初病毒疫情爆發後,一些電影中的場景,正在現實中發生著。除了早有電影,比如《傳染病》這部片子,精準「預言」了當今瘟疫發生發展的脈絡,從零號病人開始,一點點擴散給更多人;也有電影,談到過有壞人故意利用病毒,來實現自己的邪惡目的,比如最新的007電影《無暇赴死》(No Time to Die),就是其中一個。說到這,我插一句,我總覺得No Time to Die翻譯成「視死如歸」更恰當。OK,就說這些電影。還有的電影,是有邪惡之徒故意偽造病毒、偽造疫情,真實目的是要控制民眾。

這些橋段,在電影裡都上演過,而今在中國大陸一一照進現實。一篇前清華大學政治系講師吳強,在2020年7月發表在德國之聲的客座評論,如今依然有效。

極權體制在瘟疫中空前固化了

他在文章中說,當年10月的武漢,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人頭攢動,街上人來人往,大瘟疫似乎了無痕跡。然後他筆鋒一轉,說這是「不折不扣的幻覺」,因為疫情已經根本改變了中國跟世界的關係,一個新的治理模式,正在常態化,這樣的結果就是:一個極權體制,在瘟疫中空前固化了。

接著,作者以親身經歷講述他所講的這個「結果」。他說自己和太太,2020年秋季,抵達上海浦東機場後遭遇的防疫措施,僅病毒檢測,他們就花了三個小時,然後就被送到「隔離營」。他們去的隔離地點,是上海的一間酒店。剛到那裡,防疫人員就態度惡劣地拒絕了他要和太太一同隔離在同一個房間的請求,而當作者向防疫人員提起「人權」二字時,防疫政策執行者的回應,就是一聲輕蔑的嘲笑。可他依舊堅持,結果就被酒店所在地的公安,屢次打電話警告威脅,作者吳強在電話裡跟中共公安說,家庭婚姻是受《憲法》第49條保護的,電話那頭的公安,直接來一句:憲法,那些都是國外的東西。公安是啥啊?公安就是中共警察,所謂的執法者,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而且完全是一種無所謂的姿態。在他們口中,只有現在要執行的,有關防疫的三項所謂「法律」。

這時作者對自己的親身經歷做了一番總結,他說自己在瘟疫爆發後的北京、新疆烏魯木齊等地,都遇到過類似情況,就是在當局針對瘟疫的具體政策下,中共的基層官吏、防疫人員,掌握著任意解釋和執行法律的權力,而且對於瘟疫爆發以來,那些管制人民的流程已經相當熟悉,他們不需對人和人性負責,沒有道德和良心的意識,任何投訴都會因為所謂的屬地原則沒有作用,再加上傳統媒體在中國的死亡,以及社交媒體的嚴格控制。

跟「清零」相關的治人手段 成了中國人日常生活

以上作者這些分享,都在瘟疫爆發後,成為中共管制人民的「新常態」,而且到了2022年的今天,依然適用。如影隨形的健康碼,三天兩頭的核酸檢測,隨時隨地的封控管制、封城管制,再到畫地為牢的隔離制度。這些跟「清零」二字息息相關的治人手段,不管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已經成了中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跟以往的生活組成不同的是,你很可能因為你所在城市「1個人」的感染,而使你和你的家人,統統失去自由。當你反抗的時候,往往率先跟你針鋒相對的不是中共公安,而是你身邊的小粉紅,會告訴你,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要找麻煩,甚至被洗腦洗到,會認為「黨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人民好。屠夫把豬關到籠子裡,是為了豬們的健康。

於是,才有未經世事便被先洗腦的中國小姑涼,給上門核酸檢測甚至是封門的防疫人員,跳愛心舞的片段。

當然了,這些片段很多可能是擺拍,因為曾一度在中國網絡上大量出現。有很多中國網友也受不了這一點,有人發帖子批評說,這分明是孩子受到指示所為的,如果你當家長的願意,可以去給大白直接嗑個頭,不要利用孩子。

類似地,我今天還看到另一則短片,是中國內地一個受到疫情衝擊的社區,在一個社區的戶外市場裡,只有一個人沒戴口罩,結果被身邊不明就裡的民眾,一頓暴力圍毆,非常荒唐。世界大多數國家已經回歸比較正常的生活了,在美國,我生活的社區,早已看不到有人在公共場合戴口罩,大家也都好好的,生活秩序早已恢復正常。

但在中共國,在當局畸形的政策下,在有眾多小粉紅分不清是非的扭曲價值觀的影響下,極端的防疫手段,已經「順理成章」地走進人們生活,成了一種高效的極端手段。我相信,一定有人質疑,中共當局如此樂於疫情防控,是真的在把這當成一種新型治理手段,而不是真地去防控瘟疫。

根據截至9月1日的統計數字,中國有103座城市發出疫情報告,是2020年初以來的最高紀錄,而且其中,已經有包括1個直轄市和7個省會在內的33座城市,實施了局部或全部的「封城」,累積受影響民眾6,500萬人。而且中秋節臨近,河南、湖南、天津等地,都再次發布「非必要不返鄉」的倡議,要求人們「就地過節」。但是過節相比之下還算小事,重要的是,在封控狀態下,有病的人、飢餓的人,這些人的安危怎麼辦。在成都,又有一個家庭的孩子,得了重病,但因為是被隔離對象,求醫要求被拒絕,最終因為錯過搶救時間而離世。這樣的事在中國發生太多了。

而像我們剛才說的,封城似乎已經成了中共極權一種新的治理手段。《大紀元時報》採用第一手消息報導說,北京信訪局最近一段時間都幾乎沒人了。這一定啊,都被就地隔離了,還怎麼去上訪呢?你去上訪,都不用公安,那些被洗了腦的小粉紅,可能都得攔截你,認為你有傳播病毒的潛在風險。但話說回來,公安還是出動了。除了封城之外,各地已經開始為20大截訪,禁止有任何問題的人到北京上訪。有江蘇常州的徐姓訪民親口說,她聽到消息,當局派人在火車站拚命截訪,近期的目標,是要在9月10日之前,把訪民全部「清零」,也借用了這個防疫中的詞彙。而在9月10日中秋節之後,這種作法很大程度上會持續。這位江蘇常州的訪民說,根據她掌握的情況,被截回去的訪民,都被看上去是黑社會的人,堵在家中,限制人身自由,房屋四處安上監控器,有的訪民家庭被安了十幾個,就是防止人出去。

這是對特定個人的限制。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還刊文,說中共利用大規模的監視器系統,或者叫「大數據監控」吧,用這種方式也正在進行不同的治理試驗,文中舉了新疆和杭州的例子,原話是說:這兩個地方的實驗表明,用來恐嚇和改造那些被認為抵制黨的權威的群體的技術,也可以被用來安撫那些接受其統治的人。

前者指的是新疆,中共採用大數據監控,嚴重到從走路方式識別一個人,還會蒐集當地人的面孔、聲音、虹膜等等,來實施系統性的監控與壓迫。而在杭州,也是這樣的鋪天蓋地的大數據監控,當地用這個來監視交通、查所謂違章從而發出罰款,細緻到誰在地上丟個垃圾,都要識別出來,表面看起來似乎很暖心,但是把人像動物一樣管起來,總有一個代價,就是你生活在「楚門的世界」裡,你的一切,都是直播給當局,甚至包括對你的手機監控。大家知道,有的智能無線耳機有一個功能,就是你想聽清楚距離你比較遠的地方的聲音,比如人的講話,你可以把手機放在那裡,然後戴著無線耳機,不管離多遠,只要手機信號夠得到耳機的地方,你就能聽到那個位置的人的講話,還能放大音量。

現在的智能手機,我相信,大多都有這樣的功能。換言之,那擁有比無線耳機更高級接收設備的人,只要你帶著手機,都是可以隨時隨地聽到你講話的。這在民主國家呢,有這種事的話,被發現了還能訴諸法律,引起全體人民反感,可是在專制國家,就算你無時無刻不在監控之中,你都沒有機會去提告,去提出反駁。其實這已經不是啥祕密了,而中國人現在手機上的那個「健康碼」,不僅是監視,甚至有些時候已經成了「監控」的工具,比如前段時間河南儲戶要去上訪,結果健康碼突然變紅,就無法出門了。

這是剛才說杭州的事,又說了這些,扯遠了。就說啊,杭州那到處都在的監視器,同樣在監控著人的一舉一動,而大陸一個所謂法治網站,得意地說,這種由阿里巴巴和海康威視參與推動的、被稱為「城市眼」的系統,還能迅速辨別出所謂異常人群聚集和違規宣傳物品,他們自稱識別準確率達到95%以上。

那以上呢,咱們從中共「疫情封控」這種可能的新型治人模式,又談到無所不在的網絡言論管控、公安的「肉身截訪」,再到全國普及的大數據監控,等等。可以發現,以前後三者是比較常見的,現在多了一個前面的那個「疫情封控」,至少從某個角度來講,大大加劇了中共的極權統治。「疫情封控」更嚴重,1人感染,都可以製造全城封控、「凍結」的效果,而且小粉紅們不覺得這是當局的手腕,一些人可能還會對其感恩戴德,真是可笑又可憐。

武漢局部封控 爆發衝突

但是呢,中共的任何極端控制,都會起反作用,就是會引起人們的反抗。封城也一樣,在漫無邊際的封鎖、解封、封鎖、解封的循環模式下,很多人也是被折騰到瘋,開始抗爭。西安、上海、北京等等,都出現了這種情況。湖北武漢,最近也爆發了抗爭潮,而且有超過兩千人參與。

現在武漢進行的是局部封控,主要在黃陂區盤龍城,有30萬人居住,要封控至少10天。因為是局部封控,這帶來一個矛盾,小區裡好多人上班的公司,在沒有封控的區域,照常上班,這些人不上班,有的人就面臨丟掉工作的危險,現在中國普通家庭掙錢多難啊,工作也不好找,丟了一個再找,都不一定短期能找到,什麼房貸車貸小孩上學老人看病水電煤氣柴米油鹽日常支出等等,全都沒錢支付。

所以這小區裡很多人就開始聚集,要求解封,9月3日晚,2,000多人聚集到一起,他們衝破隔離板,跑到大馬路上喊口號,中共急忙派出防暴警察鎮壓。而且這個盤龍城地區,有好多不同的居民小區,叫不同的名字,什麼俊園、錦園、御園等等,這些小區都有人衝出來抗爭。他們抗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武漢有別的比他們晚封控的,都解封了,他們還在封著,所以就出來抗議。不過截至發稿,當局還是沒有回應,仍未解封。這個盤龍城區域有總計30萬人居住,只有2,000多人出來,別說太多,就出來1萬人,可能都解封了。

相距武漢很遠的黑龍江大慶市,最近主城區也封控了,已經持續大約兩週。其中,一些居民區的人,包括當地中心城區的澳龍小區,居民家裡沒有糧食了,好多人就出來示威,肯定是物資供應不及時嘛,他們就抗議,要食物,但是等來的當然不是食物,是中共特警,有的人被抓走。而到底食物是不是補發了,也沒用下文。大慶也蠻慘的,當地最近頻傳居民生活不下去跳樓的消息,但因為不是大陸主要城市,沒有引起足夠的關注。

以前有個笑話,說你在洪水圍困中,等不到救援,你就拿手機發短信,罵一句習近平,很快就有警察來「接」你了。這當然現實很難有人會這麼做,但是有人會反其道而行。這個事不在大陸,在台灣。

栗戰書出訪俄國

台灣有位前將領,叫李喜明,因為最近中共無人機總去金門騷擾拍照,他就出了個主意,能夠有效反制,就是對無人機亮出「反共標語」,它就不敢拍什麼了,就會跑掉。聽起來是個笑話,但沒準真的有效!

現在習近平打台灣的主意,世界各主要國家,都不吃這套。唯有俄羅斯等個別幾個,還有點眉來眼去。而俄羅斯當然目的不純,它跟中共來往,是想再揩點這個「提款機」的油水,中共在國際孤立的情況下,自然也是願意給俄爹投懷送抱。

9月7日,習近平派時下的中央第三號人物,政治局常委栗戰書到俄羅斯海參崴訪問,屆時不排除與普京會面的可能。而後,栗戰書還會走訪蒙古、尼泊爾和韓國。他也成了2020年瘟疫開始流行後,出訪級別最高的中共官員。習近平自己不出國,派個代表出去處理要務,這還是有20大前的政治安全考量,他自己還是不敢挪窩。而作為習近平的身邊人,栗戰書一定是要帶習近平的口信,給俄羅斯、韓國等國家。

從官方文字來看,可能是為了「經濟事務」,但是這種事不用栗戰書出馬,一定是有更要緊的,才要派一個習近平身邊的常委出去,話題極可能涉及習近平的權力延續和對台灣議題的意見交換。至少在俄羅斯和韓國,是很可能存在這樣的議題呢。

好,那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歡迎您關注我在新平台「乾淨世界」上的另一個頻道,鏈接我會在今天節目留言區置頂。那麼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也歡迎您訂閱我們的這個YouTube頻道,還可以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