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造數字維穩系統 用大數據迫害法輪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4日訊】中共耗費巨資建立的數字維穩系統,連接雪亮工程、網格化社會治理智能平台、大數據分析等,已經深入到中國社會的每一個毛細血管,對民眾進行瘋狂的監控與管制。

山東臨沂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也是較早運用電子監控維穩系統的地區。大紀元獲得的資料顯示,山東臨沂市2020年開始建設大型社會治理維穩系統項目,而早幾年前,部分縣區如蘭山區、羅莊區已經建設自有系統,且運行較為成熟。

早在2013年,山東臨沂通過廣電有線網絡冗餘帶寬與監控系統平台共享連接,開始建設公共視頻監控系統。2015年起該系統在全市推行,偏遠的村莊也有攝像頭監控,受到中央政法委以及綜治辦的高度肯定,成為「雪亮工程」的發端地。

齊魯網報導,2017年底,聯網視頻監控探頭達到36萬個,基本實現視頻監控全域覆蓋」。臨沂市已經建立起以視頻監控系統為基礎,以綜治中心為依託,以綜治信息平台為支撐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絡,將社會治安防控觸角延伸到網格員、家庭和居民

齊魯網報導,臨沂市已經建立起以視頻監控系統為基礎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路。(網頁截圖)

幾年來,該系統不斷升級。搜索政府採購網可見,今年5月30日,臨沂市委政法委牽頭的臨沂市市域社會治理指揮中心建設項目已經發布中標公示。

這套系統包括綜治大屏幕綜合展示、綜治數據管理、網格巡查系統、綜合任務系統、一體化綜合展示平台等。其中,網格巡查系統包括樓棟信息採集、人口信息採集、社管上報、社管自行處置、案件歷史記錄、綜合工作、即時通訊等。

系統分為電腦端和手機端APP,並與政法委系統對接。網格員通過手機APP查看區域內視頻監控,目前已經實現在手機上直接查看視頻監控功能。

網格員是中共地方政府實施網格化管理、社區治理的主力軍。在很多地方,網格員就是社區警察。網格員深入基層管控民眾,監視社區發生的所有事件,將居民信息數據化,把所有信息收集到網上平台。

微信公眾號裡看視頻監控

手機端APP是網格員平時工作主要工具。一份上冶鎮政府2020年下發的通知顯示,為有效開展基層網格化社會治理,要求機關工作人員熟悉鎮務通APP的各項功能。在上下班時間打開鎮務通軟件,該軟件會自動打卡。工作時間要求保障個人帳號在線,查看需要處理的工單,在任務下派、信息上報等欄目開展工作。

網格員可以調用監控攝像頭。(大紀元)

網格員還可以調用監控攝像頭。以微信公眾號「雪亮臨沂」為例,臨沂目前有16萬多線路接入到雪亮一體化綜合應用平台,網格員在公眾號裡就可以看到視頻監控。

網格員在公眾號裡就可以看到視頻監控。(大紀元)

系統有一套「協同平台」批轉案卷,發現案情要上報區綜合治理中心、以及市級各職能部門處理。

報案記錄顯示 法輪功真相資料遍地開花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1999年7月20日後,法輪功在中國遭到中共政權殘酷鎮壓。

平台監控系統的單元網格精確到村、社區。在各類網格員報案記錄中,針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活動的報案記錄名列前位。據平台統計,在山東某市,一年多的案卷分布遍布全市,報案記錄大概一萬多條。

如,其中一張「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不乾膠,是2020年1月由信息採集員上報,被定義為「宣傳廣告」、「非法小廣告」,歸類為「事件」,在問題描述裡稱「有宗教宣傳的小廣告,張貼結實,手工無法清除」。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資料,被拍照上報。(大紀元)

大紀元製作的一個法輪功學員活動部分熱點區域模擬圖顯示,當地真相資料覆蓋了一個地區的城區、村鎮,密密麻麻呈均勻分布狀態,可謂遍地開花。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被上報)模擬區域熱力圖。(大紀元)

根據熱力圖直觀看,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活動地區,也是被政法委嚴控打壓地區。如,據明慧資料不完全統計,僅在山東省省會所在地濟南市,2016年1至8月,至少有79人次被非法綁架,有46人次遭非法騷擾,法輪功學員馮國雲等7人被非法判刑或長期關押,法輪功學員陳秀梅被迫害致死。

系統報案記錄顯示,網格員一旦發現真相標語後,馬上撕掉,並拍照上報,甚至挨個排查可疑人員。在其維穩系統中,這類問題歸屬的大類是「維護社會穩定」,小類是「X教活動」。

網格員巡查法輪功真相資料,並拍照上報。(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早年得知,中共安排專人看守每一個電線杆子;記者查詢明慧網發現,長春市610機構2004年指派當地政府,命令各個單位出資金承包電線杆,專項支出幾千元。

早在2002年,黑龍江哈爾濱市一些街道(如道裡區)的電線杆子上就安裝了微型監視,以監控抓捕貼傳單、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在電線杆上張貼的真相資料,被拍照上報。(大紀元)
中共迫害法輪功23年來,因為張貼真相標語被抓被判的學員不在少數。明慧網8月10日最新消息顯示,山東費縣公安局夥同上冶鎮派出所,以在監控中發現上冶鎮郭莊村法輪功學員張蓮美於8月3日在縣城發真相資料為由,於8月5日將張蓮美及丈夫郭慶田綁架,並非法抄家。

另據明慧網報導,河北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魏起山、于淑榮夫妻2018年6月12日早上七點被綁架、抄家,就是警察通過監控「在電線杆子上看到一個條幅」。魏起山被非法判刑四年,于淑榮被判刑三年半。2019年11月23日晚,60多歲的魏起山在河北省秦皇島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警察和網格員撕掉法輪功真相不乾膠,並與真相資料一同拍照上報。(大紀元)

案卷資料還顯示,2021年7月,某鎮召開「加強反X教、反宣品清理推進會」。網格員發現有宗教印記的春聯,也要清理上報。如一家大門上貼著基督信神的兩幅對聯,都被揭了下來。

基督教住戶信神的春聯,被揭下來拍照上報。(大紀元)

網格員走訪法輪功學員 拍照上報

在中共「不穩定人員」數據庫中,法輪功學員的資料被用特定代碼標識,列為三類人員。學員年齡從42歲(1980年生)到70歲(1952年生)不等,每個人都有包案責任人和工作專班,穩控措施是「加強看管」。

據明慧網報導,社區、片警經常騷擾法輪功學員,並上門採集他們的個人信息。系統中的一個案例顯示,2020年11月,網格員走訪法輪功學員,詢問其身體情況和思想狀況。網格員將走訪情況上報,並給學員拍照,照片中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神情嚴肅、抗拒。老婆婆被歸類到「重點人員」。

網格員走訪法輪功學員,並拍照上報。(大紀元)
網格員走訪法輪功學員,並拍照上報。(大紀元)

中共有多套電子維穩系統

中共斥巨資打造電子維穩系統,除了上述網格化基層治理平台、綜合治理平台等,還有所謂X教人員系統,從社區、公安局到國家系統都有備案。

一名來自長春的法輪功學員(因避免中共迫害,無法透露姓名)近期告訴記者,他因為1999年上大學的時候參加過上訪活動,被勞教一次,因而無法開出「無犯罪記錄證明」。他在深圳工作多年,多次返鄉坐火車時被查身分證,馬上有警察圍上來翻包。

後來他了解到,他的名字在所謂X教人員網中。一名街道人員向他透露,「這個(人員)信息都是國家系統給我們下發下來的。」法輪功學員在社區、公安局到國家系統都有備案,但是街道沒有刪除權限。

長春一名街道人員透露,法輪功學員在社區、公安局到國家系統都有備案。(知情人提供)

法輪功學員被要求與信仰決裂才有可能刪除「案底」,否則對二代的升學和就業都有影響,因為無法通過「政審」。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維穩對象涵蓋了不只是法輪功學員,還包括老兵、律師、上訪教師(民師待遇問題)、精神病患者、被拐買婦女報案者等等。甚至河南儲戶上訪都會被任意「賦紅碼」,電子腳鐐讓人寸步難行。

退役老兵被列為不穩定人員。(大紀元)

一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網絡觀察人士告訴記者,上述電子維穩系統結合綜治、城管、環保、企業綜合等,所謂建設城市大腦,實質是絕對掌握、控制、預判、指揮和執行。這一切來自於中共邪黨的不安全感,開發人員天天996製造邪惡。他建議法輪功學員也做熱力圖,分析被迫害學員人數、分布、迫害嚴重省份、惡人榜公布等,交叉數據反向分析中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