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烏克蘭共產黨被永久取締」說開去

作者:震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使烏克蘭人民認識到了共產主義因素的邪惡,於本月上旬永久取締烏克蘭共產黨,沒收他們資產財產,在此前後,推倒和銷毀了烏克蘭境內的列寧等共產黨人物像和書畫影像,甚至如果有人宣傳或公開美化共產主義極權標誌的圖形文字都將被判刑。比如日前被伊萬諾-弗蘭基夫斯克西部地區判入獄5年的一名女子,就是因為在社交網絡VK「復興和恢復甦聯的思想,為罪惡的政權辯護,美化了列寧和斯大林」。
> 烏克蘭曾經是中共的「好夥伴」,在中共的一帶一路上設「中轉站」也好,還是物資基地也罷,搞投資搞合作,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軍事上都有來往。對中共的邪惡,包括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也不作聲,甚至有官員暗中縱容,不過俄烏炮聲一響,中共馬上翻臉,向俄大拳頭、老大哥先是明送武器,後又暗送物資,以便以後好靠得一點對共產政權的支持,著實打了烏克蘭耳光。
> 烏克蘭取消了共產黨,與它不戴共天。中共這邊是一片靜悄悄,沉默再沉默。原因是中共很清楚,世界沒有一個地方真心喜歡共產黨,就連中共內部都沒有信心的,去表達遺憾?不滿?尊重烏國人民選擇?只會招來國內的覺醒和世界的嘲笑。眼看世界共產組織正在一個個被徹底拋棄,世界越來越覺醒,正義的場越來越大,共產黨越來越沒有立足地,能不悶心焦慮嗎?唯一能做的,加大國內封鎖,不能讓國內民眾知道一些許風聲。
> 戰爭、暴力或運動並不是共產黨想要征服或毀掉世界的重要手段。它覺得有用時重要,沒有用時,文化滲透、和平演變、經濟或物質收買等手段同樣是重要的,就如對物質利益,能綁架人時在乎,不能時不在乎,共產主義宣言中對文明世界的態度是「毀滅!毀滅!」,對什麼還在乎呢?
> 文明世界與共黨鬥爭其實是人性、普世價值等構成人道德品性的神性存去的鬥爭,說到底,就是對神的正信揚棄的鬥爭。共產黨的無神論與正常人觀念中的無神論不一樣。共產黨的無神論,把進化論,實證科學等當作真理,來強迫灌輸它的理念,扭曲變異人的心魂。宣揚無神論,變異傳統正教,也就讓人認為沒有魔鬼,善惡好壞正邪都是正常的,漸漸讓人認同、接納魔鬼,與魔鬼同流合污變成魔鬼,在天災人禍中被銷毀。
> 比如最近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戰犯的事,寺廟供奉牌位求得往生的有為之事與地藏王菩薩救渡地獄鬼魂的誓願毫無關係,寺廟收錢做營生更是與佛教本義相背,那中共免掉了南京管理部門的副職官職,更是顯露出了無神論中共用黨管宗教的荒謬體制,這一切,都不是中共變異宗教的表現嗎?可笑的是,很多被中共洗腦的「愛國」投機者,打了雞血似地要置吳啊萍於死地而後快。真正打仗,他們是決不會把兒子送戰場,甚至有可能最早投降,但,搏得「愛國」眼球或蹭「愛國」流量,喊得比誰都響。不然,抗日國軍的晚年他們怎麼不去關愛?毛澤東說「感謝日本侵華才使中共奪了權」,他們怎麼不去置毛澤東於死地?西來共黨百年來禍害中華,他們怎麼不去抗議?這就是被中共變異的結果。
>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說:「只有從具體現象上超脫出來,站在一個更高的立足點,才能看清魔鬼的真實面目和真實目的。魔鬼能夠得逞,其根本原因是人遠離了對神的信仰,放鬆了道德的約束。只有回歸對神的信仰,淨化心靈,昇華道德,才能擺脫魔鬼的控制。如果整個社會都能夠回歸傳統,魔鬼將再也沒有容身之地。」現在,烏克蘭的選擇又給世人一個啟發,守住道德,回歸傳統,就有神佑,躲過災難。
筆者曾在《人間正道,為誰吶喊》一文中提到中國有民眾問:共黨是壞,為什麼能讓它統治中國至今?有讀者說沒有回答。其實,世界或中國人都認清了什麼是邪惡,都選擇了人性的善良與正義,共黨還會存在嗎?從這點上來說,共黨不就是讓世人恢復良知與人性用的嗎?但願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能清除共黨的一切因素,恢復神性的覺醒,讓世界儘快步入和平、富庶、安穩、美好的歷史中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