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香港才子倪匡的醒世恆言

在香港回歸25年,當習近平以占領者的身分蒞臨香港之際,香港才子倪匡以87歲的年齡逝世,作為一個從大陸的逃港者他的名言是:「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而如今的香港是:愛國就是愛黨,愛黨才是愛國。今日之香港與中國內地一樣成了共產黨統治之下的恐怖之城。

今日香港之現狀倪匡早就料到。他說:不存在「一國兩制」,也不存在破壞不破壞,共產黨說了算,有什麼 「一國兩」。可惜的是港人不聽,以為「馬照跑,舞照跳」,不知大禍將至。國際社會不聽,說中共雖是流氓,但還是會遵守協議,共產黨正在向文明社會轉化。實際現狀是流氓還流氓,野蠻還是野蠻。中共宣布「中英聯合聲明」是過期的歷史文件,中共從來沒有對香港有過任何承諾。西方國家在中共面前輸得一塌糊塗。

倪匡曾經說過摧毀一個大城市:「不必摧毀大城市的建築物,不必殺害大城市的任何一個居民,甚至表面上看這個大城市和以前一樣,但只要令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中共就是如倪匡所說的那樣把香港毀滅了。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他的夜晚與以前一樣地璀燦,但香港曾經擁有的自由,法制與市民的生活已經不再,成為中共暴政之下的一座城市。

倪匡先生的話在香港被應驗了,但他所說的又不僅僅是香港這座城市,他說的是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中共「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正在像摧毀香港一樣摧毀著世界上任何一個中共手伸可及的城市。他們不像以前的殖民者是帶著槍過去的,而是帶著錢,帶著他們的統治文化過去的。首先以錢開路,以援助之名進入這些國家的城市,賄賂當地部門的執政者。幾年下來行之有效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他們以 「姐妹城市」牢固關係,派出「孔子學院」進行文化滲透。還有各式商業、科學、經濟、文化,教育等名目繁多的協作組織,最後連黨組織也建立起來,最近有報:中共於坦桑尼亞開設的政黨學校於6月初完成對120名非洲6國執政黨幹部的培訓。這些城市中共沒有放一槍,打一彈,但這些城市原有的生活方式與文化政治卻已改變。實際上就是中共常說的「和平演變」,只不過中共將指稱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和平演變實行到其他國家去了。

中共的這種「和平演變」厲害之處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猶如溫水煮青蛙,這種方式也因時間相當的長,並沒有過分激的行動,人們不但放鬆警惕,即使認識到了反彈也不會太強烈。不像俄羅斯對烏克蘭,軍隊坦克炮火摧毀建築物,打得血肉橫飛。這種軍事入侵他國他城是舊世紀的野蠻做法。中共雖然也想武力拿下台灣,但做得最多的是統戰台灣,培植台灣的親共勢力拿下台灣。好在台灣有香港這樣的教訓,朝野一致反對中共的「一國兩制」,對中共的滲透保持警惕的同時也作好中共有可能的武力犯台。

倪匡不是政治家,他以一個作家對世事的洞明,對中共的本質認識比那些地所謂的政治家政治學者要清醒得多,他以最少的話,最簡練的語言道出了中共的本質,是認識中共的醒世恆言。倪匡先生作為一個逃港者,是自由的香港成就了他輝煌的人生,他是電影劇作家,寫下數百個劇本,從科幻、志怪、武打到情色什麼都有,塑造了像電影陳真這樣的武打英雄。他是創作三十年而不衰的作家,他以出色的文學才能被稱為香港四大才子。如果他沒出逃香港,還在大陸他不但不能成就這樣的燦爛事業,以他的正義感更可能慘死中共獄中,他去世也是香港一個時代的結束。倪匡先生一路走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