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神仙不懂珍惜的張鎬 後悔也來不及了

作者:張信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05日訊】張鎬,南陽人,年少時為了學業勤勞苦讀,後來到王屋山隱居,從不放下手中的書。山下有個酒家,張鎬常拿著書到那裡,飲兩三杯酒才回家。

有一天,張鎬看見一個美婦人在酒家,就過去行禮和她交談,並邀請她一起飲酒。女子欣然同意,沒有拒絕的意思。她能言善辨,容顏姿態都很美麗。當天色已晚,女子告辭離去,張鎬卻深深想念她,一夜都沒睡。

天還沒有亮,張鎬又去酒家等她,而那女子已經在酒家了。張鎬又召她同飲,試探著她的意思。女子說:「您不是凡人,我願有所依托,能和您終身相伴,就是我的願望。」張鎬答應了,就與她一同回家,在山中居住了十年。

而張鎬因勤於《三墳》、《五典》,與女子情意逐漸疏遠淡薄了,有時還發脾氣。女子說:「您的感情若是如此,我不可久住。但願得到鯉魚脂一斗來合藥,就可以了。」張鎬不知道鯉魚脂的用處,但儘力找來給了她。

女子把鯉魚脂投到井中,自己也隨著跳下去。不一會兒,女子乘著鯉魚從井中飛躍出來,凌空將要離去的時候,對張鎬說:「我本來想等您建功立業後,一同升上太清成仙。今日既然這樣,是您福薄。將來您連自己的地位也保不住,後悔又怎麼來得及!」張鎬拜謝悔過。女子於是乘魚升天而去了。

張鎬後來出山,做官位至宰相。他在任河南都統時,常在心中念及女子關於守位不終的話,往往自咎自責。後來,他被貶為辰州司戶,到重新徵用時,他就死了,時年才六十歲。生前,他每次對朋友說起舊事,終身都覺得悔恨。

古文

張鎬,南陽人也。少為業勤苦,隱王屋山,未嘗釋卷。山下有酒家,鎬執卷詣之,飲二三杯而歸。一日,見美婦人在酒家,揖之與語,命以同飲。欣然無拒色,詞旨明辨,容狀佳麗。既晚告去,鎬深念之,通夕不寐。未明,復往伺之。已在酒家矣。復召與飲,微詞調之。婦人曰:「君非常人,願有所托,能終身,即所願也。」鎬許諾,與之歸,山居十年。而鎬勤於《墳》、《典》,意漸疏薄,時或忿恚。婦人曰:「君情若此,我不可久住。但得鯉魚脂一斗合藥,即是矣。」鎬未測所用,力求以授之。婦以鯉魚脂投井中,身亦隨下。須臾。乘一鯉自井躍出,凌空欲去,謂鎬曰:「吾比待子立功立事,同升太清。今既如斯,固子之簿福也。他日守位不終,悔亦何及!」鎬拜謝悔過。於是乘魚升天而去。鎬後出山,歷官位至宰輔。為河南都統,常心念不終之言,每自咎責。後貶辰州司戶,復徵用薨,時年方六十。每話於賓友,終身為恨矣。(出《神仙感遇傳》)

(責任編輯:嘉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