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學派:這不是一個紅碼,這是一座監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22日訊】編者按:中國河南村鎮銀行涉嫌非法吸資案爆雷後,作為受害者的大批儲戶紛紛到河南省會鄭州市維權,健康碼卻蹊蹺集體變紅,引發社會輿論的極大憤慨。自媒體「量子學派」6月21日發文,詳細分析了這個事件的惡劣性質和嚴重後果,但發表後不久即遭刪除。現將全文轉載於下,以饗讀者。

引. 有些事情,退無可退

有些偶發,可以試圖去理解。有些侵犯,可以遠遠地逃避。但有些事情,再退已是深淵。

河南紅碼,就是這樣「退無可退」的事件。至今為止,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它的可怕。

這是核彈級別的權力濫用,也是對個人權利無底線侵犯。它無視公安機關,直接繞開司法系統,將正常人監禁。沒有執法,勝似執法。沒有暴力,超越暴力。沒有黑惡,凌駕惡黑。無須程序正義,切割法律流程。

這可不是一個紅碼,這是鄭州送給受害者的一座監獄。如果此事不澄清,鄭州沒問責,那它帶來的後果,則是歷史級別的惡劣。

後果是什麼?你能想像嗎?你不能想像。

1. 不是「大數據出錯」,反而是「大數據太正確」**

事情起因是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線上儲戶無法取款、轉帳。為了拿回原屬於自己的財產,儲戶們決定進行維權。但就在河南鄭州線下取款時,這些儲戶健康碼從綠碼變成了「紅碼」。而在事情衝上熱搜後,鄭州12345給出的回覆是:大數據出了問題。

什麼樣的「大數據問題」,能夠如此精準地讓儲戶綠碼「變紅」?什麼樣的「大數據問題」,能夠如此巧合地讓維權者無法維權?

相反,這不是**大數據出了問題,反而證明了這大數據太精準**。如果不是大數據這麼好用,怎麼可能針對這些用戶?

2. 如果沒有給出答案,那就是「合謀」

從6月12日紅碼事件開始,至今已經接近十天。唐山黑惡事件,今天都出了部分結果。這一個星期裡,除了互相推託,沒有任何有價值的回應。

鄭州的各個部門,亂七八糟的說法不一:從「未接到賦紅碼通知」,到「大數據出問題」。從「接到投訴正調查核實」,到「我們只是數據的搬運工」。從「是否因信息庫出現問題還在核實」,到「已轉省衛健委自查」。

一系列操作下來,一點問題都沒有解決。

是誰利用權力賦儲戶紅碼,是誰在進行賦紅碼的操作?誰是數據源頭,誰擁有改數據的權力。誰制定的賦碼規則,誰在進行賦碼改碼。

什麼答案都沒有,那麼,理所當然就只能懷疑是「合謀」。

3. 這次的「背鍋俠」,不是很好找

每當發生重大公共事件,總會出現各種「背鍋俠」。

從事情發生至今近十天,關於誰為「賦紅碼」負責諱莫如深。從鄭州12345到大數據管理局。

從大數據管理局再轉回鄭州12345。接著,球傳回到了衛健委腳下,河南紀委監委要求衛健委「自查」。馬上,鄭州又啟動了對賦紅碼問題調查問責程序。反反覆覆,皮球傳來傳去,就是沒有射門動作,就是沒有一個調查結果。

後台操作程序自然有記錄,真的有那麼困難?

那就只能接受上一條的邏輯,這是權力與金融的合作。這次的操作是高級別的合作,想要找「背鍋俠」有點難。

4. 河南科技創新一等獎,這「紅碼玩得溜」

有人嘲諷,雖然法律上犯了錯,但在技術應用上挺有想像力,點贊河南科技創新一等獎。

另有一個評論:這可是河南在首次全國性、高效率、高精準地收集、掌握個人信息後,在非常時期一舉突破諸多制度和規範的「非常之舉」,是數字時代社會治理的第一次「偉大創造」。

5. 普通人難以感知,因為它沒有唐山3D畫面感

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很多人還在用一種開玩笑的方式討論這件事。因為河南紅碼事件與唐山事件相比,沒有三維畫面感。

唐山打人事件通過錄像可以清楚地看到行凶者的暴力行徑,以及直接造成的後果。整起事件對於人的衝擊力非常強,每一幀畫面都會激起人們對於惡的憤怒。

而河南紅碼事件體現在二維世界,表面上沒有那麼粗暴。但這後面的操作,卻是極其可怕的陰謀。如果說唐山只是流氓的打打殺殺,後者卻是權謀者的運籌帷幄**。

6. 紅碼是「面的打擊」,不是「點的獵殺」

相比於唐山打人事件,河南紅碼值得更多更大的關注。因為它所呈現出來的惡,是一個「面」,而不是一個「點」。它影響的是一個「面」,而不是隨機幾個「點」。只需後台操作,寫下一個腳本。短短十秒鐘不到,就可以自動將這些儲戶軟禁。

相比於唐山那幾個流氓的粗魯與狂暴,這樣的操作是多麼的高明而優雅。

7. 鄭州神操作,未來會不會「民分四等」

元朝採用「民分四等」的政策: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漢人,四等南人。

大數據時代操作起來更簡單,我們會不會被分為:

1)綠碼人(正常人,可以參與社會活動);

2)黃碼人(你有犯罪傾向,必須努力為社會服務減輕該指數);

3)紅碼人(你已經被定格為罪犯,自己趕緊交錢贖罪);

4)黑碼人(你是這個社會的BUG,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這不是純粹想像,如果這起事件沒有被及時糾正和追責,這樣的「小病」最終會變成「重疾」。鄭州的紅碼就是電子鐐銬,也是給奴隸打下的鉻印。

8. 若權力無邊界,則權利無意義

隨意賦紅碼的操作,不是「權力任性」,而是「權力犯罪」。

健康碼基於疫情防控所需,不能失常,更不准越界。否則,損害的不僅是防疫大局,更是權力的公信力。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接受財新採訪表示,有關做法涉嫌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第六十六條、《個人信息保護法》第三十四條,相關公職人員涉嫌涉及《刑法》中的濫用職權罪。

實際上除了一眾媒體,越來越多的法律界人士質疑河南省上述做法已涉嫌嚴重違法,並公開呼籲立即糾正錯誤。

9. 誰是小丑?誰在違法?

疫情防控,絕大多數人都在積極配合。讓渡自身權利和自由,保障抗疫工作的正常運轉。

紅碼事件,一方面讓人想起地方不合理的防疫和「層層加碼」的行為,但另一邊鄭州卻又公然違法,通過修改健康碼進行造假,對防疫工作進行破壞。

當要我們戴好口罩時,我們做了。當要我們做好核酸時,我們做了。當要我們居家隔離時,我們做了。當要我們不要出城時,我們做了。而當人們要進行維權時,綠碼立即就成了紅碼。

這一瞬間,讓每個人都像極了一個小丑。可到底誰是小丑呢?真是悲哀。

10. 今天可以人為賦紅碼,明天就可以人為製造疫情

這件事情最讓人害怕的地方,不僅僅是隨意篡改信息,利用健康碼限制人身自由。更可怕的是,紅碼事件的掌權者對不受約束權力的上癮。

現在是為了讓儲戶不要維權,可以隨意賦予紅碼。那麼,未來是不是就可以為了另一件事情,人為製造疫情?

因為疫情讓某些人嘗到了權力的滋味,那麼疫情結束後,這群人會不會為了重新拾回這些權力,人為製造疫情?

11. 轉移重點,最終又成讚歌

目前關於賦紅碼的最新消息,重點已經開始轉移。從追究賦紅碼責任,現在變成了追查銀行責任人。把注意力引到利用村鎮銀行犯罪這一案子上,對紅碼閉口不談。似乎只要查處了這個案子,「賦紅碼」一事就可以這麼過去了。

可以想到後面的發展情節了:村鎮銀行涉嫌嚴重違法犯罪,警方抓捕一大批嫌疑人。

雖然儲戶的錢無法追回,但壞人終究落網,大快人心!

有人就此大書特書: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12.打开的不是红码,打开的是潘多拉魔盒

這件事情,不只是簡簡單單地把綠碼改成紅碼。它開了一個非常壞的頭,直接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權力之惡一旦被釋放,就很難被限制。

健康碼的本質,是公民讓渡一部分數據和隱私,保障社會正常運行。而在鄭州,健康碼變成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工具。隨意賦予紅碼,相當於可以肆意給人套上「電子鐐銬」。被賦予紅碼者,只能被限制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活動。

這僅僅是一個紅碼嗎?不,那是一座監獄。

結:追蹤紅碼之惡,否則人人都是囚徒

我知道,互聯網讓人變得健忘。遠有故宮奔馳女,近有東航事故,人教版教科書插畫,深圳賓利夫人……這一切轟轟烈烈,但無人再去追尋答案。

網似春潮初有勁,事如春夢了無痕。一個新熱點出現,很多人馬上歡呼著撲上去撕扯。

七秒記憶,的確是真實寫照,有時候,真的和一條鹹魚沒什麼兩樣。

我們不能阻擋碎片化的忘卻,時代就是如此。但有一些是底線,堅決不能遺忘。因為只要遺忘,你將失去最後一點權益。因為只要後退,你將最終墜入深淵。

事情從維權開始,發展到現在,性質已經完全不同。原本是400億的資金問題,現在變成了14億人的權利問題。

是誰賦紅碼,一定要長期追蹤,讓鄭州給出答案。否則正中對方心意,紅碼的權限將無邊無際。如果忘卻,那麼人人都將成為紅碼監獄裡的囚徒。

(轉自中國數字時代【404文庫】/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