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官場將大地震?原市委書記被揭勾結黑惡勢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5日訊】唐山打人事件引發的震盪仍在持續,多名涉案人員前科案底被揭,引發警匪勾結的輿論風暴後,陸媒日前再拋出原唐山市委書記張和,指其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更將矛頭直指「唐山官場龐雜的政經體系」。外界推測,唐山市官場和公安系統恐將有一場「大地震」。

唐山燒烤店女子被打事件引發了公眾對該市黑惡勢力橫行現狀的高度關注,質疑唐山市官場和警方是黑惡勢力保護傘的聲浪迅速高漲,而官方罕見沒有在網絡上對相關言論進行嚴厲封殺。

最近兩天,一篇題為《河北省副省長、原唐山市委書記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文章在網絡上引起輿論關注,文中直言唐山燒烤店黑惡勢力打人事件絕非偶然,「與唐山官場龐雜的政經體系有著莫大的關係」,並將矛頭指向了原唐山市委書記張和。

張和在唐山工作近40年,從唐山地區行署辦公室資料員開始一步步向上爬,曾擔任唐山市市長助理、副市長、市長等職,2002年升任唐山市委書記,2005年躋身河北省委常委兼任唐山市委書記,次年轉任副省長。

上述文章爆料稱,唐山市採礦、冶金行業發達,因土地、環保、安全事故而引發的民怨突出,而張和在擔任唐山市委書記期間為了「把媒體的嘴封住」,甚至下令動用黑惡勢力手段來對付拒絕被收買的媒體記者,曾經有多家從事深度調查的市場化媒體記者到唐山採訪時遭到阻撓、恐嚇和毆打,包括「北京某報女記者在這裡採訪時被砸壞相機,人被打傷」。

資料顯示:張和於2020年4月29日落馬被查,同年7月被開除黨籍,「按四級調研員確定其退休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

文章稱,這幾年唐山落馬的重要官員「數量之多,令人吃驚」,除市委書記外,先後有六七位副市長落馬,其中包括張和擔任唐山市委書記期間提拔的兩名副市長陳學軍和于山。

此外,2018年落馬的河北省前政協副主席艾文禮曾長期在唐山任職,且與張和存在交集;曾在唐山市任職並落馬的官員還有:唐山市前市長高建民;唐山市前副市長王久宗、李國忠、李曉軍;唐山市前紀委書記鄧沛;唐山市前政府副祕書長王東群;唐山市前路北區副區長賈興利;唐山市前曹妃甸區委副書記楊靖山等人。

文章特別提到,唐山市公檢法系統同樣腐敗嚴重,近兩年被調查、落馬的官員包括:唐山市前公安局副局長許少安;唐山市豐潤區公安局局長劉金良;唐山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政委盧廣傑;唐山市曹妃甸區公安局臨港治安分局局長徐大志;唐山市中級法院副院長貟衛東;唐山市路南區法院院長馬明旭;唐山市開平區法院院長楊立銘;唐山市反貪局局長楊浩等等官員。

文章直言,「這樣的政經生態系統下,出現『燒烤店事件』並不為奇。」

據公開的資訊,2020年12月,唐山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副局長許少安涉嫌受賄罪一案,已由唐山市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唐山市豐潤區原副區長、公安局局長劉金良則是在2021年9月27日落馬被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

唐山打人事件」引起社會公憤後,外界質疑當地黑社會與警方有勾結。河北省公安廳宣布將此案將交由廊坊市公安局偵辦後,現任唐山公安局長趙晉進又被披露曾在廊坊任公安局長,由此引發社會輿論的更大質疑。

不過,坊間輿論呈現兩極分化:一方面,有不少人懷疑趙晉進可能會動用他在廊坊市的勢力,在「異地偵辦」過程中袒護某些人;另一方面,也有人指趙很可能會利用這次機會剷除唐山市公安系統內的「異己勢力」,迅速掌握對該系統的主導權。

就在唐山打人事件引發輿論廣泛關注後,唐山市官方已宣布從6月12日起展開所謂「雷霆風暴」專項行動,並發布公告鼓勵民眾檢舉,舉報內容則包括:打架鬥毆、尋釁滋事、故意傷害、侮辱婦女、敲詐勒索、欺行霸市、聚眾賭博、吸毒販毒、組織容留賣淫等等。

對此,中國大陸網絡論壇上一篇題為《處理打人事件 唐山公安局長趙晉進是博弈老手》的文章分析稱,唐山市向來黑惡勢力猖獗,該市的公安系統則是「山頭林立、罪惡淵藪」,剛當上唐山市公安局長不到一年的趙晉進,現在應該還處於「摸排公安局人際關係階段」,而這次燒烤店打人事件恰恰給了他一個迅速「搞定局內山頭」的大好機會。趙把這個案件交給廊坊市公安局自己昔日的老部下來偵辦,就是要「緊緊掌控辦案主導權」。

資料顯示:趙晉進1973年2月出生,曾經長期在河北省財政廳系統內任職,直到2006年7月才進入河北省公安廳,曾經在2013年2月至2016年12月期間擔任河北省公安廳反恐怖工作總隊總隊長。2016年12月至2021年6期間在河北省廊坊市任職,先後擔任廊坊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並兼任廊坊市公安局督察長。2021年6月,趙晉進調往唐山市,擔任副市長、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

日前,時評人士岳山在大紀元發文指出,唐山打人事件發酵後,公安部很快就介入該案,宣布將此案交由廊坊警方異地辦案,而官方不但沒有在網絡上封殺這個事件的討論,官媒還宣傳爆炒,這「太不尋常」。

岳山分析,河北省是趙克志的發跡之地,他於2015年7月至2017年10月擔任河北省委書記,之後進京掌管公安部。而王小洪是習近平的心腹,他被認為是公安部長的接替人選,甚至可能接任政法委書記一職。因此,已經在公安部掌握實權的王小洪,很可能是在趁著這次趙克志「後院起火」的機會而借力「倒趙」。

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則分析指出,所謂掃黑除惡早已淪為中共高層內鬥中打擊政敵的工具,即使習近平有心,也無法真正的做到打黑。因為腐敗和黑社會在中國已經形成了一種「共生的關係」,在這樣的社會狀態下,習近平連一個綁架和虐待「鐵鏈女」的社會最基層的人渣都搞不定,「因為習近平哪怕要搞定這一個人渣,都在跟整個中共的這個體制在做對,跟整個中共的黑社會體制在做對」。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胡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