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國逾20城市封城 人道災難不輸上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26日訊】過去幾週,上海種種極端封控措施引發的亂象,受到國際關注。然而,深受封城困擾的,還不只是上海居民。據媒體統計,目前全中國還有20多個城市處於封控狀態

中國第一大都市上海因為中共病毒疫情,從3月下旬開始受到嚴密封控。目前,北京的確診病例也激增,出現了封控前兆,居民開始恐慌性囤糧。

除了一線城市,中國財新週刊4月18號報導,目前全國仍至少有22個城市或地區處於封控狀態,遍及吉林、山西、黑龍江、江蘇、陝西等多省,涉及近3000萬人。安徽蕪湖市在發現一例初檢陽性感染者後,立馬宣布封城

這些省市封城後造成的人道災難,也仍在持續。

吉林長春市被封控小區一名孩子:「我想吃飯!我想吃飯!」

有長春市民表示,因小區被封控,無法出去為患有癲癇病的孩子買藥。孩子面臨生命危險。

長春市民劉先生:「還有一天的藥了。給那個求助電話打電話,昨天給我回電話,他說他得聯繫兩個社區。對啊,有危險啊,他癲癇發作,很危險啊,五分鐘抽(搐)要是過不來,腦細胞該死亡。」

雲南的瑞麗,是中緬邊境最大的貿易口岸,不過,它被形容為最慘的城市。從三年前疫情爆發開始,瑞麗居民先後經歷9次封城,至少100多輪核酸檢測。

瑞麗居民趙先生4月26號表示,當地酒店很少人入住。很多當地人都離開了。

雲南瑞麗居民趙先生:「離瑞的情況下要提前申請,3天,等5月1號以後可能要改成48小時核酸。前年旅遊的時候,這個房子,還有吃住都是很貴的,現在都便宜了嘛。總是封城嘛,人員走的太多了嘛。以前這個城市,四五十萬人,現在頂破天了就20萬。這邊主要是做翡翠的。做翡翠的都已經說去了別的城市,你像說去了騰衝啊、盈江啊、廣東啊,去了昆明啊,很多都走了。」

不像北京與上海,很多中小城市雖然處境艱難,卻很少有人關注。外界很難了解到封鎖給當地經濟和民生造成的傷害。

分析認為,這主要因為一線城市開放程度較高,網絡資訊等技術也比較先進。一旦遭受封控,民眾的反抗力度也大,容易把各種聲音發出去。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而中小城市它長期被中共管控,很多人他是在恐懼之下那種無奈。即便是有個別人他會反抗,但是很容易就是被這些政府部門就是掐尖兒,就是槍打出頭鳥那種方式給打壓下去。所以就是這種恐懼的力量也就更大。因此中小城市封控的很多信息不容易為外界所知。」

儘管中共官媒不斷重申,「躺平」沒有出路,「動態清零」才是最佳方案,但民間的抵制情緒不斷升溫。就連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等專家,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劉小兵,最近也陸續發文,呼籲停止過度防疫的「清零」政策。不過,他們很快被「消音」。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認為,如果中共不倒台,它是不會停止這種極端封控措施的。因為它是一種政治運動,需要下面的人站隊。

邢天行:「他站穩了、站對了呢,他在中共的體制裡他就能捧住他的飯碗。所以不管是現在有什麼所謂的專家、學者提出異議,還有什麼人提出來要因地制宜,歷次中共在極其邪惡的運動之下,其實都有人提出異議的,但是為什麼最後都沒有改變得了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政策本身就是中共邪性的一個體現。那它是要通過這種東西來達到它政權的穩定,把老百姓管到極致,它根本不需要看你老百姓是不是死活,你的死活威脅不了它的政權。」

「病毒不是目標,管控群眾才是真正目標。」邢天行說,中共在這場「防疫運動」中,敗相盡顯。當老百姓都認清它的邪惡時,最終它面臨的必然是滅亡的下場。

編輯/王子琦 採訪/常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