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烏克蘭危機令中共陷入三大尷尬

2月21日,俄羅斯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的兩個共和國獨立,並下令俄軍進入。2月22日,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公佈的18個問答中,有13個是關於烏克蘭的,發言人汪文斌被記者追問得難以招架,始終不敢真正表態,暴露了中共的三大尷尬。

第一大尷尬:中共一再否認的緊張局勢成真

2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汪文斌稱,不要「推高緊張,製造恐慌,甚至渲染戰爭」。他話音未落,俄羅斯總統普京就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的兩個共和國獨立,並命令俄軍進入。美國馬上確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美國最初透露俄羅斯可能在2月16日進攻,俄羅斯則搞了一次假撤軍。2月17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汪文斌曾稱,「散布虛假信息、製造緊張空氣無助於烏克蘭問題的解決」,不能「炒作渲染危機、刺激局勢緊張」。

2月18日,美國總統拜登確定俄羅斯將入侵烏克蘭。2月18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汪文斌則稱,「美國情報部門的可信度如何,在伊拉克、烏克蘭等問題上已經得到檢驗」,「不能以釋放『戰爭』煙霧彈為籌碼」。

實際美國的情報相當準確。俄羅斯恰恰在北京冬奧會結束的第二天發難,中共若知情,等於一直在幫俄羅斯玩障眼法;若中共並不真知情,只是暗地要求俄羅斯別在冬奧會期間動手,中共也差不多算共謀。中共在國際上本就沒什麼信譽,這次為了俄羅斯,不但毫無可信度,還會被認為是幫凶。汪文斌連半句解釋都不敢。

第二大尷尬:中共一再宣稱的國際規則是否還要遵守

2月19日,中共外長王毅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視頻發言稱,期待大國「帶頭恪守國際承諾,帶頭踐行聯合國憲章宗旨,帶頭為世界和平發展做貢獻」;「堅持政治解決各種地區熱點問題」;「《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必須堅守」,「不管哪個國家」,「不能以本國意志取代國際規則,更不能凌駕於國際規則之上」 。

2月22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一開始仍然稱,「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應當得到共同維護」。有記者追問: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表示,俄羅斯對烏兩個獨立地區的認定不符合聯合國憲章原則。中方一貫表示支持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這次是支持俄羅斯的決定,還是不支持?

汪文斌只好搪塞,「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任何國家的安全利益都應該得到尊重和維護」;「呼籲相關各方保持克制,通過談判化解分歧」。

又有記者追問:中方正採取什麼行動促進和平解決?汪文斌仍然不敢表態,僅稱「繼續按照事情的是非曲直同各方接觸溝通」。

面對簡單的事實,汪文斌忽然搞不清「是非曲直」了。再有記者追問:烏克蘭是否請中方運用對俄羅斯影響阻止俄進一步入侵烏領土?汪文斌乾脆說,「已經介紹了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

還有記者追問:中方是否願協助俄羅斯應對制裁?汪文斌再次迴避,僅重複「呼籲各方保持克制」。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曾何等戰狼般地高調,如今被記者追問得支支吾吾,連堅持國際準則都不敢再說,也不敢談制裁,對緩和局勢更毫無對策。外交部應該沒有得到上層的準確說法,透露了中共的尷尬,反映了中共處理國際危機能力的孱弱。

第三大尷尬: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還要不要堅持

2月22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問:中方一貫支持不干涉內政及尊重他國主權原則,俄羅斯承認「分裂地區」是否侵犯烏克蘭主權?

發言人汪文斌沒有直接回應,只含混地說,「任何國家的合理安全關切都應得到尊重,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應當得到共同維護」。

有記者追問:中方是否承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是兩個新的獨立國家?汪文斌再次搪塞,稱「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沒有發生變化」。

再有記者追問:中方是否認為俄羅斯的最新舉措違反新明斯克協議?汪文斌還是稱「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

之後有記者問了核心問題:俄羅斯堅稱烏克蘭並非「獨立國家」,而中方堅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兩者是否有相似之處?汪文斌稱,「有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強大能力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但迴避了烏克蘭的主權問題。

又有記者追問:去年的金磚國家峰會強調各國主權平等和領土完整應得到尊重。在中方看來,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最新行動是否符合該原則?汪文斌僅回應,「尊重各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是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體現了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各方應當共同遵守」;但繼續迴避了烏克蘭的主權問題。

汪文斌確實沒法回答,中共不會輕易承認俄羅斯侵犯了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但也不敢直接支持俄羅斯關於烏克蘭東部獨立的說法,否則,不但台灣問題無法自圓其說,中共一直擔心的西藏、新疆等問題恐怕都會成為大麻煩。

中共的國際形象徹底穿幫

新華社2月22日報導,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在安理會烏克蘭問題緊急會議上發言,號稱「主張各國根據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和平解決國際爭端」,但沒有稱俄羅斯侵犯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也沒有說俄羅斯違反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準則,而是稱「烏克蘭局勢發展到目前狀況,是一係列復雜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中共「按照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決定自身立場」。

中共表面上迴避直接表態,實際等於變相表態,默認了俄羅斯違反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準則的行為。中共號稱大國,在世界面前卻假裝不懂如此簡單的「是非曲直」。

中共表現出的尷尬,與一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身分完全不符,中共卻屢屢妄想參與「全球治理」,甚至妄言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如今徹底露出了底色。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共不僅在國際上出醜,在中國大陸都無法自圓其說。

中國人真願意讓這樣的政權代表中國嗎?無奈的事實也再次給世界各國上了一課,該如何與中共打交道,是需要做出最後的抉擇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