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習急滅火「八孩母」 降溫谷愛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點:醫院治病時「盜器官」!江西男控訴遭打壓;董集村趴地「鍾姓女」無音訊;徐州婦聯經費三千多萬,被籲解散,豐縣欠債123億;浙大清華等聲援「八孩母」,江蘇啟動調查的三個幕後真相。

【江蘇調查值得高興嗎?中共操縱輿論的三種目的和手法】

經歷了這麼多,有些中國人還是不明白一個道理,就是「慶父不死、魯難不已」。一看江蘇省說要調查「八孩母」案,就覺得是社會上的廣泛施壓,換來了希望,內心暗生歡喜。可是這種事,在歷史上和當今是重複發生,中共總是變換各種手法,來逃避追責,扮演「偉光正」的形象。據我有限的觀察,中共操縱輿論,主要有三種目的和手法:

第一,當他們一定要打壓誰的時候,比如那些跟其意識型態不同的、又人數眾多的群體,中共便會顛倒黑白,把活生生的事實給歪曲掉,把壞的說成好的,善的說成惡的,公然用掌握的全部媒體,利用掌握的發達的輿論工具,在全世界抹黑,這種鋪天蓋地的造假,是古今中外,除中共外,沒人做過的。遠的例子,有在奪權前不斷輿論宣傳造假抹黑國民政府,1949年奪權後的歷次整人政治運動,還有後來對反腐敗反官倒甚至有人提出反一黨專制的八九六四學潮、對堅持「真善忍」信仰堅信神佛和善惡有報的法輪功群體,對709等各種在中國的正義律師群體、以及對主張堅守民主自由的真香港人群體,對於這些中共都是開足宣傳攻勢,並且利用外交施壓、經濟利誘、流氓施壓等手段,公然在全世界對相應群體抹黑。

第二,中共對於那些與意識形態無關的,但是中共自認為對其權力有威脅的個案,其便會扭曲真相,或者極力掩蓋真相、矢口否認,一直否認到你外界追責的都感覺疲勞了,不想再追了,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這樣的例子很多,包括武漢病毒溯源、還有彭帥舉報張高麗的案子。

第三,那些跟意識形態無關,又不會直接威脅到其權力,但是長久下去會對其執政基礎產生動搖的案件,比如數不清的社會不公案件,包括紅黃藍幼兒園孩童遭群體雞姦的案件、福建省歐金中殺人案、武漢大學生頻繁發生的集體失蹤案、雷洋案、聶樹斌案、各地老兵維權、各地上訪案件等等,超級多,還有就是現在的「八孩母」、或者叫「鐵鏈女」案。對於這些案件,如果沒有在社會上形成足夠關注度和輿論壓力,中共中央和中央一級媒體,絕對不會插手,只有零零散散的地方媒體和個人言論的關注。一旦發生更廣泛社會影響,那麼中共中央一級,就會梳妝打扮好,瞬間變身「正義化身」,要「代表月亮消滅你」,此時,公眾會誤以為中央又出手了,但那隻不過是「戲」。最後的結果,我們都可以摸到規律、總結出公式,無非就是黨和中央親切關懷、總書記或者上級親自指示、各級黨政領導高度重視的情況下,要麼是個別的相應責任官員臨時下台,要麼就是個別的相應被告人,判了一些刑期,量刑多重就看此人是不是後台夠硬、黨想在輿論上操作到什麼程度,往往就是這樣,給輿論一個交代,就完事了。這時,大多數人就上當了,就覺得事情解決了,就完了,不圍觀了,散了,如果個別人再關注下去,甚至深入挖掘事件疑點繼續問責,則立刻會成為鐵拳打壓對象。

以上三類處置手法,中共一直在使用,循環往復,代代相傳,可是中國人就是不醒,一代人目睹一幕幕不幸入了土,下一代人,抱著對中共黨的錯覺,又在苦中作樂地生活著,繼續被中共的宣傳玩得團團轉。今天,我們關注的是八孩母案,明天,還會有別的案子,中國最根本的問題不解決,這類案子,永遠會存在下去,當官的和流氓永遠勾結在一起的情況下,今天受害的是四川南充的李瑩,明天受害的,可能是別人。

【與江蘇成立「八孩母」案調查組有關的「三點真相」】

2月17日,江蘇省委省政府決定,成立「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組,看上去是對事件採取行動,但是我卻覺得挺可悲的。因為當局又耍起了「障眼法」,這不是好事,而是天大的壞事,因為眾多人,又要把解決問題的希望,寄託給中共政府,又有一批人,將在中共利用宣傳「活摘」人的良知和獨立判斷後,成為黨的「小粉紅」,假扮正義。成立對某些案子的調查組,這是中共變廢為寶、把壞事變好事的第一步。

就江蘇省委目前成立的調查組而言,我現在就可以給大家點名其意圖,還有發展趨勢,有三點:

第一,調查組是幌子,是緩兵之計,其實更顯中共的邪惡,因為,答案他們早就知道了,事情過去了超過三週了,在持續的輿情關注下,當局,從地方到中央,一定對事件真相早就掌握了,當局如果真有誠意,不會是成立調查組。我告訴大家,作為一個獨立思考的人,作為一個正常政府,作為一個不被中共宣傳蒙蔽的人,面對這件事發展到現在,您對一個政府該做什麼,應該有怎樣的最基本的認知呢?是這樣的:政府必然已經掌握相關責任人,此事引起全國關注,必然由公安部一級、或者國務院一級的官員出面,宣布已經掌握的事件脈絡,相應責任人,並同時責成相應部門,成立調查組,全面徹查全國存在的類似案例。大家知道中共打壓法輪功,專門成立了從中央到地方哪怕一個小地方,都有「610辦公室」,從上到下貫穿著,都能細到這種程度,可是真正抓壞人,怎麼就做不到?中共想打擊誰,也是各地公安部門可以集體表態,搞什麼肅清、搞什麼整風,為什麼打擊人口販子,就做不到呢?對吧。所以,正常的政府,在這樣的事情出現後,一定是會責成相應部門徹查,全國徹查人口販子及鄉村婦女類似遭遇,杜絕類似案件再發生。另外,正常的政府也必然會跟公眾公布當前受害人士,比如「八孩母」,她的真實身世,她現在受到了怎樣的照顧,生活有了多大的改善,並且開放給媒體採訪,讓公眾安心。以上這些要點,都必然是一個政府,在這麼大一件案子發展到現在的,一個正常的反應。甚至於,一些直接負責的官員,可能都因為在自己屬內發生了如此悲劇,哭著鞠躬,在媒體前、在公眾前,宣布引咎辭職,這是正常社會。可是在中共治下,你們永遠看不到這些,當局做了一點點象徵性動作,很多中國人就滿足了,甚至還會覺得這個政府還有「希望」,這是長期洗腦的結果,不知道正常社會為何物。所以,以後,特別是中國的朋友,我建議您,遇到一些社會事件,你以一個通識、一個常識的角度,去想想一個正常社會、正常政府,會怎麼處理那件事,可能就不會輕易被中共蒙蔽了。但有的個別人可能會說,我要是政府,要是共產黨,我也那麼幹,那對不起,我只能說,您是被中共的迷魂湯灌得頭腦發昏了。不說別的,2月16日成都發生兩起一氧化碳中毒,導致5人死亡,成都全城搞「協警」上門查熱水器隱患,當然也是走形式,引得成都當地人嘲諷,但是起碼敢走這個形式,可是「八孩母」案怎麼不敢在豐縣挨家盤查人口走私呢,全民核酸檢測,或者整個小區拉走集中隔離,這中共這事不是天天幹嗎,不是喊所謂「制度優勢」嗎,查人口販子就沒影了,一到正經事的時候,就慫了!

剛才是說江蘇省委成立八孩母調查組的第一點我們現在就可以知道的情況,就是當局掌握的信息,能做的絕不僅僅這些,當局只是懶洋洋地翻了一下眼皮,成立個破調查組,等於什麼都沒做,很多真相那幫黨官其實都知道,還搞什麼所謂調查,其實不是調查,是策劃,是「公關策劃組」,這是本質,研究怎麼不傷害政權、不傷害黨的形象的,把輿情給抑制住。

這就是我們要說的,可以判斷到的第二個點。就是江蘇成立調查組之後,這預示著,一定有一個或某幾個倒楣鬼會被拋出,因為當局既然遲遲宣布成立調查,就必須拿出something,或者拋出somebody,給這個姿態畫個句號。如果它只要全力打壓誰就能把事情壓下去,它早就那麼做了,現在這樣做,就是說它靠打壓壓不下去了,另外,這也預示著,一定有犯罪責任人會被拋出,那這個責任人是誰,就要看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又不損害黨內「感情」的,去選好這個或幾個「責任人」、並且給出適當量刑,目的是能堵住公眾的嘴。

第三點,中共其實一定不是沒考慮過,抓幾個可能繼續挑起公眾關注的人,然後挑頭的人沒了,慢慢熱度也就降下去了,就像去豐縣(瘋縣)調查的兩名女網友就是,她們不就是被抓了嘛,有一些人不是被封號了嘛,還有一些人受到威脅,不准許他們再關注,但是啊,當局發現這樣下去不行。而且還有一點,李瑩的親人,也都一直在關注著,如果能控制,中共當局會找到李瑩的家屬,強迫他們否認「八孩母」李瑩是自己的女兒,然後宣布自己放棄要求DNA配對,當局目前還沒這麼做,說明有顧慮。首先,李瑩爸爸是轉業軍人,有自己的生前戰友,中共怕這麼做,會激起軍中反感,也因此不敢承認「八孩母」是李瑩,但這件事,它一定會弄巧成拙的。另外呢,就是中共也知道,李瑩和「八孩母」長得就很像,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李瑩家屬出面也不會平息的。綜合以上種種因素,所以當局才改變了策略,不得已成立調查組,就是「公關策劃組」啦,要揮淚斬嘍囉,拋出個別惡人,堵住公眾的嘴。這不得不說,有全社會關注的功勞,不少人聲援,但是呢,這事共產黨可經歷太多了,它想玩你們,經驗可多著呢,上面我也都跟大家講了,那麼,什麼能戰勝它這套呢?就是徹底認清共產黨的邪惡,喚醒自己根本的良知,全社會都這樣,全民覺醒了,那中共這艘駛往地獄的「馬列」專車,也就玩完了。現在中共就是怕輿論發展發展,最後發展到輿論對中共體制的集體反思和醒悟,那事件就從社會事件變成政治事件、最終變成事關黨的生死存亡的事件,那這中共就太害怕了。所以,現在也是象徵性做點動作。

【更多高校和人群聲援八孩母 胡錫進和官媒突然也「關心」起來】

我們看到,除了江蘇省委宣布成立調查組,胡錫進也早不早晚不晚地,在2月17日這一天,發帖文,標題說八孩事件象徵官方公信力已經是非常脆弱了,是「警鐘」,但是細看文章,就會發現,胡錫進主要指的是江蘇、包括其下屬的徐州、豐縣這些地方政府,並非中央政府。並且明說,每次有輿論事件形成,媒體總跟著推波助瀾,而這次媒體都沒有跟進,指的是官方媒體,而是有不少自媒體跟進,總不能把自媒體都封了吧,胡錫進其實點出了當局的無奈,因為民間關注度太高。並且恬不知恥說,說政府做了幾十年好事,但跟社會溝通不能出問題,得解決,這給中共洗白,問題不是縱容和參與犯罪,而是「溝通」沒溝通好,真是什麼理由都想得出。最後一句,胡錫進說,希望江蘇省委省政府拿出公眾信任的調查結果,給這個「奇案」畫個句號。

胡錫進的「壞」在於,裝瘋賣傻扮可愛,必要時,好像也罵兩句,但是小罵大幫忙,把公眾視線引向歧途,給中共開脫的同時,又營造了一種輿論開放的假象,就好像他挺敢說似的,實際上是一種宣傳操作。而他用「奇案」來形容八孩母案,更顯其歹毒用意。意思是只有這麼個孤案、而且是千載不遇的,所以叫「奇案」。其實胡錫進發的是又一篇洗地文啦。

還有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甚至《中國婦女報》等官媒,都在2月17日這一天,統一步調,報導了江蘇成立調查組一事,而此前,這些官媒都是默不做聲的。

推特網友谷風,還發了一個《湖北經視》的報導,這同樣是地方官媒,通報了江蘇成立調查組一事。

官媒從上到下,包括胡錫進,還有江蘇省委,都在這一天,像打了雞血一樣,為八孩母事件行動起來,很明顯,這是得到了中央一級的指示。就像我們剛才說的,這是無數聲音匯聚在一起後,天天吶喊,才換來當局這麼一點點的高傲動作,那意味啊,能感受到,擠出來那麼幾句話,都懶得抬眼看一下億萬關注此事的普通人。

繼北大百名學子聯署,要關注八孩母之後,清華大學、人民大學、浙大、四川大學等等,也都參與了實名聯署行動,名單在2月15日發布,同樣是要求嚴厲打擊拐賣和殘害婦女,深刻檢討人口問題等等。浙大、川大的學生聯署,也提出了類似的倡議。這是在六四之後,很少見的、請願對象是中共當局的高校學生聯署行動。可是,這又何止呢。

【婦聯被罵麻木不仁 徐州婦聯經費三千多萬 豐縣欠債123億】

2月15日,中國人權律師劉曉原,為「鐵鏈女」一事給全國婦聯寫了一封公開信,說鐵鏈女一事,性質極為惡劣,全國婦聯卻一直保持沉默,這種冷漠,已遠非「遺憾」二字所能表達,要求派工作組調查。

北大教授吳必虎也在2月16日發聲,譴責全國婦聯麻木不仁,並要求全國婦聯道歉、徐州婦聯解散。吳教授在微博上轉發了一篇文章,叫「再見,婦聯」。文章作者說,有熱心人近日致電徐州婦聯,要他們給鐵鏈女提供法律援助,婦聯則說,「你們去打110好了。」但是熱心人說,「你們是婦聯,這事必須管啊,不然,你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結果話音剛落,婦聯那邊說句「再見」就撂電話了。作者用一句話形容自己對此事的感受,就是:我知道你無恥,但是你的無恥還是深深震撼了我。然而,吳必虎教授在發聲並轉發上文後,微博帳號便被禁言。還有在海外的華人,走上街頭,要求徹查八孩母案。

而此時,徐州婦聯2020年度的花費,經查證,居然達到3000多萬元,他們拿這些錢去幹什麼了呢?!但中共的哪一個部門,不是這樣的呢,拿著人類的錢,卻不給人類辦事。而更誇張的是,處於事件中心的徐州豐縣,一個經濟並不發達的縣城,2021年統計的地方債高達123億人民幣,債務率達到373%。而類似的縣,全國還有很多,如果全國2000多個縣都是如此,那巨大的債務,遲早要壓垮中國經濟。巨額債務,再加上豐縣又爆出「八孩母」案,有好幾家代銷方,已經下架了給豐縣的「信託計劃」。

「八孩母」案,發展到現在,其實已經對中共構成了體制上的挑戰,全國越來越多人,已經看到了當局的不作為,很多人也開始反思,很多在中共體制下不敢發聲的,看到此事後,也開始發出憤怒的呼喊。

【董集村「鍾姓女」無音訊 江西男子揭發醫院盜取器官】

然而,在八孩母案發生的同時,在人們的聚焦點之外,有些罪惡接著被掩蓋著,同樣的悲慘、下作。比如,八孩母隔壁那個,在地上趴了二十多年的鍾姓「瘋女人」,此前財新網報導她已被送入精神病院,但很快文章被刪,而且再無跟進消息,不知此女現在如何。

也有人傳出其他類似受害女子的案例,也拿出了疑似受害女子被拐賣前的形象照片,作為對比,可以想見,在中國,好多失蹤女孩,也許可以到一些邪惡鄉村,找到現今的她們,或許能找到,或許,再也找不到了。

而在江西九江,一名男子打橫幅,控訴當地一家醫院,在醫治時盜取患者器官,結果遭遇「維穩」。而這種事更可怕,這種去醫院治病,後來發現器官被盜了的,在中國已經不是個案,這是相當可怕的,比拐賣可能威脅到的人群更多。而這一切的根本問題,就是中共治下「沒有法治」,中共的特點也決定了它不可能、也不允許有真正的法治。

【「金鏈女」谷愛凌讓當局不放心 習近平痛恨「追星」】

而在「鐵鏈女」遭遇的種種強暴被公之於眾的同時,另一個被「金鏈子」拴著的少女「谷愛凌」,則一時間成了中國媒體寵兒,官媒爭相報導,中紀委甚至也出面做專訪,成了中共宣傳自身的香餑餑。然而,就像我在2月12日分享的那樣,谷愛凌也許有朝一日,會令中共頭大。其實現在已經是了。

她不僅在個人IG上觸及「翻牆話題」、又在鏡頭前分享「吃包子」、「吃韭菜盒子」的畫面,都很敏感,還在外界追問她國籍的時候,說過:我在美國時就是美國人,在中國時就是中國人。這些細節,讓給中共叼盤的胡錫進看在眼裡,替主子愁在心頭。在2月13日就發文呼籲宣傳部門說,別過度宣傳谷愛凌了,不知道她隨著年齡的增長,會認同哪個國家歸屬。這句話,一來我們可以看出,胡錫進應該也不否認谷愛凌是雙重國籍,另外,胡錫進也擔心,18歲的谷愛凌接觸的中國一些真實情況多了,會慢慢對中共有自己更獨立的新的認識,因此才會說,谷愛凌以後還可能對國籍歸屬有不同的認識。並且,胡錫進還說,在谷愛凌的問題上,中共國的榮譽不能有風險,言外之意,中共熱捧谷愛凌,但谷愛凌不是黨員、沒上過黨課,不懂中共為何物,未來還是個風險。

而從中共政治上來看,谷愛凌在中國太紅對她也不好。2月16日,黨刊《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去年12月6日在一次政治局集體學習時的講話,說要立法整治所謂「邪教式」追星。習近平指出,凡事都有個度,過了度、越了界,就成了社會問題,背離所謂「核心價值」。實際上,中共不是不允許「邪教式」追星,而是中共邪教治下,只能有一個被人民瘋狂追逐的「明星」。谷愛凌紅得過頭,在中國會犯政治規矩,不知道這事有沒有人告訴她。

【美媒揭習近平等常委消失「內幕」 中共在俄烏問題上左右為難】

而習近平本人,還有另外所有常委,在北京冬奧開幕後,在公眾視野消失了一個多星期。就算是黨媒在此期間公布的王岐山出席一場國際會議的講話,其實也是預錄好的。所以說,王岐山和七常委,很可能在一起,而他們因為什麼集體消失呢?我在本週節目,跟大家做過分析,討論俄烏衝突是最有可能的原因。而美國《華爾街日報》在2月16日的報導,也指向了這一點,該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中共政治局的常委們,相聚在中南海大院裡面,討論北京對待烏克蘭危機的處理原則和方式。2月4日北京冬奧開幕、普京離開之後,他們就在那裡討論了,而討論的結果,將在本月底交給25人中央政治局會議繼續討論。《華爾街日報》也同時透露,習近平在2月4日會晤普京時,說: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在烏克蘭危機嚴重之時,如此親俄的言論,說是在中共體制內都引起不安,因為黨內其他人擔心,中共在烏克蘭的「一帶一路」、還有在軍事、核領域與烏克蘭的合作,以及跟烏克蘭背後的歐盟組織的關係,都可能因為中共與俄羅斯的關係過熱發生變化。所以台灣國防專家蘇紫雲就評價說,中共在對待俄烏問題上,現在處於十分被動的局面,是左右為難。

那麼,節目最後,再說說我會員網站dayuus.com上的一個優惠活動。從現在開始,到2月22日為止,還剩大約4、5天,這個期間,加入會員區的朋友,年費只有$22.99,一年12個月的費用,一共只有22.99。那到2月22日之後,這個費用會調整為$68.99。這是我們新年期間的一個特殊優惠,想加入會員區的朋友,現在是個好機會。我的會員節目目前的主要內容,是一個叫「歷史翻案驚奇」的系列影片,主要揭露被中共掩蓋的歷史真相,或者是分享歷史上一些特別的歷史「片段」,會持續更新。《新聞拍案驚奇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 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