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口罩支持與反對者為何互相鄙視?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姬承羲編譯)

美國人之間有許多不可彌合的分歧,其中就包括了對待口罩的兩種完全對立的觀點。有一方幾乎只要踏出家門就必戴口罩,同時也要求他人佩戴口罩,包括課堂和戶外遊樂場上的孩子,還有飛機上2歲的幼童。

而另一方,則只會在不戴口罩就要被懲罰的情形下(最顯然的例子就是飛機上),才會戴上口罩。他們認為,口罩本質上就是成年人的安撫奶嘴。

總的來說,這兩種人都互相鄙視對方。

為什麼支持口罩的半數美國人,會蔑視反對口罩的另外半數,這無需太多解釋。他們認為,口罩的反對者們正將他人置於嚴重的危險之中。口罩支持者們認為,即使是不戴口罩的孩子,也會將自己、其他孩子和老師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

因此,支持戴口罩的美國人認為,那些不戴口罩的人(那些積極反對戴口罩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是自私、反科學的潛在殺手。

可是,為什麼口罩反對者也同樣地蔑視口罩支持者呢?其中的理由就不那麼明顯了。所以,這就需要更詳盡的闡釋。畢竟,口罩反對者並不認為戴口罩的人,會害人進醫院。

首先,口罩反對者認為,口罩支持者對他們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所以,儘管聽起來很奇怪,但是口罩反對者是在對口罩支持者的蔑視表達蔑視。即使往小了說,錯誤地指控他人造成大規模死亡,也是不道德的。況且,如果這種指控被證明是錯誤的,那麼據此抨擊他人的人才真是反科學的。

既然矛盾雙方都認為對方是反科學的,那麼科學到底怎麼說?

幾乎所有的公共衛生官員都宣稱,口罩對於挽救生命是絕對必要的。但是,他們幾乎沒有科學依據來支撐這一說法。

然而,有大量科學證據表明,口罩對病毒根本毫無作用,反而對社會危害很大。

在此我可以舉出一部分例子:

2020年2月,全美醫務總監傑羅姆·亞當斯(Jerome Adams)發推文表示:「拜託了大家——別再買口罩了!它們不能有效地防止公眾感染新冠病毒。」

2020年3月,世界衛生組織的緊急衛生事件項目執行主管邁克·瑞安(Mike Ryan)寫道:「沒有具體證據表明,大眾佩戴口罩有任何特別的益處。」

2010年,一項由萊蒂蒂亞·卡尼尼(一位流行病學和生物統計學博士)主導的法國研究得出結論:「我們沒有在研究結果中,發現任何支持口罩有效性的趨勢。」

夏威夷大學醫學院的流行病學家約書亞·雅各布斯博士(Joshua L. Jacobs),曾在2009年領導了一項針對日本醫療工作者的研究。研究的結論是:「尚未有證據表明,醫療工作者佩戴口罩,能有助於緩解感冒的感染風險或症狀。」

據我所知,2020年由丹麥哥本哈根大學醫院(Copenhagen University Hospital)的亨寧·邦德高(Henning Bundgaard)領導的研究,是迄今以來唯一一個測試口罩對COVID-19有效性的隨機對照實驗。其研究結果發表於2021年3月的《內科醫學年鑑》(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戴口罩組中有1.8%的人在一個月內感染了COVID-19;在不戴口罩的對照組中,這一數字是2.1%。而0.3%的差異,在統計學上是不顯著的。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醫學博士和流行病學家維奈·普拉薩德(Vinay Prasad),就用一句話推翻了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關於兒童佩戴口罩的建議。他說:「疾控中心無法『遵循科學』,因為根本沒有相關的科學。」

那為什麼要有外科口罩呢?它們不是用來阻止病毒傳播的,而是為了防止醫務人員意外感染手術台上患者的開放性傷口的,並且防止患者的體液噴入手術團隊的口鼻。英國政府的COVID-19顧問——科林·埃克森(Colin Axon)博士,就曾明確表示:醫務人員「無法理解」所涉及的微小元素:「一個COVID病毒顆粒的大小約為100納米,而藍色外科口罩中材料的縫隙是這個尺寸的1000倍,布口罩中的縫隙大小則是其5000倍。」

儘管大多數研究的結論都表明,口罩對COVID-19基本上沒有用,但也有例外。其中得到最廣泛引用的,要數2021年10月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的一項口罩有效性研究。但這遠不是一個響噹噹的認可。正如作者所指出的,「已有數據的質量不高,甚至是非常低的,都是一些用很差的方法得到的觀察性研究結果。」

但如果倡導口罩帶來的問題,就只是反科學的話,那它也不過就是一種無害的盲目措施罷了。

但即使是盲目的措施,它卻並非是無害的。

就拿兒童為例。只有時間能揭示,孩子們兩年以來看不到其他孩子的臉,也很少看到成人的臉,這究竟會對他們產生多大的影響。2021年7月,一篇由南加州大學衛生政策和經濟中心(USC Center for Health Policy and Economics)贊助發表的文章,就討論了這個問題:

「口罩是兒童心理壓力的來源,會干擾他們的學習。遮住老師和學生臉的下半部,會降低交流能力。尤其,孩子們失去了模仿表情的體驗,而這是構成非語言交流的重要工具。笑和微笑等積極的情緒變得難以辨認,而消極的情緒卻被放大。老師和學生之間的聯絡紐帶受到了衝擊。總體來說,戴口罩可能會增加孩子經歷焦慮和抑鬱的機率,而這些焦慮和抑鬱,本來就已經因為大流行而處於高水平了。」

然而,就在過去的一週,孩子們的敵人——所謂的教師工會——在此事件中,確切的說是控制著洛杉磯聯合學區(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的教師工會——發布了一項指令,要求所有兒童必須全天佩戴N95型口罩,包括在戶外課間休息時,他們的鼻子上還必須用一根金屬絲,來保持口罩最大的貼合度。

口罩的社會危害並不僅限於兒童。由於戴了兩年口罩,所有人類間的互動都受到了影響。比如,人們在蒙面匿名的時候就不那麼友善了。

所有這些危害足以證明,對倡導口罩的蔑視是合理的。

現在,讓我們再來補充說明一下,為什麼支持口罩的立場是不合理的。

衛生官員們要求人們在進入餐廳、乘坐飛機以及在機場步行時佩戴口罩。但是,用餐和喝飲品時可以例外。所以,我們經常會在飛機上看到,人們彼此相距不到12英寸地坐著,不戴口罩地用餐;人們坐在機場咖啡廳和餐館裡,就不需要戴口罩;人們也經常不戴口罩地在餐廳裡,一坐就是一小時。

還有,既然談到了飛機:那些口罩支持者們,是否認為飛行員在飛行時也會一直戴著口罩?他們希望飛行員這麼做嗎?任何有理智的人,難道會希望他們的飛行員在飛越國家時,整整六個小時都呼吸著自己的二氧化碳嗎?

倡導口罩的全然不合理性,正是口罩反對者們蔑視口罩支持者的最大的原因。不然的話,對待那些認為飛機上的兩歲幼兒和學校裡的五歲兒童都應該戴口罩的成年人,還能有什麼別的看法嗎?

看著我們半數的美國同胞,接受並做著這種不合理的行為(更別提有時還歇斯底里地強制執行,這從無數社交媒體視頻中都可以得到證明),不僅讓我們其他人感到沮喪;更嚇壞了我們。半數以上的國人,自願服從完全不合理的命令,不禁讓人產生疑問:還有哪些來自政府的不合理命令,是他們不會服從的?

作者簡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一家全美電台的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

原文Why the Masked and the Unmasked Have Disdain for Each Oth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