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上海現「隨地倒」「長安十日」熱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鄭州洪水後又封城!禹州也封了,上海現「隨地倒」,中國疫情擴大;習下令開訓動員,應對戰爭之變;王小洪要「遍地是警」,承認2022風險疊加;大陸記者勇揭西安封城真相,西安模式受捧。

西安社會面「清零」了 這個「清零」做得太絕 病毒都傻眼】

西安封城已經成了繼2020年初武漢封城之後,最為人廣為談論的又一個中共極端防疫案例,在這種封鎖防疫的有效性備受爭議的時候,中共官媒自己,也不敢完全迴避西安封城的混亂情況,原因很簡單,抱怨的人太多了,最不幸的是,又給「境外勢力」遞了「槍」。

1月5日,經過超過3天的政治動員,中共新華網得意洋洋地掛上了一串題目,寫著:西安本輪疫情社會面基本實現清零。我想說,這個標題寫得很「保險」,為什麼保險呢,因為它給了「社會面」這個限制詞語,沒有說西安全面清零,估計是被我們這些「境外勢力」給嚇怕了,不能隨便說「西安清零」,因為西安沒有清零,是社會面清零。按照它自己這篇報導的說法,從最近3輪的核酸篩查來看,西安的感染病例,都出現在被隔離的管控區、封控區,也就是說在已經被隔離的人員之中,出現的病例,那在那些管控區或封控區之外,就叫「社會面」,說那些地方清零了。

知道的人都知道這語言遊戲是怎麼回事。過去幾天,西安把是凡有可能接觸感染病患的數以十萬的人,緊急拉走集中隔離,這樣把「有問題的人」解決了,其它地方也就「清零」了。所以以後中共再喊,幾月幾號必須實現清零,大家還是要相信共慘黨和其政府的,因為它們說的是屎話,它在那個日期之前,一定會把所有「風險人員」都處理掉。共慘黨從來沒有說「清零」是戰勝病毒,而是戰勝被病毒威脅著的人,人沒了,病毒感染誰去啊?是吧。中共這招,就連「新冠病毒」都佩服得五體投地。說來啊,這些都是笑談,而實際上,真的瘟疫爆發了,那可不是人為的封鎖,可以防得住的。

但中共除了封鎖這種最笨的辦法,似乎沒有B計劃,而中共封鎖有個別名,叫做「不可死於新冠」。在當局眼中,中國人可以死,但是,絕不能死於病毒,你可以在「清零」中,選擇渴死、餓死、嚇死、凍死、流血死、被打死等等,就是不許感染死。

【大陸記者寫《長安十日》 原來不惜一切代價 「我們」就是代價】

過去這些天,在西安發生的很多事,其實就在印證這一點。我們要感謝內地的一位調查記者,也是原《華商報》的首席記者、評論部主任,叫「江雪」,她最新發表了一篇長文,記錄了西安封城期間的一串串事件,她把這篇長文叫做「長安十日」,人們稱這是西安版的《方方日記》,記錄了從12月23日開始到1月初,超過10天的西安見聞,主要是中共在西安突然宣布封城後,這種「突然襲擊」帶給西安不少市民的疾苦。

江雪在文中寫道,12月22日下午五點多,西安當局在新聞發布會上突然宣布「封城令」。很快,西安高新區的沙井村整個村子外面,都被綠色的板子隔了。村口,聚集了很多人。

一位中年男子告訴江雪,自己「早上出去幹活時還好好的,晚上八點下班回來,就發現村子封了,進不去了」。還有兩位清潔工說,下午四五點出去幹活的時候,還能進村,晚上幹完活回來,就進不了村了。聚集在沙井村口的人,一直到晚上差不多十點還站在寒風中等待,他們至少等了兩個小時。類似的情況,在西安不知有多少。

而且,雖說一開始封城的幾天,每家還可以兩天派一人出去買菜,可是仍然很不方便,不少家庭還要靠上網訂菜,文章介紹說:「沒有人能預料到,僅僅過了兩天,全西安人都開始在網上找菜,全民買菜難。在這樣一個物質過剩、人人都要減肥的年代,吃飯會突然成為一件難事。」

很快,到了12月27號,西安「管控升級」。原本「兩天出門買一次菜」的規定,也沒戲了,27號開始任何人都不能進出小區。這更增加了民眾生活的不便。

有位年輕人在社交群裡求助,看誰能賣給他一副碗筷。原來,他家就住在他工作的公司附近,管控升級後他回不了家,辦公室從未開火做飯過,所以啥都沒有。他費盡周折弄到了一個燉鍋,可是又沒有餐具,又買不到。

文中還提到了前些日子好多媒體報導的那件事。27號管控升級後,一位老家住在咸陽淳化縣男性,為了從西安回家,騎著一輛共享單車,在零下六七度的低溫中,從晚上8點騎到早上6點,將近90公里,在接近老家時被防疫人員「捉住」了,還罰款200元。文章說,「還有一個年輕小伙,為了回家,從咸陽機場走到秦嶺,又在山裡走了八天八夜,一直到分水嶺附近的廣貨街,被人發現。」

有的民眾,聽信了政府「全市生活必需品市場供應充足,疫情管控期間可以滿足居民日常基本生活需求」的宣傳,就沒有自己儲備糧食,結果封城升級後的第二天就出現了糧食危機。

12月28號,社交群有兩個年輕人說,他們已經吃了一週泡麵,嘴都爛了。一個人講,她現在所有的庫存,只剩兩包方便麵;另一個則說,自己已「彈盡糧絕」。也有住在西安一個「城中村」的年輕男人,因為封城吃不上飯,餓得大哭。這「城中村」是西安市的一個城市特點,按照大陸百度百科的介紹,西安三環路以內,「城中村」有292處,被高樓包圍的有187個。目前仍在持續拆遷中,所以數字會有浮動。

那麼,西安封城自12月28號之後,一直到31號,更多人開始面臨食品危機。當時西安的快遞已經不是很方便遞送,無論在哪個網站購物,「只要住在西安,就無法配送」。12月29號,西安政府的新聞發布會直播,不少人在評論區反映「買菜難」,政府直接關閉了評論區。

直到12月31日,記者江雪才買到了管控升級後的第一箱菜。她說之前網上曝出不少新聞,說政府的免費菜發到了一些小區,但網友追查發現,保障充足的小區都和政府有關。

而且隨著管控升級,每天都有高危孕婦無法去醫院待產,腎移植患者無處買急需用的藥,考研學生也滯留街頭忍飢挨餓,農民工在建築工地上吃不到飯。據大紀元報導,被困在工地的民工,不少人在地下停車場內席地而臥。西安現在是冬天,夜裡在那種地方睡覺,是很冷的。

《長安十日》還記錄了一個細節,就是從12月27號以來,幾乎每一天,都有災難發生,開始是吃不到飯,後來有關治病就醫的呼救越來越多。

1月3號,有位網名「太陽花花花」的女孩發消息說,自己的父親心臟病發作,好不容易出了被封的小區送到醫院,可是醫院拒收,因為她居住的小區是「中風險區」。後來醫院勉強接收了她父親,因為拖延搶救時間太久,老人沒搶救過來,走了。

這名女孩在「小紅書」上公布了關於自己父親的遭遇,有網友留言說:在這荒謬的城市,只要不是死於病毒,就不算死亡。實際上,又何止在這一城呢。而後,小女孩這則帖文,很快被刪除。

作者江雪在《長安十日》中記錄了太多的細節,也有很多發人深省的點評,在文章最後,她的很多話,堪稱對西安封城災難的點睛之筆。比如,說當局宣傳的「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其實這句話不錯,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那兩個字,就是we the people在付出慘重代價。

作者還寫道:事件過後,如果沒有反思,不吸取血淚教訓,忙著立功擺獎,歌功頌德,那人們的苦難只能是白白承受。並在文章結尾說:這世間,沒有一個人是一座孤島,每一個人的死亡就是所有人的死亡,病毒沒有在這城市帶走生命,但別的,卻真有可能。

江雪的《長安十日》很精采,但也只能記錄有限的事件,作者所鞭撻的現實,仍在一天天發生著。

【禹州鄭州相繼封城 上海現隨地倒 衛健委欲廣推「西安模式」】

1月4號,中共衛健委的流行病學專家「曾光」提出新的觀點,宣稱「今天在西安發生的事情,在以後在中國的其它城市還可能發生」,而且在短期內,突擊型防疫和小區全面封閉式的防疫,會不可避免地出現。有海外媒體給他的這段話做了很精鍊的概括,就是「西安模式」會擴展至全國別的地方。而現在,一提到西安封城,我們就會想到,過去這些日子發生的一幕幕,當街被抓走隔離的求生者,凶神惡煞的中共警察,隧道裡的隔離床,流了一地鮮血的孕婦,封門閉戶中病死的老人,以及在家裡喊飢喊餓的各類人群。

然而,我們說到這的時候,其實,「西安模式」已經在其它地方上演了。如我們上一期節目的報導,河南的洛陽、許昌、周口、鄭州等至少六個地方先後出現本土確診病例,相關城市祭出了不同程度的封鎖措施。

繼有120萬人口的河南禹州市,1月3號深夜宣布封城後,鄭州在1月4號發布2022年中共病毒疫情1號通告,因為官方數據顯示有兩例感染者,所以宣布封鎖鄭州市唯一的一個回族聚居區「管城回族區」和地處鄭州市中心的「二七區」部分區域,也就是部分封城。

有網友質疑鄭州說:「兩例就封城?這代價太大了。那紅黃綠碼不就是拿來防堵感染源的嗎?不然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我就問。」

也有網友提醒道:「鄭州韭菜還不趕緊屯糧?看看西安!」「備好糧食吧,不然這種封城制度只會讓你哭。」

這個經歷了去年7月大洪水的河南城市,如今正面臨另一場考驗。鄭州下令部分地區嚴管後,包括鄭州地鐵醫學院站在內的4個車站臨時關閉,中小學及幼兒園紛紛停課,大學和中專院校也都實行封閉式管理。

鄭州當局在通告中要求,封控區內的人員不准出區、不准聚集,還要定期進行核酸檢測。鄭州也切斷了城內高速公路出口,禁止中高風險地區車輛駛入。

當地「二七區」的一位化名為譚星的市民,1月5號告訴海外媒體大紀元,說目前鄭州實際是全市嚴管,所有學校停課,因為中原區、二七區、管城區都出現病例。譚星說,自己居住地的一個校區,1月4日深夜連夜做了核酸檢測。

有短片顯示,快遞員不准進入封控區,居民訂購的外賣也送不進去,裡面的人禁止離開,想回家的居民都被攔在隔離線外不讓進。有居民不得不打電話告訴在外的家人不要回來了,小區封了。

另外,河南省許昌轄下的禹州市,1月2號核酸檢測發現2名無症狀感染者,禹州因此連夜封城。禹州市當局要求所有市民都必須「居家隔離、足不出戶」。

目前,禹州全市高速路口、縣域交界口、城鄉交界處都設置了關卡點,678個村、社區等都設立哨點和門崗,人員只進不出,中心城區人員不進不出。

此外,禹州市的公交車、出租車、網約車、客運班車等都暫停營運;體育場館、旅遊景點等也都暫時關閉、餐飲業暫停營業。

禹州市的圖書館、文化館、城市書房、基層文化服務中心等各類公共文化場所從1月5號開始暫時關閉。

禹州市的一位化名為陳敏的市民說,整個禹州市全封了。說他住的鎮子也封了三天了,所有居民不讓出門,店鋪全部閉店,街上看不到人和車,只有執勤人員。

禹州市中心醫院的一名護士說,因為疫情,醫院門診、急診都停診了,只有住院部還開著。

還有河南的洛陽市,去年12月31號,洛陽就報告發現了多名無症狀感染者,此後,許昌、周口、固始、商丘等地也先後出現感染者,波及範圍逐漸在擴大。

昨天我們在節目中提到,浙江寧波的「申洲國際」紡織品公司,截至1月4號,感染人數也已經上升到23人。

而在1月3日,上海市也新增了2例所謂「無症狀」感染者。這都是中共編的詞彙,說起來很彆扭,感染了就是感染了,還分成有症狀、無症狀。中共的宣傳十分刻意,任何一句話、一個詞,它都是有目的的,這麼多年,篡改了無數的東西。

我們接著說事件,上海在發現官方所謂的2例無症狀後,1月4號早晨在客流高峰時段,上海地鐵1號線汶水路站台,一名男子突然暈倒在地,旁邊有懂點醫護經驗的人,還幫他做心肺復甦,可最後送院後,還是不治身亡。

還不清楚這名男子的死因,但是中共病毒疫情最初在武漢爆發的時候,像這名男子這種「隨地倒」現象時有發生。

【習下發2022軍委1號令「開訓動員」 山東艦旋即開始政治表演】

在疫情蔓延、西安等地民眾面臨封城危機之時,中共高層更上心的,還是「權力安全」,為了這四個字,他們正在繼續加強軍隊訓練、還有強化「警察治國」。

1月4號,習近平簽署了中共中央軍委2022年1號命令,也是所謂「開訓動員令」,要求全軍貫徹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策,根據什麼「科技之變、戰爭之變、對手之變」,全方位推進軍事訓練轉型升級等等,讓軍隊練好所謂戰鬥本領,為的是迎接「二十大」。

隨後,一些聽懂風向的中共軍隊部門,就開始組織「政治表演」,迎合上意、表忠心。例如中共航母「山東艦」,就出動上千名軍人投入練兵備戰。

誰都知道,中共航母只是花瓶,真實戰鬥力很成問題,當局費盡心思搞各種武裝備戰,與其說是為了潛在的台海戰爭,在國際面前作秀表演,不如說更是為了「大內宣」,迎合一些人愛看「大片」的心態,天天搞武裝煙火秀,讓人一飽眼福的同時,震撼於黨國的「強大」。實際上人家當兵的想的是,趕緊拍完這段,該吃下頓飯了。大家不要忘了,山東號航母一天7頓飯,遼寧號稍微委屈一點,一天6頓。大家也不用擔心,這些飯裡面,一定沒有「凍土豆」。

【王小洪預判2022「風險疊加」 加強警察治國 遍地是警】

與此同時,1月5號,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王小洪,在《人民日報》第9版《人民要論》上發表署名文章,聲稱「受國內外各種複雜因素影響,各類風險疊加、聯動、傳導、共振效應可能增強」,宣稱要「堅決捍衛政治安全」。

王小洪在文中強調「兩隊一室」、「一村一警」等警務模式,換句話說就是「遍地是警察」。還說要把「全警實戰大練兵」作為載體,進行多種形式的實戰練兵,保障在什麼關鍵時刻,能拉得出、沖得上、打得贏。

王小洪的全文三千五百多字,還發表在相關版面的頭條位置,而「安全」一詞,在文中出現超過36次。

在同一天的同一個版面上,還有中共的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袁鵬和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徐漢明的署名文章,主題都是保中共的「政權安全」。

特別是王小洪的喊話,很明顯,是要新官上任放把火,既然習近平要他干,那肯定是要搞點什麼名堂出來。王小洪這次繼續喊出的「兩隊一室」、「一村一警」等等方式,就是在加強「警察治國」。有些模式其實早就有了,比如這個「兩隊一室」,指的就是派出所的「綜合指揮室」,指揮執法辦案隊和社區警務隊,為的是提升所謂「破案能力」。而「一村一警」,指的是從大行政區的警察中,挑人下派到最基層的最基本行政單位:村莊,實現所謂「村村有警察、月月見警察」。搭配無處不在的監控鏡頭,再加上在網絡的網警,朝陽大媽等等,中共已經成功把中國變成「大監獄」。而接下去,警察治國的模式很可能繼續加強。這也對中共的「清零」有好處,警察越多,當局的各種「清零」,似乎也就越容易。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優惠只到2月22日喔!馬上行動)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