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習顛覆接班制度 「五阿哥」爭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0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傳習近平顛覆接班制度,「五阿哥爭位」誰占先機?「祕密建儲」利弊解析,習近平抄上雍正作業?恢復黨主席制,習近平五大主席集於一身?

【黨媒「製造乾貨」造神習近平

今天是中共六中全會的第三天,還有一天這個重新瓜分權力蛋糕的遊戲就要結束了。在開會之前,中共特意發表了萬字長文,對習近平極盡美化之能事,這個信號已經清楚說明,習近平的連任之路幾乎不會有懸念,一切都正在按照設計好的步驟在進行。

關於這篇文章,已經有很多評論解讀,大體上都有一個共識:這是對習近平進行造神、拔高,樹立個人崇拜的開始。我對此基本都認同,就不在這裡和大家囉嗦了。我只補充一點,就是由於習近平19大以來的內政外交實際上搞得一團糟,但他要想與毛鄧並列以三分法斷代,必須得拿出點乾貨來,沒乾貨,就只能製造乾貨,就只能反話正說,無限拔高。

如此一來,就造成了一種過於強烈的反差,反而給人一種「是不是在高級黑」的感覺。實際上,把錯誤翻新成功勞、把失敗粉飾為政績,這是中共傳統,從毛澤東時代就一直延續下來的。

只不過像習近平這樣,不得不把幾乎每一件重大的所謂政績,都要靠做翻案文章而來,靠「非歷史虛無主義」的手法創造出來,還是比較罕見的。

【新媒放風:習近平顛覆接班制度】

今天我們針對六中全會,想要重點和朋友們討論的,是一篇高度疑似放風的報導,就是習近平擬定新接班人制度的傳聞。

這個傳聞實際上是由一家新加坡英文媒體報導出來的,時間是在11月6日,已經是4天前。剛開始並未引起太多關注,直到最近兩天才開始發酵。

《海峽時報》是新加坡歷史十分悠久的英文報紙,被視為新加坡英語旗艦日報,創刊於1845年,所以這樣一家百年老店的報紙對中共如此敏感的話題進行獨家報導,是值得我等吃瓜群眾看一看的。

根據報導引述黨內匿名人士的消息說,習近平準備在這次六中全會上確定新的接班人制度,原因是他認為舊的接班制度不合理,他不願意讓已經95歲的江澤民或將滿78歲的胡錦濤來決定自己的繼任者是誰。

報導說目前中共高層已經祕密敲定了一個政治繼任框架,據說將在20大前確定,但有可能不會對外公布。

【放風三大關鍵信息】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框架呢?按照知情人的說法,就是習近平可能不會直接指定一個繼承人,而是在明年20大提拔多個下一代領導人進入常委會,然後在一段時間內測試他們的忠誠度和政治敏感度。

比較引人注目的是,這篇報導直接點了5個可能被習近平相中的人選名字,分別是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中辦主任丁薛祥、現任副總理胡春華、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與廣東省委書記李希。

這是報導提到的第一個關鍵信息。

第二個關鍵信息,是報導說習近平不僅要推翻鄧小平有關任期限制、集體領導等規則之後,還可能在另一個重大問題上背離鄧小平,即他要恢復並出任黨主席一職。

第三個關鍵信息,就是中共內部有意見認為,習近平應當接受與他同一年齡段的人繼續留任政治局常委,因為這樣可以避免黨內對他違反「七上八下」原則的批評。

那麼要如何看待這樣的一篇報導呢?首先,我們基本可以肯定一點,這很大可能是黨內某個派系主動放風的消息,在中共這種全過程黑箱操作的體制下,相對來講可以提供一個我們觀察中共高層動態的窗口。

當然,這种放風往往都含有強烈的政治目的,有的是為了定點打擊某些對手,有的是提前放風測試某個敏感問題的水溫,也有的是藉此說出不便於公開說的話等等,所以我們對這類信息大都是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態度,需要謹慎觀察。

就這個消息而言,在我個人看來,很難說它就是高層一個獲得了共識的定案,因為未來還存在相當大的變數,但這很有可能是在高層被提出來並進行過討論的框架,所以我們不妨暫時就在這個框架的基礎上來簡要討論一下。

【「五位阿哥爭位」 胡春華靠邊?】

第一個關鍵信息,也就是陳敏爾等「五位阿哥爭位」的消息,這當然只是開玩笑,但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了。這個消息涉及到非常關鍵的一點,就是現任7位常委中,如果按照過去黨內「七上八下」的幫規嚴格執行,那就只有李克強、栗戰書和韓正三人退下,汪洋、王滬寧和趙樂際都不到年齡,而且也只幹了一屆常委,完全有資格留任。(遠見快評

所以,如果要想實現五位阿哥進京,習近平還要幹掉這三人中至少兩個人才行,但如果對方年齡未到,而又挑不出什麼大毛病的情況下,想要強制拿下不能連任,這個難度其實非常大。

如果習近平真的能做到,那麼目測其中汪洋和趙樂際相對比較危險。前者是團派大員,多次被放風說他是黨內搞垮習近平之後的繼任者,這當然犯了大忌諱。而趙樂際一直都不受青睞,與一直為習近平提供全套政治化妝服務的王滬寧相比,受寵的成色要差了不少。

此外,我們觀察一下「五位阿哥」的情況就會發現,陳敏爾、丁薛祥和李強、李希4個都是習近平親信死黨,唯一的例外就是胡春華,他是胡錦濤隔代指定的人選,是前朝政治遺產的一部分。

胡春華的入選,反映出習近平多少還是念著一點胡錦濤當初裸退放權的情分,但也就那麼一點而已。胡春華或許能夠進入常委,但想要執掌中樞恐怕有點勉為其難。我們都知道,隔代指定接班是鄧小平首創,他率先指定了胡錦濤,結果就成為黨內默認的幫規延續下來,於是江澤民照貓畫虎指定了習近平,而胡錦濤也照例指定了胡春華。

習近平既然要顛覆隔代指定的模式,勢必要打斷這根鏈條,胡春華這個極具象征性的人物就不太可能擔任總書記和總理這樣的一二號角色了,而是更有可能接替汪洋去執掌政協。

而在剩下的4人中,實際上陳敏爾與丁薛祥的「聖眷」明顯高出李強和李希。也就是說,所謂的「五阿哥爭位」只是一個表象,是習近平式全過程民主的一個裝飾品而已,他真正想要的,就是像毛澤東那樣,誰是繼承人自己一句話說了算,同時也能夠像鄧小平那樣,即便自己退居二線了,萬一發現接班人不合心意,開個會舉手之勞就可以換人。

【祕密建儲:習近平抄雍正作業?】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這個新的接班人模式,實際上也是新瓶裝舊酒,很像是在抄雍正皇帝的作業。

我們都知道,雍正皇帝在歷史上最有名的一項政治遺產,就是首創了祕密建儲制度。這個制度最大的特點,是並不遵循歷代主要採用的嫡長子繼承制度,而是皇帝在世時不立儲君,不宣布誰是繼承人。

皇帝要做的,只是在適當的時候,寫一份遺詔封入密匣內,一般放到皇宮(故宮)乾清宮正殿一塊題為「正大光明」匾額的後面。將來天子駕崩之時,再由王侯宗室、顧命大臣等人當眾開匣公證,立詔書所定之儲君為新的皇帝。

祕密建儲是雍正吸取了康熙晚年出現「九王奪嫡」的教訓才建立的制度,其好處是不立儲君,也就沒有了儲君成為眾矢之的的危險,各位皇子阿哥只能努力表現自己去贏得皇帝的歡心,這樣對皇帝來說也相對安全,有助於最高權力平穩交接。

而弊病就在於,所謂的祕密建儲,實際執行中很難做到真正祕密,比如雍正八年曾將傳位密詔密示鄂爾泰、張廷玉兩人,目的當然是希望他們心裡有數暗中鞏固繼承人地位。類似的情形在乾隆朝和嘉慶朝都出現過,就是皇帝屬意哪位皇子,時間長了其實大家都能看出七七八八。

但既然形式上是祕密建儲,皇帝就無法在保密的前提下重點培養儲君,這必然導致繼承人沒有協助皇帝處理政務的權力,其總攬朝政的能力鍛鍊會受到限制。

習近平為什麼要抄這個作業呢?實際上其背後真正的原因在於,他要獲得更大程度的獨斷,要最大限度排除一切可能對他的權力掣肘的因素。

不管祕密建儲的利弊爭議有多大,這個制度最核心的意義在於:它實質上廢除了東宮制度,廢除了「皇太子」及其東宮整個扈從的權力體系,也就廢除了太子及其親信、黨羽、僚屬等組成的政治集團對最高權力的牽制或威脅。

一句話,這個制度徹底廢掉了真正意義上的「太子黨」,杜絕了第二權力中心的出現。

這,可能才是習近平親自部署抄雍正作業的深層原因所在。從這個角度來看,《海峽時報》這篇放風文章,更像是習派人馬放出來測試水溫的舉動。

【恢復黨主席 又抄毛澤東作業?】

我們再接著說說第二個關鍵信息,也就是習近平可能恢復並自任黨主席職務的說法。

這個「黨主席」可能有的朋友不太熟悉,黨主席的全稱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這是存在於中共1945年七大到1982年十二大這個期間的最高負責人職務的正式職稱,也簡稱中共中央主席。黨主席的職權,是領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共中央書記處的工作,這也意味著這個職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的最高決策者。

毛澤東從1945年開始擔任這個黨主席,在文革中,他鬥倒了劉少奇,廢除了國家主席和國防委員會,使得黨主席成為黨政軍三大系統事實上的最高統帥,然後他就一直擔任這個職務到病死為止。

1982年9月,中共召開十二大,鄧小平以完善集體領導制度的名義,修改中共黨章,不再設立黨主席,只設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並規定,總書記職能只是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會議和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同時主持中共中央書記處的工作。

大家看到了吧,從「領導政治局」到「負責召集政治局會議」,這個規定上文字表述的變化,代表了對總書記權力的大幅度限制。

我們都知道,鄧小平搞什麼集體負責制,其實也是掛羊頭賣狗肉,他自己實質上依然是終身執政。雖然表面上修改黨章廢除了黨主席,又將國家主席、總書記和軍委主席分開由3個人擔任,但實際上他這個軍委主席才是真正的最高決策者,甚至在最後時期他連軍委主席都不是了,依然可以隔空警告時任軍委主席的江澤民說:誰不改革誰下台。

習近平似乎一向不喜歡這種裝模作樣幕後垂簾的做派,他是比較喜歡霸王硬上弓那一路的,不想扭扭捏捏惺惺作態,而是明火執仗地直接來,就是要獨斷獨行,看你們能奈我何。

所以,習近平如果真的在六中全會成功恢復並自任黨主席職務,接下來他只需要把鄧小平當年的動作照做一遍,在明年20大之前修改黨章,把黨主席領導中央政治局的職能重新改回來即可。

【5大主席集於一身 習近平早有鋪墊】

事實上,為了這一天,習近平早有鋪墊。在2019年3月20日,人民網就曾經特別刊登題為「1943年3月20日毛澤東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一文,強調毛澤東在這一天確立了黨內的領導地位,從此統帥黨中央,令中共在革命鬥爭中不斷發展壯大。

而更早的2018年3月,就已經有風聲傳出,習近平將在二十大時修改黨章,把黨章22條中的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改成中央委員會主席,同一條款中「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並主持中央書記處的工作」,改為「中央委員會主席代表中央委員會,是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主持人,也是中央書記處工作的主持人」。

這個改動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此後的每一個五年任期中,只開7次中央委員全體會議的休會期間,所有重大決策就都由主席代表處置了,這等於重新在制度上賦予了習近平一人獨大的地位。

也就是說,一旦習近平恢復了黨主席,我們很可能會看到空前絕後的一幕,習近平將集中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委員會主席以及中共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這五大主席於一身,此前的「小組治國」將正式升級為「主席治國」。

一旦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知道,《海峽時報》爆料說黨內有意見認為,習近平應當接受與他同一年齡段的人繼續留任政治局常委,這種意見的本意就是想要阻止「五位阿哥進京進常委」,目的就是不想讓習近平搞祕密建儲,不想讓他繼續擴權,要爭取維持一個有「太子黨」存在的局面,這樣對習近平可以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就像在車輛明顯開始漂移失控的時候可以踩踩剎車一樣。

當然,以習近平「總加速師」如此給力加速的背景下,他對極權無度的追求,對中國人民來說,也許不一定是壞事,因為誰都知道嘛,踩著油門玩漂移急轉彎那結果多半就是翻車。也許天要亡中共了,就讓習近平心想事成也未可知。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