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科技不應該淪為中共禍害人類的工具

據明慧網報道:山東省沂水縣法輪功學員張希政與妻子到江蘇聯繫生意期間,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晚在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發放破網軟件二維碼卡片,被大豐區城北派出所通過監控錄像發現、跟蹤,後非法綁架了他。警察聲稱張希政發放了99張破網卡片,他們已收繳回了約80張;在張希政的汽車上,搜到破網卡片約1200-1400張。警察又跨省到張的家鄉搶劫取證,構陷了大半年後,又要非法庭審。

此案中,警方是以現代高科技即監控設備電子眼,對張進行監視跟蹤,取得了所謂構陷證據,才作案得逞的,這樣的案例在大陸已經非常多了。作為中共的警察利用高科技謀害善良,是非常可恥的犯罪行為,作為本來用來造福人類的現代科技,被中共這個龐大的極權政府利用來禍害好人,淪落為中共的犯罪工具,確實是非常不幸也不應該的事情。

現代人類社會處於科技信息時代,科技產品和發明創造已經深入到社會每個角落,人類好像離開科技就寸步難行,特別是經濟發達的國家地區,更離不開科技和高科技,但人類無論怎樣發展和利用科技,總有一個共識,就是科技應該是造福人類的,而不應該被偷襲利用禍害人類。科學家在發明創造時,他只想給人類生產勞動帶來便利,提高工作效率,他肯定不願意科技成果被別人拿去圖謀不軌;人們在使用科技時,總是帶著感恩的心情去體驗科技給他們帶來的好處,並沒有想挪作他用害人利己。

但人類社會畢竟是複雜的,總是有少部分利益集團和獨裁極權將科技據為己有,利用科技謀取霸權,沒有道德底線的侵害人類,給人類造成災難,當科技被大面積的用來危害人類時,人類也就走到了盡頭,在這方面做的登峰造極的當屬中共惡政。

中共對科技高科技的貪圖和攫取及研發製造是毫無底線的,在閉關鎖國和所謂開放時期一直沒有變化,幾十年間將自己打造包裝成一個科技大國,但它發展利用科技可不是去發展經濟,造福百姓,而是全力對付所謂國內外敵對勢力,目的是為了維護它的非法政權,所以它著重發展的是軍工領域和維穩系統科技,發展軍工是為了威懾他國和發動戰爭,謀取霸權,發展維穩系統科技是為了監視百姓,鎮壓人民。

它利用西方給予的最惠國待遇之機,通過坑、蒙、拐、騙、賴、偷、拿、卡、要等手段,將西方強國的科技、高科技據為己有,涉及到了軍事、經濟、航海、太空、地下等領域,除了偷得一般性的科技,還囊括了人工智能、網絡、地下水工程、衛星、核武、生化等高科技和黑科技,軍事上除了常規武器,擁有各類導彈、原子彈、氫彈、核潛艇、高級雷達、航母、無人機、北極系統、激光、生化病毒等頂尖武器,隨時威脅著人類。

中共在國內則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金盾監控工程、天網工程和網絡防火牆,在居民手機、身分證和電腦、打印機等都偷偷安裝了特務軟禁,對民眾監視監聽定位和封鎖真相。依託金盾天網工程,中共還特別建成了人臉識別系統、情緒識別系統、語音識別系統、步態識別系統、遠程監控系統、自動報警系統,組成社會信用大數據系統。

目前中國大陸的大街小巷都被安裝了攝像頭,其中,中共的研究人員還研發了一個500萬像素的雲攝像系統,稱這個新型「超級相機」系統能夠在成千上萬的街頭人群中即時捕捉到每個人的面部細節,並精確定位特定目標。使百姓的言行和隱私幾乎被中共掌控,為中共作案提供了極為便利條件。

由於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惡政,它的存在和原罪本來就已經對人類構成和造成了極大危害,但是掌握了現代科技高科技的中共,對人類的危害更具極大危害。因為它使用科技高科技危害世界是無底線的。

人們看到,它對國內民眾的危害是喪心病狂的。中共對民眾的作案犯罪,都是依託技術性作案工具才得逞的,有的甚至技術含量很高。在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屠嬰運動中,中共強行婦女流產墮胎近五億嬰兒,如果僅僅依靠原始的人工流產方式,根本完不成這個血腥的任務,其中就是殘忍的對孕婦注射使用了許多外國進口的針劑毒藥,導致無數可憐的胎中嬰兒快速致死流產的。

中共在二十多年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技術性犯罪特別突出,610國保就是通過攝像頭、手機、電腦及偷偷安裝在法輪功學員家中的竊聽器非法監視監聽定位,然後突然實施綁架抄家,上述張希政誣害案就是其中一例;也有的是通過在車站碼頭海關飛機場的報警系統實施劫持的;還有的是通過警車內高級掃描儀,精確掃描到了正在工作的激光打印機,偵查破壞了資料點;還有的是通過近遠程監控系統分析發現了真相基站和撥打真相手機者,從而悄悄作案得逞的。

在虐殺善良時,中共殺人犯獨出心裁,將一般性的酷刑工具稍作改進就足以致人死命,如加大、加長、加頻使用各種刑具的力度、時間、次數,很快將人殺害,將劑量大的安眠藥、神經類藥和不明藥混合,強制灌入、注射或逼吞,很快使人在家中或獄中瘋掉和死亡。

更可怕的是,中共不但實施群體滅絕,還和經濟價值掛鈎,活摘了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器官,在全世界實施器官移植旅遊,牟取暴利,而活摘和移植器官都是需要精湛的醫術才能完成的,期間令人髮指的是,為了討好中共高層的歡心,增加活摘器官的成功率和新鮮度,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發明了讓人瞬間腦死亡的工具——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並獲得了「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這個殺人的工具,很可能已經被中共廣泛推廣使用。

此外,中共還發明了鑽腦取髓機,殺人的同時還抽取腦髓當滋補品,創造了腦控系統,把人大腦安裝了一種芯片,日夜不停的騷擾威脅恐嚇,直至把人折磨的自殺。這些害人殺人工具都被用來對付國內正義人士和維權人士。

駭人聽聞的是,中共科學院現在成功研發了殺人無形的高科技裝備——聲波槍,主要應對群體事件,定向驅散人群,能給人造成極大不適,人體耳膜、眼球、胃、肝臟和大腦都會受到聲波振動影響。之前,中共還研發的微波槍,可使人體皮膚產生強烈的的灼燒感;激光步槍可以燒毀橫幅,對人體發射多次,能在身上燒出一個洞,疼痛「難以忍受」,而且難以察覺攻擊來自何方,看上去更像意外。

它對民主強國的報復危害是空前的。美國是世界公認的最強大的民主國家,川普總統執政期間,為了制止中共的非法行徑和犯罪行為,曾經對中共發動貿易、科技等之戰,制裁了不少中共人權罪犯,如果川普再度連任總統,很可能帶領其他民主國家解體了中共,這引起中共嫉恨和擔憂,中共便尋機瘋狂報復,在美國大選時,中共全力操控收買美國左派深層政府、科技巨頭和財閥、墮落的主流媒體、「黑命貴」等恐怖組織組成的黑惡陣營。卑鄙的使用高科技操控大選舞弊,不擇手段的發動了政變叛亂,改變了選舉結果,導致川普總統功虧一簣,無法連任,令全世界為之震驚。

據海外媒體報導:2019年11月25日,美國大牌律師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時,不僅曝出Dominion投票機系統的硬件是中國製造,拜登曾親自與黑客見面,指定塞爾維亞人控制Dominion,在起訴書第9頁還有一個驚人指控,即「正如所附的第305軍事情報營一名前電子情報分析員所解釋和證明的那樣,Dominion軟件被代表中國(中共)和伊朗的特工訪問,以監測和操縱選舉。」

這位分析員查到了Dominion公司在中國湖南的服務器,也查到了Dominion通過滙豐銀行賣給中共很多專利,其中很多都屬於那位既是Dominion高管,又是極端反川普的「安提法」狂熱分子庫默(Eric Coomer)所有。

12月1日,鮑威爾團隊公布了另一名匿名網絡安全專家長達37頁的宣誓證詞。宣誓證詞解釋了Dominion投票系統硬件與軟件的安全隱患:它們都不是專門研製、經過VSTL(投票系統測試實驗室)認證的,而是採用市面上現有的第三方商用技術,特別是其大多數硬件與軟件的生產,都外包給了中國。12月2日,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演講時說:「我們已經對很多錢進行追蹤,追蹤到中共那裡。」

中共此舉改變了美國政局,改變了整個世界,暫時為自己提供了喘息機會。

它對全人類的危害是滅絕性的。中共雖然嘴上說不稱霸,卻時刻想著成為世界霸王,但是只靠利用網絡黑客攻擊別的國家,逼其就範跟隨中共,不可能實現霸主地位,利用核武威懾和暗中給幾個獨裁小國輸送核武技術及原料,時不時的威脅其他國家,只能出點醜行,永遠當不了世界霸主。中共多年來向世界撒了無數人民幣,也沒有達到目的。

在習時代,急不可耐的中共,便於2019年前拿出來了早就研發成功的黑科技——生化病毒,不惜從本國武漢開始放毒,故意隱瞞毒情,很快傳染全球,引發人類大瘟疫,中共趁機以疫謀霸,全力宣傳大國抗疫成功的形象,讓世界抄作業,假意援助醫療物資、醫護和疫苗,試圖影響整個世界,坐穩霸主地位,但在正義人們的揭露下,這個惡毒的投毒者,這次並沒有得逞,人類因此突然覺醒,認識到中共的巨大罪惡,開始結成聯盟共同圍剿中共,中國共產黨已經成為人類共同剷除的惡黨。

但人類此時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大疫中,現在190多個國家被傳染,2億多人被病毒感染,400多萬人被毒死,無症狀者不計其數,而且瘟疫有愈演愈烈之勢,人類若不緊急行動,以史為鑑,找到防疫救命祕方,可能面臨滅頂之災。

中共之所以成為人類公敵、世界毒瘤,固然與其邪惡本性和狼子野心有關,但是,西方民主國家長期對中共實施綏靖政策的過失,助長了其邪惡惡行,特別是任由中共偷得科技高科技危害人類,也不能不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所以,民主國家要想吸取教訓糾正過失,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人類要想規範科學技術使用法則,將科技回歸於造福社會的正道,首先應該從歷數中共罪惡、清算中共罪惡開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