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解讀美中關係新動向

7月19日到7月22日發生了有關中美關係的兩個事件。按照新聞發表的時間順序順著讀和反著讀,會解讀出兩種關於美中關係新動向的判斷。其一,拜登抗議施壓,中共讓步,美國順利安排副國務卿訪華;其二,拜登雖然抗議中國的網諜活動,但可能同意做出某種讓步,中共因此同意接待美國外交高官。何者為真,端視讀者如何理解。

一、美中最新互動令人迷惑

最近幾天,美中雙方的最新互動透露出一系列動向。7月19日,主要西方國家一致譴責北京的網諜活動,這是中共網諜活動首次遭到國際社會的公開譴責。7月21日,美中雙方同時宣布,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將訪問中國;然而,就在幾天前,中共曾故意刁難這次訪問,幾乎使這次訪問被取消。

7月19日,美國、歐盟、英國、北約、加拿大、日本、新西蘭、澳大利亞各自發表通告,敦促北京立即採取負責任的制止網絡黑客犯罪行動。雖然各方使用了不同的用語,但這是西方主要國家首次大規模地聯手譴責中共的網絡「惡意活動」。

照一般的理解,這次譴責行動會令中共惱怒,使中共與西方國家、特別是與美國的關係進一步惡化。但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中共原來是設置障礙、阻攔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訪問中國;西方國家譴責北京的網諜行動之後,北京反而為美國副國務卿舍曼的訪華開放了綠燈,似乎美國的壓力奏效了。

究竟該怎樣理解美中雙方各自的行動邏輯呢?是不是拜登通過聯手其他西方國家譴責中共的網諜活動,迫使中共讓了步,使得美國副國務卿舍曼的中國訪問順利成行,從此中共會比較乖巧一些了?如果按照上述兩則新聞的時間順序,似乎可以這樣來推理。然而,如果把這兩則新聞的時間順序反過來解讀,先看美國高階外交官成功訪華,後看美國的譴責行動,又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判斷。這後一種判斷就是,中共其實並不在乎美國對北京網諜活動的譴責,而是力圖謀求拜登當局可能給予的實質性利益,因此安排了這次訪問;換言之,美國的譴責只是表面文章,而其更關心的是改善美中關係,北京對此心知肚明。

二、美中諜報活動的區別

共產黨國家與西方國家處於冷戰狀態時,雙方都會採取一系列軍事諜報活動,目的是獲取對方的軍事情報,取得冷戰時的主動;即便彼此尚未進入冷戰狀態,但雙方的高度不信任和潛在的敵對,也會導致軍事諜報活動的活躍。這樣的軍事諜報活動本身並不奇怪,也永遠不會終止,直到共產黨政權瓦解。無論是共產黨國家,還是西方國家,都視其為不可避免的狀態。

但是,如果共產黨國家對西方國家的諜報活動擴展到大範圍的經濟技術諜報活動,也就是諜報活動擴展到民用範圍,那紅色諜報活動的性質就變了。經濟諜報活動主要是單向的,因為只有共產黨國家試圖竊取西方國家的技術機密,而西方國家卻基本上不用諜報手段來獲取共產黨國家的技術,畢竟共產黨國家現有的技術往往都是西方國家已有技術的翻版或仿製品。如果共產黨國家對西方國家的經濟技術諜報活動普遍化了,這表明,紅色大國在針對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打經濟戰,試圖藉此削弱、破壞西方國家的經濟基礎,為軍事上威脅美國創造條件。

西方的情報部門有時候會強調上述區別,以此說明,共產黨國家的經濟諜報活動越界了。但是,中共通常卻故意裝糊塗,在對內對外宣傳上,有意混淆軍事諜報與經濟諜報活動的區別,把水攪渾,從而避重就輕,逃避對其經濟諜報活動的指責。這次西方國家譴責北京的網諜活動,主要是指中共通過互聯網實施大規模的經濟技術間諜活動;而北京絕對不肯正面回答這方面的事實和證據,反而用胡攪蠻纏的手法,指責西方國家也有諜報活動(即軍事諜報),彼此彼此。

這次北京外交部對西方指責中共網諜活動的反應就是如此,其實,它一貫都這樣做。西方指責中共網諜的要害是,中共故意用經濟技術諜報活動破壞美國的經濟。在和平時期,這種針對美國的經濟諜報活動屬於紅色大國的有組織刑事犯罪;在冷戰狀態下,這實際上是一種准戰爭行為。北京對此當然一清二楚,它一直在這樣做,而且今後還會繼續做下去,只是死不承認而已。

三、應當如何對付北京當局破壞美國經濟的網諜活動?

美國對中共的網諜活動實際上屬於北京當局破壞美國經濟的有計劃、有預謀的長期活動的一部分。這次譴責北京的網諜活動時,西方各國都提到,中國今年3月針對微軟的交換服務器發動了攻擊。在美國和西方盟國譴責北京當局運用網諜活動的同時,美國司法系統7月19日起訴了4名中國黑客,其中3人是「中國國家安全部工作人員」,他們是中共政府所屬的專業網絡間諜,在2011年到2018年期間攻入美國的企業、大學以及政府的網絡系統,竊取資料和技術工藝;他們不僅竊取工業機密,而且從事網上勒索、挖礦劫持、竊取財物等活動,甚至向美國的私人企業索取高達數百萬美元的贖金。過去美國的情報專家通常把這類行動歸咎於俄羅斯黑客,而這回則把矛頭指向了中共。

《華爾街日報》7月20日的報道指出,記者曾問拜登,源自中國和俄羅斯的黑客行為有何不同,拜登表示:「我的理解是,中國政府與俄羅斯政府一樣,不是親自做這件事,而是在保護那些正在做這件事的人,甚至可能為這些人的行動提供便利。」中國當局的網諜活動,果真不是中共當局的工作人員在執行當局的任務,而是這些罪犯的個人行動,只是受到了中共的「庇護」嗎?一句話,究竟中共的網諜活動是個人的犯罪行動,還是中共當局的有組織刑事犯罪?如果屬於前者,美國應當要求北京追究這些網絡攻擊罪犯的國際刑事責任;如果是後者,美國應當直接追究中共當局的政治責任。

如果再追問一句,如果北京的網諜活動屬於當局的有組織刑事犯罪,其目標是破壞美國的經濟活動,那麼,這不就是中共在發動針對美國的經濟戰嗎?美國對此只是譴責一番,中共便就此嚇退了嗎?當然不會。早在2013年,共軍總參技術偵察部(總參三部)下屬的駐滬61398部隊對美國的網諜活動就被發現了。《華爾街日報》的上述報道提到,2015年中共當局就和奧巴馬政府達成了一項協議,該協議規定,不得指示或支持為獲取經濟利益而竊取公司記錄的網絡攻擊。但是,中共顯然是完全忽視這個協議,仍然繼續它的網諜活動。

正因為對中共網諜活動的國際譴責,不管是來自美國,還是多個西方國家,都不會產生效果,也因為中共簽訂了停止經濟網諜活動的協議之後掉轉身就把協議「撕碎」了,所以,這次西方國家譴責中共的網諜活動後,華盛頓智庫《Silverado政策加速器》(Silverado Policy Accelerator)的主席Dmitri Alperovitch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美國並沒有對中共進一步採取懲罰性措施,「與針對俄羅斯惡意行為者的行動相比,這看上去是在實行雙重標準。我們對中國小心翼翼」。

四、拜登為什麼只對中共小心翼翼?

同樣面臨來自俄國和中共的網諜活動,拜登當局對俄國是相當堅決的。據《華爾街日報》上述報道指出,去年12月美國發現了俄羅斯對「太陽風」公司(SolarWinds)的黑客攻擊,結果美國對莫斯科採取了一系列懲罰措施。中共的網諜活動規模比俄國大,時間比俄國長,對美國造成的損害比俄國造成的損害嚴重得多,再加上中共對美國點燃冷戰已有一年半,幾個月前中美雙方在南海周邊地區還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軍事對抗,美國似乎有理由對中共的網諜活動採取更嚴厲的懲罰措施。但我們看到,拜登當局卻只是譴責一番中共就拉倒了。

拜登當局似乎更在乎它想保護的某些經濟、政治方面的利益,而這些利益需要有中共的配合。比如,美國的氣候特使克里7月21日便敦促中國與美國合作,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這是美國民主黨的「神主牌」之一,關係到它「政治正確」路線的貫徹。美國還有不少公司希望大量進口中國商品,並要求拜登當局撤銷對這些商品加征關稅。就此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L. Yellen)7月16號接受採訪時表示,拜登政府認為,川普總統與中國簽訂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未能解決兩國之間最迫切的爭端,仍在加征的對華關稅損害了美國消費者的利益。

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是拜登當局必須請求中共合作才能實現的;而取消或削減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則是中共目前夢寐以求的事,也可以說,是中共試圖把中美關係拉回奧巴馬軌道、推翻川普的制裁中共政策的中方近期目標。因此,中共對美國財政部長耶倫釋放的取消美國關稅的「試探氣球」,反應十分敏銳積極,中國國內媒體立即廣泛報道,顯示美國即將對中共做出重大讓步。至於減排二氧化碳,中共卻端起架子表示,美國應為重要領域的協調與合作「創造有利條件」。中共的所謂「重要領域」,無非就是讓中國出口繼續保持長期的巨額順差,讓中國公司不受審計地繼續在華爾街圈錢;而中共要求美國為合作「創造有利條件」,則明顯是要求拜登先做出重大讓步,之後再談減排二氧化碳。

如此美中互動,其走向似乎正讓天平朝著有利於中共的方向傾斜。當然,美國還有一些其他考慮,據《美國之音》7月22日報道,美國國務院7月21日表示,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在即將到來的中國之行中,將向北京展示負責任和健康的競爭可以是什麼樣子,而且美國希望確保複雜而富有挑戰性的兩國關係存在「護欄」,以避免競爭演變為衝突。

距離美中高階第二次面談只有幾天了。我們不妨拭目以待,看雙方究竟能談出什麼樣的結果。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