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河南新鄉「共產主義橋」坍塌整7年後「共產主義渠」漫堤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4日訊】【今日點擊】(4141-2)

提要

河南新鄉共產主義橋」坍塌整7年後「共產主義渠」漫堤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河南新鄉今天它有個水渠,

叫做共產主義渠決堤了。那另外一條河叫做衛河,就是衛護的衛,保衛的衛,決堤了。這個地方,新鄉具體決堤的這個地方就是鶴壁,鶴壁就是當年紂王的朝歌。

它所出現的水決堤之後,就是被衝垮的地方,就是牧野大戰之地,牧野湖區現在是湖。而習近平在同一時間,跑到拉薩布達拉宮上香去了。跟大家分享這集節目的下半部分。

河南新鄉「共產主義橋」坍塌整7年後「共產主義渠」漫堤

我們先回復一下,6月30日在新鄉下了雪,在中午的時候,6月30日中午下的雪。第二天7月1日,習近平上了天安門城樓對吧,你把這個叫做7月雪也好,

6月雪也好,都可以說。有人說這是達到了極點,冤情,夏天裡大雪紛飛,你叫它6月雪也可以,你叫它7月雪也可以,但這是這一天確實下雪了,這是我們當時跟大家分享。7月23日凌晨,那新鄉衛河鶴壁段決堤,8個卡車堵進去了。然後牧野湖水倒灌,為了救人,各地去援助新鄉。我剛才跟大家介紹鶴壁,鶴壁就這個地方,就是當初紂王的朝歌,朝歌的原址就在鶴壁,牧野湖水就是牧野大戰。回溯了中國人有文字的年代。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故事,結束的一切,是這一茬文明的結束。現在的故事還在提醒大家,還尚存善良的人,你當想尋找證據,去證明是神蹟的時候,今天是個機會,現在還是機會的,這個機會不會很多的。這是一個電視台的記者,電視台記者,在新鄉,在水裡頭拍片子。然後他拿自己的手機去向外面呼籲,整個新鄉北部由於洩洪,你聽清楚了,洩洪,是共產黨自己怕這個水庫炸了,所以就把水庫給洩了洪了。洩洪就把共產主義渠和衛河沿岸,整個給摧毀了。在新鄉有一條人工渠,就叫做共產主義渠,這個故事是這麼來的,大家連起來的故事就能聽清楚了。

這一段視頻大家看到了,就是用8輛大的那種,它本來要去拉,要去拉扎土,把那個堤壩,決口的堤壩給堵上。它堵不上了,就乾脆8輛卡車就開進去了。你可以看到,其中有一輛是開著,駕駛艙的門還開著,那哥們把車開開,把那油門頂上,然後人跳下來,就把車給開進去了,人跑了,8輛車堵進去了。沒管用,現代的手段沒管用。大家現在看到的就是新鄉,你到推特上去查新鄉的話,你就會看到現在的場面。這裡不是鄭州,整個降水,整個它的洪水從鄭州轉到了新鄉,和我們剛才說的鶴壁。這是23日,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新鄉的場面。有人拍下來的轉上去的,他說衛河已經決堤了,共產主義渠也已經決堤了,這是我們今天看到最新的故事。衛河新鄉叫鶴壁段已經決堤,數輛車石頭沒能堵住缺口,23日。

河南新鄉「共產主義橋」坍塌整7年後「共產主義渠」漫堤

值得注意的是,在衛河以西不遠的共產主義渠,已經完全被摧毀了,夾在兩條河流之間的很多村莊情況危急。它把衛河跟共產主義渠,衛河跟共產主義渠,人工渠,變成了兩條河。這兩條河決堤之後,中間的村落完全被淹掉了。2013年7月23日,經上百家媒體廣泛報導,中國唯一的共產主義大橋,在河南新鄉坍塌,2人遇難7人受傷。在建的共產主義大橋坍塌了,橋前頭設有明顯的標誌,前方是共產主義、禁止通行。8年前的同一天,前方是共產主義,就這麼寫的,前方是共產主義大橋封閉施工,禁止通行。這是當時8年前的報導,在同一天。結果這個大橋21日給關了,蓋了4年,2013年,蓋了四年,也就是說它是2009年開始蓋的,2009年或者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後,沒蓋成,在23日這天它塌了。

河南新鄉「共產主義橋」坍塌整7年後「共產主義渠」漫堤

當年是習近平剛剛上台,2013年那個時候呢他剛剛上台之後,他只有跟這個王岐山跟栗戰書,只有他們哥仨抱團。他真正後來起來了,是2013年12月5日,開始抓了當時的周永康,召開了三中全會之後。所以這個故事是當時提醒他,

當時的習近平是對於佛家的概念,是有著他滿深刻的認識,滿深刻的認識。當時是搖擺的他,他自己很想有著一番造詣,很想有著一番舉措。這就是我剛才跟大家解釋的,有著神明的一切在提醒著他們,提醒著每一個人,但當時的人,你是否會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在當年,8年前的7月 23日,其實今天是它當年的生日對不對,就是橋坍塌的生日。

也就說如果你換個角度說,共產主義大橋在滿滿7年坍塌,滿滿7年之後,那共產主義大渠,共產主義渠被衝垮了,這是我跟大家說的7的定數。有人說你到底想說什麼?自大禹治水之後,夏、商、周被中國歷史正史記述為中國的王朝,中國的記述之後,這個朝代結束了,4500年,我說的是這意思。人們經歷過的一切都已經沒了,現在就按照時間走的。6月30日下雪,這一天,是中共第99年的最後一天。然後習近平7月1日那天,拿著鐮刀斧頭,上了天安門城樓,江澤民沒出現,妖精沒了。在共產主義渠被吹垮前一天,習近平突然去了西藏拉薩,對外沒有報,而是在微博上有人拍了照片。

大概在7月10日到14日左右,他去了青海,也沒有太多的聲張。青海和西藏以及內蒙,那是藏傳佛教勢力的地方。他的父親跟達賴喇嘛關係甚好,跟當年的班禪關係很好,他的父親是信,甚至是崇拜藏傳佛教。那他在這個正定縣任縣委書記的時候,把當地的禪宗,禪宗的六法門,就是六個門派當中的最後一個門派,是他給扶植起來的。就是,談不上扶植起來,他就是重新修復了,當時花了200多萬。那他鬼使神差的,在22日這天,他去了這個拉薩,他去了布達拉宮,我說他去上香去了,但他是怕了。

兩個星期之前,他把中央警衛局換成了野戰軍,沒有一個相信的,他只信鬼他不信人,他只信妖,只要是人他就不信,不是人的他可以考慮。那生活在這麼一個驚恐的環境中,在他猖獗的時候,他覺得他最牛叉。當他牛叉完了,在天門城樓上,卡,這麼一幹的時候,扭過臉來一下城樓,他知道幹死自己了,他到拉薩去保命。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