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鄭州是內澇還是洪水 習淡化災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2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21日(星期三),亞洲時間是7月22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五千年一遇洪水退了?習稱鄭州內澇;災後通報洩洪,車內驚魂4小時;3地鐵線被淹,真實傷亡成謎;南京群聚感染,人類將回原點?P4早有問題,曾向美求助;國會衝突後,福西面臨刑調?

美國國務院21日表示,副國務卿謝爾曼將於7月25至26日訪華,屆時在天津市與王毅等官員會面。美國希望雙方坦率交流,以推動改善美中關係。

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21日表示,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將於27日在新加坡發表演講,闡述美國協助印太國家做出自主選擇,推動「重建美好未來」計劃等。

英國21日提出與歐盟重新磋商北愛爾蘭的貿易問題,歐盟執行委員會執委塞夫柯維奇發布聲明說,歐盟拒絕重新談判英國脫歐後有關北愛爾蘭的貿易安排。

21日下午,河北省保定市東閭鄉東閭村出現大型龍捲風,持續長達半小時。許多建築物的屋頂、牆面被掀起、捲上天空。中共官方稱,龍捲風造成多間廠房受損,2人死亡。

截止到美東時間7月21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26萬1,06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9,222萬4,554人。單日死亡2萬0756人,死亡總數是413萬3,31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我得到了更多關於鄭州洪水的真相,今天重點要說說這些情況。另外也要說說疫情情況,譚德塞認為,人類可能要回到原點。

美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西可能要有麻煩了,共和黨議員已經呼籲美國司法部對他進行刑事調查。

今天的《真實中國》畫展,將帶給大家兩幅新作品。大家也可以到優樂客會員去觀賞,我們所有展示過的作品,都已經上傳到網站。歡迎大家前去點讚。

五千年一遇洪水退了?官媒氣炸網友

今天(21日)早晨查看河南鄭州的洪水消息,官媒中新網一個消息跳入視線,《直擊洪水消退後的河南鄭州街頭》。文章稱,「經過一夜的搶險救援,給水路段的積水明顯下降,但街頭仍有多處積水嚴重。」

從官媒配發的幾幅圖看,真像是洪水消退了。我感到很奇怪,因為當地時間21日凌晨,河南水利廳發消息稱,這次的強降雨「超5,000年一遇」。5,000年一遇的強降雨,這麼快就消退了?

咱們也不知道河南水利廳這個「5,000年一遇」是怎麼得出的結論,反正網友是氣炸了。不少網友怒斥中共「無恥」,「甩鍋給老天爺」。網友指出,「這種描述,稍微過過腦子就知道不可論證。除了想把所有責任歸於不可抗力,還有什麼作用呢?」

查看其它媒體,才知道鄭州的洪水並沒有完全退,只是稍稍緩解,其實仍然很嚴重。只是中新網在選擇性地報導,專門挑選不痛不癢的內容報導。而且當地的氣象部門預報,今天當地仍然有大到暴雨。我們提醒當地的民眾提早做好預防,或者儘快轉移到安全地帶。

不僅中新網在撒謊,粉飾太平,幾乎所有的中共官媒都在集體撒謊。今天的《人民日報》頭版,不見鄭州特大洪災的任何隻言片語,你要翻到第七版才可以看到這樣的標題:「河南遭遇強降水,多地多部門採取應對措施」。

文章強調「各方全力以赴」救援,但是對受災情況、有多少人員死傷都沒有提,只說是「轉移避險約十萬人」。

中共央視的「道德楷模」海霞,本身出生在河南鄭州。家鄉遭遇洪災,她對著世界說,河南鄭州「這次的應對很有樣」。

為中共唱讚歌,海霞很快遭到了網友的痛斥。隨後她換了一副面孔,裝出了一副悲情狀,為河南加油、為鄭州打氣等等。

習近平被嚇到?鄭州是「內澇」?

今天(21日)上午,習近平對防汛救災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強調要把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更要防止因災返貧和大災之後有大疫。

習近平表示,今日河南等地持續強降雨,鄭州等城市發生「嚴重內澇」,一些河流出現超警水位。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從習近平發「重要指示」看,似乎是被超大雨量帶來的巨大災難「嚇到」了。但是很奇怪,他並不承認鄭州發生了洪水,只說是「嚴重內澇」。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內澇指的是城市內部由於雨水無法及時通過排水系統排出造成的積水災害。

但大量圖片和視頻顯示,路面上的積水已經淹到了人的胸部以上,這究竟是「嚴重內澇」,還是洪水呢?是北京領導人認知有問題,還是故意淡化災情的嚴重程度呢?

317個西湖倒進鄭州?災後通報洩洪

法新社引述中共軍方的消息,河南洛陽市伊河灘水壩在今天(21日)凌晨出現大約二十米的決口,凌晨5-6點,當局實施了2次爆破。

而實際上,河南境內還有大約三十座大中型水庫的水位超過警戒線,情勢相當危急。今天凌晨3點,河南防汛部門已經把應急響應級別從Ⅱ級提升到了Ⅰ級。

氣象部門通報,鄭州昨天(20日)下午4點到5點,一小時降下201.9毫米的雨量,打破了1975年河南林莊降下198.5毫米的紀錄。

鄭州氣象局表示這次降雨從17日晚上就已經開始了。17日晚8點到昨天晚上8點,3天的降雨量達到了617.1毫米,相當於下了往年一年的雨量。

以鄭州全市總面積7,446平方公里來計算,氣象部門稱3天共降下了45億9,490萬立方米的水量。當局還做了一個比較,杭州西湖的庫容量大約是1,448萬立方米,鄭州3天的降水,等於是把317個西湖倒進了鄭州。

這次鄭州遭遇強降雨,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但昨天(20日)中午,有鄭州民眾在市中心實拍時發現,短短大約半個小時,整條馬路突然被洪水淹沒。自由亞洲指出,證明洪水不是因為暴雨造成的,而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洪水。

今天(21日)凌晨1點左右,當局通報稱,位於鄭州上游的常莊水庫出現嚴重險情,在20日上午10點洩洪。

鄭州防災服務台「鄭州發布」週三凌晨一點鐘稱,由於鄭州遭遇歷史上持續最大強降水,且上游水量大,鄭州常莊水庫防汛形勢極其嚴峻。

通報表示,7月20日上午10:30分開始向下游洩洪,截至21時34分,常莊水庫實時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當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查看地圖得知,常莊水庫距離鄭州市最多11.6公里,而距離鄭州市西環路只有2公里。水庫大壩比市中心二七塔處地面高程99米,高36.74米,比鄭東新曲地面高程83米,高差52.74米。

鄭州居民王女士對自由亞洲表示,如果是因為雨下得大,水位是一個緩慢上升的過程,它不可能一個小時忽然那麼厲害。因為很多人都沒有準備,連地鐵都沒有停運。

上午洩洪,第二天凌晨才馬後炮地通報。鄭州的災難是天災,還是人禍呢?頭腦正常的人,都應該有一個基本的判斷。

當局嚴控訊息 律師比較2次撤離

另外,對於災情的真實情況,大家也不要希望從中共媒體那裡得到,那是不可能的。自由亞洲發現,鄭州方面已經全面壓制洪災的相關資訊,媒體不許報導地鐵被淹,更不許報導常莊水庫洩洪的細節。

今天(21日)一位網友給我發郵件,說「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除了這句話,就只有一張手機截屏。

截圖中顯示,網名叫「張曉麗律師」的朋友在微博中寫道,「當時發了下面這條朋友圈,沒想到,今天一早就有人打電話讓我刪除,說是我這條朋友圈被廣泛傳播造成了不良影響」。

「張曉麗律師」在朋友圈是這麼寫的:撤離。感謝親朋好友關心,我已經出地鐵站了,地鐵門開了,工作人員通知讓所有人撤離。上次從地鐵撤離是在台灣因為地震,這次從地鐵撤離是在鄭州因為洪水。不同的是在台灣撤離時,地鐵安檢口直接全開,不需要刷卡撤離速度很快。而鄭州還要一個個刷卡,既不利於人群儘快疏散。

所以不能不讓人產生懷疑,鄭州真的只有25個人不幸罹難嗎?地鐵被水淹,真的只有12人死亡嗎?我希望死亡人數越小越好,但我了解到的情況,可能比較嚴重。

車廂內驚魂4小時 有人交代身後事

昨天(20日)節目中,我已經提到鄭州地鐵被水淹的情況,幾百名乘客被困在地鐵車廂。後來我們得到消息,車廂內的大部分乘客已經獲救,但也有不幸罹難的民眾。

有親歷者介紹,昨天(20日)晚上9點的時候,列車窗外的水已經一人多高,車廂內的水也漫過了胸口,稍微矮小的乘客已經淹到了脖子。到救援人員鑿開玻璃窗,前後大約4個小時。

當局在今天(21日)凌晨通報,地鐵內共疏散五百餘人,其中12人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送往醫院。

一位死裡逃生的網民在微博中寫道,被困在車廂後,水慢慢從門縫往裡滲。最後即使乘客站在車座位上,水都漫到了胸口,甚至到了脖子的位置。

但這位網民指出,所有乘客接近滅頂、仰頭急促呼吸的景象真的讓他害怕了。最恐怖的不是水,而是車廂內的空氣越來越少,「不少人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給家人打電話交待身後事了。這位親歷者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於是處在「崩潰邊緣」的他給母親打了電話,說「媽媽我可能快不行了,我有點害怕」。但他說「慢慢地也不用崩潰了,因為我也缺氧暈倒了」。

幸運的是,他的電話突然響起了鈴聲,他的母親又打來了電話,一下使他甦醒了。更幸運的是,救難人員這個時候也趕到了,砸破了車廂玻璃,使奄奄一息的他最終得以獲救。

另一位獲救的網友對《中國青年報》表示,「身邊陸續有人出現缺氧、低血糖的症狀,有人在發抖、大喘氣、乾嘔。」

從這位親身歷劫者的憶述看,當時整個車廂的幾百人都處在嚴重缺氧的情況。

一位鄭州網友發給我一段現場影片,看畫面現場,可能是鄭州的某個地鐵站。畫面中顯示,有急救人員在給幾個人做心肺復甦。地面上還躺著一些人,看樣子可能失去了意識。

影片最後部分,可能是視頻拍攝者在與人說話,說「沒、沒事啊,沒事啊」,說話已經有些結巴了。畫面中拍到的手,握成了拳頭,似乎在情不自禁地顫抖。

3條地鐵線被淹 真實傷亡成謎

自由亞洲在轉發網絡視頻時,推文指出「鄭州地鐵完全」,「鄭州地鐵完全失陷,整條5號線被淹,至少二十人死亡,多人失蹤,至少數百人被困。月台擺放了多具屍體」。

也有網民根據視頻推算,認為死亡人數「絕不是官方首次通報的12人」。

當地市民張先生說,「官方通報的是12人,它到底是不是準確那就不知道了」。張先生強調,關鍵是看不到其它的統計。

鄭州市原司法系統官員劉女士透露,傷亡數字除了官方的公布,民眾不准談論。她說,「地鐵裡啥情況都不知道,然後到底救沒救出來誰都不清楚。我們這邊也不讓說的。」

資深媒體人洪濤也對自由亞洲表示,官媒在8點多的時候就說「人都已經安全疏離」,其實「一直到9點多的時候,還有人在呼救。這些新聞,總是報喜不報憂。地鐵公司承認是12個人,準確不準確,這就不好說了」。

一位34歲的何先生對《南方週末》表示,他為了去救自己的妻子,步行前往沙口路站的一個小時一直在哭。到那後發現救援人員嚴重不足,不能救出所有人,於是他也加入了救援隊伍。他揹上一名男子,但這名男子後來死亡了。

這位何先生說,「大多數人要麼嘔吐、頭痛、窒息,要麼因為缺氧而暈倒。情況非常可怕。」

就在當地時間今天(21日)深夜11點40左右,一位鄭州網友向我爆料,鄭州地鐵被淹的並不是只有5號線。只是5號線的消息傳播得比較廣,所以人們只注意到了這條線,實際上鄭州有3條線都被淹了。

網友說,「沐陽你好,魔鬼發布消息說死12人5人受傷,真是變態的政府。我朋友剛剛下地鐵,水就淹沒了,3條線淹沒,在高峰期!死1,200都有可能。」

在這位網友與朋友的聊天截圖中顯示,他的朋友說「昨天(20日)還淹死好多人,都是在地鐵裡被淹死的」,「三條線被淹」,「昨天下午,都是下班回家的」,「不悶死也得被淹死」。

我再次強調,我希望死亡的數字越小越好,損失越少越好。但是中共的鬼話,我是堅決不信。

中國再爆疫 人類將回原點?

我們再來關注疫情情況。南京今天(21日)通報,截止到當地時間下午1點,總共發現了17例中共病毒患者。這17例患者都是南京祿口機場的保潔人員,是在例行檢查中發現的。

從病例情況分析,南京機場可能爆發了群聚感染,所以祿口機場已經取消了所有航班。

祿口機場附近的市民趙先生今天(21日)對大紀元表示,「機場周邊的地區路全都封了,是今天突發的情況,今天才定的。機場航班全部取消了,今天已經全沒航班了。」

祿口機場所在地的南京市江寧區,今天開始了全員核酸檢測,隨後可能還要對全市人員進行核酸檢測。當局要求全市所有居民非必要不許外出,確實需要離開本市,需持48小時內核酸陰性證明。

江寧區祿口街道謝村社區、白雲路社區、石埝村,溧水區石湫街道九塘行政村毛家圩自然村由低風險地區調整為中風險地區。祿口街道為封控區域。

中共早就吹噓控制住了疫情,現在本土疫情卻突然升溫。我在會員節目中說,中國大陸的疫情可能比人們想像的嚴重。只是因為中共封鎖太嚴,真實情況外界很難知道。

也就是說,中國大陸現在究竟是第幾波疫情,外界是不清楚的。但是人們應該看到一個問題,疫苗並沒有阻遏這場疫情。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今天(21日)在一個會議中表示,「世界正走向失敗」。目前已有超過400萬人死亡,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今年的死亡人數是去年的2倍。

譚德塞認為,只要其中一種變種病毒讓疫苗失效,全人類「回到原點」的可能性就越大。「在所有人安全之前,誰都不安全」。

他說的「回到原點」,其實指的是中共病毒在全球剛剛爆發的階段。那個時候人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知道奪命的病毒是什麼,也不知道如何應對。

其實,就目前而言,人類也並沒有真正了解中共病毒。甚至病毒是不是來自武漢實驗室,現在還沒有統一說法。

P4主任早知有問題 曾電郵求助美國

美國之音今天(21日)報導,在中共官方認定的疫情爆發日期前大約4到6個月,武漢P4實驗室主任袁志明在2019年的一篇論文中坦誠,實驗室存在著生物安全。而且他在2016年,曾向美國提出需要消毒劑和實驗室密閉安全服的請求。

袁志明發表在英文期刊《生物安全與生物安保雜誌》上的論文寫道:「實驗室生物安全處於危險之中。」「投資來源、隸屬關係和管理體系不同,這些實驗室(對條例)的實施在達標與合作工作流程上面臨困難。」

搞科研出身的袁志明在文中斷言,武漢P4實驗室的狀況令人堪憂。實驗室的生物安全本應由專業人員或工程師管理,卻由研究人員兼職,「這使得很難及早識別和減輕設施和設備運行中的潛在安全隱患。」

實際早在2016年,袁志明還曾向美國國家衛生院進行過求助。非營利組織「司法觀察」發現,在美國國家衛生院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往來電郵中,袁志明曾請求幫助尋找消毒劑,以對P4實驗室密閉安全服和室內表面進行消毒。

根據「信息自由法」,「司法觀察」查閱這些郵件中發現,美國國家衛生院下屬的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通過「生態健康聯盟」組織,向中方提供了9項資助,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對於袁志明的請求,美方非常重視。與袁志明聯繫的國家衛生院病毒學家庫恩,向上司匯報時,給袁志明的郵件標上了「高度重要」。

紐約病毒學家拉瑟姆對美國之音表示,「袁志明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地專家。顯然,他對所監管的實驗室生物安全非常關切。」「實驗室洩漏在世界範圍內屢見不鮮。 鑒於這些聲明,如果武漢的一個病毒學實驗室發生洩漏也是不足為奇。」

國會衝突後 福西將被刑調?

剛才提到美國國家衛生院下屬的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這個研究所的負責人就是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福西博士。「司法觀察」指出,研究所通過「生態健康聯盟」組織,向中方提供了9項資助,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這一點,很可能成了福西博士的軟肋,倍受人們的詬病。

昨天(20日)晚上,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對「網關專家」表示,他正在給司法部寫信,要求對福西進行刑事調查。原因是保羅認為福西資助了武漢P4實驗室進行「功能增益」研究,並向國會撒謊。

昨天上午,保羅與福西在國會聽證會上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保羅當時提醒福西,向國會撒謊是犯罪,將面臨刑事懲罰。他問福西是否收回5月11日聲稱從未資助過武漢病毒所進行功能增益研究的聲明。

隨後福西暴怒,表示自己從沒有在國會撒謊,也不會收回那句話。他說「保羅參議員,坦率地說,你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保羅隨即朗讀了一份評估報告,以證實美國國家衛生院資助了在中國的神祕實驗室。保羅批評福西顧左右而言他,「試圖逃避擔負世界各地因疫情死亡的400萬條性命的責任。」他直言「凡資助實驗室的人,包括你自己(福西)都有責任」。

在這次直面衝突後,保羅決定請司法部對福西進行調查。我們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什麼情況,如果司法部調查證實福西確實對國會撒了謊,那麼按照美國法律,這是一項重罪,將面臨最高5年的刑期。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的作品。

為大家展示的第一幅作品是來自台灣的小熊電影公司,我們以前也展示過他們的作品。今天展示的是另外一幅,名字叫「火神山醫院」。

畫面上有一個全副武裝、手持槍枝站崗的中共士兵,正在火神山醫院門口站崗。旁邊被鐵條封死的窗戶裡面,有一個戴口罩的患者。

對火神山醫院,大家應該都不陌生。這是武漢疫情最嚴重階段,中共在武漢臨時搭建的兩座醫院之一,另一個叫「雷神山醫院」。

不過說是醫院,中共卻派出軍隊士兵荷槍實彈地進行看守。控制的嚴密程度,與其說是醫院,倒不如說是監牢。住進這兩家醫院的患者,完全被限制了行動自由,基本處於對外隔絕的狀態。

「火神山醫院」(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這幅畫反映出中共的極端化,只要它認為有問題,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嚴密封鎖。我之前也說過,中共做什麼事情,最常用的辦法就是一刀切。

為大家展示的第二幅作品名叫「交代問題」,還是漫畫家大成先生的作品。畫面上有4個人,一個是被捆綁著雙手的「走資派趙其昌」,三個是身穿中共軍服的人,其中一個胳膊上帶著中共的紅袖箍。

看畫面,像是在夜晚挑燈夜審這個「走資派趙其昌」,牆上寫著「坦白從寬」。拿著木棍的那個人,用木棍打在柱子上,說「再交代新問題,不交代就打死你!你不老實!」而趙其昌似乎是臉上帶著笑意,嘴裡發出「啊~啊~」的聲音。

大成先生在文字中介紹,60年代末,他所在的連隊被揪出了37個「特務」,加上以前關押的人,打手不夠用了。於是連隊指導員找到大成先生,讓他充當打手。說「黨考驗的時候到了,得好好表現一下」。

因為這個指導員每天晚上要查崗,大成先生就假裝打「走資派趙其昌」,並讓他配合應付檢查。

「走資派趙其昌」(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大成先生介紹,其實趙其昌是當地最大的官。後來平反並且升了官,去了保定市。後來還託人轉告大成先生,為了表示當年的保護之恩,讓大成先生去保定市工作,但是大成先生謝絕了。

大成先生這段經歷,讓我想到了一個故事,時間並不久遠,在1992年,那是柏林牆倒塌的2年後。曾經守牆的衛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審判。原因是他在柏林牆倒塌前,曾射殺了一名要翻越柏林牆的青年。

辯護律師說,亨里奇作為衛兵僅僅是執行命令,別無選擇,罪不在己。

但是法官西奧多‧賽德爾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時,良知才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

感謝兩位的精采畫作,在不同層面呈現真實的中國。我希望大家都來參與這個活動,救人的同時,也用畫筆記錄下歷史,非常有意義。只要大家不斷投稿支持我們,這個板塊就會一直進行下去。

大家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節目中會進行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優樂客網站去觀賞,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真實中國:繪畫徵集活動 | 優樂客 YouLucky)。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時候,請介紹一下您的畫作內容。因為我發現,有一些作品畫得很好,但是有一些創作元素,我們不能準確把握作者的用意。所以需要大家做一些說明,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表達的意思。

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別人作品之上進行的二次創作,請一併說明原作出處。這樣既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我們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
最近一個月當中,中共政治局或政治局常委至少開了三次會議。以往都是公開的會議,現在卻變成了祕密會議,詭異的背後是什麼問題呢?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聊聊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不敢公開的原因。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