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間存在攝像機 會錄下每個人從生至死的經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7日訊】大家今天都好嗎?我是jojo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瀕死體驗,我們團隊裡的成員,他的家人有過這樣的經驗。

聽說他的弟弟高中時參加登山社,在一次登山活動中不小心跌落山崖,但很幸運的是當時背上的背滿裝有礦泉水的包包救了他,可能是起到了緩衝作用,奇績的生還了,而且只有受一點擦傷。他說當時跌落山崖時,在那一瞬間他居然看到了自己的一生在他的思想中快速回放。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跑馬燈」現象啊?

確實在「瀕死經驗」的實例中 也都提到這個共同的特點,在「死亡」的一瞬間,人的頭腦中會像放電影一樣,把人生中從生至死的所有經歷,包括所有細節,在瞬間就瀏覽過一遍。所有的細節都歷歷在目,就如同昨天剛剛發生一樣。

一九八九年,賈敏女士因猛爆性肝炎並發急性腎衰竭,被送進台灣南部某家醫院,當時除了喪失肝、腎功能外,瞳孔也對光毫無反應,醫院開出病危通知;繼又轉入台中榮總急診室急救。昏迷了四天三夜後,竟又被搶救了回來,她對人生因此而有了新的認識。

賈女士是個十分鐵齒的人,對於神鬼之說,皆斥為無稽之談;但在昏迷過程中,她卻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來到了神所掌管的空間。

靈魂只在乎一件事》

在另外的多層空間中,賈感受不到時間,也不再在乎曾經身處的世間,但她用了三個「非常」來強調脫離肉體的靈魂只在乎「將被分配到那一個等級的層次」,似乎現代人所懷疑的道德說,在另外空間裡卻是評量一個靈魂的標準。

她在那個空間中,回想著自己有沒有做過壞事;做過壞事的靈魂會看到自己在人間為了私利犯下的錯誤,並因此而承受巨大的痛苦。賈的靈魂想起了小時候喜歡欺負鄰家小女孩,每當小女孩路過家門時,她就跑過去威嚇她,造成小女孩對賈十分恐懼。

「 我的靈魂想到這件事情,非常痛苦。」回來人間後的賈,到處打聽小女孩的去向,她誠心地希望向她道歉,這件事在賈的潛意識中一直是個未解的結;尋尋覓覓了十四年後,賈終於在市場上遇見了這位鄰家女孩,高興地衝上去向她致歉;對方卻早已不記得那件事了。但在賈的心中,終於解開了幾十年來的捆綁,使她放下一塊大石頭,鬆了一口氣;現在,兩人是非常好的朋友。

《翅膀、聲音和光團》

在靈魂輕飄飄地飛上去後,賈看到了許多不曾看過的東西,例如似太空船或衛星等不明飛行物。之後,她來到一個空間,看到一個高椅背的寶座放射出亮光,兩旁站著幾個十分高大的「生物」,而且還有翅膀,「我那時想,怎麼有這麼大的翅膀?那麼多的羽毛?」賈無法看清他們真切的形象,只能見到穿著白色袍子的模樣,有一種柔和的氣氛,她聽到他們在溝通,「不是語言,是一種聲音,很祥和的聲音。」賈描述著,當時她感覺他們非常善良,會保護她。

賈說 「我還有去黃泉路上踩過,很窄,是石板做的。」在那邊的空間,那些路都沒有名字,名字是我們這邊的人自己取的。

《重返人間》

賈遊玩了一陣後,聽到弟弟的呼喚聲,於是順著聲音的方向走下去,靈魂便進入到了身體裡面。

她知道自己回來後,拚命扭動,希望可以引起別人的注意;已經趨近僵硬的肉體突然間開始有了活動,雖然還張不開眼睛,舌頭也十分僵硬,總算有一位護士注意到她有了生命徵兆,趕緊通知賈的妹妹來到加護病房。家人喜極而泣。

她希望她的經歷可以讓那些有自殺念頭或對死亡恐懼的人有些新的認識,人是有責任的,因為萬事萬物都是神所創造、安排的,以人的角度看來的不順遂,卻是神賜予學習真善美人生的功課。「除了自己要活得充實,知足常樂,隨遇而安之外,有能力還要去幫助別人。」如果因一時想不開而結束了生命,「那人的靈魂會很痛苦,也不知道他的靈魂會到哪裡去?」

她的經歷讓我想到了 前幾年的人氣韓國電影 – 《與神同行》

內容講述了男主角在死後的49天,必須與陰間使者一起接受這一生審判的故事。金自鴻一直是個好人,在消防救人的意外死後,遇上了三名陰間使者,一直身為好人善良的可以說是「模範死者」,陰間則稱其為「貴人」,在陰間「貴人」是難得出現的,最有可能能夠在49天內通過7個審判的人。

7個審判分別是:謀殺、怠惰、說謊、暴力、不義、背叛、天倫,每個亡者的審判順序都不一樣,閻羅王會依照各人生前的作為,由輕的到重的罪行安排,再由負責的地獄大王進行判決,過程有點像人間的法庭,每個都有指派的辯護人,特別的是陰間有所謂的業鏡輔助,可以直接看到事情發生的情況,就如人間的攝像機,可以根據實際發生的情況公正的判決。
通過業鏡,金自鴻發現自己曾經做過很多事情都歷歷在目,震驚的看著業鏡所呈現的真相。在死後的世界,在另外空間做的好事壞事,都被一一記錄下來。

《天上有個攝像機 ,人做了好事壞事都被記錄》

過去有句話「神目如電」,「神目」像一部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架在天上或者架在另外空間的一部攝像機,無時無刻不在記錄著人類每一個成員的言談舉止。當然還不只是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所表現出來的言談舉止,甚至包括表面空間表現不出來的在人類內心的一思一念,都會被絲毫不差的給記錄下來。

剛剛提到賈敏女士的經歷是否就像是這樣呢?如果一個人一生所做的所有惡事在天生有人在給詳詳細細的做記錄。那這可是天上的記錄啊!那裡可不存在什麼硬碟容量不夠的問題呀!就連賈小時候喜歡欺負鄰家小女孩的清清楚楚記錄著。

另外前面提到的「跑馬燈現象」是否也代表著,造物主在當初創造人的時候,早就已經在人體內設置了一部「人體攝像機」了呢?這部人體攝像機負責把人一生的所作所為完整的記錄下來,包括一舉一動,一絲一毫,全部都記錄下來。

上天給每個人都安裝上個「人體攝像機」又是為了什麼呢?我個人是覺得或許就是為了監督記錄人們一生的言行的。人一生中到底做了多少好事還有多少壞事,人人自己身上都帶著呢!而且這種信息還不是簡單的文字格式,還是全息視頻格式呢,還是4D的格式呢。

從這些「瀕死經驗」給了我們一些啟示。在另外空間有「人生錄像」存在,存在,那在我們做任何事情時是不是要再多思考,這是是否應該去做認?以及更加認真的對待我們自己人生的每一步呢?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