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拍案驚奇】川普低調美媒收視跌 反送中死多少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學者稱中共永不能趕超美國!周星馳現身吳孟達靈堂,引起鬨動;美軍要第一島鏈設導彈網;老拜「失智」還能裝多久?有人說反送中「沒死人」,咱們仔細說說;

今天是週末,大家在家休息的時候,可能都喜歡看看電影啊,也有的人喜歡戶外運動。我是比較喜歡看電影那種,但是自從做自媒體,隨著不斷深入,事情也越來越多,每天進入了類似美國阿湯哥主演的電影《明日邊緣》那種重複作業,只是每天輪迴重複的不是生死,而是工作業務,久而久之,到現在已經是在做夢的時候,都在想自媒體的事……

這個過程,也是我學習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但我有時候還是會跟身邊的朋友開玩笑說,我說你要做自媒體,千萬別做新聞類自媒體,做點吃喝玩樂的多好,又不怕觸碰敏感話題被黃標,又不必擔心被停廣告,而且可以做點有趣味的事。哈哈,話是這麼說了,我懂得,所有不管是哪種類別的自媒體人,要想做好,背後都是下了不少功夫……

周星馳低調前往吳孟達靈堂 亦引發現場鬨動】

但是說到週末看電影啊,好多朋友包括我,都被香港電影主宰過自己的娛樂時光。周星馳的電影大家就更不陌生了,但是2月27日,周星馳曾經的黃金搭檔,吳孟達在香港病逝,終年69歲。這個消息,當時一時間超過了政治新聞的熱度,成為華語圈網友最受矚目的消息。

3月7日,吳孟達在香港的「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行喪禮,下午4點15分,老搭檔周星馳突然出現在殯儀館,來到吳孟達的靈堂。根據香港「東網」的報導,周星馳到場為了避開記者「鋒芒」,選擇了聲東擊西的策略,由他的同胞姐姐先打頭陣,引開記者攝像機的火力,然後他則著一身低調裝束從另外一個門進入,但還是在現身時引起鬨動。

根據現場目擊者的描述,周星馳全程看上去,表情都很哀傷,沉默寡言,被媒體聽到的,似乎只有一句話,周星馳對現場協辦喪事的田啟文說:「往後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就跟我說。」他全程停留大約9分鐘,面對記者提問,也只是揮手致意,然後就跟姐姐周文姬離開了殯儀館。

周星馳跟吳孟達合拍過太多膾炙人口的電影,但是2000年代初期,合作過《少林足球》後,便傳出不和,此後幾乎沒有再合作過,但是此前有報導說,吳孟達離世前住院的時候,兩人在病床前和解。

周星馳走後,劉德華是下午4點55分到了殯儀館送別,他雙手做合十禮進入場地,一共待了大約25分鐘。此外,吳君如、林子聰等香港明星都有到場。

因為吳孟達在華語圈,觀眾對他太熟悉了,而且他本人又連帶著香港影視圈的很多明星,雖說是黃金配角,其實吳孟達已經有主角光環。但是像我們此前報導中提到的,中國大陸在吳孟達去世後,繼續消費他,說他在臨走前,微博上發的最後一個帖,是2019年8月6日反送中時期,轉發的央視新聞帖「我是護旗手」。對此,我也不想評價什麼,是非公道,大家心中自有主見。

【緬軍暴行驚世 有人說反送中「沒死人」 咱們仔細說說】

其實,香港反送中時期的那些年輕人,也同樣是明星,是了不起的「明星」,他們中有好多人,當時真的是不惜性命,跟極權在對抗,不要以現在的時勢評論這些年輕人的功與過,他們促使好多人覺醒,這是很了不起的。像我之前節目跟大家分享的,歷史上反對極權的抗爭之路,幾乎很少有一兩年這麼快的,他們推動了這個潮流。

君不見,在緬甸的街頭,年輕人正在排練的被稱為「羅馬盾陣」的抗爭形式,是受到哪個群體的啟發嗎。他們(香港反送中年輕人)的抗爭裝束、抗爭形式,從白俄、到泰國、再到緬甸等等,許多地方的抗爭運動都在了解,貢獻很大。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一開始也是一敗再敗,最後堅持不懈,因為歷史潮流是擋不住的,他的行動激勵了越來越多的人,最後把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可能,最終實現。而現在的反極權,已經不局限在一個國家、一個地區,而是世界性的正邪大戰。

因為最近緬甸的事也比較受關注,軍政府的打壓非常囂張,在西方目前階段的懦弱綏靖下,他們一直在當街殺人,畫面傳遍世界。

所以有的人在昨天的節目留言區給我寫了一句話,說:起碼反送中香港沒有死人。那意思是,緬甸軍政府很壞,但是香港的反抗運動,就不像緬甸那樣,得到了這樣的鎮壓。

他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三點:第一,還有人對反送中不了解了;第二,還有人對中共的邪惡認識不到位;第三,還有人容易健忘。

那麼今天咱們就回憶回憶,香港人在反送中時期到底死沒死人,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價!我告訴你,中共只會(比緬甸軍方)更邪惡,因為它可以做到殺了人,卻好像什麼也沒發生,像緬軍那種當街開槍流血,對中共來說,早已過時,太原始。它採用的是更陰險的殺人不見血、不見聲,從而麻痹全社會。

我們先說最顯著的反送中時期死亡案例。

2019年6月15日,35歲梁凌傑身穿寫有「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的黃色雨衣,在金鐘太古廣場抗議「送中條例」,不幸墜樓身亡。這是第一起。

隨後,先後有至少4男4女的年輕抗爭者,在社交媒體寫遺言,或者留下了寫有遺言的字條後,選擇以死明志,他們的遺言寫道「香港人沒有輸」、「香港不要放棄」、「香港加油」等等話語。沒有人希望他們以這種方式抗爭,絕對不鼓勵這樣做,而且也沒有必要,所有人都希望這些年輕人珍視生命,留得青山在,但是他們畢竟選擇了這樣做,他們的犧牲,難道是為了自己嗎。

接下去,就有了2019年9月,香港游泳健將、15歲少女陳彥霖浮屍海面;2019年11月8日,香港大學生、運動健將周梓樂離奇在一處停車場墜下一層樓的高度,最終不治身亡。

以上比較明顯的案例已經有11個人了吧,但這只是被公眾知道的,沒有被公開的,太多了!2020年之後,到現在,大家可聽到香港還會有太多的跳樓自殺、浮屍大海的案子呢?好像沒那麼多了吧,但是為什麼偏偏在2019年下半年反送中的高潮時期經常出現呢。

有一個「4EverHongKong」的一個推友統計:反送中前的2015到2018年,每年香港自殺的學生只有最多三十多人,而2019年達到幾千人。具體數字是多少呢?根據香港政府公布的2019年6到9月的數據,就是這麼三個月而已,所謂自殺的有256人、發現屍體或者送院死亡的人數是2537!這是港府自己公布的數字,在正常時期,怎麼可能三個月發現2000多具屍體呢!

同時,除了陳彥霖外,香港海面上,也經常看到其他年輕人的浮屍,有的也是衣冠不整,還有的被打撈上來,是穿著抗爭時的黑衣、手腳被捆綁,也有的是從高樓上墜落。最典型的是2020年1月13日,由菲律賓女傭用手機拍到,在香港紀律部隊居住的宿舍大樓,有一動不動、很明顯是已經失去意識的人,被人從窗戶上拋出,這是發生在香港紀律部隊的宿舍,當時這段錄像流傳甚廣,錄像我在這裡就不給大家播放了,大家去搜關鍵字都能找到。就說這類案子,人們紛紛質疑,這是中共警察製造的墜樓自殺假象,被現場抓包!

但是這些案子最後都是什麼結果呢,所有案子啊,所有案子,沒有一個例外,全部港共警方的結論都是「無可疑」。所以有香港人做出了「沒有可疑」的一張諷刺標識,顯示一個警察,親手把一個失去意識的人,在樓頂舉起。

而在香港街頭被警棍、橡膠子彈、布袋彈、真槍實彈打傷的人,也有很多,所有這些案子,沒有一個例外,就是任何一個警察,都沒受到任何處分。

以上說的是香港被自殺和街頭警察暴力的概況。

這還不止啊,香港的鄭文杰大家可能還記得,他是前英國駐港大使館的辦事員,去大陸的時候被公安扣下,在獄中遭遇酷刑。他說在深圳被關押期間,中共的人親口對他說,有不少香港的抗爭者「被送中」,在大陸受審、關押。

經歷了反送中的中大保衛戰、理大保衛戰,香港反送中期間被捕的抗爭者,香港警方自己公布的被捕人數,截至2019年12月就超過6000,警方也自己透露,當時現有的關押設施已經裝不下,說部分拘押在警署、還有啟動了偏遠的新屋嶺拘留中心等地,但是沒有敢承認有人被送中,但是像鄭文杰所說的親身見聞,的確有香港抗爭者被祕密送到中國大陸關押。

也因此,反送中期間在香港出現了大批的失蹤人口,有人甚至專門建立專頁、網站,統計、公告,希望大家一起尋找,截至2020年3月,個別尋找失蹤者的專頁,根據公開已知的數據,還說200、300人沒有找到。

而有多方消息嚴重質疑,中共沒有公開派軍鎮壓,而是讓大陸軍警換裝成香港警察,在香港街頭追打、拘捕甚至參與祕密謀害這些香港年輕人。僅在香港發射的催淚彈,僅從2019年6月12日到11月13日五個月間,就多達9362枚,將近上萬!等於污染了全香港的空氣水土,而催淚煙中含有二噁英等致癌物,對人們身體健康有長期威脅。

【多少人死亡、失蹤?中共視人命為草芥 會特別在意香港人?】

就這樣的抗爭烈度,可是到底多少人死亡、失蹤、被祕密關押,甚至在關押期間遭到性侵犯、性虐待的人,到底有多少,至今沒有一個權威確切的統計,但就我個人估計,上萬而不止!這跟中共打壓國內有信仰人士或者良心犯、中共病毒真實死亡人數一樣,這些數據被它們狠狠掩蓋,外界想統計起來也有難度。

就這樣一場慘烈、壯烈的抗爭運動,居然有人留言說:起碼反送中香港沒有死人。所以咱們今天就說了這些。雖然沒有準確數字,但中共視人命為草芥,直接的間接的,不死人基本不可能。

實際上,香港反送中,是一場面對掌握了「精密宣傳技巧」、「嚴密掩蓋手法」、以及「隱密打壓技術」的中共邪惡集團,赤手空拳的香港年輕人進行的一場驚心動魄、用血書寫的「自由保衛戰」,這場戰役,不會因為中共的掩蓋而被歷史抹去!終究會像中共掩蓋的所有事那樣,真相大白!

看了這些,我們有的朋友,是否您還覺得,中共對反送中的打壓,比緬甸軍方在大街上直接開槍,「克制」了許多呢?實際上恰恰相反,一樣的邪惡,甚至更加邪惡,因為中共不僅擅長做惡,還擅長掩蓋,而且有了錢的中共,也在用錢堵國際社會的嘴,把「邪」這個字,也真是演繹到了極致。

緬甸的朋友同樣非常了不起,面對荷槍實彈的軍警,仍繼續抗爭,這真的很不容易。

【槍聲當禮炮 抗爭中嫁娶 緬甸人的別樣婚禮】

3月7日,緬甸繼續爆發全國抗議,在至少六個城市,都有大批抗爭者聚集,其中仰光和曼德勒,有消息說,軍政府各派去了上萬名士兵,鎮壓抗爭活動。緬甸的年輕人,自製盾盤,時刻準備抵抗不期而至的危難。在曼德勒和臘戌,軍警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群,還有緬甸人在社交媒體透露,軍方在一些抗議現場,再次使用了實彈。

而在本週末緬甸抗議中,也有一些相當打動人的畫面傳出,一對新婚的璧人,在街頭參加遊行示威,他們以遊行抗爭為「婚禮」,以沿途抗爭者和民眾的祝賀,作為新婚的賀禮,用這種特殊的方式結合,成就美好姻緣。

也有比較被動的形式,根據「緬甸果敢民族」的推號,一對緬甸新婚人士,在室內舉行傳統婚禮,不料外面槍聲四起,驚險的環境,讓他們一屋子人一度匍匐在地躲避。很多朋友看過《這個殺手不太冷》,也許緬甸軍方也懂得所謂暴力美學,是否用恐怖的槍聲,為這對新人奏響「禮炮」呢?我想沒有人會覺得感激,留下的只是憤怒。

【習被奉承的時候表情曝光!兩會上有誰敢投反對票?】

在距離緬甸遙遠的中國北京,紅朝的新「皇帝」,正在兩會中,像聽戲曲一樣,喜不自禁地微微搖著頭,聽一些所謂人民代表的當面報告,而這些阿諛奉承之輩,是什麼都可以拿來吹一吹的。

一個農村的廁所,也成了習近平聽得美滋滋的「政績」,難怪習當局現在自鳴得意,原來大到給別國輸出混亂,小到農村的廁所都盡在掌握。有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王丹在推文中評價說,習近平在兩會上說了一句: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但王丹給他準備的下句是:不過有點散光。

咱們在海外,在網上對批評中共的言論很多,但是在北京的大會堂,在「不同意的請舉手」後,一片死寂無人敢舉手的環境裡,要是有人提出不同意見,舉起手來,那可真是一件稀罕事。

「美國之音」發表了一篇文章,總結了幾個拒絕當「舉手機器」的人。統計的是針對在橡皮圖章式的中共各級代表大會上,有哪些代表,敢於突破政治花瓶的局限,跟當局唱反調,但主要針對的是在「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的這個議題。

包括山東煙臺大學教授王全傑、重慶律師協會會長韓德雲、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法學博士許志永等等。他們跟「舉手機器」的代表、已經在去年6月死去的、做了66年中共人大代表的「申紀蘭」,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但其實,還有其他人舉起了「不同意」的手,按說,中共總理李克強也算一個,但是他有他的政治盤算,根本與「為民請命」這四個字,毫無關係。例如去年兩會,習當局喊「脫貧年」,李克強卻說中國有6億人平均每月收入1000元左右,這是很少的數字了;在今年兩會,李克強在國務院工作報告裡,又提了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等話,這跟汪洋、夏寶龍等人的「愛國者治港」提法又不一樣,而所謂「愛國者治港」,應該才是習所期待的。

另外,今年兩會上,習近平早在這之前就開了脫貧表彰大會,宣布中國全境已經沒有絕對貧困,但是李克強不知是口誤還是故意,說了句:「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脫貧」,這句話在央視視頻文件上,截至成稿,還是這麼說的,但是官媒的文字報導中,改成了「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返貧」。這只是幾個例子,還有其它的。

這一而再、再而三地舉起「不同意」的手,看來李克強也是「拼了」。這都是中共的「宮斗劇」,他們自己斗,外界也就是看看熱鬧,但是中共的野心擴張,對外界的威脅,卻使更多人警惕起來。

【習當局把更多人逼成「鷹派」 中共永不能趕超美國?】

美國駐華資深記者邁克爾·舒曼(Michael Schuman)3月5日在美國《政體》雜誌上發文說:自己被習當局逼著成了對華「鷹派」,主張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而以前,他可不是這樣。

因為他在北京生活的二十多年裡,越來越意識到這個政權的邪惡和欺騙性。首先,他說,在這個政權下,公民個人沒有任何追索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因言犯罪,被當局深夜敲門,他的兩個朋友最近就這樣被拘留了;其次,中共底下的科技,不僅沒有讓中國人自由,反而成了使中國人困在「奧威爾式」的控制中,人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再者,他覺得中共當局已經沒興趣再跟美國合作,對話已經無法讓中共改變任何它挑戰國際正常秩序的作為,最近,中共就公然撕毀了保護香港自由體制的國際公約。如此種種,他說過去三年,他轉變成了對華的鷹派人物。

在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則表示,中共與生俱來是敵視美國的,而伊朗、俄羅斯、朝鮮這樣的政權,敢於挑戰美國,也是因為中共在背後使力,他認為中共是美國的主要威脅。他批評拜登政府使用幾十年來的過時觀點,就是美國可以與中共和睦相處,但實際上,這個觀點早已被證明是錯的。

不過,章家敦也預測說,中共在五年後,沒有趕上和超越美國的希望,因為過去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使得中國的人口問題及其隨之而來的社會經濟問題越來越嚴峻,工作年齡的人口越來越少,需要家人支持的老年人越來越多,這會促使中國人重新分配資源,可能會削弱中共對外擴張的進程。

「美國之音」採訪了美國人口學家易富賢博士,易博士的觀點,更直接指出:中國經濟永遠超不過美國,他是從人口增長的趨勢做出的預判。他形容,中共是短跑,美國是長跑,中共國的勞動力將急劇縮小,而美國到2050年,都不會缺勞動力,同時,中共對外一直在誇大人口數字,導致未來經濟成長和國力也被誇大。

他預計,中共的增速,在2035年前後,就要低於美國。而對於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的數據說,中國2028年經濟體量超過美國,易富賢認為,不太可能,這需要中共接下來每年的經濟增長率都要超過7%,但他認為除了2021年,之後每年,中共都不會超過這個數字,而且他早在2000年就預測,2021年是中共人口的拐點,經濟增長也會隨之減緩。

這都是專家的分析,雖然他這麼說了,但是對於自由國家,還是有備無患。

【美軍要建第一島鏈導彈網 拜登「失智」還能裝多久】

《日經亞洲評論》的一個報導透露,美軍正策劃在沖繩、台灣、菲律賓等,這太平洋第一島鏈上,在未來6年斥資274億美元,建立「精準打擊導彈網絡」,作為圍堵中共的方式之一。美軍最近也把共軍列為全球頭號挑戰,但顯然定位不及川普政府準確,川普政府是以一個「備戰」的、準備開打的姿態在針對中共。

但是美國本身也存在潛在的巨大的政治隱患,拜登欣然接受國會要剝奪他「戰爭決定權」的提案,做任何開戰決定都要先經過國會「討論」之後才行,而這對任何一個清醒的總統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不僅削弱了總統的權力,也對國家及時折衝禦侮,埋下了一顆不穩定的炸彈。

同時,拜登的公開發言,近日多次遭到半途掐斷信號,而且他的副總統賀錦麗,近日仍然非常主動地,跟以色列外國首腦通話。拜登白宮的這些亂事,很難讓人不懷疑,拜登的健康情況,到底還能撐多久,他的日常所謂總統職責,到底是不是由他自己來履行。

【川普訪紐約 他揮揮衣袖「深居」 美國媒體更慌了】

與此同時,卸任了的川普,近日可能再造訪紐約市,最快可能週日(7日)晚就到了,具體行程外界還不知道,有人猜測可能跟在曼哈頓針對他的法律案件,也有關係。

在上週的CPAC會議(保守政治行動會議)上,川普以一句「你們想我了嗎」開場,引發現場轟動。但至少,我們知道的是,美國的媒體,無論左右,一定十分想念川普。

川普的離開,揮一揮衣袖,沒帶走雲彩,但是帶走了好多媒體的收視率。

美國媒體AXIOS報導,川普今年1月離開公眾視線後,幾乎所有美國大媒體網站的流量,都在二月下降了超過20%,政治新聞尤甚,平均下降了28%。而就任後第一年的2月份,拜登在有線電視網上被提及的時間有1,836分鐘,遠低於川普同期的4,669分鐘。而上周川普在CPAC的發言,吸引了超過700萬人觀看,比同一天晚上的金球獎頒獎禮都高。

目前的川普,還是沒有特別高調,至少美國人和媒體,仍在適應沒有川普的新聞時期。

好,我的Telegram電報群是t.me/xwpajq_us,爆料信箱是xwpajq@gmail.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會員部分,我們全部轉到了網站YouLucky上,鏈接我已經在留言區置頂,感謝朋友們的支持和關注。好,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