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中共病毒變種傳染性更強 新危機來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5日訊】【今日點擊】(3964-1)

提要
中共病毒變種傳染性更強 新危機來臨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4日這個聖誕節了,所以這邊幾乎美國全都放假了,整個北美全都放假。川普下達命令,就是他等於是把今天明天都訂為,就是國家的節日,這樣的話就任何人都不能撼動了,所以就是這樣。那我們跟大家解釋過,那這個星期,就看川普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舉動,特殊的說法,沒有沒有,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但是有另外一個東西呢比較厲害,就是在歐洲,歐洲、英國、德國、法國、荷蘭,就是整個英國和歐洲大陸,確診的數,確診就是病毒的人數巨幅飆升。都遠遠超過他們年初的時候,3、4月分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概念,包括義大利、西班牙,每天確診人數都是超過1萬甚至更多。它不知道緣由所在,不知道緣由所在。

而英國本身呢應該是非常慘痛的,它現在到了假期,按照它的規定,到今年年底,它將無協議脫歐,就跟歐盟脫開了。無協議脫歐會促成英國跟歐洲之間,完全切斷聯繫。在兩天前三天前,英國出現新的病毒,完全爆發之後,那歐洲大陸幾乎跟它切斷了。所以現在看起來,反而是英國就等於成為,在歐洲地區成為這一次,我們看到,到了年底的時候飆升最厲害的。而且疫苗對新的,它稱為叫變種,對新的變種沒有什麼太多作用,而出現的時間跟疫苗是共同的。

我這裡想跟大家一直,我們跟大家就是,大家就反思一下為什麼。我們之前一直跟大家說,一直在確診但不那麼死人,結果在媒體上,在所謂的專家,他們把很多其他死因,其他造成的死因的人都放在這個病毒上,其實中間那個有很大的欺騙性。但是現在的環境,現在的輿論,人們在認識問題本身的概念當中就是這個,掌控媒體的人,掌控所謂科學的人,來其中標榜自己本身的一種學識、一種成功,就是個人為私的成分巨高。

在這期間,各個國家的那些主要的首席醫師,都成為了名人。而且他們成為了這,就是針對病毒的一個主要的,就像中國的鍾南山一樣。但他那東西對不對,就是他自己提出的理論對不對,沒有任何人質疑,沒有任何人能質疑,也沒有任何人,敢質疑的都被滅了聲了。在中國是這樣,在歐洲、在北美同樣是這樣,所以他們成為了這種,所謂人的生命的道德,人的生命的生與死的標誌。大疫情飆升了,感染人數飆升了,就是你們沒守我的規矩,沒守我的規矩。

大疫情下去了,你看就是我的主意對,今天讓你戴口罩,明天不許戴口罩,都是他們自己說的,整個都是他們自己說的,他們是永遠不倒的一個旗幟。人們活著,人們能活著能死了,都得聽他們的,而他們卻被今天的科學跟媒體,給簇擁成是在現代當今的聖人一樣,真的跟聖人一樣,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夠質疑他們。政府的lockdown、政府的行為、政府的所有對人的自由的管制,都在這基礎上。但這些人,大多數歐美的這些人,一到星期日都去教堂,都去教堂都捧著聖經對吧。

可是有關瘟疫的問題,那東西方都是這麼說,中國人就管他叫瘟神,他是神來的,他不是魔來的。你聽不到任何一個國家,你聽不到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人能夠從人的道德上反思,沒有。你在媒體上看不到,你在這些專家學者上看不到,你在這一些什麼首相、總統、總理身上,你根本看不到這個內涵。那意味著什麼?就是不可逆轉的人要遭到劫難,是人背離了曾經,背離了自己的曾經。

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說,人有輪迴轉世,2000年前的你可能就存在了對吧。有些人盡說我曾經,有本事的人,上輩子那個人是誰啊那個人是誰啊對不對,乾隆皇帝是誰啊,這都保不齊當初的誰是誰,當初的金兀朮是誰,那可能就轉生到今天了。如果人的佛家裡就講究輪迴轉世的,其實西方也講究這些,只不過後來就沒了。但是那些催夢用催眠術的東西,人們都可以回到曾經。當初神在人間,就是2000年前,耶穌在人間的時候,釋迦牟尼佛,那我們現在活著的很多人,當初就曾經一起,就在一起在同一個時代,這都保不齊對不對。

那個時候包括聖經產生的時候,那個時候出現的東西,今天的你就違背了曾經的你咧,我說的是這意思。那為什麼不呢?這很容易思考啊,隨著時間的推移,同樣一個人,在時間的不同背景之下,在輪迴轉世的過程中,越來越背離了自己的肉身,這塊肉背離了自己生命的本來,曾經是這道理吧。你比如說現在你就這麼講,你說現在英國的首相對吧,你要說大家熟悉的現在的習近平,2000年前他是誰,他們當時是在什麼狀況下,怎麼看待的這個耶穌,怎麼看待的聖經1500年前對吧。如果當時的君士坦丁大帝到了今天,如何看待。

君士坦丁大帝接受了當年,是他接受了,在羅馬接受了耶穌嘛,接受了基督教的說法。那你到了今天1500年1600年之後,那今天面對的一切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從當時的角度去回復這一份,這不就是人的背離了嗎?人背離了神就背離了道德的根本。如果這麼大面積的背離,就是今天大疫情的根本原因,人面臨的巨大的災難對吧,巨大的災難,我以為其實現在的故事就在這兒了。而這巨大的災難的本身,人們卻追究不了緣由,是因為人們墮落了。

回轉到今天美國大選,那大家看到川普到現在沒什麼動作對吧,所有人,太多人都承認這是被盜竊的。而盜竊一方,盜竊一方你知道他說什麼?他沒說,從來沒說我沒有盜竊,沒有,拜登都沒說,沒說我沒盜竊。人拜登說,我們塑造了歷史上,最龐大、最廣泛的欺詐集團,他自己說的,我今天玩了你了,我今天玩死你川普,你川普證明不了我玩死你了,他現在是這個道理。大家要懂得這個道理是指人品的問題,道德的問題崩潰了。

當你去罵拜登壞,當你去罵任何一個人壞的時候,你一定要明白,是道德問題淪陷了。當今天的媒體,周圍的一切,包括對川普的出賣,都是道德的淪喪,已經不是川普是否獲勝,拜登是否獲勝,而是大批的人,西方社會大批的人,背離了他們曾經的信仰,以欺詐的方式認可贏者跟輸者。用任何手段,我只要贏了我就是爺,這是今天的現實。而這東西,這個說法這東西,是違背神當初造人的,是違背人本該具有的誠信的環境對吧,這是對美國社會巨大的嘲諷咧。那美國社會,民主的社會,那太多人強調民主咧。

太多人強調民主的人,是極端自私的、貪婪的;太多強調民主的人,就是那個女人說,女人的身體她自個兒做主,一樣的。她是為了放縱,而不是維護道德,維護道德是懂得自我約束的。人拿著槍不會隨便殺人的,這就是美國憲法當中的,它裡面的精髓的地方對吧。所以這是你與其說嘲諷民主社會,你不如說是今天人敗落到這份上,而這敗落的人,跟我們看到大疫情的這種凶猛,是相匹配的。當某一個時間點到了的時候,我說句難聽話,你現在看到的是確診不死人,到時候你看到的,光死人確不了診了,來不及確診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