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平叛滅亂 須當機立斷

美國總統大選突顯舞弊大案,隨著事態的發展,世人發現這不是一起簡單的選舉舞弊案,而是由美國左派勢力及主流媒體和外國勢力合力操控操作的借大選發動的政變,意在竊取總統大位,繼而顛覆美國憲政制度,逐步剝奪美國人民的民主自由權力,讓自由的美國變成共產主義的美國,實際上是發動了一場非傳統的戰爭叛亂,這是美國人民不能接受和不能容忍的。

面對政變叛亂,古今中外的政治家應對的策略,無非就是先兵後禮或先禮後兵,絕大多數的看中採用的是先兵後禮,即當機立斷,選帥點兵,開赴戰場,捉拿叛賊,招安降將,平叛滅亂,然後公告天下,審判亂黨亂賊,恢復一方平安。

今天美國大選中,發生了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的舞弊大案,以中共等外國勢力為依託的左派黑暗勢力滲透的廣度和深度及其手段的卑鄙無恥,尤其是其利用高科技操作選票舞弊的狡詐程度,都出人意料和超出想像,甚至連司法、行政、立法部門的人員都被滲透收買或參與政變,背叛了川普政府和美國,目的是推翻崇尚信神並維持傳統,秉承普世價值且反共的保守派共和黨候選總統川普,最終讓共產主義占領統治美國,看似一起大選舞弊,實際是有組織、有預謀、有目的的政變叛亂,使美國陷入了史無前例的憲政危機之中。

那麼作為現任美國總統川普,面臨的不只是如何奪回大選結果,同樣面臨的是如何平叛滅亂的任務,拯救美國。我們看到川普團隊採用的是法律大戰,法律大維權,想與政敵在法庭上講理,即以「禮」對待政敵。

川普總統為什麼不先用「兵」平亂?因為川普總統是虔誠信神的基督徒,心底仁厚,他是想給足作弊者悔罪改過的機會,也不想讓國家過早的陷入內亂。但法律戰的結果幾乎是處處失利,從地方和最高法院的法官不作為不擔當,連被川普親自任命的大法官都倒向左派勢力,讓人感到失望和憤怒,導致川普團體幾乎被堵死了法律討公道的路子。

過程中亂像不斷,行政、司法、立法、情報等部門中的要員,對舞弊叛亂視而不見瀆職不辦,甚至倒向左派,主流媒體一面倒的支持拜登,誣陷川普。難道川普團隊的策略錯了嗎?當然沒有錯,按說,西方國家、人民和法庭是重視證據的,更重要的是,美國是個西方法治最完善且為表率的國家,川普團隊手握確鑿的證據,加上川普團隊大牌律師的鼎力護佑,按照美國正常的法律程序,討回公正,奪回本來屬於川普總統的勝選結果,順理成章,穩操勝券,怎麼最後失利了呢?估計在以後的國會大戰中,也很難見勝算。

問題在於川普團隊這次面對的,不是按照正常政治遊戲規則操作的政治對手,而是由左派深層政府、科技巨頭和財閥、墮落的主流媒體、「黑命貴」等恐怖組織及中共為首的外國勢力組成的黑惡陣營。由於川普總統的價值理念和執政國策與他們格格不入,動了他們的既得利益和豐厚的外來奶酪,使他們沆瀣一氣,烏合起來,處心積慮的想把川普總統趕下台去,利用大選舞弊,不擇手段的發動了這次政變叛亂。

特別是中共的參與操控,更加助長了這個黑惡陣營的邪惡力量和囂張氣焰。中共為了操控美國大選,可以說在人員、技術、資金、黑客、代理人、合伙人、詭計多端的作弊手段等等方面,投入了全面的精力和巧妙的安排。我們知道的,中共大選前就將600多個團體送到美國潛伏,加上長期以來滲透到美國社會各個階層的形形色色的間諜,就足以影響和改變美國政府的決策走向,更何況中共在暗中使用高科技操控大選舞弊。

據海外媒體報導:11月25日,美國大牌律師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時,不僅曝出Dominion投票機系統的硬件是中國製造,拜登曾親自與黑客見面,指定塞爾維亞人控制Dominion,在起訴書第9頁還有一個驚人指控,即「正如所附的第305軍事情報營一名前電子情報分析員所解釋和證明的那樣,Dominion軟件被代表中國(中共)和伊朗的特工訪問,以監測和操縱選舉。」

這位分析員查到了Dominion公司在中國湖南的服務器,也查到了Dominion通過滙豐銀行賣給中共很多專利,其中很多都屬於那位既是Dominion高管,又是極端反川普的「安提法」狂熱分子庫默(Eric Coomer)所有。

12月1日,鮑威爾團隊公布了另一名匿名網絡安全專家長達37頁的宣誓證詞。宣誓證詞解釋了Dominion投票系統硬件與軟件的安全隱患:它們都不是專門研製、經過VSTL(投票系統測試實驗室)認證的,而是採用市面上現有的第三方商用技術,特別是其大多數硬件與軟件的生產,都外包給了中國。12月2日,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演講時說:「我們已經對很多錢進行追蹤,追蹤到中共那裡。」

更可怕的是,中共將自己篤信的打砸搶偷騙殺的共產主義流氓理念,早就在滲透過程中,一同灌輸給了那些被其收買的大大小小的美國官員,使他們離棄了自由世界秉持的誠信、法治和普世價值,失去了人性良知,成為中共玩弄的木偶,被中共調教成了名為精英名流實為中共工具的政治流氓,在這次大選中派上了大用場,已經很輕易的在美國打造了一個反川反美反民主反法治的中共陣營。縱觀大選中,政變叛亂分子使用的種種作弊手段和利誘威脅,都是中共政治流氓玩過的鄙劣伎倆。

所以,川普團隊的法律戰,屢戰屢敗,空耗時間,反而中了左派的拖延之計,對付政治流氓和叛亂分子,實踐早已證明,再完美的法律和程序是不管用的,因為流氓從來不講法律,更不講仁義道德,它們只講不擇手段。管用的是什麼?是「兵」!也就是正義的人們多次呼籲川普總統依法行使的總統特別權力,效法先賢,全國戒嚴,抓捕判賊,平叛滅亂,拯救美國。

但平叛滅亂,須當機立斷,絕不能心慈手軟,匡扶正義,可以打破條條框框,因為邪惡已經亮劍。

川普總統先生,為了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為了美國人民的未來長遠福祉,請抓緊行動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