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時間足夠!鮑威爾:川普勝選毫無懸念(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6日訊】【今日點擊】(3949-2)

提要
時間足夠!鮑威爾川普勝選毫無懸念(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進入了12月分,那12月分,大家看我節目的時候是12月6日。我們知道馬來西亞那個人,那個人他敢在11月底,說12月分人類社會,整個全地球,將出現天翻地覆的大變化,人們沒走見過包括大的災難,中共病毒、大的災難、戰爭,甚至出現國家之間那種衝突。那如果他這麼說了,他也敢這麼說了,一定和他背景的身分一定有他道理,就我個人來講是跟美國直接相關。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在美國有一個叫,在每次大選的時候有一個叫安全港最後的日期。因為12月14日是美國各州,五十個州要選出自己的選舉團,選舉人、選舉團。這個東西要在各州議會,要在12月8日定下來,12月8日以後議會就不再幹這活了,它規定是這麼規定。所以12月8日是最後期限,完成有關各州所認定的法定的代表人制度嘛,那個代表人的名單、數量就給確認了,和選給誰就給確認了。當過了12月8日之後,你再想進行法律訴訟,在法律上沒有意義的,沒有意義。這個東西對於很多媒體來講其實不是很清楚,我個人也感覺不是很清楚。就我我也感覺,因為那是人家美國人的選舉制度。

阿利托,這是第三巡迴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同樣在星期五接受了川普團隊,就是朱立安尼的團隊,當時在賓州,申訴了兩個case,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了對吧。

在賓州他關係到77萬張票,要給它廢掉,包括郵寄,包括郵寄日期,包括這個它的沒有簽名等等,他列了很多。那阿利托大法官是保守派的,大家一般都覺得很奇怪,他一直拖到了5日,4日、5日,他才正式做出答覆。他說我take這case,就是他去主審這個case,然後他要求州的行政官員,在12月9日做出答覆。所以這就出現一個,當時在包括華盛頓媒體報導的時候,都覺得是一個很疑問,因為12月8日是安全港的最後日期,那該訂的人都訂完了。

他大法官讓這個賓州的州長和州務卿,12月9日要回覆他的說法,那就應該人家要把相應的資料,該給的都得給啊,因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插手了嘛。所以我看包括美國的主流媒體都沒報這事,ABC什麼的都不報,因為對他們來講太不利了。那對於他的報導呢,因為剛剛去take這case嘛,我當時看到的時候呢,很多媒體就提到了一個疑惑,他為什麼是12月9日?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再去主審也沒有用了,時間過去了。我相信很多媒體不清楚案子的本身,就是不清楚美國的這種司法本身。

所以鮑威爾在節目中同樣被問到了這個問題。然後她提到說,這一次的狀告是在全國範圍內的,在主要的六、七個州拿出的案子,它的罪名就是大規模欺詐,針對的是美國總統選舉,所以12月8日的安全港的問題不在考慮之中。那個是它行政當中,就是選舉人本身的,成立的過程當中的一個法律上規定的一個程序。那現在欺詐的案子,就包括那些選舉人本身,都可能是欺詐的參與者,包括州長的本身,都是欺詐的參與者,所以那個時間段對整個案子本身,產生不了影響,完全可以不考慮。所以她的答覆是這麼個答覆,那這個答覆呢概念就不一樣了對吧。

那這個答覆,你比如說阿利托大法官,12月9日拿到所有東西的話,距離到12月14日,美國最終的確定選舉團的人數,最終定性12月14日,在各州,他有足夠的時間,去決定這件案子要怎麼下定案,他有足夠的時間。那做為鮑威爾來講,她說她也有足夠的時間,足以能夠去把這個案子推過來,其實她推的主要是Dominion的投票機。而在星期五出現的一連串的故事吧,在密歇根州一個縣,被縣法院法官下令,沒收了22台Dominion的機器,然後對它進行完全叫司法程序的驗證。司法程序,那肯定法官就要找第三方嘍。那所有驗證這台機器的人,就像我們看到川普團隊找的那些宣誓的證人,宣誓的證人意味著什麼,如果你在州議會進行作證的話,如果你作了偽證,會被關進監獄的。

同樣在密歇根州,一個女士在作證,那她是Dominion這家公司的一個承包商什麼的,然後她作證,當然就去證明這套機器是有問題的。那密西根州裡面的民主黨的議員去難為她。難為她的時候那個女士挺厲害,就開始調侃那個議員,說你對所有東西你自己不了解,大概意思你自己不了解,然後你坐在高高在上,你坐來去問我,問我說的是真的是假的。我告訴你,我現在是發了誓的,如果我做假證,我會進監獄的。你發誓了嗎?如果你胡來,你是不是可以進監獄?那個男議員沒敢說話。所以這是事情,當時是在密西根州出現的故事。所以密西根成功的在這個議會也進行了聽證會。

那同樣呢在這個亞利桑那州,亞利桑那州的州議會的,就是參議院跟眾議院兩家主席,都是共和黨。他們發出了共同的一個法律上的約束,因為他們有權利,他們封殺掉,封殺掉亞利桑那州的一個大縣的所有的Dominion機器,然後要求對它的操作程序和軟體,進行法律驗證。這是在不同的環境下,不同的case當中,我們看到的故事。所以川普總統在他的整個case當中,有兩條線,一條是州議會,另外一條是法律case,法律case,我們跟大家介紹了。所以在媒體報導當中,卻有一個很疑惑的,在媒體報導當中,涉及到的相關法律case有50多個,
很多是個人來提起的。

就是說不是川普團隊自身提起的,也不是鮑威爾或者林伍德代理,是散落在一些選民們,以不同組織的名義對吧,以不同組織的名義,對這件事情提出的這種申訴,那些很多申訴沒有堅持下來。但是川普團隊自己的,它的目標就是奔最高法院。這都是星期五發生的,在佐治亞州川普又提出了一個新的case,新的法律申訴,要求法院否定掉這個佐治亞州的這次大選的結果。前提就是我們看到的那段,在11月3日晚上,整個那段大概兩分多鐘錄製的視頻。它整體的視頻應該都有,大概貫穿整個當天晚上。

因為那個證人一直說到11月4日的早晨8點多,很恰當的把他們輸入票,就是輸入假票的時間,跟這個投票比例的那個比例圖,那個線圖表非常吻合的吻合在一起。在他們輸入假票的同時,拜登的得票就是瘋漲,拜登得票瘋漲,而川普沒得票。所以你就看到那個圖,跟他輸入假票是吻合在一起的,這都是確鑿的證據。那主流媒體全都不報,全都不報。那我昨天看到,在週末的時候,我們看到比較多的,就是福克斯新聞網。那面對這個佐治亞州的狀況,福克斯新聞網從晚上7點鐘,一直報到晚上10點鐘。它在不同主持人的欄目當中,都在討論這件事情。
很難說好與不好,就是面對真相,各自在我眼睛裡,各自都在站隊。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