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川普團隊:大選舞弊不是巧合 而是「政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2日訊】首先來關注美國大選。川普總統的律師團隊,近日獲得大量公眾的宣誓證詞,針對大選舞弊提出八大指控。他們認為,發生在各地的選舉舞弊行為,不是巧合,而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政變。一起來瞭解更多細節。

19號,川普律師團隊召開記者會,針對本次美國大選,提出了八項指控。

一,監票員被阻止觀看郵寄選票開票。
二,民主黨各轄區內的法律不平等。
三,選民到達投票站發現已有其他人代表他們投票。
四,選舉官員被告知不要尋找選票上的缺陷,並被要求更改選票收到日期。
五,投給喬‧拜登的票被反復多次通過機器計入,但其他候選人卻沒有這樣。
六,威斯康星州將沒有提前申請的缺席投票也計入在內。
七,有些地區存在「超標投票」(overvotes),最終統計票數比註冊居民人數還要多。
八,選舉使用的投票機和軟件跟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權和美國左派金主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有聯繫。

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列舉了律師團隊在賓州費城、密歇根底特律、威斯康星密爾沃基等6個爭議州不同地區收集的證人證詞,都展示出相同或類似的選舉舞弊行為。

川普律師團成員 朱利安尼:「被民主黨人控制的大城市,存在長期的腐敗。這些城市都被民主黨人控制,這意味著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他們完全控制選舉委員會,他們控制著執法單位,不幸的是,他們有一些『友好的』法官會依據他們的喜好作出荒謬和非理性的決定。」

他明確指出,發生在各地的選舉舞弊行為,不是「孤立的」巧合事件,而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政變

川普律師團成員 朱利安尼:「我認為符合邏輯的結論–這是直接來自民主黨及其候選人(拜登)的共同計畫——政變。」

川普律師團隊另一位重要成員鮑威爾則揭開了民主黨人確保這次大選獲勝的「保險」方案——用外國選舉系統干預美國大選。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威爾:「我們現在正在處理的和揭露的是干預美國大選的來自委內瑞拉、古巴和中國的鉅額資金。」

鮑威爾指出,這次大選使用的Dominion投票系統,將大量川普選票轉投給拜登,這個系統與其應用軟件的最初開發目的就是為了確保獨裁者在選舉中勝利。而民主黨這個選舉保險方案背後的勢力是左派大金主索羅斯。

Dominion和其它選舉制表公司的軟件都依賴於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的衍生品。簡而言之,Smartmatic軟件是每一家選票制表公司軟件和系統的DNA。

而根據鮑威爾此前對外界公開的重磅證據,前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貼身國家安全警衛作爲證人指出,他親眼見證了查韋斯指示Smartmatic公司開發和運行作弊的電子投票系統,來操縱選舉。

鮑威爾說這套投票系統在30個州2千個司法區使用。她認為,基於目前發現的情況,司法部和相關的總檢察長辦公室應該立即展開全面的刑事調查。

川普團隊强調,他們所爲不是要顛覆選舉結果,而是代表川普總統捍衛憲法權利。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威爾:「美國愛國者們對這種從地方到政府最高層的腐敗忍無可忍。我們要把這個國家帶回來,我們不會被嚇倒、不會後退,我們現在就要清除這些亂局。川普總統獲得了壓倒性勝利,我們會證明這一點。我們要為那些支持自由的人民奪回美國。」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人們應該追究大規模舞弊背後的勢力和負責人。

旅美時事評論員 唐靖遠:「它是一種大規模的有組織的行為,它不是說是各個地區這種零星散發的這種舞弊現象。能夠實施如此大規模的有組織的舞弊行為,這個勢力究竟是誰?誰是主要的負責人?」

截至目前,川普競選團隊和第三方已經在六個搖擺州提出訴訟,但案件都還未抵達最高法院。

20日,美國最高法院,公布了巡迴審判的任務清單,根據美國法典第28條第42款,分配了美國最高法院負責的各地巡迴法庭。

四個關鍵搖擺州所在的巡迴法庭由四名保守派大法官負責。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陳破空認爲,這顯示了川普在選前選後做了非常好的布局與準備,這次的更動可以說是整個保守派陣營協調一致的行動。

撰稿:梁東
剪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