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川普團隊「抽絲剝繭」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0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美國大選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想大家應該已經看清楚了,這是美國史無前例的選舉欺詐,更重要的是,這是一起勾結外國勢力顛覆美國政府的政變川普團隊會怎麼應對?是否有足夠的證據給這些叛國者定罪?

目前最關鍵的證據鎖定在修改選票數據的投票機系統。因為這些投票機系統的背後是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一旦證據確鑿,那這次選舉就會變成無效選舉,大家擔心的重新計票有沒有時間,重新計票會不會還是有不透明現象,這些就都不重要了,拜登背後那些操控選舉的暗黑勢力都會因為參與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被制裁。

今天我們繼續挖了一些投票機公司的背景資料,從這些人物和機構之間的關聯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完整的畫面。

大家可以看看這張圖,以多米尼(Dominion)公司為中心,聯繫了另外的三家公司,一個是在2018年收購了多米尼的紐約私募股權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其次是以分包商出現的Smartmatic公司,還有用來存儲數據的Scytl公司,和另外一家紅杉公司(Sequoia Capital)。

這幾家都是投票機相關的公司,跟這幾家公司有關聯的其它公司和組織又有克林頓基金會、Antifa、黑命貴、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等等,和這些組織相關的人聯繫起來組成了一個龐大關係網,就像盤絲洞的網。

多米尼和Antifa的關係

我們沒有辦法把裡面所有的人和組織的背景關係都釐清,就把目前能從川普律師團隊得到的資訊跟大家補充一下,因為前面也有兩期節目也圍繞這個投票機談過一些了,今天主要說一下多米尼和Antifa(安提法)的關係,以及Smartmatic公司的證人對這家公司的指證。

川普最信任的律師朱利安尼在接受福克斯新聞主播瑪麗亞的採訪時談到,「在幾個搖擺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機是一家激進的左翼公司,裡面有一個人是安提法的忠實支持者,而且在過去三、四年寫了很多攻擊川普總統的言論。他們使用的軟件是由一家名叫Smartmatic的公司提供的。這個公司是由委內瑞拉的現任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的兩個盟友創立的,現在還是由他們持有。這個公司被用來在南美的選舉中作弊,因此大約十年前被美國政府禁止了。」

朱利安尼提到的這個安提法的忠實支持者就是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的CEO艾瑞克·庫默(Eric Coomer),他在社交媒體上發布過直接和Antifa有關聯的帖子。

庫默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核物理專業的博士生,2005年開始在選舉行業工作,與一家名為紅杉投票系統(Sequoia)的公司合作,擔任其首席軟體架構師。

這個紅衫公司跟中國的紅杉資本是不是有關係還需要進一步確認,不過在收購了Scytl的Paragon公司背後就有紅杉資本的股份,紅杉資本的背後就有中國紅二代背景的沈南鵬,我們從維基百科的資料看,沈南鵬是新加坡籍和中國香港籍,2018年中國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雙國籍的中國政協委員。他也是攜程網和如家酒店的創始人。我們還沒有找到紅杉資本和紅杉投票機公司之間聯繫證據。我們還是繼續說庫默。

2008年,紅杉公司一開始被Smartmatic收購,但被美國政府強制分拆,最後專賣給多米尼,但紅杉公司的知識產權還是掌握在Smartmatic手中。從那時起,庫默擔任美國工程副總裁,負責監督科羅拉多州丹佛辦事處的發展。

安提法成員:擔保川普不會贏

《保守黨每日播客》的主持人、「信仰教育商業」聯合創始人奧特曼(Joe Oltmann)在一個採訪中說,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跟安提法的人接觸了,在跟安提法的成員接觸的過程中聽到了他們對這次美國大選的評論,有人說,「別擔心選舉,川普不會贏,我XX可以擔保。」他用了一個說髒話的詞。

從另一位網友的推文中證實說這句話的就是庫默。後來奧特曼了解到庫默原來是一名安提法成員,而且是一個兩面人。表面上給人的感覺是精明能幹、很專業、有頭腦。但是奧特曼在庫默的私人臉書空間,發現他是一個極端主義者,對川普和美國有著極端的仇恨,是個地地道道的瘋子。

奧特曼提到,他從庫默的一個好朋友那裡了解到,庫默是一個瘋狂的人。奧爾特曼在推特和臉書上發布這些消息後,他的帳號就被封了。

隨後,庫默也刪除了他的臉書帳號。不過奧特曼都留了備份,並且簽署了宣誓書,聲明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這就是多米尼投票機系統跟安提法組織之間最直接的關聯。

證人:Smartmatic操縱查韋斯大選

再說說Smartmatic。這個公司的老闆是委內瑞拉現任總統查韋斯的兩個盟友。一個是公司創始人和執行長穆吉卡(Antonio Mugica),另一個是索羅斯的長期合夥人、英國的馬洛克-布朗勛爵(Lord Mark Malloch-Brown),他是Smartmatic總部位於倫敦的控股公司SGO的董事長。

我們在乾坤大挪移那期節目中已經提到過,這位是布朗勛爵是跟索羅斯關係密切。他是索羅斯(George Soros)投資基金的前副主席,世界銀行的前副主席,世界經濟論壇的前副主席,跟聯合國、英國內閣、布什家族都有密切的聯繫。而索羅斯更加是華爾街巨鱷,他幾乎是深層政府的大管家,負責出面安排所有的事情,包括民主黨、外國關係顧問、媒體、Antifa組織都由他出面出錢。

鮑威爾律師昨天對外界公開了一個重要證人的證詞。這個證人就是前委內瑞拉總統的貼身國家安全警衛。他是Smartmatic公司和委內瑞拉政府領導人之間進行選舉舞弊、創建和運行這套電子投票系統的直接見證人。根據鮑威爾律師公布的證人證詞,我們可以理出一些基本的頭緒。

2009年2月中旬,時任委內瑞拉總統、社會主義者查韋斯通過修改《憲法》,解除包括委內瑞拉總統在內的民選官員任期限制。隨後,查韋斯與時任國家選舉委員會主席和Smartmatic公司的三名高管進行了多次會面。他要求Smartmatic公司開發一個投票系統,可以確保在任何時候進行投票時,都能保證得到查韋斯想要的結果。當然,他也提供了很多豐厚的條件,跟Smartmatic達成了協議。

Smartmatic隨後開發了這套「選舉管理系統」,通過互聯網將投票數據傳到計算機中央製表中心。投票機具有指紋識別功能,並能打印出投票人的選票。按照查韋斯的要求,這套系統的核心是,使「系統可以更改每個選民的選票而不會被發現」。

這名證人在2013年4月14日,目睹了委內瑞拉的一場全國大選中,馬杜羅(Nicolás Maduro)通過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操縱和改變選舉結果,戰勝了對手拉登斯基(Capriles Radonsky)。

當時在加拉加斯控制中心的一個控制室裡,有多個數字顯示屏,實時顯示委內瑞拉每個州的投票結果。當天下午兩點,當對手拉登斯基以200萬票領先於馬杜羅時,馬杜羅擔心自己將輸掉選舉,就下令委內瑞拉幾乎所有地區斷網並更改結果。

Smartmatic系統的操作人員將拉登斯基的票修改成馬杜羅大約花了兩個小時。當重新聯網並重新開始運行在線報告的時後,就像美國大選11月4日凌晨的停止計票和出現拜登曲線一樣,選情反轉,馬杜羅靠舞弊贏得了20萬票的微弱勝利。今年的美國大選如出一轍。

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 拜登團隊參與

證人在證詞中說,「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發生的這些明目張膽的事,令我感到震驚。這種情況和事件不禁讓我聯想到Smartmatic軟件在2013年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中以電子方式更改選票的過程。」

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是,大選之夜,有5個使用多米尼系統軟件(Smartmatic軟件)的州突然停止計票工作。在停止點票時,川普的選票明顯領先。然後在(選舉夜後的次日)凌晨,沒有投票發生,也沒有投票機報告脫機,選情卻發生了重大變化。當投票報告在第二天早上恢復時,投票結果發生了非常明顯的變化,投票結果轉為支持川普的對手、候選人喬·拜登。

證人說,電子選舉系統的軟件和基本設計,美國投票機多米尼及其它選舉制表公司的軟件都依賴於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的衍生品。換句話說,Smartmatic軟件是每一家選票制表公司軟件和系統的DNA。這恐怕也是為什麼Smartmatic公司因為安全問題被美國禁止,卻又變身分包商,躲在暗處繼續運作的原因。

多米尼使用跟Smartmatic「相同的方法和基本相同的軟件設計來存儲、傳輸和計算投票者的ID和投票數據」。多米尼和Smartmatic在一起使用時,軟硬件系統預留了漏洞,這些漏洞允許數據被修改,一般人還看不出來有任何修改痕跡。

而Smartmatic公司15日曾發表聲明,說它與多米尼投票系統無關,說「兩家公司是市場上的競爭對手」。明顯這是在撒謊。朱利安尼律師說,「Smartmatic十年前在美國被禁,現在它以其它公司分包商的形式又回來了。有點像混水摸魚一樣。」也就是說,這個公司出現在美國本身就是違法的。

另外,鮑威爾還指出Smartmatic董事會主席內芬格(Peter Neffenger)現在是喬·拜登「過渡團隊」、也就是所謂的「接管政府」的一員。內芬格是前美國海岸警衛隊副司令,之後於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20日擔任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局長。估計是這次選舉舞弊有功勞被拜登論功行賞安排到核心管理團隊了。

確認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並且有拜登團隊的參與,是目前川普總統扭轉局勢的關鍵。拜登團隊跟投票機公司之間的關係已經非常明確了,他迫不及待就露出馬腳;而投票機公司的外國背景這也是無需置疑的,查查公司的股東和註冊國家就知道;最後就是投票機公司的作弊證據,修改投票數據的證據,根據川普律師團隊的說法,他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

我感覺這個脈絡越來越清晰了。川普總統正在準備這些有力的證據,然後收網。如果美國的法律還沒有死亡,這次就一定會順利了結,抓捕高層應該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防止動亂的方式。擒賊先擒王,把這些金主給抓了,下面那些Antifa、黑命貴想鬧事也沒勁了,沒人給錢了嘛。我相信,這一切也都在川普總統的部署之中了,我也相信,正義雖然姍姍來遲,卻從不會缺席。

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