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美總統候選人答市民提問 再打臉中共

10月15日晚,美國總統川普與拜登分別在佛州和賓州參與了市政廳論壇,就疫情、經濟、種族、健保、法律和秩序等事項回答選民的提問。這兩場活動都通過電視和網絡直播,兩位政治人物及會議主持人的表現任全球觀眾點評。

在現場提問的人士所持政治立場不同,不過問題的概念相似:如果你當選(連任),將如何應對某個議題?你將如何讓我和我的家人生活得更好?

川普和拜登收到的問題也適用於許多其它國家,例如,疫情和經濟是所有政府面對的兩大難題,種族紛爭也是多國的棘手事務。因此,在美國以外觀看市政廳論壇並非隔岸觀火,聯繫本國現實並加以反思大有裨益。外國領導人不妨自問:我要如何回答類似的提問?普通民眾可能心想:我要向當權者問什麼?中國民眾的最大問題是:我為什麼不能提問?

關於疫情、經濟、法治、種族等事項,中國人民同樣有權利、有必要質問當局。

先說疫情,為什麼李文亮、艾芬醫生等「吹哨人」被打壓?為什麼報導疫情真相的媒體報導被封殺?方斌、陳秋實、張展等公民記者為何被抓捕?因親人染疫離世而向武漢當局提出起訴的市民為何被禁聲,其提告為何不被受理?作家方方寫了本日記就被指責是給美國「遞刀子」,隱瞞疫情、將患者拒之門外的官員為何安然無事?

病毒發源於武漢,中國是疫情的最重災區,中共為何急不可待地推出《大國戰「疫」》、抗疫白皮書,召開防疫表彰大會?目前青島疫情反彈,這也是黨領導的「勝利」?!

從今年1月至今,大批武漢等地民眾痛斥官員瀆職、延誤抗疫,這些人統統遭遇公安傳喚、網絡封帖、社區監控、上級威脅、無理解職等不同形式的打壓。這些中國人最有資格當面質問武漢和中央官員。

然而,真實的官民互動在中共治下永遠不可能發生,中共允許的是精心排演的「親民秀」,大批冤民甚至進不了北京的信訪局。這是宣揚「人民至上」的中共之治的一大荒誕。

再談經濟。今年3月,李克強透露,6億中國人的月收入僅有一千元人民幣,輿論大譁。8月21日,中共水利部副部長田學斌在新聞發布會上稱,「八成以上的農村人口用上了自來水……」這話需要「翻譯」一下,即中國還有兩成的農村人口沒有自來水,要去井裡、河裡打水吃。這是中共的成果還是恥辱?

眾所周知,中共的億元貪官層出不窮,貪污數千萬、數百萬元者多如牛毛。中共催生了世界上最大的貪污腐敗集團,黨官們住豪宅、吃特供,其子女大多前往發達國家留學,其中不少官二代、官三代揮金如土。對此,中共難道不需要給人民一個說法嗎?

至於種族問題,中共在新疆地區的人權侵害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譴責,中共在內蒙推行的雙語教育招致蒙族民眾強烈反彈,外媒相關報導引用的證據與中共說辭形成鮮明對照,中共一邊堵住人民的嘴,一邊聲稱人權狀況良好,讓人如何買帳?

中國民眾還要問中共,信仰「真、善、忍」何錯之有,當局為何仍在迫害法輪功?為民請命、維護司法正義何錯之有,高智晟、王全璋、余文生律師為何被強制失蹤、被非法判刑?向政府提出改革建議何錯之有,清華大學為何開除許章潤教授?

中共不敢回答以上所有問題,因為它顛倒是非、依靠謊言和暴力維繫權力。中共不允許兩黨或多黨輪流執政,且未加嘗試就否定了議會制、總統制;它一口咬定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卻不允許人民堂堂正正地再選一次。中共掌控軍隊、司法和媒體,壟斷媒體、網絡和社媒,把有良知、有智慧、有勇氣的人打入另冊、逼上絕路。

如此治國的中共政權,持續抨擊川普行政當局對中共的反制舉措,並為此樂不可支地渲染美國的疫情和暴亂,與美國左派頗有唱和之勢。這些現象值得包括美國選民在內的所有人深思。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