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斷芯 不公義的全球擴張之路被迫終結(上)

慧月瞰今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慧月瞰今昔,又到了解密系列。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談談華為這家公司,詳細談華為之前,先告訴大家華為的近況。首先,9月15日,華為斷芯日,美國政府禁止全球廠商向中國華為出售採用美國製造設備或使用美國軟體與技術設計的芯片,廠商如要向華為供貨,須先取得美方許可證。禁令一出,連本國的中芯國際也說愛莫能助,華為面臨無芯可用的窘境。BBC說, 在不少分析師來看,這一禁令打擊力度之大,即使不是判華為死刑,也相當於判了死緩。現在很多廠商都向美國申請許可證,AMD宣布已經獲得許可,後續發展還有待觀察。

而中共在關鍵技術上受制於人,急於突破,也在華為上砸大錢。據了解華為受到美國制裁後,調集了許多研發人員,在東莞松山湖園區集結,開始研發鴻蒙操作系統和HMS生態,華為內部還稱之為「松湖會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要驗收成果了,所以9月25日松山湖園區就失火了。失火原因跟燒了哪些地方的說法是一變再變,漏洞百出。網民戲稱這不就是"查糧倉糧倉就失火"的中共社會主義特色火災嗎? 網民諷刺,在全民"大煉芯"的風氣之下,華為工程師跟技術人員日夜加班,發生了這場中共"社會主義特色"的火災,這一下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而休息了好幾個月的華為公主孟晚舟, 在28日出席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的聽證會,他的」法院時尚」幾乎讓曾經說出」今晚我們都是孟晚舟」的小粉紅們崩潰,別說那個法國製的愛馬仕包包,那雙英國製的Jimmy Choo高跟鞋,最讓小粉紅痛心疾首的就是這個顯眼的粉紫色口罩,上面清楚印著Made in Taiwan。不是說好的以華為和祖國為傲嗎? 標榜愛國主義的孟晚舟不用華為,用蘋果手機跟蘋果筆記本電腦也就算了,連口罩她都不用中國的。事實證明,她沒有"愛用"國貨,一不留神就現出了她不信中國製造的真相。

以上是華為一些比較近期的新聞,接下來慧月要跟大家解密華為這家公司。

首先華為,到底屬於誰?

2019年1月15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採訪中說自己在華為持有股票占總股數為1.14%,因此華為公司所有權的歸屬是9萬6千多名持股員工的。華為年報還自稱:華為是100%由員工持有的民營企業。但是華為,真的是屬於員工的民營企業嗎?

首先要說明華為的兩個基本事實:第一,華為不是上市公司,包括資金來源、股權結構等重要信息從未公開。

第二,華為在公開的工商登記資料中,只有兩個股東,一個是獨立自然人股東任正非,另外一個是法人股東——華為工會. 華為工會成員全部是「任正非選拔」的華為資深員工或特殊身分人士,包括任正非的子女。

華為員工所持有的股權後來被稱為華為虛擬股,僅限於分紅和股價增值收益,不涉及產權,而且華為有權隨時收回。因此「華為是全員持股的民企」的說法,其實是一種欺騙性的宣傳,主要是為了欺騙國際社會,以利於其海外擴張。

其實早在2003年,有兩位華為資深員工因"虛擬股" 與華為對簿公堂,最終被深圳市中院和廣東省高院判定敗訴,認定華為虛擬股並非股權,法院已經告訴大眾華為員工並非華為股東,中共的法律確認了任正非對於華為的所有權。

簡單來說,華為是一家由僅擁有1%股權的任正非100%控制的,非典型企業。這麼奇怪的公司,怎麼茁壯的?考慮到任正非本人的解放軍背景,以及華為在通信這一敏感行業暢通無阻的發家史,尤其是中共為營救任正非之女孟晚舟甚至發動「人質外交」的手段,都說明華為與中共的關係是不言而喻的。

華為又是如何崛起?

1992年當時阿爾卡特、朗訊、北電等洋巨頭把持著國內市場,任正非選擇了一條後來被稱之為「農村包圍城市」的銷售策略——華為先占領國際電信巨頭沒有能力深入的廣大農村市場,因為電信設備製造對售後服務要求很高,售後服務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當時,那些國際電信巨頭的分支機構最多只設立到省會城市, 以及沿海的重點城市,對於廣大農村市場無暇顧及,而這正是華為這樣的本土企業的優勢所在。另外,由於農村市場購買力有限,即使國外產品大幅降價,也與農村市場的要求有段距離,因此,國際電信巨頭基本上放棄了農村市場。事實證明,這個戰略不僅使華為避免了被國際電信巨頭扼殺,更讓華為獲得了長足發展。

1996年,華為開始在全球依法炮製,蠶食歐美電信商的市場。在這一戰略思想的指導下,華為先後拿下法國、德國、東歐的大批電信合同;在中亞,華為血戰朗訊,掃蕩了一個又一個「斯坦」國的市場;現在,華為的銷售大軍已深入南美叢林和非洲大漠,一個接一個地攻占市場。英國《金融時報》驚呼,中國的華為正在改寫全球電信業的生存規則。

2000年之後中國加入世貿。這個時候華為已經積累了豐富經驗,特別擅長省錢,建出」高性價比」的通信網路。華為的經驗是在設備上能國產的就盡量國產,類似晶片這些實在無法國產的核心部件,就以集中採購的方式跟美日等國買,也是壓低成本的好辦法。

當我說華為擅長省錢的時候,你可能認為壓低成本以達到競爭力是個本事,能在國際上簽單成功是人家牛,但是這個本事之後被質疑歸功於華為從1990後期,就開始偷竊加拿大電信巨頭北方電信公司的核心技術和商業機密。加拿大國民郵報指出北方電信公司曾遭到中國黑客的入侵,有數百份敏感的內部文件被盜。一些網絡安全專家和前北電員工也在社交媒體上透露,他們一直懷疑北電的倒閉至少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其智慧財產權遭到盜竊。而同一時期,華為在電信行業迅速崛起。這種靠偷別人技術來節省研發成本,壓低市場行情的做法,本身就是極度不公平也不道德的違法行為。

華為全球擴張的祕密武器——出口信貸

十多年來華為在中國大陸的輿論宣傳中,被塑造出「物美價廉」的形象。不過,美國祭出禁令後,華為眼看就要不行了,「物美」這張畫皮一戳即破。而說到底華為的技術到底有多高,下一期再跟觀眾們分析分析。

但華為在海外擴張這方面,的確依靠的是成本和價格優勢。而這個成本優勢,除了產品價格低於市場價,另一個對於海外客戶最大的誘惑,則是華為可以提供「出口信貸」。

華為誘惑外國客戶購買產品的條件是,不需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華為可以代表中共,為客戶提供「巨額、低息、長期」的貸款,借錢給客戶來購買華為產品。也就是由華為代墊整個通信網路建設的費用,甚至連工人都可以由華為從中國招過來。對項目所在國來說,又不花錢,又不占資源,甚至連人力都不用,就能把事辦了,這種好事去哪裡找?華為實現極速擴張實在是行業的必然。

財新網2014年1月曾報導,華為搶奪非洲電信市場,靠的是低價,而且最關鍵的就是中國的銀行能夠提供財務融資。在華為的全球擴張中,中共的國家開發銀行起到了關鍵作用。華為與海外客戶簽訂銷售合同;海外客戶用」國開行」貸款直接支付華為訂單;借中國的錢買中國貨,國開行承擔全部風險,包括未來收回或損失的貸款。然而,華為全球擴張的成本優勢,很大部分是國開行損失了貸款而換來的,而這種損失跟中共的「大撒幣」一樣,最終都是由普通百姓來付帳。

華為低成本擴張的代價,就是中共政策性銀行損失掉巨額貸款。換言之,是全體中國民眾在為華為的盈利和中共的野心買單。

華為是民營私企面紗掩蓋下的中共官方機構

2004年國家開發銀行給了華為100億美元的貸款。這簡直是奇蹟,在當時來說,華為是唯一一家可以從國開行這種政策性銀行拿到錢的「民營企業」了。甚至到了2016年國開行對華為的貸款達到了300億美元的規模,又是一個奇蹟嗎?

當然不是,華為就是中共官方甚或是中共軍方扶持的企業,華為從建立之初就具有官方背景。在華為內部一直有「左非右芳」之說,指的就是華為兩個決策人物——現任總裁任正非和剛剛退休的女董事長孫亞芳。而這兩人,據美國國防部2008年對國會的調查報告指出,他們的出身背景都十分特殊。

任正非在中共軍隊工程部門任職14年後,以團職幹部的身分退伍,在1987年43歲時創辦華為公司,憑藉岳父四川省副省長孟東波的勢力,在中共西南軍區取得程控交換機的龐大市場,奠定華為公司成為「電信帝國」的基礎。據《產經新聞》2018年12月9日報導,任正非早年在中共軍隊接受的訓練就是蒐集情報,曾任軍內通訊工程師。

而孫亞芳,大學畢業後在中共國家安全部從事通信工作多年。在國安部安排下,孫亞芳1992年加入華為,實際負責與各國政府和軍方之間的業務。曾在華為工作的員工透露,華為內部運作如同特務機構,在商貿活動、人員調配上都聽命於中共政府,並為中共軍方一支精銳網路戰部隊提供服務。

2011年10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公開調查報告顯示,華為公司過去三年從中共政府拿到2億2800萬美金的資助,為中共提供「如同KGB(前蘇聯特務機構克格勃)一般的情報服務」。

美國國防部及CIA之所以詳細調查華為,主因是華為前後五次試圖併購美國3Leaf(三葉)及摩托羅拉(Motorola)網路部門等大型電信公司,卻被發現與中共軍方、國安部門合作極為密切,包括華為創業早期合約全部來自軍方控制的中資駐港企業、中共軍方長期無償向華為提供關鍵技術、華為與軍隊簽署多項長期合作項目等。

更奇怪的是,這家全球第二大電信帝國,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股東成員都十分神祕,以致於外界無法了解其資金及業務往來。因為上述多個原因,美國商務部駁回了華為這些併購案。

2012年,美聯邦議會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指華為可能涉及間諜活動,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報告中涉及任正非的內容多達52頁。

華為最早客戶多是政府 靠監控人民壯大

1990年代末,新興的網路信息自由流動給中共統治帶來威脅,北京產生了管控網路的需要。尤其在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如何封堵法輪功真相信息也成了江澤民當局的首要需求。因此,中共在2000年代初期迅速開發建立了長城防火牆,以及後來由公安部主導的「金盾工程」。

長城防火牆和金盾工程都具有封堵網路的功能,兩者雖然沒有明確的界定,但也有所區別。長城防火牆主要功能是監測和阻斷,監控國內外信息流通,主要由中共網路管理部門主導。

而金盾工程屬於中共公安部業務系統,包括建設整個網路互通和大數據庫,其功能除了過濾信息之外,還包括監控國民、輿情分析甚至部署打壓抓人等。

不過,不論是部署長城防火牆還是金盾工程,華為作為中共掌控的一個主要電信設備製造商,都為它們提供了關鍵的設備支持。

可以說,華為迅速發展成全球第二大電信商,就是伴隨著金盾工程的開發一起「成長」起來的。

2018年12月18日,英國《金融時報》文章披露,任正非得到了時任中共最高層江澤民的支持。1994年,他向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兼國家主席江澤民作了匯報。幾年後,華為承建了中共軍方首個全國範圍的通信網路。據稱,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任正非關係非同一般,常常「垂簾聽政」,為其「下指導棋」。

華為迅猛壯大之時,中共軍方和國安都由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勢力掌控。

華為其實是私企面紗掩蓋下的中共官方機構,不但參與打造中國網路防火牆、承包中共公安部面向全國的監控工程,也對外輸出網路監控,還大舉盜竊海外情報,更是中共對外擴張的網路武器。華為的種種惡行,就好比魔鬼的尖牙,協助魔鬼危害眾生。

由於篇幅的關係,我們今天的討論只能在這裡告一段落。華為這家公司可以探討的還很多,很多人說美國打壓華為是因為華為技術高、市場涵蓋大,下一期我們就針對華為到底對國際社會做了什麼,以及對中國人民做了什麼等問題,做更詳細的探討,順便說一下這一個跨國企業怎麼對待員工,任正非的管理術等,敬請期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