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再提罷免川普 佩洛西「瘋狂」四動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10月09日,星期五。

【60秒看全球】

提前投票數據顯示,目前已經有660多萬美國選民完成了投票。這個數字比2016年同一時間多出十倍多,有望創下百年新高。

美國司法昨天對耶魯大學進行起訴,指控這所世界名校涉嫌種族歧視,幾十年間影響了許多亞裔學生和白人學生的權益。

諾貝爾和平獎揭曉,世界糧食計劃署因努力消除飢餓,為受衝突影響地區的和平作出貢獻,防止把飢餓作為戰爭武器而獲得殊榮。

韓國蔚山一棟33層大樓今夜發生大火,火勢蔓延整棟大樓,形成一根巨型火柱。至少造成88人受傷。目前大火已經撲滅。

為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台北101與文化總會共同舉辦「國慶光雕」活動。今明兩天在101外牆打字點燈。

中共病毒肺炎還沒有結束,近期重慶酉陽又發現了非洲豬瘟疫情。14頭發病,2頭死亡,共70頭被撲殺。

——————–

我們今天的話題要重點談兩件事。一個是眾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昨天(8日)突然提出,今天要啟動憲法第25條修正案,準備罷免總統川普佩洛西這麼做,背後有四個大的原因,反映著華府深層沼澤的困境,也意味著佩洛西的算盤要落空。另一個要談一下習近平的困境。

佩洛西欲罷免總統

昨天(8日)記者會上,佩洛西表示,將在今天主持發起議案,成立「總統執行權力和責任能力委員會」。根據憲法第25修正案的法律,討論罷免總統川普的議程。佩洛西給出的理由是,他擔心川普接受了治療中共病毒的藥物,影響了他的心理健康。

簡單說一下這個第25修正案。這是肯尼迪(John F. Kennedy)總統1963年遇刺,副總統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繼位總統一職。但是遴選副總統空缺時有人擔心,如果在替代者找到之前,總統再因為某種原因不能親政,可能會發生問題。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出現,1965年,國會提出了第25修正案。

根據這個修正案,美國總統的繼任順序大概是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然後是眾議院議長、參議院臨時議長、國務卿、財政部長、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等等。

民主黨眾議員拉斯金(Jamie Raskin)辦公室在新聞稿中說,「在緊急情況下,國會可以通過一個決議案,要求委員會監察總統。確定他(她)行使其辦公室的權力和職責的能力,然後向國會報告結果。如果存在總統的能力缺失,副總統將立即就任代理總統」。

拉斯金介紹,鑑定總統能力的委員會由議長、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參議院兩黨領袖每人推薦一位內科醫生和一位心理醫生組成,另外兩黨再分別選出一位退休的政治家。然後由這10人再選出1人,擔任這個委員會的主席。

圖為2019年11月21日,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在國會大廈每週的新聞發布會上對媒體發表講話。(Alex Edelman/Getty Images)

川普:佩洛西瘋了

其實,在佩洛西宣布決定前不久,白宮總統醫師肖恩‧康利(Sean Conley)剛剛發布了備忘錄。其中寫道,總統的身體檢查「保持穩定,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病情惡化」。

康利還指出,本週六是川普確診感染的第十天,「屆時將可以安全地回到公眾場合」。

當天(8日)早上,川普還對福克斯表示,自己「感覺很好」,「現在他們開始工作了」。

白宮也發布消息,川普在他的橢圓形辦公室工作,並且與國會還通過電話。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佩洛西仍然無視事實,要啟動第25條修正案,準備罷免總統。所以川普在推文中表示,南希瘋了。南希就是佩洛西。

川普說,「瘋狂的南希是應該受到密切觀察的人。沒有緣由的話,他們不會稱她瘋狂!」

說起來,進入10月,這應該算得上是第3個十月驚奇了。短短8天中就發生三件大事,這個10月真不平靜,高潮迭起。未來不知道還會有什麼事,但估計不會太平靜。

川普出院才兩天,10月7日在白宮草坪向民眾講話。(翻攝自川普推特)

佩洛西「罷免川普」的四大因素

事出必有因。那麼在離總統大選還有二十多天的時間,佩洛西來這一手,她的動機是什麼呢?大體來說,有4個方面的因素。

一、佩洛西的小算盤?

我們前面講到了第25修正案,規定了總統的順位繼承人選。現在身為眾議院議長的佩洛西就是合法的第三順位繼承人。就是說,假如總統和副總統都發生意外,那麼第三順位繼承人佩洛西自然就成了美國總統。

現在她突然提出要罷免總統,會不會有自己的小算盤呢?

假如她啟動第25修正案,成功地罷免了總統。我們說是假如,實際這個可能性非常非常的低,幾乎不可能。因為有兩大關橫在前面,一個是國會兩院都得有2/3的票數通過,另一個是副總統本人簽字。

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首先佩洛西不可能說服所有的共和黨議員,其次彭斯不可能簽字。昨天(8日),川普對媒體說,彭斯是他的朋友,他們兩個是一對很棒的組合。

但是人在貪心慾念的心理作用下,往往明知不行,也要試一下。佩洛西有沒有這種貪欲呢?這是不能排除的。

假如罷免了總統,那麼副總統就要接手總統職位。這樣一來,副總統位置就留給了眾議長,佩洛西就成了名副其實的二號人物。這個時候,距離總統大位只差一級台階。

而鑒於現在白宮感染病毒的情況,萬一彭斯也不幸感染了病毒,那麼佩洛西同樣有理由故技重施,從彭斯手中搶過總統職位。

昨天(8日),加州一個叫「好萊塢截止日期(Deadline Hollywood)」的網站就已經發了一個假新聞,說彭斯測試呈現陽性。在被彭斯通訊總監凱蒂·米勒(Katie Miller)批評「不負責任、大錯特錯」後,該網站撤下了這個消息,並發布了更正通知。

我們不清楚佩洛西有沒有這樣的小算盤,因為這種小算盤都是藏在心裡的祕密。

二、賀錦麗輸掉辯論?佩洛西心涼了

前天(7日)的辯論,彭斯回答有關和平移交權力的問題時說,「我們將對選舉結果擁有信心的一個條件就是,選舉是『自由和公平的』。」彭斯等於是說,如果沒有舞弊,絕對有勝選的把握。

彭斯指出了幾個主要問題,都是民主黨拜登賀錦麗的跛腳。比如支持「黑命貴」的暴力恐怖、削減警察資金和支持墮胎等等。

特別是還有一點,賀錦麗在面對是否要在最高院設立15位大法官的問題上,根本不做回應。結果被彭斯抓到把柄,對全國電視觀眾說,她就是這麼想的,只是不敢說出口。

2020年10月7日,美國猶他州鹽湖城,美國副總統彭斯、副總統夫人凱倫・彭斯(Karen Pence)、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和夫婿任德龍(Douglas Emhoff)於副總統辯論會結束後,出現在舞台上。(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民調公司尼爾森昨天(8日)公布,有5790萬觀眾當時收看了這場辯論。但這個數據並不完全,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在這麼多人面前揭開民主黨的真實想法,這已經觸動了民主黨極左勢力的根子。川普堅持提名金斯伯格留下的大法官空缺後,民主黨就傳出要在最高法院設立15位大法官。

因為川普提名的巴雷特如果成為大法官,那麼最高法院的保守勢力將以6:3占據絕對優勢。而大法官是終身制,至少要工作幾十年。所以民主黨要打破這種格局,目的是在最高法院加進更多的自由派法官。這就是要顛覆延續了一百多年的美國政治傳統。

而彭斯辯論中已經點出了問題的實質,告訴了美國人,民主黨有這樣的圖謀。這對拜登的選情非常不利,對民主黨也非常不利。

三、民主黨可能遭遇慘敗

今年的大選,許多人都關注著總統大選,其實今年的國會眾議院也要改選,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與兩黨的表現息息相關,也與總統候選人的表現緊密相連。

在第一場辯論中,川普的表現不算差,但拜登的表現有些出人意料,並沒有出現忘詞和不知所云的現象。而第二場辯論,多方認為彭斯是完勝賀錦麗。彭斯不僅闡述了川普執政三年多的成績,而且犀利地指出了民主黨拜登與賀錦麗的問題所在。這場辯論,大大地為川普的選情加分。

其實,如果沒有這次疫情衝擊,川普連任幾乎是板上釘釘。但這不能算川普的問題,是中共向他隱瞞了真相,被中共欺騙了。而後來川普採取的應對措施也是非常果斷有力,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出現。只要不是存心反川普,人們都應該看到他所取得的成績。

而民主黨的主張和理念,因為很接近共產主義,所以在美國實際是不得人心的。昨天(8日)節目中已經談到了,這裡不再重複。

至於現在的民調,多數是被左派操控的,並不能真正反映民意。從一個點就可以說明問題,一向不問政治、隱藏在深山密林的阿米什人都出來為川普助選。從這點就能想到,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民意基礎如何。

綜合來看,川普連任的可能性很大,而眾議院也極有可能被共和黨從新掌控,造成民主黨全盤皆輸。如果是這樣,那麼連任的川普將不會有太大的阻力。

參議院一直在共和黨手裡,如果眾議院再翻盤,那麼川普的內政外交會更順暢。美國國內的共產主義因素將會被極大的遏止甚至被清除。特別是,華府沼澤可能要被挖出。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於9月29日晚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進行2020年總統大選的首場辯論。(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四、華府沼澤將被抽乾

6日,川普已經下令,全解密「通俄門」文件,還有希拉里·克林頓的「電郵門」。

經過美國司法部的深入調查,大量事實證明,「通俄門」是希拉里為了掩蓋她的「電郵門」醜聞,與奧巴馬、拜登等人虛構的對川普的政治迫害,以此來轉移民眾視線。

這起事件,可能會導致奧巴馬和希拉里入獄。而且其它參與的人,也都有危險。我們以前講得比較清楚,大家可以去翻看前面的節目。

川普在一個月前說過,「奧巴馬知道所有事。愚鈍者如副總統拜登,也知道所有事,所有其他人都知道。」

川普指的「所有其他人」,裡面會不會有佩洛西等這些民主黨大佬呢?

大家知道,根據這個憑空捏造的「通俄門」,眾議院民主黨人發起了對川普的彈劾案。當然在參議院環節,彈劾案被否決了,民主黨人沒有得逞。

在這個彈劾案中,佩洛西是一個相當關鍵的人物。因為眾議院發起彈劾案,眾議長必須要點頭。如果她不同意,彈劾鬧劇就不會登場。所以佩洛西一定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也就是說,佩洛西很可能參與了對川普的政治迫害。而在參與這件事之前,她對「通俄門」應該是有所了解的,說白了,她可能也是同謀。

那麼這樣一層層地深挖下去,佩洛西是不是也有危險呢?包括其他那些知情參與的人,都可能會引火自焚。這樁「通俄門」偽案,將對民主黨形成一次致命打擊。

川普早就說過要抽乾華盛頓沼澤。而全解密「通俄門」文件,等於是向對他施害的民主黨深層勢力在宣戰,也是到了抽乾最後沼澤的時候了。

有過捕魚經歷的人知道,漁夫撒網後,開始水面還是比較平靜的。隨著魚網收緊,受到驚嚇的魚就不停地快速游動,甚至跳出水面。

為什麼?因為魚感覺到了危險在逼近。出於求生的本能,它要拚命逃生,甚至做出魚死網破的舉動。佩洛西現在的動作,給人就是這樣的感覺。

*****
川普不如習近平?

看過前天(7日)辯論的朋友可能記得,中國問題成了辯論的正式話題。其中賀錦麗被問到如何看待美中之間的關係時,她對川普進行了批評。而且還引用民調,說川普在國際盟邦之間的受尊敬程度不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

民運人士王丹看了賀錦麗這個雷人說法,在臉書怒批「這不是胡扯嗎?」他說賀錦麗根本不知道,如果這是真的,這是國際社會的恥辱。「川普再怎麼壞,也不可能比習近平更壞」。

前外交官劉仕傑也PO文指出,說習近平比川普得到更多尊敬,其實美國人現在對中共很反感。他認為賀錦麗這種說法「是個險棋」,可能讓中間選民反感。

就是說,賀錦麗很可能因為這種說法,給拜登大大減分。但即使是這樣,我們從美國左派的民調中也看不出來。

我前面說了,美國的民調不能看,被人為操控的現象很嚴重。但是與中國大陸相比,美國被人為操控的民調還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7月8日,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拋出一份對「中國民意長期調查」。說2016年中國人民對中共政府的滿意度高達93.1%。

但是德國之聲梳理這份調查報告,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為何民眾更滿意中央而不是地方?為什麼農村居民更滿意政府等等。意思就是說,這個民調不真實,非常值得懷疑。

我們在5月8日的節目中,曾談到過哈佛大學被中共染紅的內幕。所以我覺得,哈佛大學給出一個93.1%的數字,可能還考慮了外界的一點觀感。如果是中共或者中共官媒來做這種調查,得出100%的滿意度都不新鮮。

因為在中共統治下,你如果說中共不好,有可能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如果說習近平不好,那就可能是「妄議中央」等等。所以,中國百姓就是心裡再不滿,也只能壓在心裡,或者暗中罵幾句,嘴上不敢說出來。

但是6日,知名民調機構皮尤發布一項調查顯示,在14個主要經濟發達國家的民眾,對中國(中共)持負面印象的人數飆升。其中對中共負面觀感最差的是日本,86%,然後是瑞典85%,接著是澳大利亞81%、丹麥75%、韓國75%、英國74%、美國73%等等。

10月5日,川普提前出院重掌大選主導權,對中共的民意出現一重大變化。(大紀元合成)

習近平高度不自信

本月26日,中共五中全會將要登場。根據中共官媒報導,會議將審議「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而這個條例中,明確寫著「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這樣的內容。

對中共的這個說法,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習近平要搞終身制的一個最新表現。只要這個工作條例不廢除,那麼習的核心地位就不會變。

德國之聲刊登學者文章表示,「習核心」出現在工作條例中並不意外,而且出現的次數可能不會少。因為去年「中共黨組工作條例」中,「習核心」就出現了4次。而「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出現「習核心」,應該不會低於4次。

學者分析,「習核心」反覆被強調並寫入條例,側面說明在搞砸國際關係後,習的權力並沒有被削減,同時也反映著習的不安和不自信。

權力不降反升,是因為習上台後不斷立規矩。在諸多的規矩當中,又不斷強調他的核心地位和領導權威,命令和意志不得違抗,但這種做法恰恰反襯出他的不自信。

因為不自信,才會以法規的形式,要求全黨、尤其是中共高層官員服從。如今外部環境日益嚴峻,體制內、特別是官二代和紅二代的不滿也在滋長。這在習看來,到處都是敵人。如果稍有放鬆,可能會有人對他不利。因此只能不斷用權力去維護個人的形象,否則分分鐘可能就會被打碎。

紅二代、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對於習近平與王岐山兩人關係的看法,似乎可以佐證前面這位學者的論述。

蔡霞表示,習王的關係「非常微妙」,王的威望、資歷和能力都遠高於習,黨內對他既恨、又怕、又服。所以習近平不會再與王合作,但也不能讓他走,就是「又要用你,又要防止你反我」。

在習的第一任期,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為了幫習近平奪權,打掉了不少江派人馬。外界一度稱當時的體制是「習王體制」,可見兩人的關係很緊密。

但是現在,習對王也不放心了。可以想見,他還有幾個可以放心的人?可以想見,中共內部給他帶來的壓力有多大。

但不僅是內部壓力,外部壓力,也讓習坐臥不寧。

美國將撤回駐軍,全力對付中俄

昨天(8日),川普接受了出院以來的第一次媒體採訪。他說如果自己連任,將繼續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因為已經對中共失去了耐心,「討厭它們(中共)」。

他還對福克斯表示,他要撤除美國駐在阿富汗的軍隊,讓他們「在今年年底前回家」。原因是美軍部署在世界各地,使美國受到傷害,因為「美國必須時刻為中國(中共)、俄羅斯和其他地方做好準備」。川普再一次把中共列為了頭號威脅。

川普告訴記者,美國一直在撤回駐阿富汗的美軍,「目前已經減少到4000」。他希望撤除部署在海外的軍隊,以減少軍隊的消耗。

同樣的問題,川普在前天的推文中也曾提到,說「我們應該在聖誕節前讓仍然在阿富汗服役的為數不多的勇敢的男女軍人回家!」

川普說得非常清楚,他要撤回海外駐軍的目的,就是要全力應對中共和俄羅斯,要時刻做著準備。

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國要撤回阿富汗的駐軍,並不是要退出亞洲。相反,美國正在亞洲從新布局,聯手更多的盟友抗衡中共。

東南亞地區專家表示,美國政府正在通過建立夥伴關係,幫助傳統上向北京尋求幫助的五個國家,從而進一步削弱中共在東南亞的影響力。

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亞歷山大·吳翁(Alexander Vuving)認為,美國已經認識到了湄公河區域的重要性,正在提供新的援助,以幫助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和越南更具有影響力。

此外,為了抗衡中共,美國也正在組建亞洲北約。通過深化美日印澳的合作,打造一個類似北約的強有力的聯盟,抵禦中共日益增長的地區影響力。

內部沒有可以信任的人,外部重重壓力不減,習哪還有什麼自信呢?

以上就是今天的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訂閱點讚,並且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