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武漢病毒所長交鋒閆麗夢 中國糧食危機來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2日訊】透視共產黨 武漢所長交鋒閆麗夢 中國糧食危機來了!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首先跟大家說件事,最近有朋友跟我們反饋說,他們發現YouTube似乎在阻擋網友們留言,而且手法很高明:有部分用戶在留言之後,他們可以看到自己的留言出現在網頁上;但是被留言的頻道主跟其他網友,卻看不到留言。

目前反饋這件事的網友還在繼續調查了解,我們聽了也很驚訝,因為我們沒有意識到這個事情,只是發現留言數量有明顯減少的現象。不過,目前我們也還沒有足夠證據可以佐證。

所以,先在這裡跟大家提個醒,如果您最近留了言,但是發現一直都沒有人回應的話,或許是因為留言被屏蔽了,所以我們和其他網友看不見。這一點,還請大家見諒,我們也希望盡快釐清事件的真相。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三個重點話題:

話題一: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哪些玄機?

話題二:習近平批評餐飲浪費 中國糧食危機要來了?

話題三:【透視共產黨】黨媒報導 如何幫中共維穩權力?

好,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哪些玄機?

810日,是中共對香港再次發動大抓捕的日子,也是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在台灣會見蔡英文的日子,就在這一天,消失已久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突然在媒體上公開現身了。

美國國家廣播電視台(NBC)播出王延軼的專訪,這是自去年底疫情爆發之後,中共第一次准許外國媒體進入武漢病毒所採訪。這也是王延軼自從疫情發生之後,首次公開接受外國媒體專訪。

大家知道,武漢病毒所一直被外界質疑,與這次病毒的來源有著密切關係,因此,身分高度敏感的王延軼,會在這時候接受外媒專訪,絕對是經過中共官方主導安排的。

王延軼訪談的重點,除了宣傳武漢病毒所對研究疫情有多大貢獻外,還有三個主要重點:

武漢病毒所去年1230日才拿到病毒樣本

武漢病毒所沒有流出病毒,也沒有合成病毒

武漢病毒所是病毒來源的替罪羊

好,王延軼的說詞完全不讓人意外,她要全面否認武漢病毒所是病毒來源地,這項說法正好是中共官方的主旋律。而且,中共在這時候安排王延軼在美國媒體上露面,很可能也是為了應對病毒專家閆麗夢在海外的爆料指控。

閆麗夢近期多次以親身經歷,指控中共是如何隱瞞疫情,並且與世衛組織聯手掩蓋信息,最後造成疫情的全球爆發。

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閆麗夢:

「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場COVID-19疫情期間的行為,包括說謊、與中共政府合作,還有後來發布誤導性信息,比如這不是全球瘟疫(pandemic),比如沒有必要把中國封閉起來。我說的是旅行禁令,對不對?還說沒有必要戴口罩,沒有必要使用羥氯喹等等。」

閆麗夢指稱,這次肺炎病毒與中共軍方實驗室有關係,中共說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只是一個幌子,而且中共還在研發更可怕的病毒。

這樣看來,王延軼在這個時間點出來對外「闢謠」,顯然是一種經過中共當局精密安排的外宣手段。不過,王延軼的闢謠,似乎沒有影響美國當局追查病毒來源的決心。

美國總統 川普(2020.8.10):

我們必須停止把病毒「政治化」,我們要聯合起來譴責,追查病毒是怎樣來到美國,這病毒是怎樣來到世界上,我們要了解這一切,要追查出來。我們對此感到非常氣憤。

不過,中共再次安排王延軼高調露面,我認為背後有幾個弦外之音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王延軼上一次在媒體上露面,是523日出現在中共大外宣「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上;現在,中共再安排美國NBC專訪王延軼。我們節目的老朋友可能都記得,NBC是相當親共的美國主流媒體。

因為NBC的母公司是NBC環球集團(NBCUniversal),旗下有知名的環球影業(Universal Studios)以及夢工廠動畫(DreamWorks)等等知名的影視公司,這些影視公司都相當依賴中國市場。

而且NBC2015年和中方簽訂協議,要在北京興建「北京環球影城」,也就是「北京環球度假區」,預計在明年就要正式運營。

因此,根據美國的「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發現,包括NBC在內的美國三大電視網,今年雖然花了許多篇幅報導中國的疫情,但卻幾乎不敢提到會讓中共不高興的內容,篇幅比率只有不到1%。

所以,王延軼這兩次公開受訪,都是中共安排「聽話」的媒體來辦事,不敢公開讓王延軼接受更多海外媒體的採訪,顯然是「單面宣傳」的用意大於「對等受訪」。

可以看出,中共想要通過海外媒體,來控制武漢病毒所在海外的「媒體敘事」,想要修改人們的集體記憶,從而規避國際社會追究疫情的責任。

不過,中共如此高調地找來海外媒體,讓王延軼出面「澄清闢謠」,也反映出中共確實高度重視武漢病毒所。而依照中共過往的行事邏輯,當中共越大動作地澄清什麼、保護什麼的時候,就表示這背後就越有貓膩、越有祕密。

另外,NBC這次專訪王延軼的報導內容,不但被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指出有許多錯誤,同時也被美國國務院指出,只是在「反芻著中共的宣傳說詞,並沒有追找事實真相」。

換句話說,這證明了NBC是全力配合中共指令進行外宣工作。那麼,接下來,中共會不會繼續通過NBC的報導來攻擊川普、干預這次美國大選?這是美國政府必須格外留意的。

話題二:習近平批評餐飲浪費 中國糧食危機要來了?

811日,新華社發出兩篇重磅文章,說要「拒絕舌尖上的浪費」,因為習近平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制止餐飲浪費行為、培養節約習慣」,還引用唐詩的名句「誰知盤中餐(飱),粒粒皆辛苦」。

習近平前陣子前往吉林地區考察,當時就被認為是中共擔心洪水過後,中國糧食供應會出現危機,現在習近平進一步要求「制止餐飲浪費」,似乎更證實了這項疑慮。

其實,從今年三月以來,我們就在節目裡一直提醒大家「地水火風蝗糧劫」,在今年下半年,特別是第三季度以後,中國可能會發生比較嚴重的糧食緊缺問題,或者是糧食危機。主要有幾個主因:

  1. 一, 肺炎疫情影響春耕工作。
  2. 二, 極端天氣傷害西南、東北地區糧食生產。
  3. 三, 華南洪水摧毀長江中下游糧食生產。
  4. 四, 秋行軍蟲肆虐成災。
  5. 五, 蝗蟲來襲,各地傳災情。
  6. 六, 官員貪腐盜賣,各地糧倉庫存短少。
  7. 七, 疫情蔓延全球,各國糧食產量銳減。

這些問題,大家現在都明確看到了,對不對?

雖然近期中共黨媒一再宣稱「夏糧豐收」、「中國飯碗端穩了」,但是放眼中國大地各種災情嚴重,反而讓人質疑,這些「豐收」宣傳只是當年毛澤東「大躍進」期間,所謂的「畝產萬斤」的翻版,只是中共黨內的上下造假與欺騙。

特別是中共黨媒一邊宣傳「夏糧豐收」,但是卻又不斷放出「重視糧食安全」的信號,這種看似矛盾的宣傳手法,其實是一種「中共特色」的輿論鋪墊,真實的語意是在透露,中國糧食供應已經開始緊張,大家要準備過苦日子了。

像中共當局日前才剛公布,受到洪水影響,豬肉已經供不應求,今年7月價格已經上漲到每公斤超過57元人民幣,整整飆漲85.7%;而雞蛋價格也在一個月內大漲34%,禽畜肉蛋類的糧食短缺,已經開始反映到市場上。

雖然傳出中共當局已經強迫農民要復耕荒田,希望趕緊增加糧食產量,但是目前中國已經進入颱風季節,而且疫情仍然有復發危機;再加上聯合國已經警告,今年全球可能出現「歷史上罕見的大飢荒」,中國恐怕也很難從海外進口大量糧食。

因此,我們要提醒中國的朋友們,不要忽視這次的糧食危機警告,可以考慮做一些儲糧準備,以防萬一。

話題三:【透視共產黨】黨媒報導 如何幫中共維穩權力?

大家知道,媒體是中共眼中的「筆桿子」,是中共最重視的宣傳機器,所以中共幾乎把所有媒體都直接或間接的控制著。這次的「透視共產黨」,就要來跟大家聊聊,中共黨媒是如何在新聞報導中,幫中共進行權力維穩。

不過,我們首先要跟大家介紹一個概念「黨國」。這個詞,是在海內外華人經常使用的特殊政治術語。

在台灣,人民曾經用「黨國」來批評威權時代的國民黨政府。現在,這個詞經常用來形容中共,特別是強調出中共是「黨國不分」、「黨附體在國家身上」,以及「黨凌駕於國」等等特質。

從字面上看,「黨國」兩個字,黨排在了國前面,也充分反映了這三項特質,這也成為中共黨媒最經常奉行的「報導潛規則」,在新聞報導中不斷體現「黨凌駕於國」、「黨控制國」的特點。

現在,我們就通過實際的新聞案例,來跟大家解釋,黨媒常見的黨國維穩手法:

手法一:黨職先於國家政府公職

首先要說明一下,在中國,政府官員除了擁有國家公職的職銜之外,也幾乎都會有黨職。因為,在中共專政體制底下,只有中共黨內的人,才會被中共任用、出任公職;而且是黨職的權力大於公職。

比方說,北京市長陳吉寧,同時具有中共的北京市委副書記的身分。北京市長是公職,北京市委副書記是黨職。不過真正在北京最有權力的,不是市長,而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這就是「黨職」權力大於公職,是中共的特色。

如果用台灣的概念來做比喻,就類似執政的某某黨的台北市黨部主委,權力高於台北市長,是台北市黨部主委才握有實質的統治城市的權力,台北市長只是黨部主委的副手。這樣,台灣的朋友能明白嗎?

因此,在黨媒的新聞報導中,經常將官員的「黨職」放在「公職」的前方,用來凸顯「黨凌駕於國家」,讓讀者在不知不覺當中被灌輸接受。

比方說,這篇報導提到,「在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武漢市委常委、武漢市常務副市長胡亞波說」。

看到了嗎?「武漢市委常委」是黨職,武漢市常務副市長是公職,黨職走在公職前面。

再看這篇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出席儀式。」

李克強與韓正都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都是黨職走在前面,後面才跟上他們的公職,「國務院總理」和「副總理」。所以這就是黨媒在每一天的媒體報導中,向人民灌輸「共產黨凌駕於中國」的意識形態營造工程。

手法二:黨組織先於政府組織

這個手法是指,黨媒會把黨組織的行文排序,放在政府組織之前,目的也是一樣,營造黨組織凌駕於國家政府的「無上權威」。

比方說這篇報導提到武漢的復工復產,裡面有一段寫到,「在中央指導組和湖北省委、省政府領導、支持下,武漢不等不靠,主動作為。」

看到了嗎?中央指導組和湖北省委,都是黨組織,所以走在前面;省政府是國家政府組織,所以放在後面,製造「黨凌駕於國」。

另外,中央指導組和湖北省委兩個黨組織,還特意把隸屬中共中央的「中央指導組」放在前面,隸屬地方黨組織的「湖北省委」放在後面,以突顯兩者的權力高低有別。

所以,在中共這種「視權如命」的極權體制下,黨媒對權位的排序是非常講究的。

手法三:黨高於軍 軍高於國 國高於民

這個不用多解釋,我們直接看案例。

這篇報導提到習近平的講話,他說「我堅信,有黨中央堅強領導,有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大力支持,有全省上下眾志成城、團結奮戰」。

好,請注意,誰排在最前面?黨中央。再來是「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這裡頭就已經明確告訴我們,在中共領導人的思維裡,黨的地位與重要性高於「軍」,再來才是「國」,最後才是「人民」。對不對?

再看一個例子,也是新華社的報導,提到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與習近平的通話內容,裡面提到,「我代表委內瑞拉人民向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表示敬佩和感謝。」

看到沒?中國共產黨排最前面,中國政府第二,中國人民墊底,雖然這些話未必是馬杜羅的原話,但是委內瑞拉也是社會主義政權,所以黨媒自動地把這些話排序,透露了「黨高於國」、「國高於民」的思維與意識形態。

手法四:黨高於法 黨紀高於法紀

大家知道,自由民主與獨立的法治,是西方國家與共產國家的最大差異。中共也宣稱自己要「依法治國」,但是自始至終,都還是以黨治國,黨的意志凌駕於一切法律。從黨媒的報導與政府公文中也可以看到這一點。

像這篇報導的標題,「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孫力軍被查的原因是「違紀違法」,就是「違反黨紀」與「違反法律」,黨紀被放在法律前面。

也就是說,黨紀的地位是高於法律的,也同時再次灌輸了「黨高於國」的意識。而官方網站也寫著,「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孫力軍接受誰的調查?共產黨的「中央紀律委員會」排在前面,「國家監察委員會」排在後面,這是一樣的黨國邏輯。

手法五:頭銜疊加 彰顯中共權力獨尊

中共官員大多數都同時具有黨職與公職,黨媒在報導裡每次都會盡量寫全官員的各項職銜,特別是地位越高的官員,頭銜寫得越多,用來彰顯該名官員在黨內的地位之高、權力之大。

比方說,這篇報導一開頭就提到,「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對制止餐飲浪費行為作出重要指示。」

再來看央視的報導,也是一樣,「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防汛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絕大多數關於習近平的報導,黨媒總是要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三個頭銜寫全,用來彰顯習近平在黨內與國內的權力是至高無上,統領「黨、政、軍」大權於一身。

還有更誇張的,像這篇報導提到四個頭銜,「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習近平」。

在正常社會裡,從新聞寫作的專業角度來說,寫這麼多頭銜是一種累贅與吹捧,但是,在中共這個不正常的體制裡頭,領導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名聲」累贅與「權力」吹捧,藉此維護自己的權力與「一尊」地位。

好,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已經明白,黨媒通過日常的新聞寫作裡,悄悄傳遞著「黨凌駕於國」、「黨高於法」、「黨官高於軍官、高於人民」的共產黨意識形態。

中共就是要通過黨媒向人民灌輸這套意識形態,在人民的腦海裡植入這套思維結構,讓人民在日以繼夜的媒體灌輸當中,不知不覺地被洗腦同化,從而服從於共產黨的思維邏輯,讓黨更容易控制人民,也就是幫助共產黨維護著黨的權力穩定。

我們再重複一次,黨媒通過新聞報導幫中共進行權力維穩的常見手法,主要有幾項:

手法一:黨職先於國家政府公職

手法二:黨組織先於政府組織

手法三:黨高於軍 軍高於國 國高於民

手法四:黨高於法 黨紀高於法紀

手法五:頭銜疊加 彰顯中共權力獨尊

當然,黨媒通過新聞報導幫中共維穩權力的手法還有很多,我們一次講不完,以後再找機會繼續聊。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訂閱之後,請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您就有機會收到我們的新節目通知了。

我們下次再會。

避劫有方

八極無道天異茫

中原無德地荒糧

風震雷火旱澇疫

百劫湧發遠善良

唐浩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