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巴西—政治文化被滲透(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8日訊】5月13號以來,巴西每天新增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人數幾乎都在1萬以上,有時甚至達到兩萬。總統博索納羅7月7號確診,里约州、帕拉州、阿拉戈斯州等27個州中,至少有8個州的州長感染,参议院议长、矿产与能源部长、总统府国家安全顾问等多位高官確診。今天,我們從外交、政治和文化層面,繼續分析巴西與中共的關係。

1974年8月15日,巴西和中共建交,並把當時屬於中華民國的財產,原封不動地移交給了中共大使館。

90年代後,兩國關係快速發展。2003到2016年,巴西左翼勞工黨執政,兩國關係突飛猛進。

2012年,巴西成為首個和中共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南美國家。

在西藏問題上,巴西政府也聽從中共意志。巴西還支持中共政府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泛美開發銀行,以及成爲拉美一體化協會觀察員。

而中共幾代黨魁,都訪問過巴西,1993年、2001年,江澤民兩次訪問巴西。

2019年11月,習近平訪問巴西時,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表示,中國成為巴西未來的一部分。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中國越來越成為巴西未來的一部分。」

2008年,聖保羅州立大學與湖北大學聯合,成立聖保羅孔子學院。該院12年來,在聖保羅州的13座城市,建立了16個漢語教學點,號稱南美洲最大。

2016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劉延東參觀聖保羅孔子學院,稱其爲「世界上最好的孔院」。

目前,巴西有十所孔子學院,三個孔子課堂。就連里約熱內盧天主教大學,也設立了孔子學院。

孔子學院被以傳播中國文化為由,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尤其具有迷惑力。

今年2月28日,聖保羅孔子學院巴方院長 路易斯·安東尼奧-保利諾,為中共處理疫情辯護的講話,被中共央視《新聞聯播》用來作宣傳。

巴西聖保羅孔子學院巴方院長 路易斯·安東尼奧-保利諾:「正是因為中國採取了切實有效的防控措施,才阻止疫情擴散到全球。」

而此前一天,就連一直替中共說話、遭外界廣泛批評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 譚德塞,還表示對病毒擴散全球表示擔憂。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 譚德塞:「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情況,是我們目前最大的擔憂。中國以外的44個國家,有3474例,死亡54例。」

此後不到兩週,3月11日,世衛宣布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巴西還與華為合作。2016年,巴西教育部與華為簽署深化合作協議,合作項目範圍擴大到巴西最頂尖的五所信息與通訊技術大學。

華為被認爲有中共軍方背景,去年,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美國司法部指控華爲竊取美國技術。

4月初,聖保羅在「全面封鎖」措施下,仍然成為巴西疫情重災區。

根據中共新華社說法,3月下旬,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希望和中共加強交流,共同抗擊疫情。

3月18日,博索納羅的兒子、巴西參議員愛德華多,發推文批評中共隱瞞疫情 。

推文說:「疫情是中共的錯,而自由就是解決方案。」

中共駐巴西大使楊萬明,19日連發五篇推文,不但要求道歉,還稱愛德華多訪美後感染「精神病毒」。

一些巴西州長、市長和商業人士批評愛德華多激怒中共,威脅到巴中關係。

巴西社會民主黨、巴西國際關係中心、國會農業委員會主席福斯托·皮納託,分別以個人和官方名義,向中共駐巴西使館道歉。

巴西參議院議長議長阿爾科倫布雷,以巴西議會的名義聲明道歉,並稱讚中共。

在道歉的前一天晚間,他檢測感染中共病毒,而之前第一次檢測結果是陰性。

如今疫情嚴峻,一邊是經濟利益誘惑,一邊是巴西民眾安危。在與中共的關係問題上,巴西面臨的考驗和抉擇,既嚴肅又關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