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茗看世界】針對中國講話背後的博弈 川普沒有對中共一竿子插到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31日訊】萬眾矚目,但川普沒有一竿子插到底,為什麼?川普中國講話背後的博弈

大家好,我是蕭茗。很抱歉很久沒和大家見面了。最近我一直在做一個紀錄片,所以沒有抽出時間做自媒體。很期待那個紀錄片早點和大家見面。

今天我們來談川普總統昨天針對中國的演說。

川普的演說的核心內容有這麼幾項。

一個是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徹底斷絕關係,不再對世衛注資;

一個是針對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的財務詐欺做清查整頓;

一個是全面肅清中國人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的間諜行為;川普說,在過去多年來,中共竊取美國科研機構的研究。所以現在,美國將暫停一些特定中國人入境。是什麼特定的人呢?《紐約時報》之前報導,美國官員說是與中共軍方所屬大學有直接關係的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不再給他們簽證,並且已經在美國的也有可能被驅逐出境。 這將涉及3000到5000千中國公民。

接下來是最重頭的香港的問題。川普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優惠待遇。他還表示,美國將不再視香港為中國以外一個獨立的地區。這個決定「會影響與香港的所有協議,從引渡到出口管制,幾乎沒有哪個領域會除外」。

美國還將制裁參與破壞香港自由的那部分中共和香港官員。

最後川普說:美國將修改香港的旅行建議,反應「日益增加的監視風險和中共國的危險」。

對於香港部分如何解讀呢?我覺得川普昨天說的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沒有讓步也沒有升級。沒有讓步是指什麼呢?從彭培奧說他向國會報告,香港已經不再是自治狀態,我們就知道美國要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了。這一點上川普沒有打折扣,把它做實了。我記得我們以前做節目的時候,談到一個問題,就是最後是否撤銷香港特殊待遇,是國會說了算,還是總統說了算。川普總統在當時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時候,有一個附加條件,就是對國會通過的版本,認為國會最後有權決定是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這一條有不同意見。川普認為,是總統有最終決定權。當時,大家擔心,因為川普總統對中美貿易協議看的很重,當時並沒有下決心,或者是並沒有像國會那樣堅決的支持香港。所以,如果真到那個關頭,是否川普會對中共強硬,還是有點打鼓的。但是,4個月下來,已經滄海桑田。川普總統今天一點沒有含糊的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待遇。

那麼,具體對香港會有什麼影響呢?最大的影響有幾條。一個港幣很可能不能再以聯繫匯率制和美元無限度直接兌換。這一條川普沒有明說。但是,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很多人認為,就應該包含這個意思。但最終,還要看財政部出台的政策細節。另外,香港的獨立關稅將被取消。香港的關稅將和大陸一樣。

另外,香港作為中國大陸權貴集團融資天堂的作用將消失。以前,他們讓中國公司在香港上市。這樣就能夠融到西方,尤其是美國的資本。這些中國公司在中國上市沒法融美元的資本。在美國上市又不是那麼容易。當然,摩根斯坦利的指數現在是包括了很多中概股。但是,還有很多中國公司是通過在香港上市融資。在中國上市,是A股,同樣的公司在香港上市就是H股。在以前,香港還是自由的金融中心的時候,西方投資者把在香港股市上市的公司和西方公司是一樣看待的。因為香港的金融和政治環境都是開放和自由的。所以這些H股,大量吸引了西方投資。但是,現在香港變成了中國大陸。當然投資者就不會像以前那樣看待這些上市公司了。不只是中國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所有在香港股市上市的公司,都面臨著相同的處境。經歷政治環境的巨變,可以說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位置是完了。

還有,香港的特殊地位被取消,對華爾街的衝擊也很大。華爾街擔心什麼呢?他們最擔心的他們和中國有關的投資很大程度上受影響。這到不是直接和香港有關。而是,香港的特殊待遇被取消,意味這中美兩國對抗的進一步升級。而這一政治環境的改變,威脅到華爾街這些金融巨頭,比如說JPMorgan Chase和高盛集團的利益。這兩個公司加起來就有幾百上千億美元和中國有關的投資。

在2019年,美國5家最大的銀行加起來和中國有關的投資有700多億美元。JP morgan一家在中國的借貸,貿易和投資就達到了190億美元。比2018年增加了10%。 所有這些金融巨鱷都在中國有宏大的計畫。大家如果記得的話,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裡面最主要的一塊之一就是讓中國開放金融市場,讓這些華爾街巨頭進入中國。這是華爾街和中共兩廂情願的事情。

現在,如果中美對抗加劇。中國方面,政治環境動盪,經濟嚴重衰退,對美國敵視,並且有閉關鎖國的傾向。美國方面,美國政府也不希望華爾街大舉投資中國,現在川普政府已經在收緊這一塊。要清除美國資本市場上的中國公司。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他們在中國的宏大計畫肯定是泡湯了。前一陣子,股神巴菲特就賣了他擁有的90%的高盛的股票。我想也是和這個宏觀大環境有關。他不再看好和中共走的太近的華爾街金融巨鱷。

說到這裡,我就要講一下,這次川普總統的中國演說裡面沒有說的事情。也就是,我開始說的,他既沒有退讓,也沒有把事件升級。他沒有讓事件升級表現在這麼幾個方面。

一個是,他要制裁的只是參與破壞香港自由的那部分中共和香港官員。他沒有把範圍擴大到所有中共迫害人權的官員,或者是對其他事件有責任的中共官員,甚至是全體中共官員。沒有說要凍結或沒收這些人在美國的資產。

我認為這一步會和美國追究中共在掩蓋疫情方面的責任關聯起來。前幾天,我在採訪美國第一政策中心的主席,也是前川普的政策顧問,Curtis Ellis先生的時候,他就說到了如果中共不賠償,就要凍結沒收中共官員在美資產。比如,那些在掩蓋疫情方面有責任的中共官員,他們就會成為制裁對象。班農先生也是一樣的看法。因為香港的事情已經開了頭,現在是制裁破壞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員和香港官員。那如果疫情追責的話,自然就擴大到對疫情有責任的中共官員。前一陣,美國還通過了《維族人人權法案》,那迫害維族人的中共官員就包括了。那美國本來就有全球瑪格尼斯基法案,對迫害人權的官員進行制裁。那這個範圍就更廣了。所以我們可以預見,中共官員被制裁的名單會越來越長。但是現在,川普總統沒有擴大這個名單。我想這一個是他在等待下一個合適的時機。另外,這也是他沒有馬上把事情升級的一個標誌。

另外一件川普沒有提的事情是中美貿易協議還算不算數。我想現在沒幾個人相信中共還會執行那個貿易協議。班農先生告訴我,美國國會也不希望川普把貿易協議繼續下去。但是,川普這次沒有提這件事。為什麼呢?我想,可能一個主要的原因還是華爾街的壓力。上面我說了,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的核心就是中國開放金融市場。這些華爾街金融大鱷各個摩拳擦掌要在中國大展鴻圖。現在中美對抗到如此地步,香港也淪陷了。如果中美貿易協議也撕毀了。那他們在中國的前途就徹底完了。而且,這個消息對股市衝擊會很大。我想,他們一定不希望這樣。現在華爾街可能是唯一希望中美貿易協議還能執行的人。

當然,中美貿易協議是川普總統原來認定的他的重要政治遺產之一。要讓他徹底放棄這個協議,也不是那麼容易。雖然,我認為,他現在對這個協議也不報什麼希望了。另外,他也不希望看到市場波動太大。

所以,川普總統這次對中共的演講,雖然立場鮮明。但是,沒有一杆子打到底。他還是留了一些迴旋的餘地。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一個細節,就是這次川普發言,整整遲到了45分鐘。為什麼遲到這麼長時間呢?不就是因為一直爭論到最後一刻都定不下來演講稿嗎?爭論到這種程度,是誰和誰爭論呢?我們看到這次和川普總統一起出來的有國務卿蓬佩奧,財政部長穆努欽,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則,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Kudlow, 貿易和製造政策主任納瓦羅。我覺得這裡面觀點最一致的應該是龐培奧和納瓦羅。這兩個人是對中共最強硬派。財政部長穆努欽出身華爾街,華爾街的說客有可能通過他施加壓力。萊特希澤是中美貿易談判的主要人物,這個貿易協議是他辛苦談下來的。所以,他是否要徹底放棄這個協議,也難說。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Kudlow,是一個立場偏中間的。他既不像彭培奧,納瓦羅那樣堅決,但是他的態度在過去一年是逐漸越來越強硬的。

所以,這些人裡面可能對中國政策,尤其是貿易協議有不一致的想法。但是,總體來說,他們都屬於鷹派。至於說是否還有沒出來的人參與了討論,那我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中共在這樣關鍵的時刻會完全坐視不管,任憑川普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嗎?肯定不是。他們一定是想盡辦法施加壓力,想左右川普的發言。川普出來的時候,情緒不是很高。顯得很疲憊。臉色比較蒼白。也許是經過了激烈爭論的結果。他出來說完話就走人。不給媒體一點提問機會。我覺得這也是說明了,這個演講是他們勉強達成的協議,他不想對這些政策做進一步的解釋。不想被問到他不想回答,或者他的政府內部還有激烈爭論的問題。

下面我想再談一下美國的大選。在2016年的時候,川普一度是大大落後於希拉里克林頓的。那時,沒有人,包括川普自己對競選都沒有太大信心。而那時候,班農接管了他的競選團隊。他對川普說,你不要管那些民調數字。那些數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抓住了美國人真正的關切。或者說,你讓美國人理解他們真正關切的應該是什麼。如果你抓到了這一點,形式會迅速扭轉。而川普抓到的就是中國。這個點抓的非常準。他們集中猛打這一點,最後反敗為勝。

我認為這次2020年的競選,他還是會抓中共這個點。但是不同的是。疫情之前,他想做的是,要成為改變中美貿易和經濟關係的英雄。是他讓美國擺脫了這麼多年不公正的貿易關係。讓美國製造業重新回來,讓美國再次強大。而現在,他需要做的轉變是,他要放棄那個貿易協議,從一個還和中共交往,試圖互利的角度,調整到一個近似里根總統對待蘇聯邪惡帝國的立場。那就是全面對抗,以戰勝對方為終極目的的立場。因為疫情讓美國和全世界損失太大了。你環顧四週,還有別的路可走嗎?中美貿易協議肯定是完蛋了。那你怎麼對待這樣一個讓美國遭受如此巨大傷害,而且完全沒有希望悔改和彌補的巨獸?美國民意對中共的態度越來越多負面。並且中國變成越來越熱的話題。中共對美國方方面面的威脅越來越凸顯出來。 那你競選還有什麼路可走,你不抓這個點還有什麼點可抓?你不就只剩下里根總統的那條路可走嗎?所以,我覺得川普總統這次關於中國的演講,其實是奠定了他競選的主題基調。

從這兒,我還想再衍生一點想法。中華文化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天意。天意不可違。上天的意志不可違背。天意永遠大於人意。天意和人的自由意志是什麼關係呢?我覺得就有點像一個人開上了高速公路。他要從洛杉磯開到舊金山。這是上天給他定好了的他的人生軌跡。他的自由意志能夠主宰的,只是他開多快,走哪條車道。是不是要超車。在被別人沒禮貌超了他的車後,他是不是要罵街,也同樣把車子開到離那個人半米遠的距離,等等。這是他能夠決定的,也是他看的人生是否走好的標準。

其實對於一個國家也是如此。如果上天定了這個社會會出現什麼巨大的變動,會走向哪個方向,那是不可逆轉的。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都有他本來應該做的事情。如果他萬一沒有按照上天的安排做到位。那這件事情也會以另外一種形式發生。而最後的結果是一定的。

拿到今天來說,我認為中共在不久的未來走向滅亡就是一種天意。

其實,能夠感知天意並不是迷信。歷史上很多人都有這樣的能力。法國作家托克維爾在寫那本傳世名著《美國的民主》的時候就提到這樣的概念。他生在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那個驚天動地的年代。他感到維持了千年的君主制度要瓦解,社會要走向一個全新的狀態,那是不可抗拒的。那是divine providence。就是天意。他作為一名貴族後代。對於法國大革命對原有社會制度,傳統帶來的毀滅性的瓦解,深感恐懼和厭惡。但同時,他明白那是天意不可違,舊的一切不可挽回的要瓦解。所以,他花了大功夫研究美國。他心裡一邊認為美國革命是一條更好的路,是上天選中的未來的路,一邊他在用人的理智和智慧來驗證,是不是這樣。這條路到底是否能走的通。

每個時代都有這種能夠感知天意的人。用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他們天生有強烈的使命感。人都是不完美的。關鍵就在於在關鍵時刻,他們心中被種下的使命感是否能引領他們走一條正確的路。我覺得川普身邊就有很多這樣的人。川普總統本身也是這樣的人。我希望他們能夠走好這條路。

謝謝大家。今天就說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如果您喜歡我的節目,請訂閱和傳播我的頻道。謝謝, 再見。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